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之前还差一些火候,那么刚刚张华去砸心生会所的动作,无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铺垫已经完成。

现在差的,就是一根导火/索……

“要怎么动手?”

唐红顿时笑了,眼里充满期待,她发现丁闯好像有种魔力,短短一句话,就能把人搞得忽上忽下,再有一天就能让心生关门,想想都激动。

丁闯瞥了眼,弱弱道:“不是还有一天嘛,别急。”

没敢太大声,担心红姐发飙,不想砍郑闲,而是要砍自己。

“丁闯!”

唐红脱口而出,暴跳如雷,所有期待都随着他一句话都化为泡影,不对,不仅仅是泡影,而是把人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非常不爽。

“厄……我去洗手间。”

丁闯心虚的走进卫生间,能清晰感觉到后背阴风阵阵。

唐红双手握成拳头,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嘴撬开,不说就把他牙一颗一颗掰下来,看他说不说。

可……只能想想,没办法付诸行动,反正只有一天时间,等着。

如果明天还没看到效果,再出手也不迟。

卫生间里。

丁闯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前,听着门外声音,当听到关门声,又吸了一支烟才出去,见她果然离开,这才把提起的心放回去。

倒不是怕她,而是不想麻烦,找理由敷衍很伤脑筋,通过两辈子的经验,总结出一个真理:想要让女人听话、乖巧,只有一个办法,在床上,只要征服身体,就征服了她的全部!

对付唐红,显然不能用这种办法。

只好躲开。

他缓步走到落地窗前,看了看海边广场。

现在广场上的人不如晚上多,主要是白天太热,还有附近的居民在工作,并不像晚上一样,可以在广场上遛弯。

但现在广场上的人有个共同特点,百分之九十为游客。

足够了。

丁闯又把所有事情在脑中想了一遍,查缺补漏,发现没有任何问题,该想到的都想到,可以点火。

缓缓拿出电话。

先是发了条信息。

发完之后又拨出一个号码,不是别人,而是郑闲!

“你还敢联系我?不怕我把你王八脑袋剁下来?”

电话接通,传来郑闲不冷不热的讥讽声音,正在气头上,已经让人去找张华,可这个家伙与丁闯学一样招数,也躲起来,不再露面,连会所都挂上铁链,根本找不到。

“粗鄙,太粗鄙!”丁闯极其绅士回道:“郑总,我能主动联系你,是抱着非常真诚的态度,如果你依然是这个态度,我认为就没有必要谈了。”

郑闲闻言,调整下坐姿。

鄙夷道:“你配和我谈嘛?只会躲在瀚海里当王八,有资格与我对话?姓丁的,张华已经倒下,下一个就是你,别着急,等你从瀚海出来的一刻,就是你惨死街头之时!”

张华砸掉心生的损失很大,都是白花花的雪花银,正愁怒火没地方发泄,他就送上门,不骂他,还留着他?

丁闯沉吟片刻,沉声道:“既然你粗鄙,我也就不绕弯子,郑总,还有最后一天时间,想好怎么关门了吗?是你主动关,还是我帮你关?”

“唰。”

郑闲瞬间从座椅上站起来,气的全身颤抖,眼睛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这几天倒计时给他搞得心烦意乱,就像是小学生指着大学生的鼻子说:三个数时间,快点跪下!

他有什么资格对自己倒计时?

偏偏所有人都跟着丁闯一起,倒计时一天又一天。

很想冲到瀚海里,给他活活砍死。

踩着他脑袋问一句:还倒计时嘛?

暴躁道:“小杂种,我也告诉你,只要从瀚海出来,你活不过三个小时,多活一分钟,我是你孙子!”

必须得扳回一局,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不要。”丁闯叹了口气道:“有你这样的孙子太操心了,既然不主动关门,我就帮你关吧,记住,心生开不过明天是十二点!”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你特么……喂,喂?”郑闲破口大骂,刚骂一句,发现丁闯已经挂断电话,气的把电话重重砸到地上,指着窗外吼道:“他算是什么东西,跟我斗,他配吗?仗着手下有唐红就敢跟我叫板,一个回合玩死他,还说心生会所活不过明天十二点,他以为自己是谁?”

吼声如雷,在办公室内久久回荡。

王继时一直站在一旁,对这个电话也很意外,想不通丁闯在这个时候打电话干什么,难道只是提醒?

有没有可能是下最后通牒?

缓缓捡起手机,安慰道:“没必要生气……”

“没必要生气个屁,他就是个小人!”郑闲暴躁打断:“别让我看见他,看见他亲手弄死他!”

