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哥,真的,就这样吧!”

“我就拿1500就好。”

“不用不用,我不会后悔的!”

方卓自诩是个厚道人,可实在耐不住来自技术主管周辛的强烈要求,最终把他的待遇定格为每个月1500元和持有5%的股份。

800元报销费+10%换成1500元+5%,嗯,周辛脸上荡漾着满意的笑容。

“小周,这是你自己强烈要求的,旁边有小虞作证,我可一丁点都没逼你,还劝了你好久。”方卓举起双手以示清白,“以后万一咱真做成了,你可不能赖我。”

周辛“嘿嘿”直笑,连连点头:“不怪,不怪,方哥,谢谢啊。”

方卓久久失语。

等到周辛乐滋滋的收拾资料准备离开,方卓有些怀疑人生的向虞红询问:“小虞,你不会也想要这样的待遇吧?不要不好意思说。”

虞红眉头一挑,鄙视道:“我是那种不好意思说的人么?”

“有道理。”方卓有些欣慰的说道,“那小周让出来的5%就你俩各自一半吧。”

“工资、报销都是花你的钱,你自己留着呗。”虞红不在意的说道,“薇薇的主我做了,就75%、10%、10%、5%,谁真就稀罕这个呢。”

“方哥,我先回去找同学了,你们聊,咱下周五见。”周辛背起包,乐呵呵的告辞。

方卓点点头,凝重的看着自家技术主管的背影,又转头有点疑惑的问道:“你又不像小周那样要工资,又不看重股份,嗯,小苏也差不多这样,你们图什么?”

“你拉我们一起的时候咋不先问呢?现在把身份证都塞包里了才开始问?”虞红好笑的说道。

“嗯啊,就是等你们不好反悔的时候才能问。”方卓佯装护住背包。

虞红瞥了一眼:“嘚瑟样,走,去教室,你不是要布置我的工作内容吗?”

她走了两步才回答刚才的问题:“你这项目不知道能不能做成,要是两三个月就黄了,那股份什么的都是废纸,周辛一个月1500,三个月就是4500,也不算白忙活,庐州又不像是申城、鹏城。”

“我家里还行,薇薇人家有老师的工资,我跟你说,等我告诉她这股份后,她还得推辞呢。”

方卓点头:“对,那应付小苏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不擅长这个,人家一不想要,我就收下了。”

走到教室门口的虞红把手往门上一捶,发出“咚”的一声,以此动作表达自己的态度。

“方大老总,说说任务吧。”

她往讲台上一踏,丢过来一支粉笔。

方卓微微摇头,赞道:“小虞真汉子也!”

虞红大眼怒视:“你是说我没有女人味喽?”

“不不,大红这是英姿飒爽,不像一般小女人那样磨磨叽叽。”方卓欣喜道,“我最喜欢和这样的人共事。”

虞红觉得这应该是夸奖,放过此事。

她转身在黑板上方写下工工整整“挂号网”三个字,又往下打个箭头写下“医院”二字,最后在旁边写了“终端”————

挂号网

↙↘

医院终端

————

“我听周辛说了,他把你这个项目当成一次很好且有趣的实践。”

“我也是。”

虞红大大方方的笑道:“所以,你现在别扯那些股份什么的,没准就算搞成了,过几个月,我们也各干各的了,到时你可别伤心。”

“哈哈哈,好。”

方卓洒脱一笑,走到虞红旁边,伸手在黑板上在“医院”旁边打了个问号,又在“终端”旁边打了个叹号。

“小虞,我们现在碰见的第一个难题是如何和医院展开合作。”

“一附院现在负责主要行政工作的是孙兴群副院长。”

“之前考虑通过小苏的大伯,他是儿科的主任来接触副院长,但这条路是不通的。”

方卓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简略而明确的把来龙去脉说了说。

虞红站在黑板前考虑了一会,她在“医院”旁写上“孙兴群”三个字,摇头道:“我不认识医院的人,身边朋友也没听说有关系。”

“直接谈不行吗?”

“毕竟按你的说法,挂号网是有益于医院流程的。”

方卓原地转了两圈,颇为踌躇的在关键词“孙兴群”上也打上一个问号。

他说道:“你见过小苏的大伯么?他是那种一看就是好人的那种人。”

虞红愕然,但很快领会到意思:“所以,你觉得直接接触正常谈是不行的?是不是太草率了?”

