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陌生人。

开口喊自己黄牛。

唔,收劳务费的这个流程存在一个小小的问题,病人家属迫于成本会选择相信人畜无害的自己,可医院方面凭什么相信一个私人来代取病理报告呢?

哪怕,这个私人可以给病人解决问题。

嗯,也没什么,就是刚和小苏老师夸耀完就被抓住有点让人尴尬。

方卓“咳”了一声,判断出这两个人的身份正是医院的保安。

他还没说话,却听旁边小苏老师气愤的开口了。

“他不是黄牛!”

方卓脸上带笑,跟着解释道:“大哥,我确实不是黄牛。”

一个男人堵在后面,胖点的男人则站在前面蛮横的拽住方卓胳膊,斥责道:“你是不是收病人家属钱了?”

“呃,这个……”方卓在心里组织语言,打算详细讲解下收钱也有收钱的不同。

胖男人继续斥责道:“别特么撒谎,我们刚才都问过被你收钱的人了!你也不打听打听,一附院的黄牛生意都是谁做的?是不是活腻味了?”

方卓刚想辩解,忽然愣住:“等等,等等,哎,哥们,合着你们是黄牛啊?!”

“不错。”胖男人傲然的抬起下巴,“一附院这边都是我们兄弟包了,你去打听打听我大强是谁!”

方卓没被吓住,只觉哭笑不得。

好吧,之前没见有黄牛涉及病理科的业务,所以他压根没考虑这个。

再说了,黄牛也不算小小的问题,他们属于bug啊。

“哎,哎,你们怎么回事啊?”苏薇不乐意了,作为辅导员必须在自己学生受威胁的时候勇敢的站出来。

她用力把胖男人拽住方卓的右手拉开,不满道:“怎么回事?你们当黄牛的还有成就感了?松开,给我松开!”

“嚯,小娘皮还挺泼辣!”大强把袖子一撩,露出青色的猛兽纹身。

“黄牛就是制造矛盾,就是赚病人的黑心钱!”

“你们有手有脚的干什么不好?”

“你们没有家人吗?你们想想带着家人看病还要被讹一笔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苏薇据理力争,试图用道德来教化别人。

尤其,她看到大强这个胖男人比较蛮横,还特意把目光对准了后面堵路的男人,这个人一直沉默寡言,看起来比较好沟通。

不料,堵路的男人看到苏薇的视线,还以为她是挑衅,顿时也跟着撸起袖子,露出了猛虎下山图。

他还冷笑几声,表示恫吓。

“你们,你们……”苏薇怒火升腾,她一点都不害怕,只觉正义必将战胜邪恶,顿时有急智生出:“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胖大强“哟”了一声,不屑道:“谁啊?”

苏薇“腾”的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掉了方卓戴着的帽子,露出他锃亮的光头,气势汹汹的说道:“你们横什么横?没打听打听他是谁吗?刚从里面出来的!”

方卓感觉头上凉飕飕,他扭头看了眼气鼓鼓的辅导员,沉吟不语,duck不必啊,小苏老师……

前后两个黄牛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胖大强边笑边往前推了方卓一把,调笑道:“哪里来的大哥啊?混哪里的啊?”

苏薇急了。

方卓倒是一点没被激怒,帽子又不是自己摘的,名号也不是自己喊的,被识破又不是自己尴尬……

他冷静的摆摆手,决定结束这场闹剧。

“我是在病理科收的钱,病理科你们去过吗啊?医生的玻璃窗对着一个长走廊。”

胖大强一愣,迷惑的看着方卓,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所以,我收钱是当着医生的面收钱。”方卓语速不快,尽量让这位黄牛理解自己的意思,他循循善诱道,“你们黄牛会当着医生的面收钱吗?”

胖大强迟疑了一下,决定回答这个光头男人的简单问题:“不会,谁特么当着医生的面收钱啊,那不是找麻烦吗?”

苏薇轻轻拽了拽方卓的衣服,这俩人怎么还交流上作案经验了!

方卓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大伯就是这里的医生。”

他顿了顿,用一秒的时间回忆出信息,向黄牛补充道:“是儿科的主任。”

苏薇不自觉的瞪圆了眼睛。

胖大强狐疑,可又觉得刚才那番话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人家凭什么敢当着医生的面收钱?肯定有关系啊。

这就像自己当黄牛,医院里的保安队长是沾亲带故呢!

胖大强犹豫不决,感觉自己就这样退缩不太好,他色厉内荏的说道:“谁也不行!一附院的黄牛就只有我大强能做!”

方卓很耐心的提醒道:“所以,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不是黄牛,病理科又不挂号,那里的事能算黄牛吗?咱井水不犯河水,我也懒得冲着这事去找我大伯。”

胖大强冲着后面的男人使了个眼色,他随手一撸,袖子就放下来遮住了纹身,仍旧粗声粗气:“行,今天就给你大伯一个面子,以后别让我抓着你抢我生意!”

两个黄牛转身离去,没走几步还大声的制造出声响,仿佛很有气势。

苏薇小声的说道:“那是我大伯!”

方卓回应道:“我也不是刚出来的啊。”

苏薇看着方卓在灯光下反光的脑门,噗哧一笑。

她把帽子递回去,笑了一会才纳闷道:“他们怎么就信你呢?一点都没信我。”

“骗人啊,得有假有真,像我说的前提条件‘当着医生的面收钱’就是假的,他们却直接采信了这个前提。”方卓认认真真的分析,“你说的就不一样了,我虽然是光头,可是看看我这细皮嫩肉的脸,他们怎么能信呢?”

苏薇借着路灯观察自己这位学生的脸,看了好几秒忽然觉得这样不太对……

“啊,那个,嗯,确实。”她侧身走了两步。

方卓得意一笑:“是吧,我跟你说,小苏啊,这骗人可讲究得很呢。”

“你很有经验啊?”苏薇“哼”了一声,“你个新种黄牛!”

方卓戴上帽子,不再和她交流行骗经验,他其实也不太擅长这玩意。

“我得和我大伯说说,这黄牛也太嚣张了。”苏薇还有点生气。

“诶,医院的生态是很复杂的,那些就是寄生虫,闲着没事也别招惹他们。”方卓老成持重的说道。

苏薇斜瞥了一眼,没说话。

“回去了,小苏,拜拜,还是多谢你帮忙了。”方卓冲她笑笑,快步的走入夜色里。

苏薇站在原地,认真的思考了下寄生虫和医院生态的事。

片刻之后,她忽然反应过来,不是小苏!是小苏老师!

呸,不是小苏老师!

是苏老师!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