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抵达金陵的第一晚便喝得有些多。

人的酒量想练出来得需要时间,他还缺了些酒场上的历练。

酒酣耳热,寒暄客套,一边要喝酒,一边还得绞尽脑汁注意说话。

等到这场小小的接风宴结束,苏薇是搀着方卓出了餐厅坐上车,后者的眼神已经有些迷离了。

“不能喝就少喝点。”苏薇板着脸训斥。

方卓呵呵一笑,倒是还能分出来这是市里的专车,得注意言辞。

他放下车窗,吸了一口凉气,感叹道:“如果没有酒精,人类澎湃的情绪又该往哪里放?”

苏薇:“???”

“方总也是哲学系的?”开车司机忽然有些惊喜的问道。

方卓沉默。

司机就当没问这话,继续开车。

很快,下榻酒店到了。

苏薇先下,然后搀着脚步有些不稳的方卓下车。

“嗯,没事,你别扶,注意形象,你是总监,不是秘书。”方卓忽然稍微用力推开苏薇的胳膊,他站着缓了缓,走向前台报名字和市办给订的房间。

苏薇哭笑不得,也有些感动,这货喝得眼神都直了还想着这呢?

她摇摇头,快步先去按电梯,然后一起上八楼。

下榻酒店颇为高档,方卓的房间还是套房。

刷卡,开门。

方卓略有些踉跄的往沙发上一躺,支使道:“小苏老师,给我泡杯茶。”

“你不是说我是总监,不是秘书吗?”苏薇边找茶叶边纳闷。

方卓挺起上半身,微怒道:“那是在外面!我都喝多了,你帮我泡杯茶还这么多话,有没有人性呀!我是这为谁在喝酒啊!”

苏薇:“……”

喝醉的人没理都能当有理,更何况,这话还有那么一丝丝道理。

小苏总监没和老板计较,泡了杯茶放在茶几上。

她考虑着坐一会再回自己房间,找了个话题:“苏省这边谈妥,我们网站就把华东版块补全了啊。”

“嗯。”方卓的鼻腔里发出声音,开口道,“这个消息明天就在网站上更出来,让我们的竞争对手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

“给他们压力哈,不过,这边真的要投入将近千万的资金吗?我们公司的资金链会不会紧张了些。”苏薇想起下午听到的关键事。

方卓懒洋洋的说道:“怎么可能?也用不到这么多钱啊,真要花这个数字只能是花钱去腐蚀干部。”

“那你当着这么多人说……”苏薇惊异。

“这还是和别人学的,托普就是每到一个地方就和当地政府宣称投入多少多少钱,当然,我这只是牛刀小试。”方卓乐呵呵的说道,“不过,我们是真做事,那家伙纯粹瞎作,出了川省还敢这样,外面的关系能打点的完么?”

他喝了口热茶,随口道:“没有我,托普也早晚出事。”

“没有你?你干什么了?”苏薇紧紧盯着老板的神情。

方卓轻轻放下茶杯,身体在沙发上出溜,迷茫的说道:“什么没有我?什么干什么了?”

苏薇记得很清楚:“你说你让托普出了事。”

“头有些疼,好困啊,嘴里都是酒味。”方卓顾左右而言他,用手揉着脑袋。

苏薇觉着他是在装,往前走了两步。

“哎哟,我想去卫生间,扶我一把。”方卓伸手。

苏薇没好气的拽住他手腕,要把人扶起来。

然而,方卓出溜的角度比较低,喝完酒的人又死沉死沉。

苏薇一个没拽动,自己反而被拉住往前跌。

“唔。”

方卓下意识抱住,双手环绕在小苏总监的背后,十指交扣,箍住怀里的人。

“哎,起来。”

苏薇挣扎了一下,发觉不太好使劲,她上半身抵住方卓胸膛,膝盖磕在地毯上。

方卓默不作声。

苏薇用力挣扎了一下。

两人从沙发滚到了地毯。

背后交扣的手松开了。

苏薇有些惊慌的起身,然而,地上的方卓却没什么反应。

她带着怒气的去看方卓却发现他已经闭上眼睡着了。

“猪,这猪!”

苏薇咬牙切齿,盯着地毯上的方卓,怀疑对方酒还没喝到位。

两分钟过去,站着和躺着的人都没有动静。

苏薇呼了一口气,打消怀疑,她有位极度不能喝酒的闺蜜倒是醉后容易非常规,方卓这么快睡着也不离谱。

只是,想着刚才趴伏他身上,小苏总监还是气呼呼的要出门。

刚走到门边,她又回身从卧室拽了层空调被盖到方卓身上。

噔。

灯被按灭。

咚。

套房的门被关上。

一分钟之后,地毯上的人在漆黑的房间里伸手把被子拉了拉,打了个哈欠,带着最后一个念头沉沉睡去。

咦,这空调被也挺柔软。

……

金陵正在展开业务。

苏省被挂号网拿下。

前者的消息在挂号网的官网公告上更新,后者则是苏省的报纸刊登了医疗领域信息化建设的新闻,甚至还配上了不知什么时候拍摄的方卓为领导们讲解PPT的照片。

华东地区常规上还有赣、闽、鲁省,但申、浙、苏、皖连起来的一块已经可以说华东的主要地带落入了挂号网的掌握。

这不仅仅是业务,背后一定程度上的官方认可也让别人有些望而生畏。

鹏城的“医疗在线”、京城的“互联网医疗”、泉城的“上网挂号”不约而同加快了工作进展。

很快,鹏城的“医疗在线”宣布粤省省内的城市同时开展工作。

京城的“互联网医疗”宣布得到京城卫生局认可,成为市里医院的指定合作单位。

泉城的“上网挂号”宣布…宣布被京城“互联网医疗”收购,将会使用后者的名字继续提供服务。

仅仅不到一个月,一家被挂号网注意到的对手已经被清退出局,京城的“互联网医疗”直接把触角伸到了鲁省。

不过,作为回应,挂号网派出了一个小团队先去津门调研情况,准备尝试北方的业务接入。

看起来,挂号网和互联网医疗两家公司即将有些摩擦,医疗在线则偏居南方默默发展。

4月17号,方卓见了一批从皖、浙调来的熟手,他们将提为组长负责金陵以及后续苏省的业务发展。

而挂号网本身仍旧在不断的招人,考虑将业务线扩展到更广阔的市场,充分发挥第一轮融资带来的资金优势。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