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在金陵待了一周,前前后后跟着一起处理了两家医院的上线,又把临安的副总监唐尚德调过来才返回临安。

金陵这座城市算是匆匆一瞥,生活节奏没有申城快,但碰见两家医院的领导都喜欢拽文拽词,不知是不是本地深厚文化的浸润。

“小苏老师怎么啦?这两天心事重重的。”

金陵回申路上,方卓笑着询问小苏总监。

苏薇目不斜视的捧着一本书:“没有啊,我只是觉得我还有很多要学。”

“小苏老师,就凭你这一手酒量,你到哪都能混一碗饭吃。”方卓开着玩笑。

苏薇本不想搭理他,可又忍不住告诫道:“喝酒不好,容易肝硬化。”

“可还有澎湃的情绪要搅着酒一起喝呢。”方卓因为这一趟比较顺利,心情很不错。

苏薇一怔,转头狐疑的问道:“你不是说你喝断片了吗?”

“啊?”方卓奇怪的说道,“什么?这和我喝断片有什么关系?”

“酒、澎湃、情绪,你之前说过这个话。”苏薇指正道,“你那天晚上真喝多了吗?”

“是喝多了呀。澎湃,创业者必须要有澎湃的情绪,不然怎么应对各种事情,我很喜欢这个词,有什么问题?”方卓一本正经的说道,“有时候啊,小苏老师,你就是不够澎湃。”

苏薇皱起眉:“我极度怀疑你上次没喝醉。”

“啊?上次我喝醉做什么了吗?”方卓迷惑。

苏薇的脸涨红,咬牙启齿的说不出话。

方卓假装没看到脸红,笑道:“小苏老师,我曾经在极度怀疑的情况下极度怀疑了一整天。”

这是什么P话?

苏薇没明白这话有什么意思,追问道:“后来呢?”

“哦,没后来了。”方卓耸耸肩,话题切换的毫无准备,“你听了原型机M1-3,感觉怎么样?”

“……”苏薇挤出两个字,“还好。”

“那你认为……”方卓继续探讨。

苏薇打断道:“你别说话,我要继续试听了。”

她把改进了两次的M1-3播放器耳机放进耳朵里,装作认真听歌的模样。

别的不说,这播放器挺轻巧。

如此听了四首歌,苏薇还是摘下耳机,给出自己的感觉:“听着好像没有随身听的声音好,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另外,这里面好几百首歌啊……找我爱听的比较费事,得一下一下的按,你们这个按键按多了会坏吗?”

“这个问题我之前就和许柯登说过,他总是浑不在意的。”方卓严肃道,“这就是我们最普通消费者最直接的需求,我得好好和他说一声。”

苏薇把玩着播放器:“他会听吗?许老师好像挺顽固。”

即便是两个公司,即便接触不多,她也看出来许柯登这位产品经理的一个特点。

“顽固也不行。”方卓说话的语气也挺顽固。

苏薇询问:“可我听大红说,你已经把他的钱发给他,还能要回来不成?”

“他的钱发了,他找来的人可还是按月发呢,团队里有交大的老师和学生,还有他的朋友,没有钱或者拖延工资,我看他面子上能过得去?”方卓哼道。

苏薇在申城的时候从虞红那里补了很多信息,笑了笑:“当初请人家的时候态度诚恳,现在开始想办法对付了?”

“不不不,这不是对付,是磨合,我得把播放器纠正到正确的路上。”方卓目光落在M1-3原型机上。

“可你怎么知道你想的就是正确呢?”苏薇按键挑选歌曲,估摸着这按多了会手疼。

“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最普通的用户,我们遇见的问题正是日常使用中最常见的问题。”方卓说道,“如果这样的一款产品连用户最基本的需求都解决不了,它压根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苏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能感觉到老板对这个M1项目非比寻常的重视。

只是,这个小玩意真能和光环无限的Walkman正面竞争么?

苏薇心里很没有底气。

……

“方总,出事了!”

