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张哥念及光头佬的时候。

那名光头也转头看向丁闯几人,具体表情看不出,但能看见米勒七人,同时挺起胸膛。

“光头佬是道上的人,也是心生会所安保经理,位置不低,如果没猜错,这几个人在心生会所的分量也不低。”

张哥之前只知道他们是心生会所的人,但没太重视,窑子势力大能给鸭鸭撑腰,但绝对不是鸭鸭本身的实力。

没想到他们能请动光头佬,问题就不一样了。

“他亲自来能怎么样,头上没长毛就厉害,养鸭子的,装什么装。”许君如仍然满脸鄙夷。

别说是一个会所,就是几个会所,只要自己母亲董岚打个电话,当晚就会有一场扫黄打非行动,以为税是白交的?

“闭嘴!祸到临头还不自知!”张哥黑脸呵斥:“你们根本不懂这个社会的险恶,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闲钱就以为很厉害?他能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在他眼里,许君如更是被娇生惯养的孩子,比丁闯还能惹祸。

说话间。

光头佬已经带着七人向这边走过来。

丁闯……有点慌。

唐红没到,如果他们正动手,自己今天就栽倒这了,要不要提张博宇?还是算了,提他可能更挨揍。

思考片刻道:“你们先进更衣室。”

无论如何,不能让她们也处在危险之中。

“我不!”

许君如倔强道:“你到底能不能解决,如果不能,姑奶奶我解决,我妈一个电话,让他们跪下!”

“呵……”张哥冷笑一声。

“不用,先进去。”说着,看了眼林小雪:“你带她进去,放心,我搞定。”

林小雪思考片刻,点点头,拉住许君如手臂,硬生生给她拽进去。

首先是在这里帮不上忙。

其次是,许君如在,矛盾更容易激化。

她们进入。

光头佬带着几人走到丁闯面前停下,上上下下打量着丁闯,心中略显无奈,来之前还以为遇到多大的敌人,在门口看到米勒和另一人鼻青脸肿的样子,以为是多强大的对手,走进才看见,太一般。

“光头佬……”张哥抱了抱拳打招呼。光头佬点点头,对丁闯勾了勾手指:“出来说话。”

米勒七人戏谑的看着。

远处还有顾客围观。

“认识唐红么?”丁闯没动,出去被他们围住想跑都跑不掉,虽说唐红不在,可提她的名号也可以。

“唐红?”光头佬摇摇头,平静道:“不认识,别提人,咱们段位不一样,提的越多,你越惨!”

意思很显然,你找的人,在你认知里是天花板,对我而言是地板。

“我叫丁闯,当初把夜……”丁闯报出自己名号。

毕竟,自己也是名人。

“还敢提人?”米勒狰狞打断:“小杂碎,从现在开始,再说一个字,我扇你一巴掌,说两个字,反手又一巴掌,说吧,继续说。”

丁闯识趣闭嘴,一旦他们动手,可能收不住……他居然不认识唐红?唐红不是号称海连夜店大姐大嘛?

更何况,光头佬和光头刘就差一个字……

“狂啊,你怎么不狂了?”

“妈的,再废话真打你!”

其他几人也暴躁骂道,随时要动手的样子。

“行了,这里是做生意的,别闹的太难看,影响做生意。”光头佬听起来很讲事理,重重看了眼丁闯:“五分钟,再不出来就不是这样态度!”

说完,转身离开。

“五分钟!”

“记住,你只有五分钟时间!”

米勒几人玩味说着,跟在身后,重新走出门外。

“哎……出去吧。”张哥摇摇头:“这不是给你听的,而是给我听的,你们啊,受点教训也好。”

丁闯:“……”

自己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想了想道:“张哥。”

“别说话!”张哥打断道:“咱们第一次见面,什么都谈不上,说多了,我怕忍不住给你赶出去!”

丁闯:“……”

看了看大门,走出去绝对没好果子吃,可这里显然容不下自己。

难道,正要让许君如的母亲出面?

暂且不提会不会被林小雪发现,一旦董岚参与,自己在她心里就没份量了,这种超级大佬级别的女人,一旦看不上自己,可要比眼前的处境更凶险。

这时。

又一台车停下,黑色奔驰。

从车上跳下来一位中年妇女,跳下之后,捧着米勒的脸观看,米勒再没有刚才的嚣张,像个受委屈的宝宝。

“狗崽子!”妇女突然骂道,声音极其尖锐,恶狠狠看向丁闯,看样子要冲过来。

好在被米勒抱住。

“哎……妈妈来了!”张哥摇摇头,抬手拍了拍丁闯肩膀:“捅了马蜂窝,自求多福吧!”

丁闯沉默不语。

正在思考期间。

又一台车停下,宝马轿车。

从车上走下的也是一名妇女,珠光宝气,穿着不菲,很显然,也是他们叫来的“妈妈”丁闯三人是“人民币”玩家。

他们不仅叫来光头佬,还叫来更大“人民币”玩家。

再把刚才的局势复制,全面碾压丁闯!

再者说,会撒娇的男人又好命。

“给我滚出来!”这女人同样很激动。

霎时间。

旁边的顾客都用同情的眼神看向丁闯。

之前见他挥金如土的样子,还以为有强大背景,哪成想被人堵在门里不敢出去,像是缩头乌龟。

“还是小 ,不懂事啊。”

“这么多人,他完了……”

“看吧,刚才蹦跶的多欢,现在死的多彻底,自身没实力,为什么要挑事?”

众人纷纷议论。

张哥又道:“如果是你以前的我,可以帮你说几句话,但我不再在上很多年,不参与江湖事,小伙子,希望你能以今天的事情,引以为戒吧!”

丁闯思考片刻。

终于迈步走出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更何况,再停留一会儿张哥都要动手了。

“给米勒跪下磕头我就原谅你,否则弄死你!”一名妇女非常护犊子喝道。

“谁都敢动,真是欠揍,打的轻,快点走!”另一名妇女喝道。

米勒七人更加得意,这就是碾压。

光头佬则有几分赞许看着,居然敢出来,有些勇气,呵呵!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