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他的角度来看,可以是郑闲,但也不能把眼前的张华完全排除,毕竟……证据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

张华见丁闯的笑容,一阵头疼。

目前海连大多数人都相信郑闲那个二百五的话,都以为是自己联系光头佬,再加上昨夜郑闲迅雷不及掩耳的出手,更让人确信,否则郑闲完全没必要挑起事端。

但别人不清楚,张华自己非常清楚,在所有事情中,自己最无辜,可以不向海连外界解释,因为他们只是看戏的,也可以不向郑闲解释,因为存在他设计自己的可能。

必须向丁闯解释。?????????????

否则他也对自己出手,就是腹背受敌。

又道:“丁总,我可以再立一个保证,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做的,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但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我希望,在调查的这段时间内,你可以不出手,最后,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答案!”

既然不能让丁闯完全相信,就要争取时间,总而言之,不能腹背受敌。

丁闯没立即回答,而是看向唐红:“如果所有事情的开始与张总有关系,目前已经确定是最终结果,以你的处事办法,应该怎么做?”

“砸!”

唐红没有任何犹豫,也没顾忌张华在场:“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既然敢做就要承担被报复的准备,当初让人捅刀子,在背后看戏很快活,就要承受事情败露,被人乱刀砍死的风险!”

说的通俗易懂,同样,也是海连的规矩。

张华暗暗咬牙,很清楚,丁闯让唐红说话是给自己听的。

顾忌丁闯,有两点,一是海连传的神秘莫测的背景,当然,这点占比因素很小,与郑闲的想法一样,丁闯再有背景也是外地,放在海连本地未必管用,毕竟谁走到今天也不是吃素的。

二是唐红,这个女人是老一辈光头刘身边的人,处事风格极其狠辣,郑闲敢做出在瀚海堵路的事,她也能做出在心生会所堵门的事,万一丁闯一声令下,她让人拿着刀子天天要杀自己,风险太高,关键是,自己完全没必要承受这种风险!

而让唐红说这些,显然是在向自己施压,不相信、也在压缩自己的说话份量。

归根结底,他是在说,凭什么给自己时间!

丁闯收回目光,笑着问道:“张总,问你一个问题,你猜我是对郑闲的愤怒多一点,还是对一直在背后煽风点火的小人多一点?”

背后的小人!

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背后的小人。

张华干笑一声,心脏已经提起来,第一次感觉,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眼前这家伙哪有年轻人的样子,比自己还犀利。

丁闯没在乎他回答,继续道:“另一个问题,你猜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对郑闲出手,而是一味的躲?”

“是……不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唐红及时开口,眼前一亮,这几天以来快要气炸了,整天看郑闲小儿上蹿下跳,要不是丁闯压着,早就杀到心生会所。

原来,他是因为这点!

在看向张华,眼神明显变的不同,恨不得现在就让张华承认是自己在幕后,这样就可以大施拳脚,快意恩仇。

张华被盯得一阵后背发凉,事实上,单独对上丁闯,并不虚,作为海连的地头蛇,还能让外来人给压住?即使有唐红又能如何?

问题在于,完全没必要,与他发生矛盾,正中了小人的奸计,心里憋屈!

沉吟片刻道:“丁总,我们去楼下散散步,有些问题,一边走一边聊更好。”

说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丁闯,极其真诚。

“你要干什么?”唐红谨慎问道。

门外有郑闲的人在盯着,丁闯露面,危险系数太高。

“可以。”

丁闯突然回道,直接站起身:“恰好两天没下楼了,散散步……”

张华迅速站起身,做出个请的手势:“请……”

丁闯走在前方。

唐红谨慎跟在身边,同时拿出电话让人下楼等待。

张华的也在一边走,一边摆弄电话。

三人坐进电梯,来到楼下。

走到大堂里,四名壮汉从沙发站起身,跟在旁边,动作非常统一,都是右手放在口袋里,随时准备拿出武器。

一行人走到门前。

“稍等……”张总突然开口,笑道:“我请丁总看场戏……”

他话音刚落。

“唰。”

守在马路对面的两台车,车门同时打开,从车上跳下来六名壮汉,死死盯着站在瀚海门前的丁闯,并没过马路,因为马路对面就是瀚海的地方,郑闲虽说狂妄,但还没傻到自认为能与瀚海掰手腕。

心生会所的消费能力比瀚海强。

不代表实力比瀚海强。

不过,只要丁闯敢出了瀚海范围,会立即过去。

“张总,要看什么戏?”唐红站在丁闯身边,不快问道,语气不完全针对张华,更多是针对对面的几人,被人堵在门口不能反击,太憋屈。

“很快,先别急。”张华推了推眼镜,看向路上,把目光放远。

就看远处,三台面包车正在快速驶来。

短短十几秒钟。

“咯吱!”

