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民和省立的副院长吕有德认识很久了。

最开始是在酒局,后来吕有德找自己给他侄子帮个忙,一来二去的也就熟了,偶尔还一起打牌增进交情。

上一次帮挂号网上线省立医院就是走的这个关系。

本来吧,梁民挺看好方卓那个年轻人和挂号网,那次上课演讲表述的互联网应用场景探索让他眼前一亮,后来临安会议上的发言则更让人惊艳。

然而,就是临安那次会议,梁民看出来这个年轻人很有野心,很难有合作的空间,明里暗里提出来的合作邀请也就作罢。

作为高校老师,梁民对业界的现状和发展都很关心,遍观当下的国内互联网企业,获取流量不是难事,如何把流量转化成金钱才是最让人伤脑筋的事情。

像网易、搜狐等门户网站靠广告,阿里巴巴、慧聪网等B2B靠服务或者说中介费……

怎么让流量最便利的获取经济价值是个极大的问题。

挂号网最妙的一点就是它突破了流量→金钱这个转化过程中的桎梏。

医院是天然的付费场景,没有人说去医院看病不带钱的。

那么,预诊环节中提供便利的线上挂号服务自然可以在占领市场后进行收费,这笔费用缴纳到医院里再定期分成即可。

梁民有悄悄的到一附院、省立看过挂号网的现场工作方式,确认这种收费逻辑能够行得通,他甚至还戴着口罩询问过挂号网稚嫩的工作人员何时收费以及费用多少。

后者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来。

“哦对,宋荣啊。”

梁民坐在包厢里转动着若干思绪,看了眼弃暗投明的学生,问道:“之前你实习的那个项目,他们有拿到投资吗?”

实习的那个项目自然是指挂号网,而且,也确实是实习,梁民还看到过宋荣向学校提交的提前实习申请报告。

宋荣摇头道:“没有,他们挺拮据的。”

梁民点点头,考虑的倒不是庐州这边,而是挂号网在临安的反响。

他点进挂号网能看到最近上线了不少临安坐标的医院。

餐厅的包厢门被推开,省立副院长吕有德乐呵呵的走了进来。

“老梁,你看你,客气个啥?”吕有德热情的打招呼,“有事直接一个电话,还整这一出!”

“我这不是想考验考验你的酒量嘛。”梁民起身笑迎。

吕有德坐下。

梁民为这位副院长介绍了自己的学生们,又聊起一些交情往来,最后才在酒过三巡后说到正题。

吕有德笑眯眯的听了一会,惊讶道:“嗨,就这事?可以啊,我记得上回整了个什么挂号网的试点项目,这怎么又换了?”

“唉,那个不理想,而且,团队执行的不行。”梁民面不改色的说道,“我考虑和几个朋友投入更多资金来好好做这个事,因为我们都认为这个事是进步的,是有意义的。”

吕有德不懂互联网,但仍旧高声称赞:“有意义好呀,咱们社会就得你们这种人才能大踏步前进。”

“互联网的创新就是和传统领域结合才有魅力。”梁民提了一杯酒,他又给了余普和宋荣一个眼神,“老吕啊,咱医院这边对接的人就是我这两位学生,来,快给院长敬杯酒。”

余普和宋荣都端杯站了起来。

一切都很顺利。

一切都很美好。

仅仅第二天,被指派负责对接的宋荣和余普就加班加点的赶制出合作合同,打算把这个事落实到底。

虽然老师的互联网公司还没成立,但可以先让医院把章盖下来嘛。

这不合规,但合交情。

宋荣到了副院长办公室,亲手把合同递给吕有德副院长,深切的感受到自己此时此刻和在挂号网地位的不同。

那时候,所谓的技术副总监也就是个修改代码的机器而已。

“小余,小宋,行,知道了,你们过两天来拿吧,也是后天上午的这个时间点,到时候我在办公室。”吕有德副院长和蔼可亲的说道。

“好,谢谢吕院长。”宋荣感谢的说道。

等他走出副院长办公室,心里已经在盘算如何再建一个网站以及挂号系统。

“回吧。”余普伸了个懒腰,“哦对,晚上有个系学生会的聚会,你来不来?”

宋荣微愕:“呃,不是说要写个搭配医院的挂号系统么?”

“又不急,公司都没注册呢。”余普笑道,“学生会里的都是精英,这次聚会后基本都离校了,正好我带你认认人,以后在社会上都是资源。”

宋荣想了想,有道理。

是夜,聚会上推杯换盏,果是认识不少优秀的师兄。

又过一天,宋荣和余普一起参加老师的饭局,认识了庐州本地的企业家,他们被梁民老师说服,将会投入资金一起来做线上医疗。

第三天,上午十点,余普宿醉,宋荣便一个人到省立医院找副院长拿合同,毕竟只是跑个腿。

然而,和蔼可亲的吕有德副院长却换了副面孔。

“哦,小吕啊,你们的这个合同盖不了章了。”吕有德皱着眉头,手上正是拟定的两份合同。

宋荣不解,他一进办公室就瞥见了副院长手上的合同盖有红章:“吕院长,那什么时候能盖?”

吕有德不客气的说道:“我说盖不了,你听不懂吗?”

宋荣完全愣住,他呆了几秒,问道:“那上面不是盖过了吗?”

吕有德皱眉,双手来回撕了几下,直接把两份合同都撕碎,然后丢进垃圾桶里,冷淡的说道:“盖不了,这个事回头我和老梁说。”

宋荣有些浑噩的视线盯住吕有德的脸。

副院长不太满意这种目光,不客气的说道:“你也可以帮我和老梁说,医院这边的合作没法给他,这两天就和另一家公司签合同了。”

“这……”宋荣手足无措,满面惶然,“怎么能这样……”

吕有德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道:“没什么这样那样,你出去吧。”

宋荣的表情凝固了,这完全不是那晚酒宴上热情的副院长,也不是前天办公室里和蔼的副院长,他怎么能说变脸就变脸!

太无情了!

吕有德,你出尔反尔,你有德吗!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