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逢小年,方卓得了杨琬提醒忽然意识到应该给老家亲戚拜个早年。

他先给母亲打电话,确认她抵达申城的行程,然后又要了叔伯家的电话,一一打过去拜年。

今年情况特殊,春节不回老家,吉祥如意话就在电话里说了。

这些长辈的通话免不得询问学习、生活、事业,方卓通通以“在搞互联网”作为答案,不然,一具体解释又得多费口舌还难说清。

好不容易打完了电话,方卓发现虞红正蹲在门口嗑瓜子。

“喂,堂堂副县长之女,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

虞红懒得搭理,继续嗑着瓜子听外面的烟花爆竹声。

昨天宣布放假,今天唐尚德和胡梅丽已经先回皖省了,他俩会比普通员工要早些时间复工,临安这边暂时只剩虞红和方卓两人。

“哎,让你买小礼物的事怎么样了?这两天趁着还没走,这个事先解决一部分,你问你爸了吗?”方卓半是找着话题的问道。

虞红不顾形象的蹲在门口,摇摇头:“我问了,他也不是很懂。”

方卓沉吟。

不等他沉吟出结果,虞红接着说道:“他就建议我买些宣笔、宣纸、徽墨、歙砚、清酒、茶具、品牌化妆品之类,别的也没有太好的主意。”

“好家伙。”方卓愕然,旋即发现虞红是认真的表情,“这就够了吧?”

“十七家三甲,还有三四十家非三甲,这种类不够啊。”虞红说道。

方卓捂脸:“重复也没问题,就是表达一点小小的心意,你以为处对象呢?年前送一送,年后送一送,元宵节前都行。”

“好吧。”虞红语气有些勉强。

“等网站大了,咱挑挑人,组个宣传部门专门用来做这个活,小礼物的钱都当作营销费用,其实也算比较实惠,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讨生活。”方卓说得卑微。

虞红听着有趣:“不说以后,最起码在临安和庐州,咱们行政关系不错啊,医院的态度都蛮好,很积极。”

“两码事。”方卓摇头,“而且,行政这个事吧,帮助肯定是有,但走的太近也有风险,就像你爸,他这建议听起来就是老手啊,保不齐……咳咳。”

虞红“哼”了一声:“我爸才不呢,不然也不会被我妈娘家看不上,算了,说这没劲。”

方卓刚来了劲头,有点悻悻:“支持你爸,另外,重男轻女要不得。”

“你们男的不都是想着要儿子传宗接代么?”虞红斜了一眼。

方卓竖起右手:“天地良心,我都行。”

虞红还想说话,不远处的鞭炮声遮住了声音,她往边上看去,一群孩子正嘻嘻哈哈的捂着耳朵。

方卓也闻声到了门前,情不自禁的笑起来。

现在这个时代,年味确实很足呢。

两个人一起捂住耳朵,看着鞭炮的霹雳哗啦。

爆竹声中辞旧岁,西湖两人过小年。

不知道临安这边是不是小年都吃年糕,反正这天晚上方卓领着虞红转了两个超市买到元宵,也算合着自家规矩过了个节日。

接下来的两天,挂号网的总裁和市场总监开着车满城医院的跑。

来自皖省的文房四宝都是在临安买的,也不知道到底真不真,但都由两个皖省人手中送出,至于其它由副县长指点的小礼物在这个节点还真不好买。

方卓就熟不就生,找了柳洋洋。

然而,柳洋洋也不是万能的,临近春节,很多商家已经暂停营业。

方卓和虞红商量了下,决定到申城采购之后回来拜晚年,那边可比临安还发达的多。

1月19号上午,两人在最后确定临安的值班人员后登上前往申城的火车,两地之间不算太远,只有2个小时的车程。

下午一点,挂号网的两位高层抵达申城。

“姐,姐,这呢,这呢!”

出站口有个青年拼命的挥着手。

“我弟虞海。”虞红嘴角翘起,“他旁边是我舅李彬涛。”

方卓边走边低声道:“哎?我看他见了你挺高兴啊?”