“咯吱!”

“咯吱!”

三台车同时急刹车停下,车门拉开,就看一个接着一个成年男性从车上跳下来,手中拎着武器,下车之后,目标非常明确,没有任何言语,直奔一直守在瀚海门外的六名壮汉。

六名壮汉还没等反应,这些人已经冲到身前,举起手中武器,不断轰击,近二十人瞬间把六名壮汉击倒,六人毫无反抗之力,但他们依然没停手,围成一个圈,继续挥舞手中武器。

一分钟过后。

这些人跳上车,快速离开。

而马路地面上,只留下躺着的六个人,倒在血泊中,生死不知……

张华收回目光,笑道:“丁总,这场戏怎么样?”

真打啊,不是假打……

“不错。”丁闯眉毛一挑,也笑着回应。

张华听到这话,心里长出一口气,相比较对丁闯记恨,还不如让郑闲记恨,昨夜他让人砸会所的仇还没报,如今一方面可以报仇,另一方面可以表现诚意,争取让他暂时不出手,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丁总开心就好,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我们以后再聊?”张华见事情搞定,也就不耽搁时间。

自然不可能真与丁闯一起散步。

“以后再聊,期待张总的证明……”丁闯笑如春风。

握了握手,两人分别。

丁闯重新回去。

唐红走在身边,皱眉道:“真不是他?”

张华能做到这步,就已经充分证明,可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丁闯缓缓回道。

唐红迟疑片刻,又问道:“那我们呢?我们现在干什么?在没有查出幕后之人是谁的之前,我们还一直在瀚海?”

她更希望外面躺着的几个人,是自己让人做的,这样才解气。

“当然要做,不还有五天时间,五天之后就有结果。”丁闯波澜不惊回应,顿了顿又道:“尤其是你,什么都不能做,无论心里再憋屈,也要忍着。”

指了指走在身边的四名壮汉:“他们也是别人的儿子,也是妻子的丈夫,有可能是别人的父亲,如果门外躺的是他们,你让他们家里以后怎么过?”

四名壮汉一愣。

这个问题倒不是没想过,而是想也没用,除了拼命,没有其他生存技能。

但丁闯,还是第一个提出这种问题的人。

一时之间,心中都流过一道暖流。

唐红也愣住,突然意识到,她不让自己出手,也是这种考虑。

“保险推销员有一句最常说的话:健康是一,财富、车子、房子等等,都是后面的零,零再也没用,要守住最前方的一,红姐,小打小闹可以,在没有不共戴天的情况下,没必要拼命,因为我们完全可以用其他办法解决。”

“你别急,五天之后看结果!”

唐红沉默片刻,重重点头:“我知道。”

丁闯不再多说,重新乘坐电梯,回到楼上。

走到房门前。

“丁总!”唐红突然叫住,认真道:“健康是一!”

丁闯:“……”

与此同时,心生会所。

王继时紧张道:“张华去找丁闯,两个人应该达成某种协议,他们之间,暂时不会发生矛盾,更有可能,他们要一起……对付我们!”

她还以为查出张华,丁闯会跟着一起对付张华,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一起出手对付己方,亏大了,早知道就先不查。

郑闲眼睛眯成一条缝,前所未有的难看,他也觉得憋屈,张华这个废物,居然不敢坦然面对,还去找丁闯投降,没有点男子气概!

王继时又道:“还有,那六个人都在医院,一人在抢救,三人重伤,剩下两人受伤较轻……关于他们的治疗和后续,费用可能很多……”

养人是需要花钱的,已经二十一世纪,没有人很会白白卖命。

当然,唐红找来的那些人不算,那是老一辈,还有义气可言,他们出面,多数都是为了义气。

郑闲咬牙道:“钱不是问题,他们愿意玩,那就陪他们玩,两个人一起搞我,非常好,让人继续堵丁闯,再找人抓张华,一打二,他们是我郑闲的对手嘛?”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