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完全无法揣测报纸背后的意义,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冒着风险去接触刘波刘老板。

他只能尽可能的推动公司进度。

然后,他还到医院向自己的亲人挨个表达了亲情爱意。

“舅,我从小就觉得你特别帅,后来就特别佩服你。”

“舅妈,从小我就跟你亲,祺祺就是我亲妹妹一样的。”

“妹妹啊,你快点好起来,以后看我给你换个嫂子。”

方卓絮叨了一遍,转头再送自己亲妈去车站的时候,他却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小卓,你长大了,眼看快毕业也开始做自己的事业,一定要多做事少说话,多听听老师和朋友的意见。咱家今年不太顺,你得挺住熬住。”

“你舅家就一个祺祺,我和你爸就你一个儿子,从小到大就不是两家人,这次给祺祺治病还需要再凑凑钱,希望你不要怪妈。”

“你在庐州比较熟,多到医院照顾你妹。”

“唉,你姥爷以前在大队里,我们也想着响应政策号召,早知道都多要一个了。”

赵淑梅趁着没发车,对着儿子说了一通话。

方卓听得鼻子发酸,不过……有的事还是要坚持自我,就靠嘴吃饭呢,得多说话……

“妈,你和我爸现在给我生个妹妹也不晚。”方卓眼泪汪汪。

“呸!”

赵淑梅登上客车,挥手告别儿子,忧心的回家筹钱。

方卓一个人在车站徘徊好久,直到有人想拉他找姑娘乐呵乐呵才匆匆离开,嘿,不要看我光头就不是个好人。

公司注册需要时间,联络媒体需要时间,网站建设需要时间。

一切都得在孕育中发展。

等到舅舅赵毅强也回老家,方卓送别他之后又一次拿出一万块钱递给舅妈许茹,让她放在妹妹的医院账户上。

emmm,怎么说呢?

舅妈许茹这个人比较单纯,对省城也没什么了解,这钱说是又开展了一家医院的代拿业务就成,至于其他家人,反正他们只能在电话里听听消息。

如此过了将近一周,报纸上没有新的感谢信,方卓反而是找到之前刊载过的消息,据《皖省日报》报道,红星宣纸厂的资产工作得到圆满解决。

报道上还有市领导与皖省信投总经理陈舒虎、农名企业家刘波的合影。

这份报道的时间点还早于“感谢万兄弟”,也就是说,刘波买地确实已经板上钉钉。

方卓确认了一个不太有用的消息,仍旧只能祈祷刘大老板多点耐心,他现在完全没有渠道去了解政府的用地规划什么时候会出来,只是清晰记得,地皮未来一两年内就会升值。

非著名农民企业家应该能撑到那时候吧?就算有资金问题,卖卖紫砂壶总能救救急。

“老方,最近业务咋样?基本上都见不到你人,你这是把宿舍当旅馆了啊。”

宿舍里,林诚白天临时从教室回来,意外发现自己行踪飘忽不定的室友。

“嗯,业务挺多的,很忙。”方卓开口敷衍,问了一句,“你复习怎么样了?”

“报了个辅导班……唉,还得努力啊。”林诚叹气。

方卓站在上锁的柜子边点点头,鼓励道:“加油。”

林诚抱着书在方卓身边转悠,随口说着校园里的新闻,视线也不离开朋友。

方卓哭笑不得,他白天回来是要拿一沓钱用,这让自己怎么取钱?

“老林,你直说吧,我看你脸上有事。”

“啊?有这么明显吗?”林诚犹豫着把书放下,说道,“老方,报辅导班挺贵的,那个,我能不能帮你跑跑腿,赚点生活费啊。”

方卓一愣,他最近几天实际上并没有跑这个活,只是当成一个缓慢出钱当医药费的由头而已。

“行啊,这事其实没难度,嗯,中午食堂吃完饭跟我一起就是。”

他想了想,继续说道:“唔,赚钱就得快,按照我的经验,中午前后的客户挺多,这样,你去食堂打两份盒饭,咱拎到医院再吃。”

林诚连声答应,欢欢喜喜的放下书就去食堂打饭。

方卓趁机摸了一沓钱放包里才又锁了柜子,施施然的往食堂走去。

今天上午一直在寻找合适的租房位置,下午带林诚体验下生活,权当歇一歇了,明天倒是要去虞红家,公司伙伴们的聚会改在了那里。

中午12点半,方卓和林诚坐在医技楼外的台阶上吃着冰凉的盒饭。

“卧槽,我们是不是傻呀!医院这边到处都是卖饭的!我们为什么要买学校的再拎到这边来!无语了!”林诚吐槽着两人的智商。

“嗯,忘了。”方卓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淡定的说道。

林诚稍有郁闷,但很快就被新鲜和紧张感冲散。

“老方,老方,怎么开展业务啊?你怎么让人信任你啊?你怎么看人家需要不需要的?”

“等会到三楼病理科,我们在走廊外等着,一般到那的都是要拿报告的。”方卓细致的解释道,“病理科的报告有不同类别,常规的病理诊断差不多三四天就能拿,下面市县医院做不了的免疫组化差不多得一周。”

林诚思考着说道:“市县做不了?又要一周?那这个的不是很容易拿下吗?”

方卓打了个响指:“没错。”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哦对,病理科还有个尸检的报告,那个一般不会交给我们拿。”

林诚的鸡皮疙瘩起来了,他结结巴巴的问道:“怎么还有尸检?”

“我之前也不知道啊,直到遇见一位大哥……”方卓眯起眼睛,“那个大哥的脾气有点暴躁。”

“会挨打吗?”林诚担心的问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方卓传授着经验,“你秉承着我是帮你们解决问题的心态来做这个事,哎,基本上是有嘴就行的。”

林诚把好朋友吃完的盒饭一并收起来扔进垃圾桶,信心满满的说道:“行,我有嘴。”

随即,他又低声道:“你先给我示范示范,行吗?”

方卓爽朗的答应道:“行,你跟我一起,然后你再自己试试。”

林诚的眼里都是感谢。

下午一点钟,随着饭点过去,病理科外渐渐有病人家属过来,方卓带着林诚询问意向、展现证件、登记信息、收取费用。

如此拿下四位客户后,方卓放手让林诚去干。

从一点半到两点钟,林诚像一只辛勤的小蜜蜂在花前乱飞。

只是,这只蜜蜂并没有收获到成果。

他找到坐在台阶上的方卓,沮丧的问道:“老方,为什么那些人不信我啊?明明我们一起的时候都可以?总不能他们还看脸吧?”

方卓对此倒是有些意外,他询问了一番朋友的操作,发觉没什么问题。

这……也许,人和人的嘴是不同的?

自己的嘴搭配着帅脸相得益彰,而老林的嘴只是五官的普通一员。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