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雪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理智的人,达不到人间清醒,至少也是知书达理,可现在却被他奇怪的理论,说的动摇了。

在一段注定没结果的感情面前,向死而生是勇者,急流勇退是智者。

勇和智该怎么选择?

“其实……她曲解我的意思了。”丁闯指着那女孩离开的方向,满脸尴尬,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哪怕不能有婚姻,谁知道是不是夫妻?

又解释道:“结婚也存在离婚的可能,所以我们根本无法判判断,谁才是时间节点上,那个重要的人,换个角度而言,如果她遇到的下一个人,她认为是踩在时间节点上,最后却发现那个人不是,又会放弃,这就产生悖论!我最终想表达的意思是,不要为未来的烦恼,而影响当下,她听了一半,正好反了……”

错误的言论,遇到偏激的人,最终会有两个字:偏执。

刚才就是。

寥寥一句话,对众人而言又是一针见血、一剑封喉。

霎时间,所有人都像是松了一口气,恢复精气神。

尤其是林小雪,脸色的表情猝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愉悦,怪不得自己会痛苦,原来反了!

看向丁闯的眼神透露出阵阵星芒。

突然想明白,自己要断的是顾虑、舍得是焦躁、离的是不安。

珍惜当下!

有人感慨道:“说话大喘气害人啊……”

“呵呵,估计那青年现在想哭。”

“这位朋友,可刚才我们明明听你说,你找不到目标,能割舍掉一切,为什么又珍惜当下了?”

众人又齐刷刷看过来。

丁闯不想再说,万一再拆散什么可就不好了,但这些人在看,林小雪的眼神也出现明显变化,为了把装叉进行到底,必须得说。

“并不矛盾,又回到刚才那个话题,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你想做什么?一个月、一年、十年是世界末日,又想做什么?”

“如果你能想明白明天是世界末日,要做什么?那就知道应该断什么!”

“如果你知道一个月、一年是世界末日,你就会知道这一个月和一年要断什么……”

“这个问题因人而异,看个人眼光。”

这番话相比较之前要好理解的多,比林小雪的注解还要通俗易懂,众人纷纷点头。

忽然。

一名中年惊讶问道:“也就是说,你把这辈子都看透了?所以你才能说出割舍一切的话?”

此言一出。

周围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看着他的眼神都变的异样,如果没听到他刚才的言论,听人说有个年轻人把这辈子看透,会大骂无耻小儿。

可听完,再看他的眼神,完全不同。

悟道不分先后……

丁闯正要回道,突然意识到自己观看到的人数可能不对,不止几十人,这些人的外面还围着人,国人改不了看热闹的毛病,早就围过来,粗略计算,半个广场都空了。

再这样下去恐怕整个广场的人都会过来。

“我们该走了!”

丁闯缓缓站起身。

“恩。”

林小雪想通一切,感觉身体通透,满心崇拜,自然不会拒绝。

“别走啊,再讲讲,我听你说完感觉非常舒服!”

“先思考只剩一天想要什么,再思考只剩两天想要什么,循序渐进,只要想通了这辈子都会豁达。”

“我差点豁达了,再讲讲……”

“下次,下次!”丁闯牵着林小雪的手,只顾闷头向前走。

想说我现在要断的就是你们,如果想听,自己买书看去,全球销量四百万册……

又发现这本书现在还没出版。

两人在人群中穿行而过,这才发现实际人数要比想象中的更多,并且人数在不断增加,还有人跑着过来。

林小雪步伐稍稍慢了些,落后半步,没有被拉扯的不快,反而幸福感越来越爆棚,可能他就是一个意外吧!

终于走出广场。

“呼……”

丁闯长出一口气,摇头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历朝历代都要推崇一种思想了,真恐怖,太吓人。”

现在想想还后怕。

刚才人群中可不只是有男人,还有女人。

更有大妈……

可怕的是,很多大妈分明露出产生共鸣的眼神,有要深入交流的想法。

林小雪还在崇拜着,跟不上他的思路,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影响人的心智呗!”

丁闯脱口而出:“以前只是在课本上学过,没有见过,如今算是见识到,就像封建社会,追求不老、追求长生,只要有一家兴盛,全民皆信,还有后来的阴、阳、纵、横、法、明、墨、儒、道,还有程朱理学等等,只要把任何一种思想宣扬,就会有信徒,把思想上升到一定高度,就是教派,如果全国推崇,就能治国。”

“人一旦陷入群体思想中,就会失去独立意识,太可怕了。”

C销如是,经常在新闻上看到的团队互扇巴掌如是。

丁闯有种感觉,如果把大弟子孙梅叫过来,自己能成为教主。

林小雪定在原地。

满脸不可思议,自己询问他理想的目的很简单,可他却能讲出一堆大道理,不仅如此,竟然还能联想到教派、治国?

