所有人向声音来源方向看去。

就看是一名身穿青底黄纹长款包臀裙的女孩,脚上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上身穿着白色衬衫,衬衫扣子故意解开一颗,看似露出风景、又遮挡的严严实实,这种打扮走在马路上前卫、大胆。

她的容颜放在女人堆里也算是鹤立鸡群。

只不过来错了地方,下方几十位模特,容颜、身材完全不逊色与她,倒显的平平无奇。

不过有一点,她很自信,这种自信是模特们无法训练出的,好似与生俱来,从内而外自然而然散发,不需要太多雕饰。

毫无意外,正是许君如徐大小姐。

换成其他人被几十位模特公司观看,难免自惭形秽,而她丝毫没有。

反倒迎上所有人目光:“没听懂吗?那我就再说一遍。”

抬手指向丁闯:“他,是我的,你们抢不走、夺不去,但凡敢动心思、有非分想法,立刻滚蛋!”

说的嚣张、霸气,掷地有声。

这些模特都没回应,而是转头看向丁闯,期待他的答案。

“厄……她说的对!”

丁闯极其无语的回道。

自己确实不爱出风头,觉得树大招风,但也要分场合分地点,有句话说的好:同性排斥异性相吸,在这么多水嫩动人的大模特面前,是个男人都想展现王霸之气。

更加纯粹的讲是:我可以不想,你不能不能啊……

勾引我、诱惑我。

她倒好,一出现,把路彻底堵死。

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女朋友许君如,你们也可以称之为老板娘。”

清晰听见,下方传来阵阵叹息声,声音略显哀怨。

面相清秀、年少多金、书生意气,是梦中的白马王子,原来有人骑了。

“再说句题外话,无论之前的公司运营模式是怎么样,但从今天开始,我不希望在公司内听到任何乌烟瘴气的问题,一经发现,无论缘由是什么,立即开除!”

当他说完这番话。

许君如恰好走到身边,似笑非笑的盯着,眼里透露丝丝得意,刚才是去门马模特查岗,哪成想听到他来天喜模特,走到门外看到里面情况被吓了一跳,充分发挥女人第六感,竟然发现不下二十道狐媚之气。

必须要严词捍卫主权。

下面的模特闻言,有人失落、有人不平、有人开心,神态各异,不过最终都变换成一种表达方式。

再次响起雷鸣般掌声。

丁闯抬手向下压了压,严肃道:“好了,我要说的都讲完,葛总,你说吧。”

葛中天点点头,继续开会。

丁闯讲的是大方向,今天正好人齐,有些细节问题还是要讲讲,以后要是把他们都聚在这里,极有可能耽误工作。

“走吧……”丁闯转身上楼。

大厅都堵满,让她们让开,难免打破气氛,再者说,留在这里也有定心丸的作用,让接下来会议顺利进行。

“等等我嘛……”许君如站在原地没动,故意娇嗔道:“都怪你,腿还疼呢,走不动,过来扶我……”

一边说一边抬起手。

丁闯一阵头皮发麻,这位千金大小姐真是放肆,什么话都敢说,不知道害羞嘛?再者说,根本没有的事。

见她一副你不过来,我就不走的样子,硬着头皮抬起手。

“就知道你最好了!”许君如拉住手。

在所有模特的目光中蹦蹦跳跳,开心的像个小女孩一般上楼。

丝毫不在意身后传来的几十道杀气。

葛中天几人也很懵,丁闯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不过能看出来,这个女孩捍卫主权的意识很浓。

葛中天严肃道:“丁总的话都听见明白了,我们是一个干净的公司,任何人不得利用各种优势做出有损声誉的事情,好了,继续开会……”

办公室里。

“是不是很失望?是不是很后悔?是不是很生气?”

许君如挑衅似的看着,眉眼之间不难看出得意,也在暗暗庆幸,要不是今天临时起意查岗,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

丁闯义正言辞:“这种话太看不起人,我如果想做些不好的事情,根本不用等到今天,早就可以,我骨子里就不是那种人。”

“不怕天打雷劈?”许君如眉毛一挑。

“我问心无愧!”丁闯依然严肃。

许君如略有深意道:“暂且相信你,也只是暂且而已,姓丁的,千万别被我抓住把柄,否则咱俩只能活一个,记住!”

