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一附院的第二天,挂号网依旧是五人一齐出动。

有关医院不同科室的摸底其实没有太大难度,直接调取每天线下窗口的数据再结合实地情况就能弄清楚,这方面有医院的配合很顺利,基本就是虞红带着胡梅丽一起来做。

而抽取多少比例的号源放在线上,这个交给唐尚德来进行一线医生的走访,听取他们的想法,因为他们会对实际接触的不同区域病人有个大概印象。

至于周辛,他做的事比较重要,可能因为临安的经济比庐州发达,浙大一附院这里已经有一定程度上的电子化,周辛要考虑做个不同系统的接入。

方卓对技术上的事情不懂,反正这方面就是小周说啥听啥,他本人到医院嘛,主要是和李如意科长沟通沟通感情。

一天下来,方卓不仅摸清楚这位科长在新机器上的态度,还知道他的名字是奶奶给起的,甚至打听到李如意还有一位姐姐。

“李科长的姐姐叫李万事。”

“他奶奶不识字,就挑着顺耳的起,偏偏家庭作风又比较专政。”

第二天晚上的总结会,方卓以这个事开口。

一番话让四个人都有点不明就里,偏偏老板说话很认真。

唐尚德捧场道:“这姐弟俩应该把名字换过来才对啊。”

方卓点点头:“李科长奶奶比较重男轻女。”

唐尚德:“……”

虞红黑着脸,颇有同感之义愤:“重男轻女到连‘如意’的名字都给了孙子……孙女竟然叫‘李万事’!生怕孙女的事不够多吗?!”

方卓耸耸肩,提到重点:“但现在也还好,李万事是临安另一家三甲医院浙大二附院的院办副科长,事情倒也真不少。”

本来有点腹诽老板一天忙下来尽是鸡毛蒜皮小事的虞红一愣,开口道:“那我们在这边的第二家医院就去二附院吗?”

“嗯,正好有李科长这边通气。”方卓思考道,“总不能接入一家医院就去找一趟武主任,他其实领域不对口啊,不过裘市长在外调研,这个事以后还得找他,如果我们这边做好一附院的预接入工作还没见到裘市长,那就用李科长的这个关系。”

虞红真心实意的称赞道:“小方,你今天还真是立大功,没白聊。”

“嗯,我也这么觉得,哦对,那个新机器,我今天打听也揣摩了一下,李科长真心想把这个事给我们做。”方卓又提到这个事,忍不住摇头道,“我和他聊了聊存在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暂时只能是电脑+打印机。”

虞红猜测道:“李科长是不是承诺有新机器就可以进医院?”

方卓笑了一声:“猜得很准。”

他微微摇头,感慨道:“就这还不是裘市长打招呼,是武主任打电话呢,待遇真的真的真的太高了。”

唐尚德诚心的笑道:“方哥,这是好事啊。”

胡梅丽低声说道:“万一要是没关系了,说不定立即就变脸了。”

咦,不喜欢说话的人果然是心里想的比较多么?

方卓笑了笑,没发表评论,只是说道:“这两天赶紧推进工作,你们明天继续去医院,我在市里转悠转悠,找个能当办事处的地方,后天可以采购电脑了。”

他定下目标:“我们争取这周之内能模拟挂号流程,下周没问题就可以尝试上线。”

现在的医院接入工作不是特别复杂,反而是这种三甲医院的进入门槛比较挡人,不过,要是再等几年,技术性工作的比例就得大幅增加。

这有点像垒积木,最开始的总是最好放,后来的则要考虑前面的位置来维持平衡。

“进度有点赶。”正值时代之内的技术总监周辛皱了皱眉,也提到昨晚开会说到的一个事,“方哥,临安这边得招人,最少得加一个技术人员。”

方卓点点头,又道:“现场宣传和维持秩序的人还是从学校里找兼职吧,接受新事物快,薪资也不高。”

唐尚德和胡梅丽最开始就是做这个出身,两人对视了一眼,心里同时想到那些不愿意接受正式合同的同学,他们大部分还是在做医院现场兼职的活。

而自己两个人呢?

已经开始听老板聊那些医院里的勾当了!

晚上简单的交流结束,周总监再次匆匆的前往网吧,虞总监继续用笔记总结心得,唐、胡两人则边看电视边讨论白天工作中遇到的事。

方卓坐了一会,例行公事的摸出电话打给舅妈,询问表妹的化疗情况,申城那边的化疗用药和庐州不同,听起来是有着更好的效果。

晚上八点钟,他这边电话刚挂,客厅里就传来三个人的呼喊声。

“方哥,方哥,快出来看!”

“小方,你上电视了!”

方卓闻声快步到了客厅,赫然瞧见临安本地的电视频道上正放着上次互联网发展论坛会议的画面,那是自己发言的一截。

屏幕里的年轻人穿着白T恤,容貌甚佳,侃侃而谈,看起来神气十足。

最为显眼的还是那股自信劲。

方卓不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是第一次从电视里看到自己。

“这……这也太滞后了吧,好像都两个多星期了。”他一边欣赏,一边说道。

“新闻是说临安布局互联网产业的。”唐尚德汇报。

方卓露出微笑:“最近也没看报纸,按理说,上了电视应该也会有报纸上的宣传,诶,太忙了。”

唐尚德连忙说道:“明天中午的时候我去报摊瞧瞧。”

虞红顾不上鄙视唐尚德的狗腿行径,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

她之前听周辛说过登台发言这一段,说是引起红杉资本注意的起始,可一直觉得这是方卓中间使了啥不方便说的小手段。

今天乍一看这段现场的讲话,虞红忽然明白红杉为啥考虑投资入股了。

因为,讲得很好,真的很有魅力。

就好像有光芒似的。

虞红忍不住扭头瞧了眼乐呵呵看电视的方卓。

方卓忽然又掏出手机,咧嘴笑道:“我得给我妈打个电话,她儿砸上电视啦!出息了,出息了!”

虞红抿抿嘴,嗯,感觉好奇怪。

也许,再过几年,她还记得这一幕就能用两个词来形容——卖家秀和买家秀。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