回到申城的第二天,方卓正在研究金陵那边唐尚德给自己传来的工作计划,就见副总监杨琬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坐,慢慢说。”

方卓知道杨琬这个老大哥是个稳重人,他再次说道:“不要急,说清楚。”

“津门,津门那边。”杨琬喘了一口气,“咱们市场部过去的人都被拘进去了,说是什么打架斗殴。”

方卓皱眉:“津门的打架斗殴?伤着人了吗?和谁打?被哪边拘的?”

“不知道伤没伤到,说是和‘互联网医疗’的人起冲突,是津门和平区的派出所。”杨琬见老板没有惊慌,自己也就慢慢平静下来。

“第一,联系津门最好的律师事务所委托他们去看看情况,再联系京城…不,联系申城这边在国内都有名气的律所和我们一起去津门。”

“第二,打电话问问派出所具体什么情况,严不严重。”

“第三,嗯,你先办这些,再让前台订最快飞往津门的机票。”

方卓逐条说完,又拿起自己手机一边找号码一边冲杨琬挥手。

杨琬转身快步离开办公室。

方卓刚想给找到的号码打过去又觉得这种事找郑丹锐不太合适,他想了想,把号码换为申新的王风益,这位国企的副总经理应该也有很多关系。

很快,一通电话结束,王风益满口答应,说是津门那边正好有个其它部门的领导是老同学。

方卓松了一口气。

还没等他喝口茶准备带人出发,手机铃声忽然响了。

一个陌生号码。

“你好,是方总吗?”电话里的男声听起来年龄不会很大,“久闻大名啊。”

“我是,哪位?”方卓急着要去津门,语气有些急。

“我是‘互联网医疗’的陈兴,不知道方总听没听过?”陈兴笑声爽朗,“一直以来方总不是都在华东发展嘛,怎么一下子就跑来津门,也不打个招呼呢。”

方卓忽然耐住了性子,反而坐下来:“陈兴陈总?倒是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下接到你的电话,也真没想到津门的市场是这么凶恶啊。”

陈兴笑道:“哪有什么凶恶不凶恶,我也是听说两个公司在津门那边有些冲突,这才打个电话给方总解释一下,免得你误会。”

“津门那一块啊,我们本来已经谈好是让‘互联网医疗’接进去,没想到方总动作这么快,直接就让人来我们的地头了。”

“可能我朋友急了一点,一瞧见这情况就起了冲突。”

“方总放心,我把朋友好好的说了一顿,你们公司的人现在应该也出了派出所,这算是我个人感谢方总对咱们行业的探索吧。”

方卓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那我也要感谢陈总,毕竟一线的员工不容易。”

“对对,我也怕吓着人。”陈兴认真给出建议,“所以啊,下次为了避免出现这种事,方总一定要提前和我打个招呼。”

“陈总是个好人。”方卓给了句不太符合气氛的感慨。

陈兴酝酿的严肃气氛忽然有点不知道怎么接,他干脆继续说了想着下次打电话的事:“哦对,方总,前两天我和朋友讨论过咱们这个网上挂号行业啊,这个领域实在不大。”

方卓冲着再次走进办公室的杨琬摆摆手,示意他坐下,然后答道:“我也觉得这个领域不大,陈总有什么想法?”

“当前国内就这么三四家,就这么点市场,泉城之前有一家,方总知道吧?他已经把公司卖给我了。”陈兴说道,“要不,方总也考虑考虑?”

方卓饶有兴趣的问道:“陈总出什么价?”

“两千万。”陈兴报价。

“好啊,陈总带着两千万来申城找我吧。”方卓一口答应。

陈兴反而不信了:“哈哈哈,没想到方总这么幽默。”

方卓摆事实讲道理:“津门的事是陈总对我的感谢,价格是陈总亲口报的,我让你带钱来,你又说我幽默,我觉着陈总不太幽默。”

“哈哈哈哈,申城我会去的,方总不要急。”

啪,电话挂了。

京城的陈兴放下手机,扭头就对旁边的人说道:“这方卓怎么说话莫名其妙的。”

“怎么莫名其妙?”

