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的采访没有引起方卓多大的注意,因为正当他想继续稳固浙省铺设工作的时候,申城的许柯登传来播放器原型机做出来的消息。

从申城回临安不过大半个月,许柯登原本说的一个月被提早了不少。

方卓挺高兴,等了两天拿到被命名为一号的原型机却被浇灭不少喜悦。

一个字,丑。

他印象中的播放器都挺漂亮小巧,一号吧,也就能占个“小”了。

方卓接着亲自试用两天,发现不少问题,这个储量大是大,可真正拿来听音乐的时候会有个很难找歌的事,几百首歌需要一个一个的按键来寻找。

其次,一号和电脑连接后的传输文件速度太慢,一首歌都得等待十钟才能传进去,这要是一二十首歌就太影响日常使用。

还有,屏幕对于按键的反应比较慢,总有种卡了一下的感觉。

诸如此类,一号原型机只在消息出现的时候让方卓惊喜,慢慢发现的小问题则让他觉得挺郁闷。

产品经理许柯登在电话里听完了老板对原型机的吐槽,他倒是比较平静的回复:“这些问题我们可以想办法解决,原型机就是粗糙样板,比如你说的文件传输速度,我们这个是USB1.0版本,现在最新的有1.1啊,我来问问同事。”

许柯登简单举例后才奇怪道:“方总,为什么你没问我音质的事?这个对播放器来说才是重点啊,我试听了walkman和一号,不得不承认差距不小。”

“MP3格式不是本身就压缩的对音质有影响吗?”方卓倒是真没太注意音质的表现,迟疑道,“我们这个差距大吗?我记得你说要试用不同dac芯片,这是最好表现吗?”

“这倒不是,一号没多试芯片,我只是担忧大家对于音质的接受程度。”许柯登考虑着音质是播放器的重中之重,最近的工作都是围绕着音质来改善,但效果只能说差强人意。

方卓思索了很久才说道:“虽然同是播放器,可我们还是要差异化来竞争,主打的会是轻便好用,音质上只要有平均水准就好,我觉得音质不论怎么比都比不上做了这么久的索尼吧?还有格式上的先天劣势。”

许柯登哑然,这还真是大实话。

一号原型机的反馈告一段落,方卓会继续试用一段时间,许柯登则要针对当前的问题进行优化,他需要解决的事还有很多。

三月二号,没等方卓多琢磨播放器,虞红忽然抓着报纸风风火火的找到他。

啪。

报纸拍在桌上。

“是不是你背着我找记者了?”虞红指着报纸上的报道问道。

“我找就找……我背着你干嘛?”方卓无奈,拿起报纸一看究竟。

虞红“哼”了一声:“我就怀疑上次媒体报道托普的事有你在背后搅和,这次谁知道你是不是动手找人了。”

“没有,真没有。”方卓进行两次否定,阅读完《华夏经营报》的报道,皱起眉头,“这个记者是上个月底采访过我,可这笔调有些重啊。”

报纸上的内容援引了方卓的话,但整篇报道的重点并不在于线上挂号的模式,而是批评了鹏城行政对于医疗领域动刀的不谨慎。

方卓反复看了两遍,觉得不太对,自己这是被当枪了?

“我尼玛,我尼玛。”

他对报道发出赞美,眉头紧皱:“小虞,你记得上回采访老梁的是什么报纸吗?”

“《南方都市报》。”虞红记得很清楚。

“那最近多注意下这个报纸,看看有没有什么回应吧。”方卓无奈道,“我说的话没什么问题,应该没有大碍。”

很快,《南方都市报》果然有了回应。

报纸中没提经营报的报道,只是称赞线上医疗和鹏城行政的合作,提到鹏城人民享受到了互联网特色创新带来的利处。

仅过两天,《华夏经营报》再次整版报道,内容中更多提到了挂号网,这次不单单是文字,还放出现场拍摄的照片,笔调重点是既要改革,也要注意步子。

《南方都市报》没了声音,《鹏城特区报》却在次日接力刊载了一篇社论,提到改革要有大刀阔斧的决心,要能因地制宜,要能允许创新。

值得一提的是,《鹏城特区报》属于鹏城的行政机关报,颇为权威。

《华夏经营报》很干脆,第三次的报道刊登出鹏城各大医院的现场采访,更接地气,更讲民生,更讲证据。

另外一方暂时没了声音。

然而,全程目睹隔空论战的方卓已经凌乱了,这背后是有啥啊?你们这是在讨论线上挂号吗?能不能别提我了?我特么接受采访的哪句话都没有问题啊。

明显站在线上医疗,或者说,明显站在鹏城方面的报纸暂时没有回应,但方卓很怀疑那边的报纸是派记者来临安、庐州实地取材了……就像经营报的人那样去鹏城……

有的时候,没有问题都能拍出问题,更何况,挂号网的工作压根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方卓基于这样的考虑联系了一次之前留下号码的经营报记者沈楠,然而后者并没有接电话,也没有回电话。

看起来,情况有些上纲上线的失控——对于挂号网这种小企业来说的失控,连柳洋洋秘书都打电话来询问情况,听起来她还颇为正式。

至于两方报纸,就不知道是不是小试牛刀了……

方卓思索着办法来给自己降降温,没等想出来就接到企鹅马的电话。

对方先是重提了一下《赢在华夏》的节目邀请,然后状似无意的聊起“线上医疗”这家近来在鹏城颇为抢眼的企业,最后,他还夸了一句。

“方总,胆子很大,牛批啊。”

方卓认为这是夸奖,嘴上和对方谈笑风生,丝毫不惧。

然而,等到电话挂断,他还是有些苦恼,老梁的那家线上医疗看起来是被架住了,后面全是鹏城方面的力挺,这就造成自己这边看着像是打擂台似得也被提起来。

问题在于,自己没有什么好的发声渠道来表明挂号网就是一家老老实实专注实事的互联网公司。

要不,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行业会议?

方卓半夜没睡,联系来联系去也没找到合适的场合。

次日,很久没联系的推广应用小组组长郑丹锐来了电话。

“方总最近风头很盛嘛。”他开口就调侃一句。

方卓叫屈:“郑组长,我啥也没干,就接受了一个年轻记者的采访,然后莫名其妙的老是被提到。”

郑丹锐狐疑:“真的?我看你挺爱出风头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顶多也就奔着赚钱,怎么会去搀和舆论里的事。”方卓心里只有钱,啊不,只有事业。

“来一趟申城,我给方总介绍生意。”郑丹锐平淡的说道,“顺便,带上你企业的资料。”

方卓追问一句没得到解答,也没什么犹豫就应了下来。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