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在与赵梦下楼的时候,就联系张华,因为预感到这场聚会会很尴尬,继续留在这里没有必要,只会让所有人都尴尬,与其把浪费时间,还不如把时间留给相处更舒服的人,只是没想到,恰好能救火……

见到他们。

同学们都感觉到一股煞气迎面而来,这几个人中,除了为首的张华看起来像是成功人士,其他几人都不像好人,有光头、有人有纹身。还有一个人脸上有刀疤。

“呃……”

张华看到眼前的一幕,也很尴尬,还以为只有丁闯自己,怎么会有三桌学生?难道是让自己与他们一起吃饭?

暂且不提身份的问题,大家都不认识,场面多滑稽?

可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

走到身边笑道:“丁总,接到您的电话,正好这几位朋友都在身边,我想着两个人吃饭太无聊,就一起过来……”

最开始,丁闯让他安排朱旭工作的时候,他就说过还有几位朋友,所以并不突兀。

“丁总。”

“丁总果然与传说中的一样,仪表堂堂,英雄少年。”

“突兀造访,还请丁总见谅。”

几人都略显恭敬的打招呼。

见到这幕。

所有人保持沉默,但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惊骇。

不可能!

张博宇眼睛陡然瞪大,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他是那位公子哥,这绝对不可能,瞬间站起身,忍不住问道:“你们是谁?”

很有可能是丁闯雇的演员,毕竟美味斋就是他的,想要找几个人角色扮演,还是很轻松。

“我们?”

张华被问的措手不及,主要是也没人这样问过他,下意识看了看丁闯。

丁闯风轻云淡道:“我同学想认识认识你们……”

话语!

座次!

口气!

别人能看不出什么,可张华是老油条,短短几秒,就分析出情况。

笑道:“既然是丁总的同学,那也是我的朋友,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华,是鼎龙会所的老板,如果你们去鼎龙消费,全部免单!”

鼎龙会所?

张华?

在之前同学们还不知道这两个词是什么意思,偏偏,就在今天,张博宇讲过,那是海连唯一能与郑闲掰手腕的大佬,他为了那位公子,与郑闲发生非常血腥的火拼!

他……竟然是张华!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变的僵硬,不会动了。

张博宇感觉晴天霹雳,险些晕过去,这位是……张华?

张华并没停顿,主动道:“丁总,正好,借此机会给你介绍一下他们。”

“这位,是爱丽丝KTV的老板,道上人称刀疤脸。”

同学们身体一颤。

“这位是,夜魅酒吧的老板,道上人称秃头……”

同学们身体两颤。

“这位是……..”

三颤。

“这位是……”

他每介绍一个人,同学们的身体就是一颤,当把七个人全部介绍完。

不仅仅同学。

整个二楼大厅,所有的客人都看过来,都像是被施了魔法,一动不动,惊愕看着,作为能消费的起美味斋的,自然知道这些地方,毫不夸张的说,这几个人,是海连夜晚消费的半壁江山,不,没了心生会所,应该是大半壁江山!

他们,竟然都在向一个年轻人介绍自己?

他是谁?

是什么身份?

每个人心头都在发出疑问。

而同学们,全体哑火……

“知道了吗?”丁闯看向张博宇,笑问道:“用不用再给你介绍一遍!”

张博宇像是看到怪物一样,下意识向后退,可后面有座椅,刚一动,瘫坐在座椅上,惊叫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爸就是村长,他怎么可能是那位公子哥?”

虽说没有明确提及,可这些人的出现,无疑是在印证,他就是。

如果在今天之前,张华听到这话,可能大嘴巴扇在丁闯脸上,你爹是村长,跟我装毛线背景深厚?

可是,今天打探事情内幕的时候,无意中得到一个消息,这件事背后,有哈弗岛集团董岚的影子,在海连,谁不认识这位头上无数光环的女强人?

她能直接帮丁闯说话。

意味着,丁闯靠的可能不是爹,可能是叔叔,或者大爷。

否者董岚为什么帮他?

黑脸道:“丁总,他与你什么关系,用不用我……”

听他说话,剩下七人也同时看过去。

张博宇身体一颤,像是没了骨头一样,彻底瘫在座椅上,满眼惊恐,缓缓看向丁闯,这是他最后一丝希望。

丁闯摇摇头,随后道:“同学们,今天这顿饭我请,等会儿会有其他菜上来,一个要求,吃好,喝好,一些消费,百万富翁、公子哥,丁闯买单!”

