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哥,这样做页面是不是有点粗糙啊?”

作为技术主管,周辛不得不提出自己的观感。

“也可以做的精致啊,字体、配色、空间布局,诶,这些我不太懂,你们看着来就行。”方卓摩挲着下巴,认真的盯着电脑屏幕。

周辛有些为难,他最近为了对得起那1500块钱,差不多是没日没夜的干,有时候还会为此和宋荣争吵。

眼见框架轮廓费尽心血的出来了,那怎么还要穿上破衣服呢?

“方哥,要不等下让虞红也看看?她对网站的设计风格也提出不少意见呢。”周辛觉得依靠自己两个技术人员恐怕无法撼动老总的意图,拉了另一位很有姿色的伙伴作为同盟。

“听见我名字了,聊什么呢?”虞红拿着锅铲笑眯眯的走出来,“排骨得炖一会,米饭已经熟了,哎,小方,你吃得惯米饭吧?”

方卓总觉得穿围裙、拎锅铲的虞红相比摩托车上戴头盔的形象实在有些违和,他呶呶嘴:“说这个网站的第一眼风格呢。”

厨房里的苏薇也走出来,站在了后面。

“这样不好看吗?因为联系你费事,这几天我和周辛、宋荣在学校里把国内所有出名的网站都过目了一遍,这就是我们能模仿和改进出的最好样子了。”虞红自得的感慨。

方卓不得不把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小心的避开虞红手中锅铲的长度范围。

虞红激动的挥了挥锅铲:“哎,那也太难看了!国内就没有这样难看的网站!”

“有效就成。”方卓举例道,“就好像那个今年过节……”

他迟疑了下,现在有脑白金的广告吗?

苏薇却是直接顺着往下说道:“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

脑白金的广告是1998年在央视播出,如今已经投放两年了。

“对,就这个脑白金的广告,简单直白,粗暴到不能再粗暴。”方卓冲着小苏老师笑了笑,“对于我们这种小公司来说,前期的市场营销就是要类似的感觉,强行让使用者接受我们。”

虞红安静下来,对于一名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来说,如今火到没朋友的脑白金广告真是绕不开的痛。

她思考了一会,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哎,等等,等等,方卓,咱们不收钱啊?免费来搞挂号?”

虞红震惊的连“小方”也不喊了,她一直理所当然的认为己方提供服务,挂号的人付出金钱,不然喝西北风去吗?

“目前阶段不考虑盈利。”

反正,我能先把医疗费洗完。

方卓回身拿了一杯水,抿了两口,又道:“医院挂号不要钱,我们收钱怎么和医院竞争?这也不好说啊。”

虞红拉过板凳坐下来:“不是,我们这个省时省力啊,这节约的就是成本啊,花费小于付出的这笔帐很好算啊。”

苏薇听着这话忽然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哎,哎,这不正是方卓病理报告代拿的逻辑吗?

虞红继续说道:“而且,这个确实有市场啊,方卓,你糊涂啊!如果不盈利,别说将来了,就前期阶段你怎么维持?”

“房租、人力、宣传推广……这些钱你从哪里来?”

方卓耐心的听完,他点点头:“小虞说的有道理,这个钱是有理由赚的。”

虞红松了一口气,觉得糊涂老板有点被说服。

苏薇却觉得一定没那么简单。

果然,方卓转折道:“可是,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钱能不能赚?”

四脸茫然。

苏薇、虞红、周辛、宋荣的目光都落在方卓沉静的脸上。

还是虞红对线道:“什么意思?”

“我们国内目前还没有,但国外很多大公司往往会设置一个研究法律政策的部门,雇佣价格不菲的前官员和律师,目的即在于规避政策风险。”

“挂号是什么?是医疗的入口。”

“往大了说,它是有公共医疗基础设施的属性,你们觉得国家会让你们心安理得的赚这个钱吗?”

方卓侃侃而谈,以“后”看“前”,十分笃定。

虞红怔住了,完全没考虑过这方面啊。

她喃喃自语道:“好像没听说有这样的法律……”

“那是因为我们连个泡都没冒出来,法律也许滞后,可主管部门的规定却很容易下达。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的盘子大了,各方面都搭建完毕,资金链紧张运行,忽然来了一个不准收费的规定……”方卓描绘着未来的某个可能。

虞红想象着画面,很快就不寒而栗,那相当于公司最重要的模式被否定了,立时就要灰飞烟灭!

“船大调头难,所以,现在你们就得知道这么一回事,知道我们航道的正确方向。”方卓说道。

他一点都没恐吓的意思,国家是不允许基础挂号收费的,至于依附于此的衍生增值服务,那是另一码事。

即便现在趁着互联网发展初期用收费造成既定事实,那也很可能在将来面对种种问题,得不偿失。

虞红泄气了:“那你图什么啊……”

“让天底下没有难挂的号啊。”方卓笑道。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虞红愤愤的说道。

“真的啊。”方卓严肃、活泼的说道,“你们不用愁,我们赚不到用户的钱,但我们可以赚接盘、啊不、赚风投的钱啊。”

“在今年,如此一个创新性的互联网企业,它必定让人眼前一亮,所以,我们至少把庐州乃至皖省的市场打通。”

“我说挂号不收费,收费有政策风险,风投不知道啊。”

“他们要是问,方老板,你们为什么不收费?我就说,还没到收费的时候,现在是为了快速铺开市场。”

“这很合理啊。”

“大的钱可能赚不了,小钱,让一个人财富自由的钱还是没问题的。”

方卓耸耸肩:“这也是我先前所说让媒体曝光的一个作用,我们得有动静才能让人注意到,明白么?”

虞红还是有些无精打采:“风投的钱……上哪找风投啊……真的行吗?”

“白板呢?白板拿来,今天我就给你们上一堂价值百万的课。”

方卓在低沉的气氛里威风凛凛的说道。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