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解决了问题就有价值。”

“不论行业,概莫如是。”

“而我们挂号网要解决的问题是挂号的便利性。”

方卓越说越是笃定,语速相比刚才也放缓很多,一点都没有小跑上台的跳脱样子。

“衣食住行,这四个字,众多周知是五个行业。”

“衣食住行,医食住行。”方卓伸手比划了一下,说道,“医疗领域一直是个饱受关注的民生问题。”

“之前,台下有位老师问我为什么要做挂号网。”

“我当时没有回答他,既是一时没想好,也因为有点不好意思。”

“可听了领导们的讲话,我忽然就有了勇气。”

“是为了推动时代的进步。”

“我创立挂号网就是想着推动时代的进步。时代要怎么进步?不是说说就行的,它需要人来做,我觉得改变如今的挂号生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那我就尝试着来做一做了。”

方卓敏锐的从前排领导脸上看到了笑意,不知他们究竟是满意的笑,还是为自己浅薄的拍马屁之术而笑。

“我知道在座的很多前辈没有听过挂号网,事实上,我们正式成立不到两个月,但这些时间里,我们网站已经覆盖了皖省省会的大部分医院,而整个皖省最好的医疗资源几乎都集中在省会。”

“也就是说,哪里是距离最远的乡镇,有人想看病也能通过网络挂到省城三甲医院的号。”

“为什么发展这么快?”

“就像我先前说的,解决了问题就存在价值,预诊流程中挂号这么一个小小的环节存在什么问题?”

“首先,挂号难,外地病患舟车劳顿,往往还挂不到,其次,挂号慢,医院排队的效率,在座的各位想必或多或少都体验过。”

“这种过程中还催生出一批黄牛把持着号源,抬高价格,扰乱市场。”

“我经常到医院现场看别人使用我们的取号机,我曾经在一天里问过50个取号的人,其中有48个人都说以后就从网上挂号,方便省事。”

“还有2个人,当时没理我,但看完病之后又专程找到我,我才知道,人家是医院下午上班第一批病人,生怕晚了,所以先去看病。他们表扬了挂号网,说从没想过还能通过网络来这样做。”

方卓在台上的讲话已经超时了,主持人在台下走了几步,捂住话筒,提醒了一句。

刚才上台讲话的临安副市长裘迪对主持人摆了摆手,示意让台上这位年轻的互联网人说完,他已经听得有些入神了。

“当然,线下的实际状况比较复杂,有时候那些依旧在窗口排队的人会好奇看我们是怎么操作的,他们没接触过电脑,学习的比较慢,所在地方又很少有网络。”

“这其实涉及到一个计算机和互联网的普及问题,尤其,地方越是偏远,想用电脑越是不便,也越是难挂到号。”

“我在庐州找医院洽谈的时候,有个院长曾经不解的问我,你这挂号能有几个人挂呢?那乡下的农民没有电脑,难道去网吧挂号吗?”

“当时,我想着把网站接入医院,面子上不好说,就扯了扯计算机飞快发展的趋势。”

“实际上,我很想拉着院长出门看一看,这医院大厅的晚上都有人睡在这里,就等着排队等着挂号,这农民要是知道跑一个小时带网吧就能挂到号,他为什么不能到网吧挂号?”

“难道在医院冰凉的地上睡一晚就比到网吧一小时还舒服吗?”

方卓缓缓呼了一口气,神态沉静,扫视全场:“在我做挂号网的过程中结识了很多朋友,也碰到很多疑惑,我们团队中的技术总监周辛是来自中科大的计算机应用专业。”

台下听老板演讲已经听得心潮澎湃的周辛忽然听到自己名字,整个人都僵了,呃,技术总监,是我吧……是说我呢!

“中科大、计算机,在座的前辈们肯定知道这两个词意味着有多吃香,所以,他在做挂号网的途中会有很多人询问,为什么要做这个领域啊?怎么不去做门户?怎么不去做聊天?为什么不去做网络安全?”

“别人说,国内市场上的计算机存量几乎都可以去看门户去聊QQ,可只会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会挂号,怎么不去做大多数呢?”

“周总监是个很朴实的技术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一次被问烦了就过来问我要怎么回答。”

“我说,因为,问题就在那里。”

“每一个人都想着去做门户去做电商,那我们看到的能改变的能推动发展的问题难道就放在那里吗?”

“难道要等五年等十年,我们抽出手来再去改变吗?难道挂号这么一个事情就复杂到不能让计算机来承受吗?”

“互联网正在逐渐改变我们这个时代,未来是信息的时代。”

“互联网将会蔓延到各个领域改变它的生态,我相信,医疗领域也是如此。”

“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希望互联网和医疗领域的结合能成为信息时代的一个小小特色,能帮助到更多的人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

“面临互联网的到来,我觉得我可能只能做到60分,尽管刚刚及格,但已经比0分是个巨大的进步,而未来,随着发展,随着诸位的一起努力,我相信一定能做到100分。”

“谢谢大家。”

方卓把话筒放回原位置,礼貌的鞠了一躬。

他鞠躬的时候在心里补了一句——如果不是为了改变时代,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呢?

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是相比前面上台的几位都更热烈的掌声。

互联网会改变时代吗?

会吧。

在座的来自互联网企业的嘉宾们都是如此坚信的。

互联网能改变医疗生态吗?

不知道。

最起码,在2000年11月中旬的这个节点还不知道。

方卓知道的是,目前已经有1123人通过挂号网挂到了不同医院的号,他们最远来自ZS县的李屯,最近就住在一附院的隔壁。

这1123个人的挂号已然被改变了。

方卓迎着满场的掌声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

这来自前辈来自同行来自领导的掌声不仅热烈,还很持久,等到主持人走上台又过数秒才渐渐消失不见。

大家都记住了这样一个名字,挂号网方卓。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