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挂号网但凡见到奖杯的员工都振奋不已。

虞红提议庆功被方卓否决,但她仍旧热情高涨的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庐州的苏薇和周辛。

这两位同样受到激励,尤其周辛,他电话里的声音都颤抖了。

“这是我们网站发展的一个节点,将具有历史性的意义!”虞红在电话结束后对着唐尚德和胡梅丽这样描述。

她顺便抨击了方卓的冷漠:“你们千万不能学方总,你看他那样,我觉得他对待他那身新西服都比奖杯来得宝贝。”

一边看电视被无辜波及的方卓哭笑不得:“哪有?我只是在拿奖杯的时候就高兴过了。”

虞红将信将疑,转脸向两位同事问道:“你们信这话吗?”

两人迟疑。

唐尚德先摇头,胡梅丽才敢真情实感的摇头。

“别被小虞误导哈,明天我去银行取钱,快过年了,大家的工资得提前发,还有一些补贴和奖金。”方卓提起让两位员工都精神的话题。

唐尚德和胡梅丽连连点头。

“庐州那边呢?”虞红白了两人一眼,问道。

“算一算那边需要多少钱,明天去银行转账,那边由小苏和小周来发,他们做事,我放心。”方卓想了想,询问道,“过年是个大节日,医院和领导也得送送小礼物,小虞,你来吧。”

虞红觉得这个事得弄清楚,生怕是某种自己不懂的暗示:“怎么个小礼物法?”

方卓也有点头疼,钱不能送,小礼物吧,多少得能尽到感谢之意。

他想了想,提了个极具建设性的意见:“要不,你问问你爸?”

虞红:“……”

唐尚德和胡梅丽赞同点头,票数很民主的3:1。

虞红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工作的事情继续安排。

这个农历年,庐州和临安都需要技术人员的值班维护,临安还好,能有人轮换,庐州那边只有周辛一人,如果他招不来校友,恐怕就得过个枯燥的春节。

方卓和三位同伴聊了聊年终奖,最终确定为1.5倍的月薪。

像拿股份换工资的周辛将会在这个月收到1500+2250+过年值班的钱,想必他会十分开心。

晚上临睡前,方卓又接到柳洋洋的电话,有关银行贷款的事有了消息,本地的临安银行和工商银行都可以提供贷款的资金支持,前者额度在50万左右免息,后者是40万左右的低息。

方卓在确定无法两者都要之后选择了前者。

“明天去银行记得带上你的奖杯,银行特意交代的,说要拍照存档,我等下把电话发你,你自己联系,看看还需要什么资料。”柳洋洋最后交代了一句。

听起来,临安先进单位的荣誉真能换到钱!

要是能不还就更好了。

次日,当方卓联系银行的支行行长,带齐资料抵达临安银行后得知这笔钱是三年免息。

三年免息……这和白送有什么两样?

方卓想起后世的一个小现象,上市公司时常卖房来让财务报表扭亏为盈。

像这笔钱直接带到申城去购置房产,过个三年最少能翻一倍。

“小虞,你妈在申城陪你弟,对吧?你知道那边房价现在多少吗?”方卓不是想想,他真的询问了自家的市场总监。

“啊?”虞红今天跟着方卓一起来银行办业务,处理完后还沉浸在50万的贷款中心绪不宁。

“申城,房价。”方卓觉得自己两只眼睛里可能都是¥。

“那边啊?挺贵的,上周我打电话还听我弟提过,一平方得三四千。”虞红回忆了一番,“哦对,得分不同区,好像还有两三千的。”

方卓叹息道:“小虞,我对不起你们。”

虞红:“???”

她很不明白老板的痛心疾首。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做网站,应该去做房地产。”方卓全是真心实意。

“房地产不得和政府搞好关系啊,你有吗?”虞红嗤笑道。

方卓叹息:“果然,连小虞都知道的事,没那么容易做。”

别看现在和裘副头目处得不错,那是因为自家做的东西能推动他的政绩,换成房地产的话,他会搭理自己吗?

但,也不是不能吃一波地产经济的福利。

老祖宗说得好,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小虞,等到临安银行的贷款下来了,我们要为申城办事处早做打算。”方卓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不会是不想租,要在那边买吧?疯了?网站不办了?”虞红疑问道。

“连薇薇都说,网站租个门面房像什么样子,我们回去盘点一下账面资金。”方卓笑道,“真的,我几乎每次打电话都和我妈说,让她劝亲戚买房,我不帮咱们公司购置必将升值的资产,实在良心上过不去。”

虞红冷眼道:“谁让你喊她薇薇了?那是我喊的!”

“行,行,小苏,她可嫌弃庐州的办事处了,而且,我可不是胡说的,申城和庐州、临安不一样,咱在那边没有人脉关系,是块硬骨头。”方卓认真的说服,“有个落脚点也算形象的一部分。”

“你就胡扯吧,有拿钱直接租个大办公室不就行了?”虞红不以为然,“你问问红杉的能让你这么处置资金么?”

“红杉的要是懂怎么经营,那他们就不是投钱而是亲自来做了。”方卓更不以为然。

虞红想了想,咦,还真有点道理。

“或者,租用办公室也行。”方卓换了个思路,“我们过年到申城跑一跑,看有没有招商引资的工业园区,我们重新成立个公司,拿一小块地皮,找厂家订制出挂号机。”

他越说越清晰:“周辛之前找硬件的校友问了问,整合出一个能实现挂号功能的机器价格比电脑+打印机还便宜,我们做个贴牌机器,以挂号网的名义购买再放入医院。”

虞红面无表情:“方卓,你不会是想转移资产跑路吧?”

“我特么是那种人吗?”方卓冤枉极了。

“我有点怀疑。”虞红说道。

“不信你自己问周辛,我当着你面和他说的机器啊,那时候他在临安还没回庐州呢。”方卓把诺基亚都掏了出来,“天地良心,不信你打电话。”

虞红真不信,真打电话,真从技术总监口中得知了有这么一档子事,勉勉强强的对这个支线计划不置可否。

“这最开始还是李科长提出来的需求,哦对,庐州一附院的那位科长好像也问过,既省空间,也有品牌形象。”方卓拿回自己的电话后平和很多,“线上有网站,线下有硬件,这是无形的品牌价值。”

虞红思考了一会,问道:“那如果新开一家做贴牌机器的公司,挂号网占股吗?”

“不占股,钱以公司之间的借款方式流动。”方卓答道。

虞红干脆的说道:“我还是觉得你要卷款跑了。”

方卓:“……”

股东之间就不能存在一点点信任吗?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