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近期冒出数家做线上挂号业务的公司,这不仅没有让获得第一轮融资的挂号网失色,反而愈发显得这个赛道大有可为。

也因此,方卓是不缺饭局的,做主投了第一轮的申新副总经理王风益也乐于多和这位互联网行业的年轻总裁亲近,他的非专业投资背景正是需要专业人士的眼光来做判断。

仅在方卓和企鹅马通话的第二天中午,方卓便和王风益自然而然的凑到了一个饭局。

“方总,问你个事,你觉得华东网怎么样?”

饭局不是王风益的,他到场客套一会后找方卓聊上了天,对于这位,除了专业性,还有些摸不透他和郑组长的关系。

但,彼此处好当朋友是没问题的。

“华东网?区域门户网站是吧?”方卓奇怪的反问,“王哥怎么想起来问我这个?”

“有人找上门呗,不过我们申新成立没多久,业务上得谨慎点。”王风益抿了一口酒,说着公开的消息。

申新科创是国新控股、地方入资,本来上面是想搞个国新在申城的分公司,可由于本地关系争取才变成一个控股形式的新公司,但这样是需要成绩或者说政绩支撑的。

“托关系的吗?”方卓问得比较直白,又不待回答便给了个简单结论,“前景不好,短期内都不一定能撑起来。”

这话里“短期”的意思是都不见得出现上任政绩、下任接盘的局面。

“现在的门户网站这么差吗?”王风益有些感慨,甚至都没问理由,随口道,“我这两天看慧聪网和阿里巴巴相互之间攻击,还有个‘北慧聪、南阿里’的说法,你说你们挂号网会不会和南边的医疗在线也整个南北之分?”

方卓笑了两声,敬了一杯酒:“申新要是再给我投一亿,我保证国内只有我们一家做挂号的。”

王风益打个哈哈:“一千万也不少啊,再说,红杉也给一千万呢。”

方卓避过这个话题,笑道:“这个南北啊,我肯定看好阿里。”

“因为阿里也在临安?”王风益问道。

“不,因为阿里的马伝这个人很厉害。”方卓把话绕回来,“投资不常说么,投到最后就是投人,再好的项目都得人来做,王哥有时间见到马伝就知道他确实有些不一般。”

王风益有些好奇,没说话,只是颔首。

方卓碰了碰杯,开始慢慢露出杯里的匕首:“说到人,业内另一家的老板,就是做通讯软件的企鹅公司,他家的马华腾,这人也很厉害,和马伝是两种风格。”

王风益微微点头:“我用过QQ,但听说这家公司不太行。”

方卓哂笑,不言语。

王风益对这笑容稍觉不服:“圈里传闻,有两家持有它股份的都在出手呢。”

看看,这不光我觉得不行,其他人也这样认为。

方卓反问:“我知道这事,从去年就开始嘛,那你听说它卖出去了吗?”

王风益心中一动,静待下文。

“这股份究竟是卖不出去还是待价而沽?”方卓自顾自闷了一口酒,仿佛有些酒劲上头的挥斥方遒,“王哥要是不信,你们不都是一个圈的,给对方随便报个价试试就知道,也不多,就两倍于当初的价格,看人家卖不卖。”

满桌的觥筹交错都入不了副总经理的心,一直认为是业内共识的判断好像一下子变得模糊。

方卓继续搭着线,笑道:“王哥不说话?你这是不信呐?咱打个赌好了,就赌两瓶茅台,回头你让人打个电话试试。”

王风益微微摇头:“你就这么有信心?”

“投资这玩意啊,说难也难,说易也易,我是对我那企鹅的好朋友有信心。”方卓满上酒,没试图继续激将,只是碰了碰杯。

“小赌怡情,哈哈,我倒要看谁出这两瓶茅台。”王风益仿佛被激起赌性,笑了起来。

砰。

两人一个碰杯。

酒水下肚便是如今国内的投资高端操作。

这天下午,酒量很好的王风益只是微醺的回到公司,他坐到办公室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实施赌约的内容,让下属给IDG试探性的给了份两倍的报价。

当初是110万美元,现如今220万,这翻一倍的利润总还行吧。

很快,下属在内线电话里给了回复,对方拒绝这份报价。

王风益微微吃惊,不是为两瓶茅台这么快就有了归属,而是对方拒绝速度很快,价格看起来完全没挨到预期的边。

他略一思考,一边让人整理企鹅这家公司的资料,一边让下属继续以330万美元的价格去报。

本以为对方这次会有考量,结果不出半小时,这份报价仍旧被拒。

王风益这下有点坐不住了,还真是待价而沽?或者,股份已经另有买家?

IDG卖肯定是有卖的意图,这消息因为牵扯到香江小超人,在圈内还算比较出名,可眼下是什么情况?

试探性的报价没再继续,企鹅公司的资料和近期发展则摆上桌面。

王风益浏览着数据,瞧见它最近和联通合作的新闻,一时间有些拿不准主意。

傍晚下班时间,王风益喝了一口茶,咳了咳嗓子,用带着醉意的声音打通挂号网方卓的电话。

“方总啊,明天中午我去你那办公室坐坐啊。”

“怎么?投资人来视察工作呢。”电话里的方卓如此笑道。

“朋友新送两瓶十年茅台,正好能了咱俩那赌。”王风益说道。

电话里的方卓仿佛吃了一惊:“好嘛,王哥,你这电话打过了?这么快的。”

“就看你老弟对茅台情有独钟,我这利索的试试,早点给你酒啊。”王风益敲定这事,“明天中午见,正好听听挂号网最近的情况,午饭嘛,简单点,咱就唠唠嗑。”

翌日中午。

申新副总经理自投资挂号网1000万后第一次抵达它的办公室,手里还拎着两瓶茅台。

“来来来,欢迎王总莅临指导我们挂号网的发展。”

方卓得了电话,门口欢迎公司的投资人。

“老弟客气啥。”王风益把茅台往方卓手中一放,“算我输了,今天可别喝,你就放你办公室,下回我再赢回来。”

方卓一阵笑的把副总经理接到自己办公室。

落座,泡茶。

方卓桌上已经放好挂号网最近发展的资料:“王哥,看看我们的发展,是不是步子小了。”

王风益只是随意瞥了瞥:“方老弟我要是不放心,当初也不会投,今天咱就是唠嗑,别整这么正式。”

“我这互联网的一介小辈有什么好唠的。”方卓和昨天喝酒时的自己有明显不同的表现。

“可别这么说,老弟的眼光我是佩服的。”王风益竖起大拇指,“就拿这两瓶茅台说,我们公司的人本来都认为IDG是要抛售呢,结果全都没方老弟看得准。”

方卓微微一笑:“国企嘛,正常。”

王风益刚想点头,忽觉不太对味。

他拿手虚点了两下,笑道:“就这IDG,我真不明白了,你说他们捂着企鹅的股份想卖多少钱,我昨天可不只是两倍,是让人三倍的报价。”

“五倍打底,六倍有望,七倍寻常。”方卓看了眼桌上电脑屏幕和另外一个当事人的QQ聊天,略带笃定的回答。

王风益这下真的大吃一惊,脱口而出:“抢啊?!”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