“废话,他是我弟。”虞红顿了顿,“他一个小孩又不重男轻女。”

两人说话间到了跟前。

李彬涛穿着很讲究,手里还拿着墨镜,虞海看着也是一身名牌。

“大红,你同学啊?”李彬涛随意的冲着方卓点了下头。

虞海颇有些虎视眈眈的盯着方卓。

方卓对小朋友的目光有些莫名其妙,主动说道:“我们是同事,正好顺路来申城。”

李彬涛没和方卓搭话,只是惊奇的问外甥女:“大红,你工作了?不是还没毕业吗?实习啊?怎么不来申城?”

“嗯,在做互联网,是我比较感兴趣的事。”虞红瞪了弟弟一眼,回答舅舅的话。

李彬涛命令式的说道:“庐州能做互联网吗?毕业来申城。”

虞红摇头,再次说道:“我做的挺开心。”

三言两语之间,方卓愣是没从舅舅和外甥女之间瞧出亲人见面的感觉,他有些尴尬的移开眼神,正好又对上高中生虞海的目光。

啧。

有点乱。

方卓开了口:“会来申城的,我们公司的下一步计划就是往申城扩张。”

李彬涛疑惑的看了眼方卓,仍旧没接腔,说道:“走吧,先上车,停路边了。”

虞红转头看方卓:“走,送你到医院。”

虞海忍不住了,今天特别高兴的来接自己亲姐,可现在好像被无视,高中生奇怪的自尊心有点受伤。

他大声的说道:“不是吧?这人不会是姐姐的男朋友吧?”

这话既不合适,也没礼貌。

李彬涛皱眉看着外甥女旁边穿着一般的年轻人,除了模样好看,其它的没瞧出来什么。

虞红狠瞪弟弟一眼:“瞎说什么?”

方卓无奈,没理小朋友,他从口袋里摸出名片盒,拿出一张,礼貌的递向李彬涛:“你好,挂号网方卓。”

没等李彬涛接过名片,他的手机响了。

刚看清是红杉郑朗的号码,没问候两句,那边已经看到了脚步匆匆的人影。

“方总,方总,来来来,今天我可得好好尽地主之谊。”郑朗笑着迎上来。

方卓惊奇:“郑总怎么还亲自来了?我昨晚不是说到了申城拜访你。”

“哎,到我这里,客气什么?”郑朗注意到旁边的人,他同样记得虞红,打了个招呼,“虞总,一起,今天也是打边炉。”

郑朗又看向李彬涛,问道:“这位是?”

“他是虞总的舅舅,来接虞总的。”方卓忽然想起之前在庐州从虞红身份上的借势,连忙冲她使了个眼色。

郑朗伸手和李彬涛握了握,递上名片,客气的说道:“红杉资本,郑朗,多多关照。”

李彬涛的表情有点僵硬,他注意到了郑朗手腕上的百达翡丽,那是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经典款名表:“您好,郑总,我是荣华皮革的李彬涛。”

郑朗想了想,没听过,像是皮革厂,他笑着点点头。

“郑总,我就不打扰你们交流发展战略了。”虞红读懂了方卓刚才的眼神,笑道,“很久没看家里人,我可不像方总那样工作狂。”

郑朗哈哈一笑。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方卓冲着李彬涛、虞海点头致意。

“好的好的。”李彬涛的态度主动很多,甚至有点后悔刚才没来得及接名片。

方卓和郑朗边走边聊,很快就消失在一家人的视线之中。

李彬涛看了眼手中的名片,红杉资本的高级副总裁郑朗。

即便行业不相关,他也听过红杉资本的名字。

“你那个同事是?”李彬涛困惑的询问外甥女,想起刚刚的扩张之语。

“他刚才不说了么?挂号网的方卓。”虞红淡淡的说道。

她又看向弟弟,回答那个不礼貌的问题:“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老板。虞海,你今天很丢人。”

虞海没看出中年郑朗的名表,但感觉出他的身份不一般,又敏锐的感知到舅舅的态度变化,只能一言不发的板着脸,默默丢人。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