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7日,早晨7点。

庐州在包子铺升腾的袅袅热气中苏醒,街道上汽车和自行车的车流仿佛是跳动的动脉静脉一样蔓延了整座城市。

方卓起的很早,尽管昨夜几乎失眠了半个晚上,但他睁开眼的时候仍旧无比亢奋,收获的最后一步千万不能出差错。

7点20,一辆黑色奥迪打着灰尘的旋儿停在长江饭店的门口。

“万老弟,万老弟。”刘波落下车窗,先是喊了两声,然后干脆下车绕到另一侧为领导弟弟拉开车门。

方卓在冷风中笑了笑,一屁股坐进后座。

“早饭吃了吗?”刘波跟着坐进来,他拿过“万老弟”的挎包,伸手就从座上的编织包里抓着一摞摞的红票子往里装,继续若无其事的说道,“俺带你去尝尝庐州的汤包。”

方卓刚开始的表情还很正常,可看到刘老板的动作顿时有些绷不住,太直接太自然了!好歹客套客套再装钱啊!

“我吃过了。”方卓的心脏砰砰直跳,声音有些掩饰不住的抖。

他赶紧哈了一口气,抱怨道:“今天有点凉啊。”

“诶,都说庐州没有春秋天,今年的冷空气是来得有点早。”刘波低着头装钱,如此答道。

方卓预备的腹稿在见到这样的装钱画面有点不想出口,他就默默看着大老板的豪气,顺便数了数到底有多少摞。

等到心里默念的数字过了20,刘老板手上的动作竟然还没有停。

“刘哥,难不成你不想占两成股,想占更多?”方卓没有直接拿钱数说话,换了一种听起来顺耳的表达。

刘波咧嘴笑笑,他把所有的钱都放进包里后才说道:“昨晚俺回去看报纸了,确实竞争激烈啊。”

聪明的刘老板在报纸上真的找到了陈总经理对红星宣纸的表达,也看到了记者对不良资产的描述,所以,他立即意识到领导为了利益是有多么表里不一,也愈发坚信私底下的竞争极其强烈!

刘波把挎包的拉链拉上,憨厚的说道:“一共是28万,正好买紫砂壶剩下了零头,就希望陈总那边能把项目给批过来。”

理由是瞎编的,目的却在真金白银拿出来后说得直白了。

方卓立即严肃嘱咐道:“刘哥,没问题的,但有一点我必须和你说清楚,我哥是领导,今天到他那是谈公务,你这笔钱是咱们咨询公司合伙的钱,你到他那里不要提这个,也不要提什么我和他的亲戚关系。”

“办公室里就是公事公办!我哥很忌讳别人提起亲戚!”

“你聊厂子就聊厂子,纯粹是你自己看好未来发展!”

方卓说得斩钉截铁,连一丝丝犹疑都没有。

刘波一惊,连忙答应道:“是是,是要谨慎,办公室里就是公事。”

“刘哥,我不知道你在颍州都是怎么做事,但是来到省城,凡事都是谨慎为好,这次厂子的事你也别急,方方面面都处理的漂亮,以后自然什么都妥当。”方卓告诫道。

刘波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用力点了下头。

黑色奥迪车里的气氛有些凝重,方卓闭目养神,浑不似一个青年,更有些饱经风雨的味道,刘波则是考虑着省城里的关系,心里难免有些担心到底能不能从群狼中抢到这块好肉。

7点50,奥迪抵达目的地。

“刘哥,你去吧,我不方便拎着这露面,里面人的眼睛都毒得很,我哥那里全都说好了。”方卓拎着包,转身就要下车。

就在这时,刘波稳稳的拽住方卓胳膊。

方卓心中一震,背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这一秒竟然有点没敢回头。

“万老弟,要不我再取点钱吧,这是之前买货剩下的款子,昨天太晚,今天太早,银行那边来不及多取。”刘波忐忑的说道。

方卓咽了口唾沫,玛德。

刘波拽住不松,接着说道:“万老弟,我特别看好那个、那个咨询公司的行业发展,我觉得还是多占点股份比较好!”

方卓缓缓回头,右手一把打开刘波的手,全是真情实感的笑骂道:“刘哥,去你丫的,看好个屁!赶紧去吧!我哥等着你呢!”

“那行,回头我请你吃饭。”刘波摸了摸脑袋,露出招牌的“憨厚”表情。

方卓摇头:“别介,盯着项目的人多,你这边事成,咱们就先别联系,以后日子长着呢。”

“好,好。”刘波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下了车,一抬眼就看着“万老弟”连一声招呼也不打就渐渐走远。

刘波有点忐忑的心情反而稳了,“万老弟”这么潇洒,那一定是领导那里打好包票。

10点10分,刘波在皖省信托的总经理办公室见到了暗地里达成合作的陈舒虎总经理。

怎么说呢?不愧是使了钱的。

陈总经理很热情,一点架子都没有,他介绍了红星宣纸的方方面面,还说了部门对于职工改制的部分补贴,甚至暗示以后会有市里领导的关照。

刘波的心彻底放下了。

相反,当事人的另一位就觉得有点奇怪。

陈舒虎觉着这位颍州的老板太好说话了,说投入资金不怎么还价,聊债权评估没有怨言,谈员工补偿给最高金额。

这哪里是老板?这就是活菩萨啊!

也因为这个,陈舒虎一点都没提中间介绍的关系,他觉得淡化一下牵线的小万比较好,即便以后亏本也不会让中间人难堪。

一场不良资产的处理沟通在极其友好的气氛中迅速达成跨越式的意向合作。

中午11点,陈舒虎主动站起来握住刘波的手,由衷感谢道:“多谢刘总对我们庐州经济发展的大力支持。”

刘波也由衷的感谢道:“多谢陈总对俺们农民企业家的照顾。”

两人相视一笑,全都十分满意。

中午11点半,还有工作安排的陈舒虎亲自送刘波出门,他笑容满面的和刘波反复握手,后者也回以爽朗的笑声。

陈舒虎依依不舍的对离开的奥迪车摆手。

刘波热情洋溢的落下车窗回应。

等到奥迪车转过街角,陈舒虎方才脚步轻快的走回单位。

远处楼上的一双眼睛默默看完这一幕,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边再次远离某个现场,一边深深的告诫自己,再也不能做这种事了,再也不做了。

随着这双眼睛的离开,金丝眼镜被碾碎扔进垃圾桶,潮流衣服被分散扔进南淝河,数种化妆品随手掩在泥土里。

只有挎包,六七斤重的挎包被牢牢的背在了肩上。

秋天的风景如此美好,桂花香随风吹拂,温暖的阳光洒遍了庐州城。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