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哥,这个郑朗是不是要投我们了?”

周辛只觉今天进展太快,正说着话呢,方哥忽然上了台无比耀眼,刚接受人家副市长的晚饭邀请,这风投机构又一通谈,谈完还要一起去庐州……

“有这个倾向。”方卓伸出食指,“他现在可能认为我们挂号网有了很多企业成功的条件,最起码是能在皖省做出个模样。”

他继续说道:“但还是不稳,我等下给虞红打个电话,让她连夜租个差不多的办公室,好歹显得正规一点,没那么寒碜。”

“呃?”周辛觉得老板的操作越来越离奇了。

“庐州现在应该不太有这种业务。”方卓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自语道,“但跑一跑应该也能谈,试试吧。”

“鹏城那边能这样临时租办公室吗?”周辛好奇问道。

方卓瞥了一眼:“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觉得老板你不应该做挂号网,你应该去骗钱啊……周辛心里狂吐槽,此时,他忽然有点怀疑起搜狐、新浪那种上市公司的数据……

方卓拿出自己的诺基亚,拨了虞红家里的座机号码。

下午六点钟,无人接听。

“虞红还没回家,你拿笔记一下。”方卓放下手机,嘱咐道,“让虞红租用一个漂亮的办公室,电脑有个一两台就行,毕竟我们已经有机房。后天让唐尚德拉着兼职的学生说是咱们的员工在办公室整理数据,可以聊一聊医院进度。”

“如果没有现成的办公室愿意临时租给我们,那就去市里找刚装修好的,摆摆桌子、文件、公司标识之类,大致就这意思。”

“虞红身上应该没太多钱,让她找苏薇,去我宿舍。我鞋架最下面一层的白色运动鞋里有柜子钥匙,柜子里有两万现金。”

周辛迅速用笔写到这里,迷茫的抬头道:“方哥,你宿舍里为什么会放两万现金啊?”

因为有二十万被我一手拿着营业执照分批分网点的存到银行里了,所以,只放两万。

方卓心里这样想,吐出五个字:“家里支持的。”

周辛“哦”了一声,觉得老板藏钥匙藏的真有水平。

他确认没漏记什么信息,问道:“还有吗?”

“当务之急就这些吧,她在电话里要是有疑问,你就让她先做,要是还有疑问,你就说你也认为现在有这样做的必要。”方卓谆谆教诲,“切记切记。”

“为啥啊?”

“因为连你这样的老实人都这样认为,那情况一定就是这样了。”方卓赞赏道。

周辛觉得受到了一丝丝的侮辱。

方卓眯着眼睛思考一会,暂时没有更多的事情嘱咐,端起咖啡杯:“小周,虽然还没确认风投会进来,但已经迈出一小步了,干一杯。”

周辛心中对老板台上演讲的感动还没完全褪去,他拿起咖啡杯碰了碰,点头道:“方哥,这一杯敬你。”

“敬大家。”方卓低声的说道,他已经瞧见走进酒店大厅的那位柳洋洋秘书了。

周辛很实诚的把一杯咖啡一口气喝完,放下杯子才发现方哥很老板式的抿了一小口。

“我先去赴宴了,你这就打电话吧,没人接就隔五分钟打一次。”方卓起身,给予最后的嘱咐。

周辛应下,看着老板和婉约可人的柳秘书笑谈两句,走出酒店。

……

浙O车牌。

传说中特权车牌的一种。

前世今生,方卓都是第一回坐这种车,而且,还有一位漂亮的秘书陪伴,真的让他有点小小的感慨。

这种感慨化作动力,让他有勇气把琢磨的称呼喊出口。

“洋姐姐,晚上有多少人吃饭啊?我还有点紧张。”方卓没有了和红杉副总裁沉稳应答的风度,满脸的好奇和生涩。

柳洋洋有点好笑,她侧了半个身子,余光可以打量到后面这位宾客的表情:“方总,您喊我小柳就行,今晚差不多十个人吧,都是这次来临安的企业家。”

“我不习惯这样喊人啊。”方卓忘记了“小周”“小虞”“小苏”,诚恳的说道,“我们公司都是一群学生,大家都是师哥师妹的喊,有时候打通一家医院就下馆子喝点小酒,敬酒的时候会郑重点,我变成方同学,别人变成苏同学、虞同学。”

如果苏薇在这,她也许能指出这段话里的五处疏漏,可惜,她不在。

许是天色有点暗,许是车内没有灯,许是已经算半下班时间,柳洋洋信了。

她笑道:“那你们公司气氛肯定很好。”

“是啊,洋姐姐,我们都觉得是在做挺有意义的事。”方卓轻声说道,“当然了,要是这个过程再赚点钱,那就更好了。”

柳洋洋微笑,真诚的说道:“我不太懂你们互联网,但未来一定很好。”

她话里稍微蕴含了点深意,裘副市长交代自己的时候能感觉出来很欣赏这一家年轻的互联网企业,临安是之江的省会,如果这一次挂号网能把临安做好,很可能意味着有机会推到整个省。

柳洋洋真的不懂互联网,但她知道业务能做两个省的公司很可能就会做到更多的省,那样,前景不是很好了么?

很快,黑色奥迪车缓缓停住,两人下了车。

方卓抬头一看,小宴的地方倒是朴实无华,但位置临近西湖,想必曲径通幽,别有风物。

“方总,请。”柳洋洋站定,笑道,“喊我小柳就行。”

她生怕这位年轻人听不懂,又补充道:“千万别喊我‘洋姐姐’,领导都在呢。”

方卓作恍然状,露齿一笑:“知道了,洋姐姐,就没人的时候喊。”

不等柳洋洋反应,他当先快步走进小院。

裘副市长私宴的地方是中式建筑,竹林小院后就是三层阁楼。

方卓到楼下等了等后面跟上来的柳洋洋,然后才在对方的眼神中笑了笑,随她一起上楼。

三楼落地窗可以打量西湖风景,略一眺望就很美妙。

饭桌边已经坐了几个人正在笑聊,那位裘副市长还不见踪影。

柳洋洋把方卓送到房间就对在座的人点头致意,介绍道:“这是挂号网的方卓方总。”

这种场合自然有人接腔。

“方总年少有为,今天在会上的一席话真是让人胜读十年书。”一位三十来岁的夹克男人笑道。

“哎,老师客气了。我是初出茅庐,这次来就是为求老师们的指点迷津。”方卓自觉坐了末位,温和笑道。

柳洋洋暗暗点头,还行,没有那种年轻人被邀请就莫名冒出来的尖锐。

“他们都是假老师,我可是真老师,谁要指点啊?”一个熟悉又没那么熟悉的声音笑着从房间外传来。

方卓知道这是谁了。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