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年度先进单位的颁发现场比较肃穆,本市最大社团的头目发言,分管不同领域的副头目针对性总结,然后有行业代表上台忆苦思甜。

作为临安唯二获选的民企互联网,方卓没有登台,他是在台下看着马伝发言感谢了政府的支持、展望了行业的发展。

最后是颁发荣誉的环节,一排人西装革履的站到舞台上面,面对数个镜头。

“挂号网搞得不错。”

“你们融第一轮了吗?”

领导们从东往西的发奖杯,比较偏西侧的方卓和马伝站在一起,后者突然低声聊起了天。

“没呢,争取今年能融。”方卓同样低声答道。

马伝微微点头,又道:“有空可以到我们阿里来看看,给你们上上电子商务。”

方卓本以为是寒暄,没想到这家伙连自己的钱都想挣,这挂号网现在能上什么电子商务,纯忽悠……

他还想说话却见领导们已经快到近前,只好在心里吐槽。

不知道不同企业的颁发领导是不是也有讲究,方卓的奖杯是由裘迪副市长递过来,还被拍了拍肩膀,旁边的马伝则是大头目颁发荣誉,他们又交流了几句。

等到所有的企业代表都拿到奖杯,台下的摄影稍微指点站位,一张代表了临安2000年度先进单位的大合影便适时而生。

国企代表们站在领导两侧,两个互联网民企的代表站在一边。

有的人表情严肃,有的人面带微笑,有的人稍皱眉头,有的人眼神坚定。

至于方卓,他的口型是喊了声“茄子”。

先进单位表彰会结束,领导和代表们都自行离开,不过,方卓拎着奖杯出了门才发现大家都纷纷坐进小轿车,自己只能打车回去。

“哟,您这了不得!有表彰啊?”

出租车师傅见到副驾座上的年轻人西装革履且捧着奖杯,那叫一个肃然起敬。

方卓在临安坐过不少次出租,还真是第一次被这么客气的称呼,他有点受宠若惊的承认道:“嗯,拿了个咱市里的先进单位。”

他知道这位师傅想问什么,直接继续说道:“我是做互联网的,线上挂号。”

“哎?是不是那个挂号网?”出租车师傅接话道。

方卓吃惊道:“您听过?”

“嗨,就元旦节的时候,你们在报纸上打广告了吧?我搁报纸上看到呢。”师傅爽朗的笑道,“后来换班回家,和邻居聊天还纳闷过这挂号网是什么。”

“那我们广告可真值了。”方卓微微一笑。

“互联网好啊,是高科技,是时代发展。”出租车师傅感慨的像是老干部,又来了灵感,“您说您这互联网都能挂号,我们这开出租的会不会有一天也能联合这个高科技?”

方卓想了想:“师傅,您多大了?”

“今年41。”师傅答道。

方卓默默在心里算了算,说道:“那估计还能赶上。”

“赶上什么?”师傅不解。

“互联网席卷各业的浪潮,出租车也不例外呀。”方卓打量着手中的奖杯,上面铭刻着“挂号网”的名字。

出租车师傅乐了:“那敢情好,我还能赶上呐?”

方卓点点头,拿出自己劝人致富的经典之话:“师傅,您有钱多买房,千万别把钱存银行。”

“嘿,真的呀?您不是挂号网的么?咋还帮着卖房了?现在这房价可不便宜。”出租车师傅嘀咕道。

市委办公大楼距离挂号网的办事处并不远,也就闲聊几句的功夫,车就快到地方了,方卓主要是不想身穿西服、手拎奖杯走在路上。

他已经能看到虞红的身影,冲着出租车师傅举了举自己的奖杯:“师傅啊,您记着我这网站的名字,要是有一天特出名的话,那您想着我劝您买房的话,估计也不晚。”

“记着喽,挂号网嘛,我有时间学学咋用,多去挂几次号肯定能记住。嘿,您有意思。”出租车师傅缓缓踩了刹车,收了钱,看了眼简陋的办事处和上面显眼的招牌,一溜烟的加油离开。

方卓看了眼远去的车影,不知道多挂号究竟算不算更有意思的事。

“小方,回来啦?来来来,我瞧瞧奖杯!”

“没有现金奖励吗?”

“就光秃秃一个奖杯?这也没镀层金啊!”

虞红正在办事处门口清点宣传物料,一扭头就瞧见老板拎着的奖杯,很是兴奋的半抢了过来。

“太贪心了,就这我已经心满意足。”方卓笑道,“等下就直接放咱办公桌上,让每个员工都能瞧见。”

“丢了咋办啊?”虞红乐滋滋的找毛巾把奖杯擦亮。

“这就是给看的,藏起来才是没意思,以后要是奖杯多起来,专门弄个陈列柜。”方卓看到虞红的笑脸愈发觉得这玩意得分享才有意思。

两人说话间,西服兜里的手机响了。

今天领奖,方卓没把手机别在腰间,现在竟然还有点不习惯。

来电是红杉资本的郑朗副总裁。

“喂,方总,我是郑朗啊。”

方卓自从拿了红杉的钱还是第一回接到红杉的电话,忍不住笑道:“郑总,你这对我不管不问的,我还以为被忘了呢。”

郑朗其实真是有点忘了,他忙完公司更大的项目忽然想起来上次到临安开会而小投一笔的网站,今天一登,发现竟然已经上线了不少临安的大医院。

“怎么可能忘呢?不过,我们风投投项目,归根结底还是投人,我对方总放心。”郑朗似有感慨,又继续说道,“方总,眼看快过年了,你这边的财表我让人稍微过过眼吧。”

方卓思考两秒钟,实话实说:“郑总,我们的账目可能比较乱,最近一直忙着拓展临安的医院,让我表哥来当财务,他人还没到,我们就大体记记账。”

郑朗倒是没有太大意外,沉吟道:“方总,这样不规范可不是好事。”

“是,实在缺人,天天连轴转,现在临安基本铺开了,过完年我表哥才过来,网站要稳一稳浙省和皖省的发展,下一步就是往申城开拓。”方卓抛出个小计划,又道,“今天刚拿了临安表彰的年度先进单位,争取明年能到申城也拿个表彰。”

郑朗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嗯,进展比想象中的快,先进单位的表彰毫无疑问的又是有着行政关系的介入。

他不再提财表的事,开口恭喜了几句进展。

“哦对,郑总,我这边准备从银行贷些钱,没问题吧?”方卓又提及八字还没一撇的银行贷款。

“咱们网站有资金缺口吗?”郑朗自觉的成为“咱们”。

方卓仅是通知口吻:“银行方面有放贷指标,我也就帮个忙。”

他接着说道:“郑总,我过几天去申城,你那边有时间吗?我们可以碰个头再聊聊。”

“好啊,方总,我扫榻相迎。”郑朗热情的说道。

方卓客套几句,挂掉电话。

嗯……财务表哥,刻不容缓了。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