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台音乐播放器,一顿午餐。

腊月二十七的晚上,这个数字变成三台音乐播放器,一顿午餐和一顿晚餐。

随即,方卓开车把虞红送到家。

奔驰熄火,虞红气闷。

“转悠了一天就干了这么点破事,嘚,你把最后买的这个便宜货送我。”虞红伸手去拿后座上最后买的音乐播放器——MPman F10。

这款据说是最早款的MP3播放器,两年前的产品,价格便宜才两百多块钱。

“别,我得带回去研究研究,人家导购好不容易从仓库里翻出来的货呢。回头我送你一好的。”方卓连忙伸手去拦。

虞红悻悻的缩回副驾,怒视老板,今天压根没按计划来,挂号机的事一丁点都没问。

方卓没有丝毫畏惧的和虞红对视,他今天其实挺满意。

咚咚咚。

副驾的车窗被人敲响。

虞红回头,开门下车:“妈,你怎么在这呢?”

方卓微惊,也开了车门下来,看到四十出头的虞妈妈正打量自己。

“哦,我下来买点东西。”虞妈妈口中这么回答女儿,目光却一直在审视送她回来的年轻男人。

“阿姨好,我是虞红的同事方卓。”方卓古怪的情绪一闪而过,大大方方的打了个招呼,甚至犹豫了一下后还上前主动握了握手。

虞妈妈露出笑容:“你就是方卓?这两天听大红说到你,承蒙照顾,她在你的公司里没添乱吧?”

“没有没有,虞红工作能力特别强,帮了我很多忙。”方卓说着好话,又抱以歉意,“来得匆忙,实在不好意思,这两天又和她为工作奔波。”

他有些尴尬,因为和之前一样没打算上去,也没买什么礼物,车上就三台MP3音乐播放器,要不,送虞妈妈一台?合不合适啊?

虞妈妈颔首,拉着女儿的手,叹道:“从小到大,大红就没怎么和我在一起,她这个人性格要强,有时候说话还直,我一直觉得亏欠她。方总,她要是有做不好的地方,您一定多照顾,谢谢了。”

虞红听得抓心挠肺的不自在,她微怒道:“妈,说这个干什么!走,走,回家了,方卓还有事呢。”

“阿姨,她一直做得很好,公司靠着她撑起半边天。”方卓听着虞妈妈的一声“您”,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虞妈妈被女儿拉动了两步,不忘告辞:“我和大红就先上去了,方总有时间可以来家坐坐。”

“哎,哎,一定,阿姨新春吉祥,过节如意。”方卓笑容可掬的挥手再见。

等到两人的身影走进小区,他连忙上车,火速离开此地。

虞妈妈和虞红走在小区里,双双沉默。

快到楼下的时候,虞妈妈开口问道:“你俩刚刚坐在车里是不是要亲嘴了?”

虞红扭头,满脸的不可思议:“⊙▽⊙!”

“电视里不都那么演么?两个人深情款款的看着对方,慢慢靠近,拥抱,亲嘴。”虞妈妈有理有据的说道。

“我那是深情款款?我那是怒视,妈,你懂什么是怒视吗?”虞红怒视亲妈。

虞妈妈压根不搭理女儿怒视,继续问道:“你不在庐州,跑去临安或者其他地方出差的时候是开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虞红又羞又恼:“我……我开什么房啊!我们在临安有长期租的房子!”

虞妈妈又惊又怒:“你俩已经在临安同居了?”

“不是,不是,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虞红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那是我们公司租的员工宿舍,我和一个女同事一起,他和公司的技术总监一起。”

“真的?”虞妈妈追问。

“对天发誓。”虞红举起右手。

虞妈妈这才放心,她觉得也不可能这么快,顶多就是亲嘴而已。

“方卓长得还挺好看。”虞妈妈站在电梯里回想着刚才见到的模样。

“妈,我就不明白了,他好不好看关你什么事?关我什么事?”虞红满心无奈。

虞妈妈说道:“我就随口说说,你激动什么?”

“我没激动!!!”虞红激动的说道。

叮咚,电梯到了。

两人进了家,虞红一抬眼,弟弟虞海正从阳台边往客厅走。

“姐,他走了,尾灯都看不到了。”虞海乐呵呵的说了句。

虞红往沙发上一坐,没搭理他。

虞海瞧出来姐姐心情不好,一声不吭的坐在离她远的凳子上,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没必要在姐姐的脾气前被绊倒。

舅舅李彬涛什么顾忌,直接问道:“姐,怎么样?是一表人才吧?”

“嗯,人很好看。”虞妈妈稳稳的评论,“能看出来是个做事的人,见了我落落大方,一点不怯,说话很妥当,应该还是习惯性的和我握了手呢。”

虞红无力的抓了把瓜子:“人家特么的怯什么啊?”

虞妈妈瞪眼:“说什么呢,还学会粗口了。”

虞红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跟老板学的。”

虞妈妈沉默了。

李彬涛笑道:“姐,你想想,人家这么年轻就做这么大事业,得碰上多少事啊,男人啊,嘴上骂两句,那是情绪的宣泄,只要不动手就行。我和袁媛还吵架呢。”

虞妈妈点点头,是这个理,弟弟和弟媳只吵架,从不动手。

“妈,舅,我和方卓是同事关系,真的没别的什么,我们认识都不到一年。”虞红叹口气,决心纠正家人们的错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看电视吧,没什么就不要解释了。”虞妈妈笑了一声,伸手拿过遥控器换台。

虞红好似一拳打到棉花上,轻飘飘的不着力,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

客厅里瞬间响起电视节目的欢声笑语。

……

腊月二十八。

腊月二十九。

大年三十。

方卓没敢再喊小虞总监出门,介个,主要大过节的实在不好多让人加班,忙活机器和研究MP3的事由自己多跑跑就行。

2000农历龙年最后一天的下午,方卓匆匆从工厂回到瑞金医院,又享受了一顿剩饭剩菜。

“下午还忙吗?”母亲赵淑梅真有些心疼儿砸了。

“不出去了,咱们打牌吧。”方卓擦了擦手,笑道,“辞旧迎新,好歹得给自己放半天假。”

“哥,等我好了,我去帮你!”赵素祺自告奋勇的说道。

“行,你打牌要是赢了我,以后把你聘请为我们易科的高管,到时候就是赵总裁。”方卓从包里拿出兑换的一叠崭新钞票,“辞旧迎新,我专门去银行取的。”

“来来来。”赵素祺招呼母亲和姑姑,“我哥今天要散财了。”

外面时不时响起烟花爆竹,小姑娘在牌桌上大杀四方,在这辞旧迎新的最后一天赢到了方总裁拿出来的所有钞票。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