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接连下了两天暴雨的庐州,终于在中午时分放晴。

尽管整个城市的道路都有些积水,稍远的地方还颇为泥泞,但温暖的阳光还是让人心情变好。

下午三点半,临近下课的周辛琢磨着去机房看看网站数据,然后还能赶到一附院的现场看下情况。

不过,从过道走过的梁民老师停了停脚步,用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周辛的头皮立马有点发麻。

这是老师示意下课后先别走,有话要说,只是,以往时候总觉得老师器重,今天却颇为忐忑。

三点五十,教室的学生都走了,梁民坐在讲台的椅子上,放下茶杯,笑道:“你们这个挂号网确实不错,挺方便,我让你师母看病的时候试了试,节约不少时间。”

周辛表情有点不自然的说道:“挂号网还有不少不足,后续还有很多改进空间。”

梁民颔首,说道:“是的,我看页面上还是只有两家医院,省立和一附院。”

“嗯,方哥说是这周再接触一家三甲,有两个最好医院的示例,应该会好谈很多。”周辛有点小心翼翼的答道。

梁民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轻轻吐出黏在嘴唇上的茶叶,沉吟道:“周辛啊,你师兄廖华平昨天找我说了件事,我当时就狠狠的批评了他。”

周辛:“呃……那个,师兄,呃……”

梁民又抿了口茶,笑道:“他说他踏入社会的一年,最大的感触就是人情世故,还说要和师弟们都说一说心得,又坦白和你聊过,有这个事吧?”

“嗯……廖师兄指点了下网站的发展。”周辛谨慎的说道。

梁民一脸慈和,好笑的说道:“他说了股份的事吧?”

不待学生回答,他笑容转淡,摇头斥责道:“简直胡闹!”

周辛:“……”

“老师白拿学生公司的股份,那成什么事了?”梁民连连摇头,“我昨晚和廖华平说,师生之间不要搞这一套,你们师兄弟之间多多照顾,以后能在互联网上立足,能用互联网来造福社会,那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老师,我一定多多努力。”周辛挤出来一些感激涕零,总觉着不是滋味。

梁民欣慰的点点头,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些学生创业啊,难免碰见各种问题,有什么搞不清楚的就来问我,不要怕麻烦我。”

周辛连连点头。

“医院资源啊,发展资金啊,有欠缺的,我也能帮你们问问。”梁民微笑道,“我还是很看好你们这个挂号网项目的,这在国内比较创新,一定要尽快尽好的发展,市场得先占住,一时的盈利都不要急。”

周辛从方卓口中听过类似的话,他还是只有点头的份。

梁民表情变得严肃了点:“周辛啊,你不要当耳旁风,挂号网必须尽快的发展,不然,你们网站存在一个很大的弱点。”

“啊?”周辛心中的复杂情绪在翻腾,反应慢了两秒才接腔问道,“老师,是什么弱点?”

“领域没有门槛。”梁民认真的说道,“网站没有技术难度,挂号系统也没什么难度,如果不尽快占领市场,其他竞争者出现的话,那会很有力度的。”

周辛认真的想了想,点头道:“老师说得对,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

“所以啊,当前阶段一定从快发展。”梁民起身,走了两步,伸手拍了拍自家学生的肩膀,“得加油啊。”

周辛嘴上应着,心中却悚然一惊。

他不由得不多想,这是老师的警告吗?他会不会让师兄来做类似的项目?

“对了,方卓都对以后怎么规划的啊?他这个人看着年纪不大,却比你们都成熟。你不要觉得自己是科大的就多自傲,认真听人家的意见。”梁民又说道。

“嗯,会的。”周辛补了一句,“方哥最近去了申城,他妹妹有白血病,转院到那边,可能得过一阵才能回来。”

梁民沉吟:“这样啊,公司发展不能放松呢。”

周辛这么短短一会仿佛有了飞快的成熟,他脸上没有丝毫异色的应承下来。

傍晚时分,阳光洒在路上的积水里折射着光芒,挂号网的技术总监低着头在校园里疾步匆匆。

如果之前吃火锅的时候,方哥没有那番对老师预测的话,周辛可能真的会很感激老师,感激老师不是想白嫖公司的股份。

或许,面对老师的真诚建议,他还会反过来劝解方哥不惜代价,从快发展。

然而,有过那样一番腹黑预测在前,周辛“如约”当面听到这些话,心里只有一顿腻味。

一直以来,他对梁民老师的印象都是单纯的好老师,可……现在真有点不知所措了。

为什么要这样用尽手段,耍弄机心?

