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上我暂时没还注意,因为实在是事情比较多,人比较忙。”

“但只从逻辑上来看,挂号网的正常运行会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方卓没有说“发达地区的人也是人”“发达地区的便利也是便利”这种话,对于面前这三位来说,优先考虑弱势群体才是他们最正确的立场。

方卓说话语速不快,极其诚恳:“从我们网站的实践来看,庐州市内有电脑的人在我们医院安排的取号点问过就直接回家用了,偏远的农民则在使用上更困难。”

“我们网站的几位高层经过讨论,下一步的地推宣传重点是放在下面的市、县、镇乡,线下重点场景是网吧。”

“像我老家县城,今年暑假回家时一共就5个网吧,扩招团队跑完整个省内的54个县城,初定计划是一个月之内。”

“乡镇方面是在墙上涂刷宣传语——挂号就上挂号网,诸如此类。”

“这既出于一些个人的情感,也考虑着长远的口碑,越是偏远越是存在需求,越是有需求越是会成为我们的重度用户。”

方卓总结了一下:“正常来说,挂号网的运行会存在郑组长说的问题,可网站的运营方向也会受我们的影响,我们只能以长远论商业口碑的角度来做一些工作。”

他顿了顿,又说一句:“毕竟,解决挂号问题最主要的是医疗资源的丰富,我们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企业。”

商业口碑能做什么?

能赢得行政力量的好感。

饭桌上的人都安静的听着年轻人说了一通,他们意识到这位郑组长的问题存在一些不一样的考量。

郑丹锐皱着眉头,说不上满意,也说不上不满意。

这个方卓说得没错,最核心的是依靠医疗资源的增长来解决问题,但也不能忽视其它形式的影响。

可如果依靠企业高层所谓的“情感”,那很难是什么有力的保障。

问题在于,当出现一家新技术和传统领域的结合,这种趋势就得早晚面对,面前这个挂号网还很薄弱,要是换了家有资金有人脉的企业来做,未必方便施加太多的影响。

郑丹锐不语。

“这个问题简单。”主座的裘迪副市长笑了。

他说道:“直接让医院方面把号源放在下面的市县就行,这样不就能合理分配?”

裘迪紧接着稍微更正了一下:“也不全都放在市县,一共100个号,比如庐州,嗯……比如临安显示20个,临安以外显示80个,资源分配嘛。”

他不方便说其它地界,直接改口拿辖下举例。

方卓愣住,这……

饭桌上的其他人面色有点微妙,却都不开口。

裘迪又询问道:“小方,网站是有这样的技术吧?”

“有的。”方卓的喉咙仿佛被一只有形的手拿捏着上下吞咽了一下。

郑丹锐反而大笑,说道:“裘市长,你这就有些乱来了,不要干预人家企业的运营,企业不符合市场规律,那是没有活路的。”

裘迪不置可否,医疗资源紧缺,总量是能用完的,分配到哪里用就是哪里用。

郑丹锐说道:“不过,我们可以约束医院,由医院向企业提供号源,指定号源的不同分配,在实践中确认不同地区的比例是多少,这样就合理了。”

这样就……就合理了……

方卓感觉自己像是被秀了一番操作,有形的手忽然失去踪影。

裘迪颔首:“临安可以做个试点,就是医疗系统恐怕得好好协调。”

郑丹锐沉默,试点可以搞,临安这里的医疗系统由这位裘副市长协调也可以搞,但扩大来看,自家上头的国家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并不包括卫生部的领导。

他有些头疼,看了眼一脸乖觉的方卓,摇摇头:“先试试吧,不急。”

两位领导间的交流结束了,基本就定下挂号网最起码是在临安业务的号源分配模式。

马伝到了这会才出声道:“听方总刚才的宣传计划,成本得增加不少?”

“没事,有风投投钱,反正花得不是我的钱。”方卓微微一笑。

席间响起轻笑,在座的公司多数都接受过投资。

孙夹克笑完之后问道:“挂号网发展很快啊,是接受了哪家风投?”

方卓反问道:“孙总有兴趣投一笔吗?我们挂号网热烈欢迎。”

“哈哈哈。”孙夹克打了个哈哈,“那我得享受到你们挂号网的服务之后再权衡。”

马伝凑了个趣:“先预祝挂号网开设到申城,那样才能让孙总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服务。”

方卓这才知道孙夹克是申城的。

“光拿着小方说,你们自己都怎么样。”裘迪换了个话题,“听说之江省内的企业被你们阿里骚扰了个遍?”

“裘市长,我们这是积极的帮助省内企业创造赚取外汇的机会。”马伝笑道。

包厢饭桌上的话题转了个向,众人不再聊挂号网,开始聊一聊各自企业和临安之间的合作机会,这也是裘迪这番私宴的目的所在。

方卓吃了两口菜,满嘴也没嚼出什么滋味。

他稍微往座位上靠了靠,惊觉自己后背已经汗湿了。

氛围渐渐轻松,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方卓喝了几杯酒,心情缓和下来,脑子反而愈加清醒。

他之前又先拿风投的意向贷了下操作,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有看到郑组长脸上闪过的思索,不知道这位在饭后会不会再找自己聊聊。

夜色渐晚,月亮映在西湖湖面又被尽收眼底。

晚上八点半,这顿小宴结束了。

让方卓有点失望又放松的是,裘市长和郑组长都没有留自己说话,倒是那位一直没怎么参与讨论的武家明主任留了个电话。

依旧是浙O车牌,依旧是柳洋洋秘书,然而,方卓在回去的路上没有了聊天的心思。

他靠在后座,眯着眼思考席间所听到的问题以及自己说过的话。

这番接触比较出乎意料,也许是互联网的小小创新引起了注意,只是不知最终走向会是哪里。

副驾上的柳洋洋用余光观察方卓泛红的脸庞和冷静的眼神,她忽然发现自己或者有些人都有可能看走了眼。

难道是酱香酒能去青涩味?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