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号,庐州,晴。

周辛坐在小旅社的小窗前,傻笑着吃一口泡面,看一眼蓝天,吃一口,看一眼……

5%的股份因为设置期权池削减到4.5%,再因为红杉入股,削减到3.6%。

可即便如此,这份股份也有36万的估值!

36万啊!

我的天啊!

周辛摇头晃脑,一片沉醉,这要是上了市呢?方哥这么能倒腾,要是真上了市呢!

他情不自禁的看了眼在床上酣睡的方卓,只觉人生一片坦途。

周辛吃完最后一口泡面,关上窗户,生怕凉风太多,冻坏了挂号网的CEO。

他把坐着不甚舒服的小凳子搬到床边,然后开始打量老板的面相。

嗯,额头很好,这好像叫天庭饱满,啧,耳垂也有,一看就是有福之人,这鼻子和嘴唇是怎么看的来着?

周辛盯着老板的脸,陷入长考。

“我……咳咳咳!”

方卓从沉沉的睡眠中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大脸映在眼前,他刚要惊呼就岔了一口气,连连咳嗽。

“哎,哎,方哥,咋了?”周辛惊醒,伸手要去帮忙拍拍背。

方卓一边咳,一边打开他的手。

好一会捋顺了气,方卓吐槽道:“糙,你坐这干什么呢?吓我一跳。”

“方哥,我睡不着。”周辛答道,“刚才我没事帮你看了看相。”

方卓“哦”了一声,揉揉脸,披着衣服去洗漱,他开始考虑另一个问题的处理方法了。

周辛奇道:“方哥,你不好奇我给你看的结果吗?”

“装神弄鬼,小心我举报你个封建迷信,然后把你抓进去,再把你股份整回来。”方卓本想冷冷的语调,可刷着牙只能含糊不清。

周辛笑道:“方哥不是那种人。我刚才趁你睡着,看了一下,方哥,你天生就是做老板的命。”

方卓没搭理,仔细刷牙,顺便欣赏下镜子里年轻帅气的容貌。

“真的,方哥,我姑就会看这个,我多少也懂点。”周辛认真的说道。

你特么,又不是第一次见面,怎么没谈妥红杉前不说?

方卓敷衍道:“是是,我天生就是当老板的命,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有三大姑八大姨在低语我的名字,我一天天的长大,也一天天的成绩变差,尽管如此,我仍然知道,我终将敲响公司上市的钟声。”

“呃……”

方卓穿好衣服和鞋子,看了眼时间是下午两点,他摇摇头:“小周,你别高兴太早,今天我得有必要和你们聊聊股份,拿了人家的钱是真得做事的,我也不是想打击你,挂号网做不成,你那些股份真的啥也不是。”

方卓当然是想打击自家的技术总监,也顺利看到想要的表情。

“傍晚见,我回趟学校换换衣服。”方卓平淡的说道。

周辛心情低落了一会,等他离开旅社发现需要自己付钱……就更低落了。

……

傍晚五点半,苏薇已经和虞红在科大食堂汇合,又过一刻钟,周辛也到了。

这一下,两个满心疑问的女人总算找到消息源,认认真真听全了周辛所见的版本——见网友李站长、拿登台发言机会、发言表现亮眼、接触风投红杉、晚上赴领导小宴、次日被奥迪骑脸。

中间还夹杂着什么租用办公室的指示、临安方面邀请的贷用……

苏薇和虞红听得一愣一愣,要素过多,听起来真不像两天时间能完成的。

周辛最后总结道:“反正,方哥就是辗转腾挪,那位红杉郑朗才过来的。至于中间还有些什么内幕,方哥没和我说,我就不知道了。”

“像那个郑丹锐郑组长,我还是在回路路上听方哥和郑总聊天,我才知道是什么推广应用小组。”

也就是周辛这话说完,他话里的人物踩着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走进食堂。

方卓迎着三位股东的目光,一屁股坐下:“好累啊,年纪大了,一天歇不过来。”

“交代吧,风投这件事是怎么做成的?”虞红迫不及待的问道。

方卓言简意赅的回答道:“小虞父亲是位干部,我用暗示放大了郑朗在这方面的想象,红杉不仅是看好互联网和医疗的结合,更是知道政商关系对企业成功的推动力度。”

“临安方面想要打造城市在国内的互联网产业地位,感觉挂号网的模式不错,它的邀请也加重了郑朗的判断。”

“别的,好像也没什么。”

三个人一起消化了一会。

苏薇迟疑着开口道:“这个听起来有点厉害。”

“只是利用信息不对称而已。”方卓如此说完,笑道,“我去打份小米粥,小虞的饭卡给我用下。”

虞红还在回味信息,下意识的递过去了饭卡,等到方卓端着餐盘回来,她才问出来话:

“你、你这拿我来误导……是不是有点过分?”

方卓连小米粥都来不及喝,用眼神传递着他的诚恳:“小虞,事急从权。”

虞红经历的多了,难免有一定的抵抗力,摇头道:“少来这套,这里面还有什么?你有没有做什么权钱交易?”

方卓叫天屈:“我哪来的钱做交易?!”

虞红盯着方卓的脸:“权呢?”

“我能许人家什么?我是咱公司的法人,想跑也跑不掉,怎么可能干傻事?”方卓又道,“真的没有什么了。”

周辛力撑老板,帮忙说道:“没有别的什么,我是眼看着方哥忙前忙后打听消息的,临安那边的态度也很好,像柳洋洋秘书也挺和善。”

虞红:“?”

苏薇:“?”

这说着说着又冒出来一个陌生的名字?刚才压根没提到过吧?

“市办秘书二科的秘书,我们到临安的业务可能能用到洋、嗯、柳洋洋秘书。”方卓不失冷静的说道。

他看了三人一眼,表情严肃起来:“虽然红杉的合同还没签,可我得给你们提个醒,估值从来都不是价值,它什么也代表不了,你们不要觉得这就拿到财富自由。”

方卓提醒道:“红杉愿意投进来的一个重要理由是因为郑朗认可我们的盈利设想,可我也很早说过,政策的极大倾向是不会让普通挂号收费的。”

三人被风投入股这个消息充斥头脑的人都是一凛,政策风险是早就说过的事,现如今,它随着风投的动作而愈发凸显。

可,风投的判断难道也比不上方卓么?

即便很信服方卓的分析,但知名风投的挥金如土还是会让人有那么一些动摇。

方卓只用一句话就击破了三人情不自禁的想法:

“我是大股东,听我的。”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