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分钟后。

丁闯急匆匆来到医院,走进病房。

就看朱君正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眼眶乌黑、嘴唇泛白,就连一双长腿都失去光着,看起来像是病入膏肓的病人,与形象好、气质佳的模特完全不搭边。

“丁…….丁……”

朱君看到丁闯,虚弱开口,连话都没能说完整,要坐起身,可脱水之后身体无法用力,刚坐起一点,又无力躺下。

“别起来,先休息。”

丁闯快步走到床边,愧疚问道:“在外面等到现在?”

朱君咬着嘴唇,没说话。

“被发现时已经昏迷,医生说如果再晚送来十分钟,都有生命危险!”躺在旁边病床的大妈狠狠白了眼丁闯:“怎么当男朋友的?让女朋友在外面做一夜不管不问,要不是被好心人发现,可能已经出事了,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有女朋友!”

丁闯没反驳,愧疚如排山倒海般袭来。

让朱君在外面等待,主要是观察在海边广场的那几位刀手,能不能出来,如果他们能出来,意味着火候还不够,郑闲的背景足够强大,如果他们出不来,则意味着一切可以收网。

昨夜在知道他们出不来之后,就忙着去心生会所,后来也被带走,回到酒店已经后半夜,还以为她能听到消息,知道事情结束会离开,没想过会一直等待。

“安心休养,我去找医生。”

说完,准备去问问具体情况。

“不用……”朱君有气无力:“我没事……”

“还有脸问医生!”大妈又愤恨道:“等你问完黄花菜都凉了,姑娘,我也有闺女,跟你年纪差不多大,如果让我知道,她找了这样一个人渣,我会把她腿打断!你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何必在他这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要我说,趁早跟他分手,配不上你!”

丁闯没反驳,因为能理解大妈带入角色了,更何况,确实是自己不对。

朱君干笑一声,没回答,看向丁闯忧心道:“朱旭……”

她进去很多次询问情况,奈何时间牵连到心生会所,很复杂,对方无可奉告,多次想询问丁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现在联系。”

丁闯没有任何废话,拿出手机拨给葛中天,这种事情他比较专业,朱旭的问题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正如刚才对董岚所说,有可操作性空间。

“老葛,现在去明生路……问朱旭的情况,不惜一切代价,让他出来!”

本可以让他继续在里,全当是帮朱君教育他,可对朱君有愧疚,也就办的干脆一些,听到葛中天答应,挂断电话。

又宽慰道:“放心,一个小时之内,让你弟弟站在你面前。”

这话不是空穴来风,董岚已经说过话,问题变的很简单,朱旭就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搞他没必要。

朱君闻言,眼里布满一层浓雾,用力点点头。

“我去问问医生。”不询问医生不放心,要去问问。

等他离开。

“姑娘。”大妈坐起来,看了看门口,小声问道:“能不能问问,你男朋友是干什么的?”

原本以为是普通人,可听到丁闯打电话,让人去那种地方捞人,还一个小时之内,背景恐怕不简单。

朱君对大妈印象不错,只是体液还没得到补充,没有力气,说话都是折磨,所以简洁道:“做生意……”

“家里的生意?”大妈非常八卦问道。

朱君摇摇头。

大妈狐疑的看着,没理解什么意思,总不可能是自己的生意,他看起来更像是个学生,又打量下朱君,确实很美,比自己闺女就差一点……

又道:“我听他口音不是本地的,外地的?”

“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

“对了,你为什么坐在外面,是为了等他?惹到他了?”

……

十分钟后。

丁闯重新回到病房。

根据医生的说法,这瓶液输完,再输一瓶就能恢复正常,脱水是小问题,可以被放的很大甚至威胁生命,可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只需要两瓶液就能搞定。

当他走进门,大妈的声音戛然而止,重新打量丁闯,像是第一次看到一般。

“医生说身体没问题,我在这里陪你等朱旭。”丁闯坐到旁边座椅上。

朱君终于恢复一些力气,缓缓坐起身,靠在病床:“不用,你去忙吧……”

“姑娘!”

