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气氛到位,人已经到了第三层。

方卓开口道:“美国这次的互联网泡沫殃及太多了,包括刚才我们聊的美国在线,它除了提供上网,其它主要的电子邮件、浏览器、即时通信都面临新兴公司的竞争,未来两三年恐怕会亏损很多。”

陈舒虎不懂,只能听着,顺便琢磨到底什么是雪茄的香气。

“去年的时候,美国是低利率,互联网是新兴经济,流行性就涌入了互联网企业。”方卓缓缓的说道,“这产生了效果,股市点数攀升、企业营收增加、拉动消费增长。那些搞互联网的更乐于借这机会和股民讲故事,这就造成了个循环。”

方卓冷笑了一声:“然后,那些投资者、分析师、机构商、风投银行全都疯了,纷纷鼓吹互联网的价值,让韭菜赶紧进场。今年,美联储开始加息。”

陈舒虎尽管是国企的领导,可这些年来从来没以这样的视角来看大洋对岸的国家,新闻报纸上也没有类似的言论。

尽管只是短短两段话,他仿佛见证了一个闭环的市场现象。

原本就感兴趣的心情立马都跟着变得澎湃。

“加息?是不是流动性就减弱?循环出现漏洞了?”陈舒虎思考着问道。

方卓给了个意外的眼神,这让陈舒虎心里有点满意。

“不错,现金流减少,高管套现,股价下行,投资风险上升,二级市场融资热度降低,信心减少,股票被抛售,市场出现挤兑。”

“泡沫裂开,Boom!”

方卓右手在空中做了个绽放的手势,摇头道:“很多人都损失惨重,华尔街上跳楼的人每天都有。”

他这样说着话,仿佛没了抽雪茄的心情,把烟灰的一截剪掉放在报纸上。

陈舒虎停了十秒方才跟着剪灭雪茄。

“陈哥,小玩意送你了。”方卓随手把精致的打火机放在陈舒虎面前,这是他身上最真的货了,一个Zippo的防风打火机。

“成,还挺好看。”陈舒虎也没推辞。

“它身上还有历史的,朋友送了好几个,听他说是二战时期的东西,到现在,你看,皮实耐用的很。”方卓笑笑,信口胡说。

陈舒虎反倒是没有太惊讶。

形象已经立足,有点浮夸,但也足够欺负现在的人了,在“夸夸而谈”这方面,两人的层级是不同的。

方卓开始有点放松的发挥,所聊还是偏向比较远离国内情况的异国股市。

陈舒虎听得入神,某些现在没有渠道获知的内幕颇让人心荡神摇。

时间慢慢过去,两人聊得十分投机。

这时,交易所里突然发出一阵欢呼,屏幕上的数字跳跃到了1900,A股就此再创新高。

两人皆是抬头看着这一幕。

陈舒虎的心思不知怎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上面。

他冲着方卓感慨两句国内股票后问道:“小万今晚在哪落脚?晚上要和家人吃饭吗?你既然叫我一声陈哥,一顿饭怎么也得管上。”

“他们都在申城呢,我这边有个远房长辈,他做点生意,我自己过来先见见,这一趟还要聊聊家事。陈哥,下次吧。”方卓看起来谈兴已尽。

申城是改开重地,那里的外商不是庐州能比的,陈舒虎的心思跳动,又觉得小万年轻了点。

“我就不等收盘了。陈哥,再会。”方卓微笑起身。

陈舒虎也起身,点了点头却没挽留,小万的家长不在庐州,今天可以先留个名片:“行,有空多来这边,我经常泡在交易所。”

就在这时,门口大妈突然窜过来,嚷嚷道:“哎,哎,怎么回事?这报纸是让你们放烟灰的吗?免费的也不能这么糟践啊!”

却是之前方卓抽雪茄时把灰放在了报纸上。

大厅里的目光全都扫了过来。

方卓心里一喜,脸上露出歉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一张绿油油的钞票:“大姐,麻烦了,麻烦了,您再多买几份放在这。”

大妈狐疑的接过钞票,对着光线左瞧右瞧。

陈舒虎开口道:“是美元,金贵呢,收着吧。”

他忽然改了主意:“小万,走,我送送你。你现在是去哪?”

“今天在长江饭店了。”方卓答道。

长江饭店是庐州最有名的饭店,吃住一体。

陈舒虎点头,微微一笑:“还挺巧,正好,后天市里有个厂商酒会就在长江饭店举行,小万你有时间吗?那也算你陈哥借花献佛,请你一顿了。”

哎,有心算无心,这比再来一次冒险的在长江饭店偶遇要强多了。

方卓终于在心里舒了一口气,毕竟自己是姓方正不阿的方,蒙骗糊弄之类的没那么擅长。

他为难道:“我也不是厂商企业啊。”

“这有什么,也来瞧瞧我们内陆城市的经验嘛,要我说,你们国外回来投资的人不能老盯着沿海。”陈舒虎露了露底,很有风度的说道,“我们庐州的招商政策很不错的。”

方卓佯装若有所思的盯着陈舒虎看了一眼,看破道:“看来陈哥的业务范围还挺广。”

陈舒虎走出交易所,朗声而笑:“今天我就不送你了,单位用车紧张,咱后天见。”

方卓点头应下。

天色已经有些暗。

陈舒虎刚要转身回单位,忽然又停下来回身问道:“小万,问你个事。”

“陈哥,你说。”

“我听人家说,国外的空气闻起来都甜,有这回事吗?”陈舒虎认真的问道。

方卓笑了笑,以为面前这位在开玩笑,结果瞧着他面色很正经,这、这……这个魔幻的时代……

陈舒虎见“小万”的脸色不太对,赶忙补充道:“不是美国,听说欧洲的空气特别好。”自己还是有政治敏感性的,今年中美两边的气氛比较紧张。

方卓今天第一次真情流露的摸了摸下巴,哭笑不得的说道:“陈哥,环球同此凉热啊。”

陈舒虎被他眼神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再次说了句“后天见”,转身离开。

方卓看着这位被自己反复揣摩的总经理身影,忍不住再次感慨——真是个魔幻的时代。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