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万,这个数目不少啊。”

“这得看我们拿这钱能做成什么事。”

申新科创副总经理的表态稍稍迟那么一会会,挂号网的总裁已经坐上了钓鱼台。

王风益微微点头,示意方卓继续往下说。

“我们挂号网会对第一轮的两千万释放20%股权,拿着这笔钱的目标是拿下全国的大部分市场。”

“这次的融资在我们原本的设想里是为了提高竞争力。”

“事实上,竞争对手已经在鹏城出现。”

“我们目前占领的市场是皖、浙两省,国内的其他地方还比较空白,融到第一轮的钱就是为了网站的全面铺开,也势必还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和竞争对手进行正面竞争。”

方卓不疾不徐的说道:“我们融完第一轮或者第二轮后的目标就是领跑全国市场,如果顺利的话,我希望明年年初能融到第二轮,上市计划也会提上日程。”

就这么不长的接触,他已经察觉出来对面这位副总经理的兴趣点,上市就是这些机构的投资兑现。

王风益表情很专注,全国市场这种话听起来并不是虚的,别的不提,拿下申城市场后不管北上还是南下,旁边坐着的推广应用小组郑组长就能帮上大忙。

市场有了,盈利还是问题吗?

从某种意义上,两人其实有着某种潜在一致的信心。

方卓见王风益还没开口,笑道:“申新科创这边可以看情况投,我们释放的20%股份,红杉那边一直很感兴趣,另外,也有业内朋友介绍IDG,他们应该也可以拉进来。”

2000万的数字已经放出去,对方没直接开口表达意见,那就说说其它买家来平均一下,又不是让你们申新一下子出这么多钱嘛。

王风益侧头和左边座位上的人沟通了几句,然后重新对上方卓的目光,强调道:“我刚才说我们申科很有诚意,挂号网的第一轮我们最少可以拿一半,也就是10%的股份。”

他还价道:“但你们公司的估值照你的算法在第一轮已经估到一亿,这个价位偏高了。”

“估到一亿是因为今年互联网行业的整体状况低迷。”方卓把话反过来说,“就目前而言,国内线上挂号这一块,挂号网处于领跑位置,同样是互联网的另一个领域,门户网站的网易、搜狐,它们上市的价值就是一个跑道领先后的表现。”

即便自上市后就一直在跌,网、狐、浪的市值也价值着二三十亿。

方卓继续阐述理由:“而且,红杉之所以投我们是因为我们的付费场景更具体,这是互联网其他方向上很难做到的,一旦拿到第一轮的钱,挂号网可以立即把两省之地的经验复制到国内的其它地区。”

高端的商业谈判往往更加朴实无华。

就像高端的商业竞争有时只是简单的投毒、翻墙、锤人。

王风益其实不是专业的投资背景出身,国内这一块运作更多的是向国外看齐。

他思忖着这个年轻人的话,被提醒了一个朴实的理由——红杉资本那么专业的风头都愿意投,那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现在是什么?

现在是己方在让挂号网提前开启第一轮并且谈妥后再通知其它家投资机构,两千万说多不多,更别提不可能全部吃下,像红杉、IDG他们投资时用美元计数,换算过来也很稀松平常了。

王风益在心里进行原则上的同意,表情上只是露出笑意:“我们是很看好挂号网的发展,不然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这样吧,方总等我们开个会讨论讨论,我们尽快给出一个意见。”

“可以。”方卓很平静。

王风益起身握手,寒暄道:“晚上给方总接风,说实在的,我不是互联网的专业人士,还得像方总这样的青年才俊来给我分析分析市场。”

“市场很好,前景也很好,我对互联网是充满信心的。”方卓说着大实话。

会议室里的人纷纷打了招呼,挂号网这边只有方卓一人,倒是接了不少名片。

然后,方卓和郑丹锐一起出门。

“郑组长啊郑组长,这今天真是好一出啊。”方卓还没出去就连连摇头。

郑丹锐既安慰也正告道:“你们这个挂号网牵扯那么多人,以后互联网越发达,牵扯的越多,有国资背景才让人放心。”

“咱不是市场经济嘛。”方卓装模作样的叹气。

“市场经济也得讲稳定安全。”郑丹锐瞥了他一眼,问道,“你们第一轮需要融这么多钱?”

“融资就是看当下也看未来。”方卓认真的答道。

郑丹锐点了下头,不置可否的说道:“能融到也是市场经济。”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告诉我!

方卓没敢问出来,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我今天谈的一头雾水,这个申新科创是本地行政的背景?”

“背后是华夏国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国资委批准设立的。”郑丹锐轻描淡写的说道,“属于私募股权,然后又控股了申新,本地行政上也有些股份。”

方卓“哦”了一声,虽然没怎么听过,但能猜到大致路子,如果申新真的投了钱,申城这里的市场肯定就应声而开。

这也算无形的敲门砖了。

尤其,挂号网的市场更依赖于行政上的配合。

不过,如果挂号网的付费场景真的像话里所说的那样,第一轮的融资并不是很愁风投,对方目前是自觉占了便宜的。

“你们和医疗在线是什么情况?”郑丹锐问了个引起他注意的事。

“我也不清楚,我就是接受了一个记者的采访,然后看报纸上攻讦起来。”方卓真的无辜。

郑丹锐咨询专业人士的意见,问道:“不说舆论,你认为医疗在线在鹏城的动作有没有问题?”

方卓没有告状,为难道:“我和他们是直接竞争关系,你让我说……”

“嗯,你说。”郑丹锐指定道。

“首先,每个地方每家医院的情况都是不同的,其次,按照我们工作经验判断,医疗在线的号源比例有些偏高。”方卓说也就说了,又打上补丁,“可我没实际去鹏城,只是经验上来说。”

郑丹锐慢慢点头,感慨道:“企业是能影响到很多人。”

“医疗在线只是鹏城一地,更多的表现恐怕得看他们之后的发展。”方卓举了个例子,“比如,像我们在临安展开的IP地区分配,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采用。”

郑丹锐知道这个操作,可以说也间接决定了定向分配,闻言皱了下眉,准确接收到方卓上的眼药。

他没多说什么,只是同意道:“是要看之后的情况。”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