方卓犹豫了一下:“或许,你可以先去试试。但,今天我们的设想先按照医院没有意向的来。”

“没有意向的这个判断我认为没问题,因为我们就是个刚成立的公司,没名气,没实力,没资金,可仅仅通过对人品的判断而得出这个结论,我就不太能接受。”虞红认真的说道。

“因人成事,因人废事,反正,我们认可的前提是一致的。”方卓摇摇头,“假设,假设孙院长不愿意,我们怎么处理?目前我考虑了三个方面,你听听有没有问题。”

虞红走几步,下了讲台,坐在第一排听方老总的讲课。

“一,我们先借你们学校的名气来营造公司的名气,校园报刊和省内报刊报道‘中科大青年天才做出全国首个互联网医院应用系统’之类的。”

“二,通过媒体集中报道一附院的黄牛问题,还有后面可能存在的卖血问题,报道里如果能出现孙副院长的名字最好,让他比较焦头烂额。”

“三,我们先放出消息和另一家医院的合作,比如与三甲医院的省立接触,暗地里再散播散播似有似无的返点消息,对一附院这边欲拒还迎。”

虞红捕获关键信息,嗯,营造名气,报道黑料,欲拒还迎。

她咀嚼了一会,满是怀疑的说道:“这能都行吗?我说,你怎么是这样的光头啊?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市场营销的高见呢!”

“这是在判断因人废事的前提下考虑如何因人成事,如果一附院能拿下来,有这样省内三甲的案例,我们谈其他合作就容易很多。”方卓说道。

“那你说返点的事是真要做吗?”虞红皱眉,“哪来的钱啊?”

方卓考虑着没回答。

虞红又道:“校园期刊我是能找到朋友,校外的找谁?我不认识记者啊,你认识吗?”

“不认识,嗯,我觉着钱能起到作用。”方卓如此说道。

“钱钱钱,我就不信记者敢收陌生人的钱。”虞红不信。

方卓继续转化道:“那我们要找找记者的熟人。”

两人一起思考。

很快,方卓一拍大腿,要不怎么是元老呢,各个都能起作用。

“小苏啊!这事得找小苏!”

虞红纳闷:“啊?”

“你知道我们学校要改名吗?”方卓笑道,“咳,小道消息啊,庐州印刷技术学校要更名为皖省新闻出版学校。”

虞红恍然道:“哦,你们是印报纸的,学校会有不少媒体的关系。”

“这又解决一个小问题了。”方卓“咳”了一声,“我再讲讲一点点操作上面的个人心得。”

虞红点头,等待听讲。

方卓放下粉笔,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然后关上门。

“你怎么偷偷摸摸的啊?”虞红忍俊不禁。

“是这样的,小虞,报道黑料这一块呢,咱们可以先摸排一下副院长到底人怎么样。如果他真不太好,一时半会又在版面上没什么好写,那……”方卓声音很轻的说道,“你可以找人主动给他送点东西,到时带着录音笔……”

虞红一惊:“然后把他报道出来?”

“不不不,不一定的,可以让记者就这事采访他。”方卓眨眨眼,“明白我意思么?”

虞红思考。

“不能露出我们公司的痕迹,免得被记恨,就是让他有点生活上的不愉快,有点个人方面可能暴露的污点。”方卓继续很轻的说道,“个人的一点污点,有时候啊,就喜欢用组织上的成绩来标榜住。”

他继续说道:“这种时候,一个响应部委建设信息化的成绩递到面前,他应该就会比较好接触。”

“我们不是以求人合作的姿态出现,是两边都有好处的方式。”

“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建设信息化’的乱象……反正,口号式的号召下总是会比较迷,等我们公司稍有名气就会有很多努力之外的合作。”

方卓的语气颇为笃定。

木牌插在菜花园里都能当成产业园,为了成绩为了好看,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更何况,这实打实的互联网推动进步更容易绽放光彩。

“这不是钓鱼执法吗?”虞红不太满意。

方卓惊异:“你连这个词都知道?”

