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出手稳、准、狠,不仅是米勒没有反应,就连身边的其他人,也没做出任何反应,眼睁睁看着他被击倒。

“嘭。”

在所有人还在呆滞之中。

丁闯再次上前,抬起一脚,重重踏在米勒腹部之上,他一直反对暴力解决问题,还还告诫唐红要摒弃这个想法,但并不代表完全放弃。

林小雪虽然看起来不至于弱不禁风,但绝对是邻家妹妹。

居然欺负她?让她哭?

绝对不能如此罢了。

“哗啦啦。”

与米勒在一起的几人终于缓过神。

“还敢动手?”

“还敢动米勒?”

“揍他!”

其余六人齐刷刷扑向丁闯,这种时刻,已经不能用简单的谁对谁错分辨,开弓没有回头箭。

“丁闯!”林小雪惊呼一声,没想到对面人多势众,丁闯居然能主动开战:“别打,别动手……”

说话间,也冲过去要拉开。

许君如表现截然掀翻,迅速转身,看到出门位置挂在墙上的枪,快步跑过去。

“住手!”

张哥声若惊雷呵斥,说话的同时,也冲向战局,在俱乐部内这种事情时有发生,毕竟来这里的客人拼团居多,大家互不相识很容易发生口角,进而扭打到一起。

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扭打,刚才已经安抚好米勒,只等待自己主持公道,而丁闯长的像文弱书生,根本没想过面对七个人敢主动出手。

从后方抓向两人,势大力沉,把两人甩开。

“别打,停,都给我停手!”

与此同时,远处有工作人员向这边狂奔。

“嘭!”

“嘭!”

“嘭!”

枪声忽然响起,许君如手中拿枪,一边开枪一边向这边跑。

林小雪在战局中间挡住丁闯身后。

丁闯抓住一人长发,拳头不断挥舞,把这人打的满脸鲜血。

战事发生的很快、很激烈,解决的同样迅速,不到二十秒时间,工作人员入场,所有人被拉开。

“松开我!”

“小子,有种你过来!”

“别怂,咱们出俱乐部打,你敢不敢?”

这几人极其激动,要挣脱束缚冲过来继续继续打。

不怪他们激动,去掉最开始被放倒的米勒,剩下六个人打丁闯一个人,除了给他身上留下几个脚印之外,没占到任何便宜,己方一人被打的鼻青脸肿,还有两人中枪,距离很近,如果不出意外已经淤青。

“打就打,一群垃圾,现在就出门,谁怂谁是孙子!”许君如尖锐声音传来,她一直是好战分子,在老家的时候,就多次怂恿赵刚找人揍丁闯。

丁闯懒得回应这些人,看向林小雪,严肃问道:“他们有没有动手?”

几乎是同时。

“你怎么样?”林小雪的声音传来,上上下下打量丁闯,看到他身上的脚印,眼泪在眼眶打转:“我没事……”

“闭嘴,都闭嘴!”

张哥气的脸上青筋凸起,俱乐部里还有其他客人,都看着这边,一旦处理不好对俱乐部的影响很大,不能保证安全,还有谁敢来玩?

咬牙道:“如果是以前的我,让你们全都躺着出去!谁再敢说话,别怪我不客气!”

做生意与以前给人打工不同。

打工出了事有上面扛着,而自己的生意,处理不好损失的是自己。

看向丁闯怒道:“小伙子,脾气很火爆嘛?”

丁闯正要开口。

“就火爆,你能怎么样?”许君如抢先开口,暴躁吼道:“一个女孩子先出来,竟然看着她被欺负?你眼睛瞎嘛?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算什么东西?”

即使有丁闯存在,她要追求公平,但并不妨碍见不得林小雪吃亏。

在海连,许大小姐不惧任何人。

“你!”

张哥气的差点一口血喷涌而出,突然之间理解为什么米勒要骂人,遇到这样的臭娘们给两巴掌都不过分。

我是老板!

他深吸一口气,很想让许君如走出俱乐部经历社会毒打,奈何要注意影响,沉声道:“这里是大家消遣娱乐的地方,出来玩都是为了开心,没必要为了三言两语把矛盾扩大。”

说话间,看向许君如:“姑娘,说话不要太恶毒,所有问题都是因你而起,你确实应该给交代!”

虽说要公平处理,但也要趁机提醒她一下,别太嚣张。

“我怎么了?”许君如挑眉问道。

“你个贱种!”米勒终于被扶起来,一只眼乌黑肿胀,只剩下一条缝隙,暴跳如雷道:“这件事没完,绝对没完,张哥,我给你面子,在俱乐部内当成什么都没发生,我们出去解决,你、还有你,出来!”

“出来!”