既然看好,想要投资,为什么就不能直说呢?

周辛心里沉甸甸,连机房也没去就直奔一附院,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看一看挂号网在现场的模样。

下午五点钟,周辛抵达医院,这个时间距离行政值班的下班已经很近,门诊大厅的人也少了很多,更多往来的是手中提着饭盒的病人家属。

周辛慢慢走近电脑取号的位置,看到有个人取了号去排队,听到两个兼职的男女学生在聊天。

“那个教务处的杂毛找我,跟我说兼职不符合学校规定。”男生既气愤又得意的说道,“我问他,学校有什么狗屁规定?我没课还不能出校门吗?”

“那杂毛就是扯什么规定,我当时就生气了,我跟他说,嗯,这是我原话哈。”男生强调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说,那我退学了,不上了,这总规不到我的腚了吧!”

女生忍笑追问:“然后呢?”

“然后,他就急了,反过来求我,呃,也不算太求,反正就是态度软化,事情好商量。”男生得意洋洋,“我就说,学了两年也没学到什么东西,你说的我不想兼职了,就退学直接来上班。”

女生的笑声忍不住了。

这时,周辛插嘴问了一句:“教务处处长怎么说?”

聊天的两人回过头,男生颇有些警惕。

周辛沉稳的点头:“自己人。”

“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男生严肃的说着切口。

呃,这个在《鹿鼎记》里看过,天地会的嘛,下句是什么来着?

周辛迟疑了下,对道:“方哥是个大帅哥。”

男生绽放笑容,伸手握了握周辛的手:“真是自己人啊,新来兼职的?哪个专业的啊?”

“科大的周辛,你知道吗?做咱们公司技术这块的。”周辛笑了笑。

男生肃然起敬:“是周总监?这么年轻啊?我是唐尚德,她是胡梅丽。”

胡梅丽留个麻花辫,露出笑容,打声招呼:“周总监好。”

“哈哈哈。”周辛被这样的称呼弄笑了,“别这样叫我,你们是大二吧?我大三,喊我师哥就行。嗯,我听薇姐说过你们学校的事,那个处长最后怎么处理的?”

唐尚德耸耸肩:“大前天找的我,我不怕他什么学校规定,他这几天屁话也没了。”

他接着说道:“听苏老师说,方哥去申城了,等他回来,他要是让我来上班,我直接退学不念了,有啥大不了的!”

“谁还没个脾气?咱这挂号网多好啊,又新潮又能帮别人,我就不懂,那个杂毛怎么就那么多事?”

唐尚德有些羡慕的说道:“还是周哥的科大好,教高科技,还省心。”

周辛苦笑了一声:“也没那么省心。你是真想来公司吗?万一以后网站没发展好,怎么办?”

唐尚德浑不在意的说道:“我觉得方哥是个能做好事的人。”

这……好像还是个双关,“做好事”和做“好事”……周辛深呼吸两口,转身看向电脑。

唐尚德是个机灵人,他眼看周总监的视线便径自说道:“咱们这个挂号肯定会发展起来的,用过的都说好,还会自发和亲戚朋友宣传,现在虽然远远比不上窗口排队的人数,但以后肯定行。”

周辛诧异道:“你这么有信心?”

“我就站在这里。”唐尚德指了指脚下这块地,“我亲眼看到从咱这电脑取号的人是这么夸奖的,时不时还有那边窗口排队的来问,每天发出去的操作流程单都不够,还得加印,我为什么没信心?”