虞红从座位上起身,用粉笔在“孙兴群”旁边画了一个感叹号。

“小虞,孙兴群在你心里是不是一个惊叹号?还是一个句号?你的脑袋里是不是充满了问号?”方卓忽然响起一句台词,化用出来。

虞红绷着的脸被逗笑。

她连连摇头:“就算这个副院长不是什么好人,这也太过分了。”

虞红又画上一个句号,说道:“下不为例啊。”

“是,只是一点小变通嘛,如果我们摸排出来他的为人很好,那就不来这一套了。”方卓补充道,“不好的话,那咱就是并肩子上,不和他讲什么江湖道义了。”

虞红丢掉粉笔。

她笑了两声:“说的跟真的似的,我看你啊,就是纸上谈兵,先把公司注册下来,我找薇薇问问再说。你还让我找人去送礼。怎么着?你是没胆游走在法律边缘吗?”

方卓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

嗯,我有时候可能不小心游过去了,但我现在又游回来了!

“你这说的和书上案例特么一点都不一样。”虞红摇头又道。

“这样吧,要是咱们做成这个挂号网了,以后我亲自写个成功分析给你们当市场营销的案例,保证和你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味。”方卓笑吟吟的说道。

虞红盯着方卓看了两秒:“你现在的笑容和光头有刚放出来那个味了。”

方卓撸了一把,随口道:“待我长发及腰,虞总娶我可好?”

“哈哈哈哈。”虞红一点不羞涩,大声嘲笑道,“这特么不就是永远没有那一天嘛。”

方卓制止住口花花的冲动,绕回正事:“今天我就说说大略的方向,这几天咱们到多沟通,看看细节,你家座机多少?”

“方总,您抽空去买个二手手机吧。”虞红建议道,“不然每周五这样的见面也挺低效的。”

“把你那摩托卖了给我买手机。”方卓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位骑士的场面,那扬长而去的摩托还印在心里。

虞红瞪眼:“打我摩托主意,杀了你。”

“走吧,请你吃饭。”方卓笑道,“顺便再聊聊心得。”

“哎,你哪来的狗屁心得?”虞红粗口道。

“空想,空想,这不正好试试嘛。”方卓谦虚。

两人出了教室,虞红嘲笑的声音低了三分,她觉得是要给旁边这位光头小总一点面子的。

……

等到方卓和虞红分开,他首先去找代办公司把身份证件和各项签字交了过去,然后,他认真考虑下小虞的建议,认为确实应该买个手机。

这不是消费,属于生产力工具。

只是……价格确实挺高。

方卓逛了几家手机店,发现都是几千块钱,最关键的是,用惯上辈子的各种旗舰手机,现在拿着这种价格不低的手机就仿佛搬砖。

最终,他挑了个著名品牌的手机权当收藏了。

反正,也用不坏。

——诺基亚,型号5110,价格4150块钱。

这相当于买了庐州3.5平方的房子面积,也差不够够在鹏城买上1平方的房子。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导购员多送了个手机套。

于是,方卓把手机套挂在腰上,着实体验了一把这个年代手机另一种“炫耀”的用途。

第二天上午,方卓先找了个律师事务所出具更详细的股份合同,然后才到了医院。

这次,他就没瞧见那位处处关心的大舅姨了。

“你这是什么?哪来的?”母亲赵淑梅没聊两句忽然伸手去拿腰侧的手机。

“呃,方便我们联络的手机,学校给配的,听说是厂家直接拿货,还挺新。”方卓装作金贵的样子,“妈,你别弄坏了,听说可贵了。”

赵淑梅惊讶道:“还有手机?你们学校这么看好你的项目吗?哎,对你也太支持了,要是做不出成绩可怎么办啊?”

“我有信心。”方卓信誓旦旦。

赵淑梅想了想:“那我去学校感谢感谢你们老师吧。”

方卓心里一惊,连忙说道:“别,医院这里走不开,舅妈一个人时不时还伤心。”

赵淑梅慢慢眯眼:“嗯?你是不是有事瞒我?不让去学校?”

“不是啊。”方卓镇定的说道,“真是怕耽误事,这离的又远,明天我们辅导员好像来医院,她大伯就是帮祺祺减免费用的医生,正好公事、私事一起感谢。”

赵淑梅看了儿子一眼,点了下头:“行,那明天见见你老师,再买点水果饮料。”

“嗯……”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