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动就动,迅速跳下床,拿起一条白色浴巾围住下身,大步流星走出包厢,怒火中烧,暂且不提三番两次在丁闯手里吃瘪,单从今晚的计划而言,竟然毁在一个小人物身上。

此时此刻的心情,与诸葛亮北伐途中,得知马谡失街亭时一模一样。

按照计划,绝对不可能失败,只要今晚再引起一次轰动,明天人气势必会溃败,哪怕还有一些残留,只需要让他们去美味斋“讨公道”,就能把残存不多的人气挥霍一空,届时美味斋除了关门没有其他选择。

“一群废物,瞎子!”郑闲快步走时,嘴里仍忍不住骂道,拍视频的摄像机又黑又粗又大,难道看不见?

眼睁睁被人拍?

若不是派去的人都是心腹,甚至怀疑他们与丁闯串通好,故意坑自己。

王继时跟在身旁,穿着高跟鞋,走路不方便,几乎是小跑的姿势。

急的面色微红,担忧道:“如果现在让人去抓监控,会不会正中丁闯下怀?他的背景是正面,今晚也选择报警,有可能以警方为突破口,监控身边可能有人保护,一旦动手,他们再被抓住,就能借机把矛头直接对准你……”

不得不承认,她能是郑闲身边最后一位红颜知己,还是有些头脑,怀疑当下一切都是丁闯在故意引诱。

“对准我?”

郑闲嗤之以鼻,对这点不想表态,虽说她是深入交流的女人,但很多事情不能让她知道,生硬道:“两军对垒,决定性因素只有一点:就是人!今天这个监控敢拍视频,明天就有另一个监控敢拍,我要做的,就是把他们都拔掉,也告诉他们,谁拍,非死即伤!”

王继时皱了皱眉,还是有些担心,却知道这也附和传统做法,就像当初那些成名的大佬,哪个不是一路打上来的?他们可以欺行霸市,最根本原因是没人敢反抗,敢反抗的最后都受到血粼粼代价。

他现在要做的,也是这个目的,杀鸡儆猴,没有监控敢帮丁闯拍,美味斋就距离关门不远。

很快,走回办公室。

办公室里,已经有两名刀手等待,是那夜与他一起去海边广场的。

郑闲竖起手指,严肃吩咐道:“你们现在去美味斋,找监控,不用遮掩,找到监控之后直接动手,当着所有人面动手,不用要命,捅完之后立即出避难,等风声过来再回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是最直接威慑!

当下与丁闯的矛盾,已经引起整个海连同行关注,要是自己再不拿出“第一人”的魄力,丢人就丢大了,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明白。”

“明白。”

两名刀手同时点头。

王继时忍不住道:“用不用再想……”

“想个屁!要是再不闹出动静,我这张脸往哪放?”郑闲粗暴打断,低沉道:“我就是要贴着他的脸,捅他的人,你们俩听好,捅完之后,站在大厅里喊:丁闯再不滚出海连,刀子就落到他身上!”

“明白。”

“明白。”

两名刀手再次点头。

郑闲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两沓钞票:“拿着,在路上用,短时间内别回来。”

两名刀手拿到钱,没有任何废话,干脆利落转身离开。

王继时内心叹了口气,虽说觉得有些冲动,可也在情理之中,要是再不弄出声音,其他人就会看笑话了,对于老炮而言,流血永远是最简单的发声方式。

走到对面,坐下来,知道刚才惹他生气,柔弱道:“今晚之后,丁闯身边的人,应该会害怕了……”

郑闲向后一靠,霸气道:“不怕,就捅到他怕!”

……

美味斋依然正常营业,经过刚才的事情,人气非但没有溃散,反而越来越多,门外已经出现等待顾客。

一楼大厅里。

总经理张旭还在医院,当下主持局面的是一楼经理。

他站在前台,指着摆放在一旁的监控器介绍道:“实时监控,是我们美味斋独有的手段,大家可以看见,屏幕上有餐厅用餐的实时画面,不仅有大厅,还有选材区、更有后厨,你们可以看见厨师做的每道菜,更能看到做菜程序是否干净卫生…….”

顾客们也都觉得很新奇,纷纷围观。

“这是我,是我,我上电视了……”一名女性对着探头激动挥手,画面随之挥手。

“我去年到南方出差,见过这东西,咱们这还是第一次见!”另一名顾客感慨道。

“你们看,从选材到后厨全过程都能看见,保证海鲜不会被掉包……”

经理听他们议论,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只要有这个东西,美味斋再也不怕被找麻烦,同时心中对丁总升起无限崇拜,他是怎么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的?