他想了一下,又道:“不过也不是没有问题,确实有用户经常反馈一个事。”

周辛心中一紧:“什么事?”

“他们说,你们这个怎么不早点出啊?”唐尚德捋了把短发,得意的笑。

周辛:“……”

周总监已经预感到这位宁退学也要来上班的大二学生将会在方哥那里受到重用了!

“反正,我很看好挂号网的发展。”唐尚德笑容中带着认真。

周辛今天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话,可从唐尚德口中却比老师那里要舒心得多。

他也更愿意相信这位小老弟的判断。

“嘿,等方哥从申城回来,你要是还想正式上班,我也帮你说说。”周辛的心情一下子变好,开玩笑道,“到时候你就跟着我来敲代码。”

唐尚德当了真,连连说道:“别别别,那个太难了,我喜欢和人打交道,听苏老师说,庐州还有很多医院没接入呢,后续得组织人手跑这个。”

“嗯,是得跑,庐州还有六家三甲医院没接进来,不是太好啃的骨头。”周辛点点头。

“周总监,我有个疑问,为什么我们非要先把其他三甲医院接进来呢?”唐尚德如此说道。

周辛解释道:“因为三甲医院是看病人次最多的医院,集中着整个省内最优质的医疗资源,下面的市、县、乡来这边看病多数都是去三甲。”

“问题是,三甲好像不好接啊,咱们手上现在有省立和一附院,我们拿着这两家去和非三甲的医院谈,他们一看,哟,这俩都弄了,我们也得学啊。”唐尚德侃侃而谈。

“太祖也说,农村包围城市,只要咱们遍地开花,三甲医院看到这样的形势,也得从了咱吧?”

周辛一愣,话有点糙,但还挺有理。

尤其,老师所说“没有门槛”的情况下真的很需要尽快占领市场。

他严肃的对短发的唐尚德说道:“我会和方哥提提建议的,我认为你说的很有道理。”

唐尚德没想到高材生总监直接认可了自己的话,他有点讪讪的说道:“周哥,呃,我就是说说,有不对的地方多担待。”

“不会啊,咱公司里是有话就说,不要搞那些虚头巴脑的,方哥想必也是这么想。”周辛有所感慨的说道,“嗯,今天晚上我就给他打电话说这个事。”

唐尚德有些高兴的点了头。

这一晚,周辛用电话亭公用电话拨通了老板的手机,两人聊了很久,方卓也同意更改策略,先从庐州的非三甲医院接入,以此来占领市场。

次日晚上,方卓先后又和虞红、苏薇通话,他因为转院,人在外地,公司跑业务用钱就先让她俩垫一垫。

如此,挂号网稍微调转了一些方向,开始尝试把庐州非三甲的医院纳入线上挂号的体系之中。

……

十月三十号,庐州,晴。

方卓满身疲惫的从申城回到自己的大本营,见到了接风的虞红。

“小虞,小半个月没见,你这长腿依旧。”方卓出了站,很快就瞧见自家市场总监的摩托和她跨着的大长腿。

“腿还能变短不成?”虞红不屑了一句,转而问道,“你妹妹怎么样?”

“在申城住上院了,刚到还没床位,我们住两天宾馆才等到。”方卓抿了抿嘴,“听临床病人说,大城市的化疗方案更好,具体效果还得等等才能知道。”

虞红不太擅长安慰人,简短的说道:“你妹妹肯定会好起来的。”

“肯定的。”方卓微微叹气,换了个话题,“咱网站咋样了?不会我离开几天,你们就给捣鼓散架了吧?”

虞红不服气的说道:“怎么可能?一直在变好哎!又接了三家医院!虽然不是三甲,但也是3>2!”

“咦?那我在网上怎么就瞧见多出一家?”方卓能从线上看到变化。

“唔,是初步谈好,真正接入也需要时间嘛,还要电脑和打印机。”虞红说道。

“行,晚上喊上人,还有那个、那个唐尚德,我倒要看看这是个什么样的学弟。”方卓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