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小筑伫立在湖边,风景极好。

方卓上回来这里满是欣喜,这回提前得知另一位客人的身份后就有些说不上来的复杂感。

说起来,上辈子还在学校的时候他就经常听说宋孺华这个名字,因为,2000年的时候福布斯把他列为大陆富豪前五十中的第45位,风光无限。

同时,宋孺华早在90年就被电子科技大学破格提拔为副教授,由学入商,自诩儒商。

当然,他也风光不了太久。

要论行骗,方卓比起这一位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但骗得太多、吹得太大,总是在最后难以收场,这一点不论在以前还是未来都有事迹证明。

方卓下了车,没和柳洋洋说太多,简单道别后就举步上楼。

依旧是上回临窗的包厢,这里似乎是裘市长的专属位置。

“小方来了啊,坐。”

包厢里已经有坐着的若干人,裘迪市长满面春风,招呼了一声,又给在座的人介绍道:“这是挂号网的方卓方总,很不错的青年企业家。”

他向憨厚笑着的方卓介绍旁座戴眼镜的微胖男人,问道:“小方,知道这是谁吗?”

方卓摇头。

裘迪笑道:“这位是托普董事长宋孺华老师,他可是商界的老前辈,你要多向人家请教。”

宋孺华在方卓进来的时候打量了一眼,呵呵笑道:“我看出来了,裘市长今天喊我来就是见识临安的青年企业家,想把我拍倒在沙滩上。”

方卓微微扫了眼,裘市长这边坐着的人果然都颇为年轻,而且都是男的,宋孺华旁边则就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略施粉黛,容貌上佳。

裘迪因为这次托普软件园的可能落户,心情很好,这是临安互联网产业的又一笔政绩啊。

他大笑道:“当老师的就是‘蜡炬成灰泪始干’,更何况你宋老师宋教授,要真是人在沙滩,那岂不是求仁得仁?”

宋孺华微笑,看起来很有风度。

旁边的年轻女人娇声道:“哎呀,你们怎么一会沙滩一会得仁,裘市长,我们来这是要一起进步才对。”

女人的声音有些甜腻,可“进步”之词既指托普的事业,也指裘迪的政绩,倒也算应景。

宋孺华宠溺的摸了下女人的手,一点没回避席间有一位副市长,其他人对此也视而不见。

倒是方卓有些稀罕的多瞧了一眼。

“刚才这位是做挂号网?”宋孺华因为这一眼转过脸,笑意盎然的对方卓说道,“这我倒是第一次听,不知道是个什么章法?”

裘迪只在旁边笑,没说话,明显是让方卓自己回答。

“嗯,宋老师,我们挂号网是把互联网和医院的预诊结合在一起,让人通过电脑就能挂到号。”方卓很礼貌的答复,“我们刚刚开始做,发展还浅。”

宋孺华微微点头。

裘迪这时候才发话:“别看小方年轻,他的挂号网已经把皖省覆盖了,也是被我喊过来做做临安的信息化建设。”

宋孺华这才认真打量一眼从进门就普普通通的方卓,除了模样不错,其它也没看出什么。

他略一沉吟,说道:“涉足医疗领域可不简单啊,结合到互联网更不简单了,现在用电脑挂号的人应该不多吧?从皖省开始不太好啊,你应该到申城、羊城、鹏城,那边的互联网更发达。”

方卓腹诽,你老宋做软件园还不是在川省的一块菜花田里?你最开始咋不到那些城市?还来说我……

他微微一笑,没说话。

宋孺华倒是眼神动了动,考虑到其中有些不方便说的关隘,就像自己的政商关系是在川省,那做软件园当然就从蓉城开始。

菜花地里放卫星,西部大话软件园。

一时间,两人想的居然是同一件事。

旁边的裘迪市长笑了两声,打趣道:“怎么地?你的软件园还没落地,这就想让我临安的挂号网去别的城市?当罚,当罚!”

宋孺华大笑,对旁边的女人问道:“裘市长要罚我酒,智雅,你说该怎么罚?”

裘迪也笑:“关秘书,你说该怎么罚宋教授?”

年轻貌美的关智雅转了转眼珠,把自己杯里的酒水含在嘴里,然后她用红唇把酒水罚给了宋孺华,最后挑眉问道:“就这样罚!”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这叫什么?

这叫宋教授的风流,儒商嘛,既占得一个“儒”,那有红袖添香怎不正常?

方卓和光同尘,跟着笑。

关智雅却把目光投了过来:“小方,是你害我喝酒,平时我都滴酒不沾的,我们托普来临安做软件园,第一杯酒就是被罚,那传出去可不行。”

她略微妩媚:“裘市长我不敢抱怨,小方,你得给我赔个酒。”

裘迪笑而不语。

方卓微一皱眉又松开,为难道:“关老师,我平时也不喝酒。”

宋孺华大方的说道:“也不要多喝,就自罚三杯吧。”

罚你大爷。

方卓二话不说,倒满酒水,一饮尽,再倒再尽,三倒又尽。

宋孺华竖起拇指:“好,年轻人有魄力,我们托普集团就喜欢投资你这种有魄力的年轻人。”

关智雅却是白了一眼,没说话,居然还让宋教授开口才喝。

这像是个酒桌笑谈逗趣,一边是全国之内最富有的五十人之一,一边是初出茅庐的创业者,后者用三杯酒换来一个投资的话,太划算了!

如果真能这样,以后有了成绩未必不是一桩美谈轶事。

然而,方卓却知道压根不可能,托普每到一地都宣称会拿上亿资金投建软件园,可结果每个地方都没有大的动静,最后只是一地鸡毛。

方卓不打算在这样一个场合生事,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本本分分还没毕业的学生,也没什么伟大理想,今天就想让裘市长落实落实临安的医院合作而已。

然而……

酒喝了一会。

宋孺华却端着酒杯主动敬了一杯酒,抿了一口后问道:“小方,你们挂号网是打算怎么盈利的?现在拿到其他家的投资了吗?”

一桌人几乎都艳羡的看向方卓,这是富豪要撒钱了啊!

方卓犹豫一下,说道:“我们有红杉资本的天使轮,计划未来一年内再融第一轮,盈利预期是收取微薄的挂号费。”

宋孺华略带醉意,稍一思考,转脸对裘市长笑道:“拿病人收挂号费?这个未必可行啊。”

方卓心中一惊,酒意全无。

玛德,欺负老实人吗?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