“怎么了?说的不对嘛?”丁闯见她表情异样,随意问道。

“对!”

林小雪重重点头,伸出手,牢牢挽住丁闯手臂,直白道:“你为什么如此有魅力?”

“厄……”丁闯被他突然夸赞,还有些不好意思:“被你发现了,我一直还以为隐藏的很深,果然,魅力不怕巷子深……”

林小雪撇撇嘴,没反驳,算是默认。

又笑问道:“你不问问我的理想是什么?”

“是什么?”丁闯问道。

林小雪有些不满意,太敷衍,还是道:“在没听到你的理论之前,我是想,听你的理想,然后在你的理想中扮演一定角色,可是现在,我只想能在我看到的节点范围内,快乐,开心,与你在一起!”

丁闯内心又流过一股暖流,她确实是贤妻良母。

摸了摸鼻尖,试探问道:“不想起飞么?”

“起飞?”

林小雪一阵诧异,紧接着脸色一红,出乎预料,娇滴滴道:“想……”

仅仅一个字。

如同给丁闯心脏上装了马达,剧烈跳动。

迅速抱起她,直奔广场旁边的瀚海。

“啊……”林小雪吓的惊叫一声,左右看看,见人不多,小声道:“你别着急,我坐了半天火车,需要先洗澡。”

“好!”丁闯根本没时间思考,只想着快点进入。

林小雪犹豫片刻,又小声道:“你也要洗澡!”

“好!”丁闯脱口而出。

充分严重,有些时候支配男人的,未必是头脑。

又过了几秒,林小雪蚊子一般的声音道:“一起洗,我帮你洗干净些……”

“好!”

就在两人进入瀚海的同时。

一名青年男性从门口走过,穿着一身便装,看起来与普通人无异,不过仔细看,双眼中会透露出一抹狠辣,他目送两人进入电梯,又等了五分钟,确定不可能再出来,这才从门口位置离开。

来到海边广场。

拿出电话。

“喂……”电话那边传出一个绵长有力的声音。

“老板,小姐与丁闯去酒店了。”男子简洁汇报。

电话那边没回应,只听见一声火机声响。

随后传来的是一声接一声的重重吸烟声音。

男子思考片刻道:“老板,用不用把他……”

后面的话没说,意思却很清楚,要亲自动手。

回应的是又一声火机声响。

“我懂了!”男子说完,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这人终于开口,声音与刚才相比,显然变的沉闷很多,像是在刻意压着:“不用动,暂时别动他。”

男子皱了皱眉,没回应,等待下文。

依照他对老板的理解,这样做不符合处事作风,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人提醒过他,配不上林小雪,让他滚蛋,竟然还敢招惹,而且还去宾馆,这能忍?

“你……你确定他们开的是一间房?”这人又问道。

声音中已经带着无法压制的颤抖。

男子回道:“他是抱着小姐进去的,而且,小姐没反抗,我认为,很有可能不是第一次……”

电话里又陷入漫长的沉默。

大约两支烟的时间。

“呼……”

叹息声传来,吩咐道:“不需要你动手,注意,别被发现,这段时间保护她的安全,上次坐车手机钱包都弄丢,这次,不允许发生。”

男子也沉默,老板竟然不让果断出手,这很怪异,林小雪绝对是逆鳞,以前她上学的时候,有小混混看她漂亮调戏,等待的就是断腿,而这次已经去了宾馆。

“还有!”电话那边又道:“找机会……算了,这几天别打扰她。”

说完,挂断电话。

男子听到电话里的忙音,也放下电话。

难道老板要放过丁闯?

难道老板默认丁闯和林小雪?

难道老板突然之间变成大善人了?

他想着想着,突然摇摇头。

走到一条长椅上坐下,望着眼前浩瀚海面:“断物欲、舍废物、离心中执念,活好当下最重要,为什么要想那么多不应该自己思考的问题?毫无意义……”

话音刚落。

一名大妈坐在旁边,崇拜道:“小伙子,你也懂这个,给大妈再讲讲!”

男子吓了一跳,咬咬牙道:“下次、下次!”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