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由于我们店对用餐食是否干净非常重视、从今天起,欢迎全体顾客监督,对此,美味斋发出悬赏公告,只要能在菜里吃出遗物,或者食材不新鲜,那么,将按照菜价的一万倍赔偿!”

话音落下。

大厅内鸦雀无声,针落可闻,每道菜至少十几块钱,岂不是说,发现异物会奖励十几万?

这是一笔天文数字。

经理又豪气道:“口说无凭,还要有字据为证,把悬赏榜贴外面!”

在一旁等待的两名服务生闻言,快步走出去,手中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壁画,贴在门外,就看最上面是三个大字:悬赏榜。

下方则是对经理刚才的话进行扩展,讲的更详细。

顾客纷纷围在前方,当看到上面一万倍的赔偿,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经理没出去,依然站在前台,心中不无感慨:有了监控和悬赏榜,已经可以预见,生意非但不会受影响,反而会更加火爆!

之前还以为是死局,有些服务生甚至生出下家的想法。

没想到,死局在丁总眼里,只是小儿科。

他正想着。

看见两名男性走进来。

正是两名刀手。

快步迎过去,笑道:“欢迎光临美味斋……目前没有位置,需要排队。”

左侧的刀手平静回道:“不用餐,我们找人!”

右侧的刀手已经把手放进口袋,只要找到,随时准备出手。

“找人?请问是顾客还是工作人员?”经理依然笑着问道。

正常而言顾客会直接说出包厢名称或者座位号,他没说,所以多问一句。

“找工作人员。”左侧刀手面无表情,专业素质非常强,直白道:“他是监控,在你们这里当监控!”

经理一愣:监控?当监控?

右侧的男性,见他不回答厉声,故意烦躁道:“别他妈废话,他欠我们钱,一直躲着不见,快点让他出来,如果今天见不到,就不走了!”

经理满头问号,监控欠钱?

尴尬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没搞错!”左侧的刀手打断,以为他要敷衍,转过身,面向所有人吼道:“监控,出来,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再不出来,这份工作就别要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看过来,目瞪口呆。

刀手并不慌,来这里就是要把事情闹大,所以越多人关注越好,只是,见他们的眼神,总有些异样的感觉。

右侧刀手皱了皱眉,也吼道:“如果是个男人,就站出来,你不出来,我们不走!”

两人谨慎的看着周围,只要监控承认,立即出手。

足足过去十几秒,没人动,大厅里静的可怕。

这时。

经理终于缓过神,小心翼翼道:“你们认识监控?”

“当然,他欠我们钱!”刀手一本正经回道。

“哈……”

不知是谁忍不住笑出来。

紧接着就听。

“哈哈……”

“哈哈哈……”

笑声像是传染一样,整个大厅内爆发出哄堂大笑,笑的花枝招展、前仰后合,声音震耳欲聋。

两名刀手皱了皱眉,被笑的莫名慌张。

经理也忍不住笑,指着监控道:“它就是监控,欠你们多少钱,要吧!”

两名刀手闻言,全身登时紧绷,感觉全身汗毛孔都炸裂开。

左侧的刀手颤抖道:“它…….是监控?不是人?”

“不是人!”

两名刀手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饱含热泪,生无可恋,几乎同一时间迅速转身,低着头向外狂奔,要用速度把身后震耳欲聋的笑声甩开。

半小时后,心生会所。

“你们…….怎么回来了?”郑闲错愕问道。

“没找到监控?还是有埋伏?”王继时满脸紧张。

按照计划,他们应该离开,哪怕是被抓,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事出反常必有妖,不是好事。

两名刀手想说话,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

“说!到底怎么回事!”郑闲双手攥紧拳头,强压着怒火,如果他们也失败,自己的脸往哪放。

“快说啊,急死个人!”王继时直跺脚。

左侧的刀手道:“我们没动手,到那……”

“没找到监控?”王继时忍不住问道。

“找到了,可是它……”

“可是个屁!”郑闲终于抑制不住心中怒火,指着二人鼻子吼道:“废物,两个大废物,找到他就给我捅,天塌了我扛着,我,不想听可是!”

找到了,还没捅,不是废物是什么?

“郑总!”右侧的刀手硬着头皮道:“捅不了,没办法捅,监控不是人,是设备,像是电视一样的设备,我们总不能捅电视。”

“嘎。”郑闲脸上的暴躁戛然而止。

左侧的刀手委屈道:“郑总,让我们捅人可以,不要说是一个人,就是一群人也可以,但捅电视,我…….我真的下不去手!”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