说完,转身离开。

二楼大厅里静。

依然很静。

针落可闻。

过了一会儿。

隔壁桌一名男性忍不住走过来,试探问道:“各位同学,刚才那位是你们同学?可不可以问问,他是干什么的?”

同学们看了看他。

一人回道:“他是干美味斋的!”

旁边一人瞪眼道:“你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干?应该说,他是美味斋的老板!”

“放屁,美味斋老板是最小的身份,还是海连模特业的垄断者,海连所有模特都归他统治!”

“你们说的都太小!”这名同学看向他:“知道心生会所吧?就是我同学给干倒闭的,头号大佬郑闲,也是他干倒的!”

这人呆若木鸡。

二楼大厅死一般的寂静。

“啊啊啊啊……”

张博宇突然咆哮,像是疯了一样冲出去,一边跑一边叫。

就在十分钟后。

丁闯的身份传遍校园,一时之间,掀起轩然大波,大家对这个名字本就不陌生,没成想,这次更为震撼。

原以为他只是有钱,没想到有百万。

原以为他交往过当模特的女朋友,没想到他是在模特里选女朋友。

原以为他敢举报学校食堂是性格使然,没成想,举报食堂还能回来上学,是实力使然。

他,到底是什么人?

女生宿舍里。

何玉婷咬着嘴唇,眼眶通红,手中牢牢握着手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已经等了很久,消息依然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应。

“不应该分手的,当初不应该分手的!”

“丁闯,你回来好不好……”

念叨了几遍,不得不承认,自己与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放下手机,正想痛痛快快哭一场,突然看到陈思淼。

忍不住骂道:“贱人!”

陈思淼闻言抬起头,诧异道:“你在骂我?”

何玉婷恨的咬牙切齿,如果陈思淼一开始就告诉自己真相,在迎新晚会他给自己唱歌那次就会答应,虽说也答应,可第二天就主动提分手了!

她什么都知道,就是不告诉自己,因为想占为己有。

“对,就是骂你,你个臭三八,贱货!”

陈思淼顿时站起身:“你找打是不是,自己犯贱放弃丁闯,怪我喽?”

何玉婷极其粗鄙骂道:“怪你麻辣隔壁!”

说完扑过去。

陈思淼也不甘示弱,迅速迎敌。

“别打了!”

“别打了!”

“快来人拉架啊…..”

室友纷纷拉架。

……

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丁闯,正在美味斋的包厢,美味斋每天都会有预留包厢,应对不时之需,今天恰好派上用场。

在同学面前没坐到主位。

在这里,是绝对C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开始正题。

张华清了清嗓子,严肃道:“丁总,其实我们今天一起过来,还有一件事情想与你商量,是关于郑闲的遗留问题……”

“遗留问题?”

丁闯反问道。

印象中,没有任何遗留问题,有自己的便宜姐姐出手,郑闲绝对掀不起风浪,至于其他层面,如果真的有问题,自己不可能出来。

“对。”

张华点点头:“郑闲倒下了,可是心生会所还在……”

寥寥一句话,丁闯明白他们什么意思,所讲的并不是郑闲本身,而是遗留下来的肥肉,心生会所没有受到任何破坏,里面的装修和硬件设施,都是一等一的,只要拿过来,换个名字就能重新开业。

按照程序来看,需要一段时间,现在要做的是未雨绸缪。

等有一天心生会所被解封,这块肥肉可能就被别人吃走了。

丁闯知道他们想听什么,无外乎,无外乎希望自己出面拿下来。

淡笑道:“不怕晦气?”

他们本质上是生意人,还是有很多讲究的。

“有丁总,没晦气……”

“所以才要请一尊菩萨坐镇。”

“我们扛不住,在您面前,是小菜一碟……”

在之前都对丁闯抱有怀疑,现如今,不得不尊重,都不需要动用背景,一个唐红就能平推自己。

张华陪着笑脸:“看到你,我就不怕了……”

丁闯思考片刻,随后又看了看几人,通过他们的身份,再看能坐在这里,很显然,他们打算一起接手。

最终目光落在张华脸上:“你们几人一起开发?”

能知道归能知道,但是想不明白,肉就那么大,分的人越多,吃到的越少,郑闲倒下,在夜生活领域最有竞争力的无疑是张华,他为什么要分给别人。

听到这话。

七人顿时如坐针毡,满脸惊慌,有两人额头顿时出现黄豆粒大的汗珠。

丁闯是什么意思,难道要踢出几人?

会不会踢出自己?

别闹……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