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蛇年的第一天,方卓完全沉浸在音乐播放器的思考之中。

挂号网嘛,它成立的第一目标早已完成,有那么一笔别人赞助的费用被光明正大的存进银行账户,可以自由的流通使用。

至于第二目标,风投们对盈利模式的看好比想象的还要顺利。

但,它所谓的线下医院付费场景是条死路,方卓对这一点再确定不过。

而且,随着托普集团这种打着信息化建设幌子而最终倒塌的情况被上面注意,行业的相关政策出台肯定会变得更加敏锐。

别的不提,推广应用小组的那位给自己发的消息还在手机里呢。

不过,努力融完第一轮之后到底是要卖身给其它人还是继续维持下去,方卓反而有些不太确定了,主要周辛、虞红他们的工作热情太过感人。

有时候,方卓就觉得忽然背负了些东西。

初二这天,方卓时隔数天再次约了虞红中午见面。

然而,上午的时候,虞红忽然打电话表示已经在瑞金医院,询问病房位置。

“你怎么来了?”方卓匆匆下来接小虞。

“来看看你妹妹啊,好歹我也算半个申城人。”虞红理所当然的说道,她手里还拿着花,呶呶嘴,“来之前我寻思拎点什么,结果我妈自己动手编的花让我带来。”

方卓诚心诚意的感谢道:“太谢谢阿姨了,有空我上门拎点水果去给她拜年。”

虞红听到这话,有点不自在的说道:“挂号机什么的都没搞好呢,回头再说,要以事业为重。”

“嗯,我下定决心,易科不仅要做贴牌挂号机,也要做音乐播放器。”方卓严肃的说道,“这是为以后早做打算。”

虞红知道方卓这话的意思,疑问道:“你是不是要调研下市场状况?有点太突然了吧?钱怎么算?”

“临安银行批贷额度只用了一半,正好剩下一半可以做这个项目。”方卓说道,“市场状况不难了解,只需要看看如今的随身听就好。”

“索尼的随身听卖得很好,我们这个播放器对标的产品就是walkman,最终目标就是取代它。”

虞红捧着花,有点难以想象如何取代时下火热的索尼walkman,那可是畅销全球的东西,数以亿计。

她问出必定会被很多人问的问题:“凭什么?”

“凭互联网。”方卓这几天反复结合后世情况进行了思考,“不要把播放器视为一个硬件产品,它的本质是互联网的发展对人们获取音乐方式的改变。”

“挂号网是互联网+医疗,播放器就是互联网+音乐。”

“你想听歌的时候不需要去买磁带,直接在网络上就可以下载,这是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也是顺应数字音乐发展的潮流。”

“以前的CD、磁带、黑胶,它听和获取音乐的方式比较狭隘。”

“数字音乐带来的变化就是更方便,这是进步的,是Making Progress。”

方卓最后总结道。

虞红有点懵,想了想,问道:“你打算就这么和风投说?”

“哈,差不多,还没到那一步,好歹得有个样机才能去找风投吧。”方卓笑笑,“我的意思是我们做的仍旧属于互联网在传统领域的创新应用场景,符合我们的项目观念。”

虞红沉思。

“小卓,小卓,那是你朋友吗?”

病房里的赵淑梅正好出门,看到自家儿砸和一个大长腿站在一起,那姑娘手里还捧着花。

“噢,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市场总监虞红。”方卓回头,走了两步,“这是我妈赵淑梅。”

“阿姨好。”虞红连忙打招呼,“我是方总的同事,今天过来看看方总妹妹。”

“快进来,进来坐。”赵淑梅热情的招待,等姑娘进了病房让侄女看到人家送的花才接过来放桌上。

虞红略有些拘束,看到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孩,又介绍一遍:“我是方总的同事虞红,经常听他说起你,在申城这边好多了对吧。”

“虞姐姐好。我哥也经常提起你。”赵素祺眨眨眼。

“他怎么提我啊?”虞红笑道。

赵素祺说道:“说你骑摩托,骑摩托显腿长。”

虞红:“……”

“什么乱七八糟的。”方卓微斥,“虞总监工作能力很强,你以后能有她一半能力就不愁吃喝了。”

赵素祺连连点头。

“小虞啊。”赵淑梅笑眯眯的看着虞红,“你和小卓一起做事业,他有做得不对的,你直接说,千万别委屈自己。”

虞红被这声“小虞”喊的有些错乱,怔了一下才说道:“没有没有,我们网站能做到现在全凭方总和各方面的斡旋,我从心里佩服他。”

“哎,别吹别吹,都是大家的功劳。”方卓摆摆手,表情却是“多说点多说点”。

赵素祺出声问道:“虞姐姐,你是市场总监对吧,这是做什么的?”

“发掘市场需求,制定公司路线,协调各部门之间的工作。”虞红一本正经的说完后继续说道,“课本上是这么说,但自从和方总一起做网站,啥事都干,有次还让我去医院表演。”

方卓用力的“咳”了一声。

“虞姐姐,你坐这边说。”赵素祺笑着招招手。

虞红回头向领导请示:“可以说吗?”

“那个,我们是做阳光下的事业,有什么不能说?”方卓问心无愧,又补充道,“但也得注意语言艺术。”

赵淑梅听见儿砸这样说,狐疑的看着他。

这时,手机响了。

方卓连忙拿着手机到病房外接电话。

红杉副总裁郑朗的电话。

“方总,我认为你应该加快网站铺设的速度了。”郑朗开门见山的严肃道。

“怎么?”方卓听出来一些不明的意味。

郑朗说道:“听说鹏城那边有人开始做和挂号网雷同的网站。”

“鹏城?”方卓呆了呆,觉得这是蝴蝶效应,前世肯定没有这档子事,“是谁在做?不会是企鹅吧?”

“不是,听说姓梁?好像是这个姓,我也就听朋友聊起,等下再让人打听打听。”郑朗答道。

“姓梁?”方卓一下子就想到科大的梁民老师,但又不太敢相信,距离有点远啊。

他略微沉吟,说道:“郑总,这是利好啊,有竞争才能更快的普及,而且,它那是在南方发展,不会对我们这边造成影响。”

郑朗哭笑不得:“利好?”

“对啊,我们有先发优势,华东这一块已经提上日程,鹏城虽然也是直辖,但我们这边以申城为示范,加上华东区域,第一轮融资怎么也比对方快。”方卓这么说道。

“希望如此,但挂号网还是应该更快一些的铺设。”郑朗坚持道。

“是,我这边再研究研究对策。”方卓想了想,“申城可以先同步做前期工作,竞争这种事或早或晚,总归会来。”

郑朗有些欣慰:“好,你有信心就好,我这里有新消息随时和你联系。”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