丁闯一头黑线,心里暗暗想着,这个姑奶奶貌似真能做的出来。

赶紧转移话题道:“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消息还很灵通。”

“凭女人的第六感!”许君如也知道说的太多,容易适得其反,也就不再多提,走到办公椅坐下,翘起腿晃了晃:“很舒服,就是地方小了点,不过也比你那个小公司好多了,进步很大,值得表扬。”

丁闯自然而然坐在对面,笑道:“谢谢您夸奖,小的会继续进步。”

许君如微微一笑,抬手勾了勾:“过来,坐本宫腿上,让我给你些实质性奖励。”

丁闯看到她的的眉目一愣,谨慎道:“别闹,这里是公司,下面还在开会。”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丁闯了解她。

属于点火就着。

而且还是熊熊烈火,完全不受控制那种。

“怕了?”

许君如略带鄙夷:“看给你吓的样子,我又不干什么,就是看电视里演的,坐在老板椅上,腿上再配点装饰才有感觉。”

丁闯心里稍稍踏实一些。

眼前这位大小姐在外人眼里很有修养,可骨子里的狂野无人能及,正如她的自信一样,都是浸入骨子里的,别说是办公室,就连前几天一起去上课,也险些擦枪走火。

“不对!”

许君如突然把翘起的腿放下,凝重道:“姓丁的,你心里是不是还有别的想法?”

说话间,突然站起身:“你是担心被别人知道,让她们心里有隔阂,不好哄,所以才拒绝?”

丁闯:“……”

果然,女孩最大的逻辑,就是不讲逻辑,这都什么跟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丁闯崩溃回道:“我是公司老板,需要形象的,有所为有所不为。”“你就是担心被发现!”许君如一口咬定:“姓丁的,楼下那些模特哪位是你的小情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被我发现,可就晚了!”

听她的口气,大有审讯犯人之势。

丁闯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没有,绝对没有!”

许君如瞬间绕出来,反坐在丁闯腿上,双手勾住脖子:“那就证明给我看,如果证明就相信,不敢证明,就说明你心虚!”

她的裙子本就紧身,这种坐姿更向上移几分,但看上衣,还有种秘书的味道。

“姑奶奶,咱们不闹了好不好?”丁闯心里一阵后悔,刚才就应该离开,单独与她在一起,绝对没好事:“咱们换个地方证明,一定努力证明!”

“不行!”

许君如一口拒绝,抬起一只手,把绑起来的头发散开,晃了晃头,秀发顿时散落,增添些许风情。

低下头,把额头顶在丁闯额头。

“就在这里,就现在,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滚滚热浪直扑面门。

丁闯咽了口唾液,被她搞的欲/火焚身,很多事情都如潘多拉磨合,一旦打开再收回就难了,刚开学时面对何玉婷的勾引能够坐怀不乱,是因为还没开闸泄洪,遇见林小雪是大坝溃败,没办法的堵住……

咬牙道:“那你小点声!”

许君如目含春水的大眼睛眨了眨,轻声道:“恩……”

与此同时,楼下。

葛中天已经把细节讲了一遍。

最终问道:“我要说的都说完,接下来有问题的可以提问。”

大厅里的模特和员工都沉默不语。

其实她们都在思考丁闯。

到底该不该把心思用在他身上。

在许君如没到来之前,很多人都动了走捷径的心思,倒不是主动倒贴,而是丁闯确实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对象,最简单的一点,楼梯上站着的朱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之前也是天喜公司的模特,凭什么摇身一变成为老板助理?

说其中没有猫腻,打死都不信。

可随着许君如的到来,让她们心灰意冷,虽说从硬件条件上完全不逊色于她,但不知为何,看起来就是觉得他们两人更般配,还有一点,丁闯当众说她是女朋友、老板娘,还拒绝一切。

言辞非常犀利,听起来像是真的。

有可能这位老板,与女友正处于热恋期,是位好老板。

“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葛中天见没人说话,转头对唐红和楚柔问道。

二人摇摇头。

“那好,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希望大家用最饱满的热情迎接明天工作,散会!”葛中天说完。

众人再次响起掌声。

葛中天没上楼,这点觉悟还是有的,老板单独与女性在一起,没主动出来,最好不要进去,他站在台阶上,准备目送他们离开。

这些人刚转身。

发现公司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名女孩。

这女孩见他们开完会,笑问道:“你好,打扰一下,请问丁闯在这里吗?”

“唰!”

不知为何,霎时间公司内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像是被点穴一般。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