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年的A股市场是被后世称之为牛市的一年,2000年的9月份,它1800的点位是历年以来的最高点。

彼时,大洋对岸的美国纳斯达克指数正一路狂跌,投资者遍地哀嚎着互联网泡沫的炸开。

可以说,两边股市是完全不同的光景——当然,这不包括国内前往纳斯上市的公司。

从义乌采买回来,完全换了身行头的方卓安静坐在庐州证券交易所状似专心的看着报纸,偶尔抬头看一看屏幕上的点数。

他觉得这会就是自己老妈来了,那也得愣几秒才上来问是不是她的好大儿。

嗯,这一趟很顺利,陈总经理果然也如后世采访中所说的那样很喜欢到交易所来,哪怕是工作时间。

“ST,805。”

正当方卓稍有些分神的时候,旁边传来一声模糊的自语,正是最近几天揣摩的目标陈舒虎。

方卓平静的翻完最后一页报纸,抬头看了一眼,805,准确的说,是000805,它是ST炎黄的股票代码。

OK,这是一个可以聊的话题。

“大哥,这支股票我看不太行。”方卓微微侧脸,笑着说了一句。

陈舒虎目光敏锐的看了年轻人一眼,思考三秒,他平时来交易所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只是喜欢这里的气氛,但ST炎黄背后的公司正是自己考虑接触用以解决工作难题的方法,那么,听听消息也无妨。

“怎么不太行?它今年广告多得很,我看它得大涨!”陈舒虎故意让自己的语气有些激动,以此来调动年轻人辩驳的动力,他知道,年轻人就吃这一套。

方卓不以为然的说道:“这支股票是炎黄在线吧?它模仿的就是美国在线,可美国在线现在自己的日子都不好过,更何况是在大陆的模仿者。”

“而且,炎黄在线只是单纯模仿概念,甚至,我觉得它就是在糊弄人。”

陈舒虎这下真的被挑起了兴趣,心中给这个年轻人下了个判断,可能是海外来的,用词是“大陆”,他追问道:“怎么个糊弄法?”

“哈哈,你知道美国在线这家公司是提供什么服务吗?”方卓一阵笑。

陈舒虎摇头,他确实对国外不了解。

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

“在线,在线,它提供的是上网服务,侬晓得伐?”方卓看着面前这个目标脸上的疑惑,加了句半生不熟的沪语仿佛在炫耀新学会的方言,解释道,“拨号上网总该知道吧?”

陈舒虎明白了,办公室里的电脑上号就是拨号的。

“但你想想,大陆的互联网上网是掌握在谁手里?能开放给它一家民企吗?”方卓又笑。

陈舒虎深以为然,他自己就是国企的领导,知道尿性。

“我看过它的广告,什么全球13亿华人的网站,可国外根本没听过,它自己也拿不出什么商业诉求,不过就是一个泡沫罢了。”方卓笑吟吟的说道。

陈舒虎沉默了,听起来好像有道理,不过,股票市场不是完全都讲道理的,最终还是涨跌说话。

他指着大屏幕上的数字:“宋孺桦,哦,就是这公司背后的老板,他能不比你懂吗?这支股票是月初换壳刚上市,一直在涨,宋孺桦还有一家托普集团也很火。”

“你也说是换壳了,泡沫终归是泡沫而已,今年美国的泡沫还不够警醒吗?”方卓淡淡的说道,“托普集团到底好不好我不知道,但前几天它在申城的软件产业园区,我可没瞧出来什么名堂,里面长满了草,被圈起来的河段都成鱼塘了,哈哈哈哈。”

方卓一阵稍显放肆的嘲笑,看起来很有年轻人的尖锐,可他的余光却在瞥着陈总经理的反应。

陈舒虎心中悚然一惊,长了草的软件园?要知道,托普集团就是凭借开遍全国的产业园才撑起它自家的股票,这里面有猫腻?

产业园可是各地政府一起合作的,不过,它的增长速度仔细一想确实有些太快,很有些鼓吹的意思。

他面上不动声色,期盼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再透露点消息,心里已经先把托普集团排除在解决自己工作难题的接洽范围之外。

原本为了响应上头“信息化建设”的号召,省内有打算邀请托普集团来做个产业园呢。

到了这会,陈舒虎感觉出来,旁座的年轻人对外面很熟悉,看国内某些事也是比较清醒自信的视角。

这种感觉不全是谈话内容的透露,更多是有种对形势判断准确的笃定。

就、就像自己当初提前知道上面要保国债期货的“多”头而坚定的把资金全部投进去一样。

然而,方卓却摆摆手:“不说这个了,断人财路可不好。老哥,我这话随便说的,我说说,你听听也就算了。”

陈舒虎心里有些遗憾,但也觉得交浅不言深是对的。

过了几秒,他主动伸出右手:“陈舒虎,做点投资工作的。小哥怎么称呼?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万同,万里同风的万同。”方卓伸手握了握,惊奇的问道,“庐州这边也有做投资的公司吗?我还以为大陆就几个沿海城市有投资公司。陈哥做哪一块?”

陈舒虎含糊的说道:“随便做做,这边不像沿海,都还有待发展。小万,你这名字起的有文化,万里同风,很有点‘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意思。让我猜猜,海外回来的?刚才你聊了那么多美国在线,对那边很熟悉啊。”

方卓微笑,抿了一口印着英文标签的矿泉水,没有否认。

陈舒虎倒是不觉得这年轻人倨傲,海外来的嘛,看架势肚子里还有干货,自己在他这个年纪只知道在学校闷头读书呢。

“听说美国现在在闹股灾?”陈舒虎重新起了个头,这是他自己好奇的事。

“唉。”方卓佯装痛心的叹了口气,“艰难的很啊,还不如来大陆这边讨生活。”

“到底怎么个情况?”陈舒虎是真对债券股票一类的感兴趣,平时接触的是国内,现在碰见个有干货的洋和尚也想听听外面的经。

方卓面露沉思。

他伸手在口袋里摸索,刚拿出一个雕刻精致花纹的小铁盒,忽然停住,问了一句:“这边让抽这个吧?”

陈舒虎以为他要抽烟,笑着指了指交易所另一边的老烟枪。

“来一支?”方卓施施然的从盒子里拿起一支雪茄递过去。

陈舒虎一愣,他没抽过这个,但在电影里见过,丘吉尔不就是抽这玩意的么?

心里露怯,面上摇头。

方卓自顾自的剪了一支雪茄,点燃,抽上,状似享受的吐出袅袅烟雾。

然后,他在陈舒虎的视线下又剪了一支。

陈舒虎看着,没有出声阻止。

“国内可能抽这个的比较少?尝尝,味道不错的。”

陈舒虎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方卓亲自给他点上火,笑道:“不要过肺,雪茄就是品口腔里剩余的香气。”

陈舒虎抽了一口,但也没觉得有什么香气。

不过,为了不在这个年轻人面前露怯,他点点头,给出一个万能评价:“果然别有风味。”

方卓不置可否的笑笑,悠悠的抽着雪茄。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