“有种出去!”

其他几人也吼道,这口恶气不出,愤愤难平。

“你别动!”

丁闯终于说话,事实上,他也很懵,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张哥,到底怎么回事?”

许君如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

这家伙不傻…….张哥重重看了眼丁闯,如果出去,以他们的战斗力,能被这七个人活活打死,简单把事情解释一遍。

“这叫战术,战场瞬息万变,技不如人恼羞成怒,呵呵。”许君如并不认为自己做错,都是他们没脑子,与自己没关系。

“你他妈的,贱人……”米勒再次嘶吼,越想越憋屈,自己除了骂林小雪之外,只剩下挨揍,而且当下的形象,非常不利于工作。

丁闯当成没听见两人对骂,主动问道:“张哥,按照你的规矩,应该怎么解决?”

首先这里距离市区较远,驱车前来需要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完全没必要现在出去吃亏,先拖延时间。

其次,任何娱乐性场所都有一套独特规矩,比如曾经的自己,经常处理这种问题,最好的办法是让两方和解……

张哥又高看一眼,这家伙竟然知道有规矩。

严肃道:“还是那句话,出来玩,开心最重要,冤家宜解不宜结,因为一点小问题没必要上升到敌对高度,而且都是真人射击爱好者,不打不相识,按照规矩,没办法分出谁对谁错的问题,就再打一场,输的道歉。”

他顿了顿,又看向许君如。

这男孩挺懂事,她很不招人待见:“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你们也可以出门解决!”

你再敢废话,我就不管了,出门挨揍吧。

“这个主意好!”

丁闯迅速同意,看向米勒道:“朋友,不打不相识,被一个女孩子给戏耍你们也不光彩,向另一个女孩撒气,更不是男人所为,再打一场,输了给你道歉,并且报销医药费,如果赢了,你给她俩道歉!”

林小雪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忧,但没说话。

许君如不可思议的看着丁闯,他居然同意了?这个王八蛋,一个打七个,怎么赢?

“可以!”

米勒咬牙道:“我非常赞同!”

他们三要打自己七人,开玩笑?

枪打在身上更疼!

“打城市。”丁闯指了指院子内的城市地图。

“可以!”米勒简洁回应。

紧接着,张哥开始安排场地,场地中原本有人,听到过程之后,乐得让出场地,全当成看戏,其他客人也都站在场地周围的高处观看。

米勒七人走到最里面。

丁闯三人在最外侧。

“先等等!”

就在张哥说开始前一秒,丁闯忽然开口,平静道:“张哥,我们要换枪,换冲锋枪。”

“恩?”

张哥一愣,换枪倒没什么,很正常的操作,只是换冲锋枪,不利于射击,而且胜负的关键,并不在与枪,而在与人数与实力,当下别说换冲锋枪,就是每个人三头六臂也未必赢得了。

毕竟两个女孩。

点点头:“进来拿吧。”

又提醒道:“子弹省着点用,别一直扣扳机。”

丁闯跟在身后,走进接待中心,他则进入更衣室,一分钟后走出来,拿出一沓钞票放在柜台:“这是两千块,这是我身份证,钱是预付款,身份证是抵押,先买两千发子弹,不够再买,打完转账!”

“恩?”张哥身体一颤,有点懵。

五分钟后。

“开始!”

一声令下,战斗打响。

丁闯三人没有任何躲闪,站在一起向前走,在迈动步伐的一刻,手指扣动扳机,他们视野中没有敌人,但子弹如雨点一般倾泻。

三人在子弹之后,稳步推进。

不讲战术、不讲战略。

只要火力覆盖!

这一瞬间,周围看戏的所有人都傻眼,要知道,他们打出去的可不是子弹,而是钱,一颗五块,即使按照初始价格,一颗也值四块钱。

人民币玩家?

张哥身为老板,同样看的胆颤心惊……

城市地图与山地不同,没有坡度,都是平地,中间摆放的掩体也是横平竖直,所以能从最前方看到最后方。

此时此刻。

米勒七人在最后方站成一排,七个人表情如出一辙,呆滞、无神、麻木……恐惧,他们看着正在缓缓走来的三人,大脑一片空白。

大家都玩手枪,你玩冲锋枪?

大家都在点射,你在扫射?

我们有效射程十五米,你是二十米?

就在他们愣神期间,已经有没炸开的彩弹滚落在身前,有效射程是二十米,实际能达到四十米以上……

刚看到一颗,紧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

眨眼间,眼前的地面变成红色,密密麻麻,都是没炸开的彩弹。

而且,这些彩弹滚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意味着他们距离越来越近。

七人再次看向平推的三人,头皮一阵发麻,这还打个屁?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