陈兴皱眉:“就是、就是说话带着怪味,你说,这家伙背后到底是谁的关系?他有底气让我去申城,那边是谁啊?”

“问了问,他还挺神秘,但关系应该也不算太硬,回头我去趟临安,我叔有个战友就在那边。”旁边的人笑道,“到时候就知道是哪路神仙了。”

陈兴点了下头,自家就在皇城底下,可以给别人一点小警告,但也不能太乱来。

……

“杨哥啊,和律所说一声,问题解决,不用去了,机票也退掉,再问问津门那边的自己人有没有受伤。”

“哦对,正好咱们公司也该有法律顾问,就让这回找的律所来吧。”

“津门的五个人多发两个月工资,先撤回来,我们再看下一步的市场是往哪走。”

方卓挂完电话,冲着等待的杨琬交代了两句。

“啊?问题解决了?”杨琬惊愕,这也太快了吧?

“暂时性的小问题解决了。”方卓摇摇头,“你先去吧,好好安抚下咱们的人,估计是受到惊吓了。”

杨琬称是,满腹的啧啧称奇,转身离开办公室。

京城互联网医疗的陈兴,他打过来的号码是座机,人是在京城,没在津门。

津门有关系,手段很粗暴。

两家企业在一个城市正面碰上,要是有一家获得本地行政支持,另一家基本就没机会了,完全不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不外乎就是展示肌肉而已。

方卓坐在办公室里默默复盘一线市场非常规的短兵相接。

这显然不是钱能解决的事。

或者,自己也没那么多钱来摆平这种人。

他重新把电话拨给通讯录里的郑组长。

电话一接通,方卓的声音变成喜悦的色彩:

“郑组长,太谢谢您了。”

推广应用小组郑丹锐组长的声音依旧低沉浑厚:“嗯?有事说事。”

“哎呀,我是向您汇报下我们的工作进展,挂号网正在进行金陵方面的铺设,有望在下个月完成苏省的工作。”

“金陵方面呢,考虑着它的城市规模性,我们觉得有必要求稳的来布置线上挂号比例。”

方卓说了一堆话。

他倒不是没话找话,这些确实是有的放矢,还有那位苏省卫生厅副厅长的关系反馈。

最后,方卓在对方应了一声之后状似无意的问道:“郑组长,您知道京城有一家也在做线上挂号的互联网医疗吗?”

“知道。”郑丹锐简短答道。

“那这家公司有一位陈兴,他……”方卓沉吟着考虑怎么告状。

“知道,他是一位领导的侄女婿。”郑丹锐再次答道。

方卓微微一惊,果然是有领导关系的,侄女婿听起来稍远,但谁知道人家的相处情况呢。

他瞬间改变说说津门小事的思路,干脆利落的说道:“京城的这位想收购我们挂号网,给的价格有点低。”

京城的陈兴给价格了吗?给价格了。

价格低吗?第一轮融资就2000万了,他那价格肯定低。

至于到底是想收购还是随口一说的示威炫耀,反正方卓是当真的。

“嗯?”郑丹锐的声音高了点,“多少钱?”

“两千万。”方卓报了价,一分没加,一分没减。

郑丹锐“呵”了一声:“抢呢。”

方卓为难道:“价格是一方面,像我们到津门的团队就碰见一些地方上的问题,只能退出津门市场了。”

“好,知道了,我来想想办法。”郑丹锐算是应下来,从临安到申城再到金陵,挂号网的事已经帮衬不少,它很有作为行业标杆的潜力。

这种公司交到公子哥手里能做好吗?

到时候弄得乌烟瘴气,推动过挂号网发展的自己还要吃挂落。

方卓挂掉电话,真心觉得郑组长就是自己的亲人。

不过,有时候亲人之间是不是也得用金钱来维系一下感情……这样才踏实。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