王继时话被噎住,想劝他再想想,有没有地方出现漏洞,或者丁闯是不是正要动手,是否需要防备,还有,是你一直盯住他不放,要踩着他上位,怎么变成他是小人了?

可这些话都没办法说出口。

郑闲接过电话,虽说刚才非常用力,可手机没有半点损坏,正是后来被戏称可以当砖头用的诺基亚。

拨通号码怒道:“你们给我盯住,只要丁闯敢出来,立刻动手,包括唐红、还有其他人,但凡与丁闯有关系的,都给我打,懂不懂?”

“懂!”

……

瀚海酒店。

丁闯放下电话,摸了摸鼻尖,没想到郑闲如此生气。

无语道:“别生气,气大伤身,活不长,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话音刚落。

敲门声响起。

丁闯先是看了看猫眼,确认没有危险,打开房门。

“姐……姐夫。”

门外站着的男性恭敬叫道,脸上挂着想露出笑容,又不敢太刻意的表情,很拘谨。

丁闯一头黑线,见到他,有种想叫叔叔的冲动,长的非常着急。

这是第二次见面!

上一次还是刘飞网恋,被他给仙人跳,最后让唐红带人来,他还要找人,没成想来的竟然是朱君,他……是朱君的弟弟,朱旭!

“进来吧。”

把路让开。

朱旭拘谨进入房间,眼睛止不住四下张望,心里忍不住咂舌,今天是第一次进入瀚海,以前想都不敢想,进入大厅就被震住了,出入这里的都是什么人?

来到房间,看到里面洁白的床单,还有透过窗外能俯瞰大海的风景,也太享受了。

不愧高冷的姐姐会倒贴,如果自己是女孩,也倒贴,只要能跟了他,这辈子就不用努力了。

“坐吧,别拘谨。”丁闯指了指沙发,随手把矿泉水丢过去,随意问道:“昨晚卡片发的怎么样?”

朱旭听到问话,瞬间坐直身体,严肃道:“非常好,仅仅半个小时就全部发完,我已经告诉复印社,今天要加大生产,至少要有三百张,同时,也找了很多朋友,让他们今天一起发,准备从晚上七点开始,不发完,誓不罢休!”

看他表情,竟然隐隐有种神圣的意味,如果别人不知道,要以为他是要发钱……

“非常好。”

丁闯深沉点点头:“知道多印刷、多找人宣传,很不错。”

朱旭咧嘴一笑:“都是姐夫教的好,我不过是在姐夫指引的道路上勇敢前行!”

孺子可教也……

他顿了顿,又道:“差点忘了,卡片在这,你看看!”

说话间,从口袋里把小卡片拿出来。

丁闯看到上面的内容,喉咙忍不住动了动,确实非常诱人。

随意放到桌上,赞许道:“设计的不错,很有感觉。”

“嘿嘿……”朱旭憨厚挠挠头:“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女主角,如果不是姐夫你要求,我舍不得印在这上面,让别人看。”

丁闯:“……”

竟然隐隐听出纯情的味道。

没再闲聊,步入正题道:“咱们之间的事情,没告诉你姐吧?”

如果让朱君知道煽动他发小卡片,形象就毁了。

朱旭一本正经道:“没有,一点风声都没透露,她问了,可是我没说,咱们之间的事,不能让她知道,我这个人没有别的特点,就是嘴严,别看她是我亲姐,可在我心里,还是你这位亲姐夫更重要!”

这孩子不知是聪明还是傻。

“没有就好,她知道会担心,对了,你带多少张过来?”丁闯又问道。

“五十张!”朱旭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沓,干笑道:“我还以为晚上发,这些是临时印出来的。”

“够了,走吧!”丁闯主动起身:“开始工作!”

说完,率先出门。

朱旭快速站起身,想到能与他并肩发卡片,隐隐有些激动,看姐夫一本正经,也是追求刺激的人。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

丁闯走出几步,发现朱旭没跟上,转身看去,顿时吓了一跳,惊愕道:“你在干什么?”

就看朱旭蹲在地上,正在从地面的门缝向里面放卡片,呆萌道:“发卡片啊,不是你让我发的嘛?”

什么时候让的?

丁闯险些吼出来,终于能确定,这孩子智商确实有缺陷,来海连最顶级酒店发卡片,一定是嫌死的太慢。

崩溃道:“起来,不在这里发!”

朱旭缓缓站起身:“不在这里,去哪?”

丁闯不再回话,快步下楼,穿过大堂,来到瀚海酒店门外……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