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和虞红一起坐在台阶上,心情都很奇怪。

孙副院长太利索了。

两人排练的应变在孙副院长的果决之下仿佛有些可笑,之前他们还讨论过到底是送钱还是送礼物,比如,用这钱买上两箱茅台……

说起来,现在真应该囤一些国酒,不然以后买这么两箱的价格都得3万往上了。

方卓摇摇头,呼了一口气,微妙的说道:“你有兴趣说说怎么送钱的吗?”

“敲门,进门,说超市老板的介绍,说我弟大学毕业想来医院干个行政岗,说一点心意,说过两天带人来拜访院长,说再见。”虞红叙述的很简单。

事实上,就是这么简单。

方卓扭了扭脖子:“你看,送礼不难吧?”

虞红压根没有附和的兴致。

“这特么的,干大事而忘小节,这钱既然收了,那就谁也别挡我!”方卓踢了踢空气,如此说道。

原本吧,他这话在预想中是雄赳赳、气昂昂、恶狠狠、黑沉沉,可此时此刻说来却软绵绵的,一点都提不起力气。

方卓重新坐下,迎着耀眼的阳光:“玛德,过程太快,事后复盘都懒得复,走,哥带你吃牛肉汤,喝奶茶去。”

“嘁,你是谁哥?”虞红这么说着,人却起身。

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学着方卓的模样,骂了一句:“玛德!”

方卓回头训斥:“好的不学,学坏的,你要这样,下回我不陪你来要钱了啊!”

“呵。”虞红不屑,心里想着还得来要钱就无端端提振了不少精神,“看我下次怎么从他那要钱吧!吃饭吃饭,浪费我的如临大敌!”

方卓走了几步,心里念叨,可别把小虞给带坏了,下回有这样的事还是自己亲自动手吧。

“哦对,小虞,我打算等咱赚钱了囤一屋子的茅台,你觉得怎么样?”

虞红撇撇嘴:“囤那玩意干啥?不是随时能买吗?”

“我想等升值……”方卓在心里估算。

“哈哈哈哈,囤着不喝等升值?你是被老孙刺激傻了吗?”虞红大声嘲笑,顺口把孙副院长的称呼也改了改,换成更亲切的“老孙”。

听这笑声,她已经从某种莫名其妙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

方卓默默叹气,所以,人啊,很难从时代超脱出来,像虞红这种中科大的都看不到这个时代遍地的宝贝。

“走吧走吧,等咱们的小公司开起来,我就去买瓶茅台当庆功酒。”他开口说了个大气的承诺。

“切,就你那酒量。”虞红大言不惭,当先坐进了牛肉馆,吹嘘道,“喝趴你!”

送完钱了,人没事了,虞红觉得自己又行了。

……

十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孙兴群悠哉悠哉的到了自己办公室。

桌上的茶水已经泡好,报纸整齐的搭在架子上,一切都如平常一样。

孙兴群放下公文包,抿了一口温度恰到好处的雨前茶,抽出一份《江淮晨报》放在面前。

作为一位掌管着行政权力的副院长,领会精神是必要工作,也能让自己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学习,就好像现在打牌都不一定要去棋牌室,电脑上就可以。

孙兴群抬头扫了眼用布盖上的电脑,心里琢磨着近日来时常看见一个词——信息化。

到底什么叫信息化?这玩意儿对自己的进步有没有帮助呢?

他的脑海里稍微转了转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报纸的头版内容上,省里有个新的人事任命,主管领导履新,算是进了半步。

看来周末得再找机会去坐一坐,

还没等他翻开第二份报纸,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了,一个稍微有些印象的女人近乎是闯了进来。

有点无礼了,孙兴群心里这样想着,就见来人开口道:

“俺是前天给俺弟找工作的,他刚毕业,孙副院长,你还记得吗?”

孙兴群有点不悦,这开口就“副”不“副”的。

他略显矜持的点点头:“记得啊,这样,等过几天院里开个会,看看有什么岗位适合的,你上次不是说要把你弟带来吗?怎么今天没带啊?”

女人直接说道:“副院长,俺弟已经在省立找到工作,这边就不用了。”

孙兴群听到这样的话就是眉头一皱,另一家三家医院啊。

他“嗯”了一声,拿腔拿调:“省立啊,也不错。”

女人搓搓手,又是一句出人意料的直白:“副院长,前两天俺给你的钱,你给我吧,俺不在这边了。”

两千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也能在庐州买个两三平米的面积。

最主要的问题在于,这个事做的太不讲究,太没有礼貌,太不给自己这个院长面子!

这就像给领导送礼还让他打借条一样,没有礼貌且荒唐!

孙兴群的脸沉了下来,他冷淡的说道:“你这是说什么话?以后你弟弟都在医院这条线上,我会照顾的。”

他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话里带了点承诺,更多的反而是威胁。

女人的头发遮了小半张脸,衣服上还沾着泥土。

她忽然就激动起来,像是弟弟死在了医院里一样的大声嚷嚷:“你又没给俺办事!凭什么还收俺的钱?”

孙兴群一下子也急了,低沉的怒吼道:“你嚷什么嚷?”

按照过往的经验,在医院的一亩三分地,不管是分管行政的地位,还是白大褂对患者的威慑,自己讲话都是很有分量的。

可惜,这一次,经验失效了。

接下来的两分钟,孙兴群就像做梦一样的看着面前这个土女人拽开了门,冲着走廊也冲着室内大声嚷嚷,像是祥林嫂一样的不断重复着要钱的话。

“要钱”“办事”“送礼”“副院长”……诸如此类。

孙兴群真的慌了。

他朦胧中仿佛有讲道理,也仿佛有吼,很是失态。

很快,两三分钟,那个女人就不见了。

走廊里零星的路过几个人,有的无视,有的驻足。

保安数分钟之后才姗姗来迟。

孙兴群黑着脸轰走了保安,他心下忽然有点后悔,越想越是难堪,刚才走廊里有医院里其他领导吗?有科室主任吗?有副主任吗?有爱碎嘴八卦的女医生吗?

孙兴群觉得自己真的好他妈冤枉!

他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绝对不是那种收了钱不办事的领导,况且,都是一条线上的医院,何必那么心急,那么不可理喻呢?

他咬牙切齿的拿起电话,心里发了狠劲儿,一定要让这对姐弟知道医院里到底是什么模样!

电话拨给省立医院的朋友领导,让他给自己一份近期入职的职工或者合同工。

这样一通电话结束,孙兴群心里才畅快不少。

不过,中午的一个饭局也没有心思去了。

孙兴群在办公室静静坐了一会,然后,他开始巡视医院里的各项工作,狠狠的训斥出现瑕疵的科室。

整个半天下来,医院里好像没流传什么不好的话,孙兴群情绪上好转很多。

然而,下午三点,一位彬彬有礼的记者敲响副院长办公室的门。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