大妈又忍不住了,沉声道:“你怎么还能让他走呢,处男朋友就是为了照顾你,你都进医院他还去忙,这种男朋友不要也罢,不能让他走,必须留在这。”

朱君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想了想道:“他不是我……”

想解释不是男朋友,可话到嘴边,没说出口,被误认为是他女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大妈说的对,你是因为我才这样,等朱旭回来,我再走。”丁闯缓缓回道,一个人输液很无聊,况且,自己也没有太紧急的事。

“算你还有点良心!”大妈啐了一句。

丁闯一头黑线。

大约半个小时后。

房门再次被推开,冲进来一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关了一天一夜的朱旭,弄得非常狼狈。

朱君见状,关切问道:“在里面怎么样,有没有被为难?”

朱旭见她没事,紧张情绪缓解,摇摇头,幽怨看了眼丁闯:“姐夫……”

帮丁闯发小卡片、不供出他,都可以接受,但出门就被一群人拿刀追砍,没办法接受,要不是跑得快,恐怕已经见阎王爷了。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画面,还想去卫生间站一会儿……

丁闯见他的表情,感到一阵好笑,直到现在,仍然无法相信他长的能着急到如此程度,太老成了点。

随口问道:“在里面感觉怎么样?”

“还行……”朱旭扭捏回应。

“还行?还想再进去?”丁闯眉毛一挑。

朱旭吓的身体一哆嗦,戒备的看向丁闯,其实进去倒是可以,主要是进去的方式需要商榷,这辈子再也不想经历被人追砍的故事。

摇摇头,表决心道:“不想,一点都不想,这辈子再也不想进去。”

朱君怒其不争的看了眼,虽说这次是丁闯“让”他被抓,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他自身很干净,丁闯也不会想到他身上。

沉声道:“不想再进去,以后就找个工作,好好上班,之前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别再搞了,再搞,早晚有一天进去之后再出不来!”

朱旭缓缓低头,以前还敢顶几句嘴,奈何丁闯坐在旁边,不敢多说。

丁闯主动问道:“对未来有没有想法?想做什么?或者认为自己适合做什么工作?”

“不知道啊……”朱旭尴尬开口:“我要学历没学历,要工作经验没工作经验,一点技术也不会,除了混吃等死,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说的很直白,可也是事实。

朱君脸色一黑,也不知该怎么说他,这些年该说的话都说尽,他不听,自己也没办法。

丁闯沉吟片刻,随后道:“我给你找个工作,任务不多、不重,每个月工资能在三千左右,但你去了,不可以打着我的名号胡作非为,如果让我知道,把你腿打断,懂吗?”

听到这话。

朱君惊愕看向丁闯,他……给安排工作?

朱旭不可思议看着,一时间忘记说话。

隔壁的大妈目瞪口呆,三千?自己闺女,每个月工资七百,还以为高工资……这还只是他随便给安排的工作,每个月三千,那他每个月赚多少?

突然之间,明白朱君为什么还不跟他分手。

“不想要?”丁闯见他不说话,反问道。

“快点说话!”朱君恨不得下去踹他,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让丁总安排工作。

“想要,想要,谢谢姐夫!”朱旭忙不迭点头。

“明天会有人联系你,到时候听从安排就好。”

其实这是早就想好的,不能让朱旭白白冒险,至于工作,去鼎龙会所当个领班,很清闲,工资不多,客人小费给的比较多,三千是保守数字,别看这个行当在某种意义上登不上大雅之堂。

但很锻炼人,朱旭懒散惯了,在会所里锻炼一下正合适。

至于他会不会在里面胡作非为,他也不敢,毕竟张华和与郑闲打的有来有回,手下的人不是吃素的,吓住他,很轻松。

丁闯站起身道:“朱旭到了,我功成身退,先休息两天,不着急工作,把身体状态调整好再说。”

朱君听他要走,心里有些不舍,又没办法阻拦,哽咽道:“谢谢。”

“姐夫,我送你。”朱旭赶紧道。

两人走出病房。

“姑娘。”旁边的大妈试探开口。

“怎么了?”朱君转过头。

大妈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姑娘,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大妈作为过来人,要劝你一句,你男朋友,你把握不住!”

朱君有点懵,觉得她的话很绕,听不懂。

缓缓问道:“把握不住?什么意思?”

“就是他在你身边,早晚会三心二意,这样吧,大妈替你把握,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好不好?”

朱君翻了个白眼,自己把针头拔掉,不输液了,出院!

“你真把握不住!”大妈苦口婆心。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