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号,申城,天气清朗。

从京城飞抵虹桥机场的今日资本徐新坐进来接的豪车,一路兴致盎然的和申新科创副总经理王风益聊着圈内的投资趣事。

今日资本成立有些年头,申新科创则是去年刚成立,但国内投资的圈子不大,徐新和王风益有过数面之缘,这次借着一个项目投资的机会来申城就让对方尽这个地主之谊了。

不过,今天到申城的第一件事不是两家之间的合作,而是先见另一位从京城回申就没了动静的年轻总裁方卓。

“王总,你可千万别和方卓提前说,我就是要打他个突然袭击。”徐新在指定行程目的地之后就如此对王风益嘱咐。

王风益一阵大笑:“徐总,他最近恐怕被突袭的够多了,你这是来兴师问罪啊?”

“可不是,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老板,签合同拿钱就差临门一脚,结果他拍拍屁股跑了。”徐新连连摇头,“我这还得追着赶着来送钱,岂有此理!”

王风益又笑,这才打消通知方卓小老弟一声的心思。

车至中途,他打电话确认一番人在公司,两人更是加快速度的前往恒隆广场。

下午三点钟,今日资本总裁和申新科创副总经理走出电梯,站在了23层。

电梯门的正对面就是两个公司的标识。

易科往左,挂号往右。

前者的字体是篆书,后者则十分板正。

“王总,你考没考虑过投一投易科?和节目无关,我个人对这个项目还是比较看好的。”徐新看了眼方向,转身往右,边走边说。

“哈哈,我不急,我看他也不急,等到易科要融第一轮的时候,我再捧捧场。”王风益如此说道,实则因为收购企鹅的两个阶段还没走完,他主导单位内部的投资项目得验证一番才好继续操作。

而且,申新在投挂号网,年内恐怕要开启第二轮,那个必然要跟投。

徐新点点头:“嗯,我来看看挂号网,正好借着易科的合同,看不看能不能凑个这边第二轮的热闹。”

王风益笑而不语,觉着小方总现在恐怕没时间考虑这个事。

两位领导的步伐在前台稍受阻碍,但来过两趟的王风益成功刷脸,他俩在前台去按内线电话的时候加快脚步,直奔总裁办公室。

既然要搞突然袭击,也自然很好奇这位年轻总裁此时的真实状态。

咚,咚。

只敲两声,甚至不待对方应声,王风益就推开了门。

这时,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才堪堪响起。

方卓站在办公桌后惊愕抬头,打量不速之客。

两位不速之客也惊愕的瞧见方总裁的动作,他居然正在挥毫泼墨?

“徐总?王哥,你们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方卓顺势收完最后一笔,纳闷着欢迎道,“快坐,快坐,你们是在门口碰上的吗?”

“正好,我刚泡了一壶茶,还是有个同事从山沟里带来的。”

方卓走过来招待两人。

“是我去机场接的徐总,我们有个项目要合作,车上一合计就先来你这边瞧瞧。”王风益解释了一下。

徐新饶有兴趣的走到办公桌前,调侃道:“敌人都打到城下,方总你居然还在写字,真是镇之以静啊。”

她微微一侧,看到宣纸上的是一行“也无风雨也无情”,立即更觉诧异。

毛笔字居然写得不错。

而且,一个人在办公室随手所写的怕是能反应心境,竟是这样的一句。

“很久不写,生疏了。”方卓不以为意的答了句,“敌人到城下,我又不能献城,只能闲敲棋子落灯花的陶冶陶冶情操。”

他再次招呼道:“喝茶,喝茶,尝尝这茶叶。”

王风益同样瞥了一眼桌上的宣纸,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笑道:“可以,一看你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我就放心了。”

“不放心又能咋地?还能把钱拿回去啊?”方卓略含深意的说了句。

王风益笑道:“这不生怕老弟一个处理不好,把徐总这样上门的财神给吓回去嘛。”

“诶,徐总,我这字怎么样,多多指教啊。”方卓瞧见徐新还在看字,以为她对此颇有造诣。

徐新摇头:“我不会,但我爸没事就喜欢练,我看着他写的还没你好呢,方总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台上那么有锐气的人居然写了一手好的毛笔字。”

方卓谦虚道:“真得很久没练,进步空间还很大,也就这两天公司的事情不多,心有所感的写一写。”

徐新这才坐下来,夸赞道:“我以为方总这里十万火急,没想到方总心里无甚风雨,看来我今天可以好好为我们今日资本看看挂号网的发展,看看互联网的创新企业。”

“做企业嘛,怎么可能不遇到竞争,但也不能听风就是雨。”方卓回到自己办公桌后坐下,顺便把一张叠起来写着“大炮开兮轰他娘”的宣纸往书下压了压。

徐新很欣赏方卓这样的性格,她从包里拿出一叠合同,笑说正事:“方总,你这回了申城就没了消息,我们和IDG都等着给易科钱呢。”

“IDG家大业大,我们今日资本可是小门小户,生怕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好项目还没跟上。”

“呶,我连拟定的合同都带来了。”

方卓感受到徐新的诚意,抱歉道:“都怪我想着公司的事,昨天还在和易科的产品经理商量近期把天使轮敲定,徐总,真是太麻烦你了。”

旁边的王风益插嘴道:“你俩就别客气了,该签字签字,打打钱打钱。”

方卓莞尔,按了内线电话把行政助理袁珍喊起来,嘱咐她拿合同交给合作的律所法务进行例行审查。

然后,他邀请道:“徐总,王哥,来也来了,咱们去隔壁易科看看,那边今天正好也热闹。”

徐新应下。

王风益不满道:“你好歹等我喝完这杯茶。”

方卓莞尔,便和徐新聊着京城节目录制时的事。

虽然《赢在华夏》的比赛已经落下帷幕,但电视上的播出才刚刚到12强商战的第三天。

也就是回申的这两天,他还接到家人同事的相关问候。

尤其,妹妹赵素祺在电话复述许怀哲第二天商战的恍惚表现时笑得不能自已——“哥,你也太能忽悠了,你才应该上春晚啊。”

得益于今年1月底本山《卖拐》的爆火,“忽悠”这个词流行在华夏大地。

赵素祺觉得“忽悠”这个词用在这里真的太恰当。

方卓电话里自然斥责了如此的目光短浅,表示许怀哲很感谢自己对他的指点,并且线上的教育学习绝对是能做起来的事业。

易科科技同处恒隆写字楼的23层,与挂号网划电梯而治。

不同于挂号网办公室里的稍显冷清,一走进易科,热闹的讨论声就扑面而来。

“方总来了。”

“方总好!”

“方总来试试我们新的解决方案啊。”

“USB2.0的Full-speed版实际使用中还是慢啊,但这个是硬件限制,它去年的High-speed估计得明年才能大规模体现在硬件上。”

方卓一露面就收到很多热情洋溢的招呼声。

易科这里的除了行政岗是苏薇来到申城之后招进来,涉及到产品、技术的几乎都是产品经理许柯登一手操办,而他的渠道就是交大师生资源。

从农历新年到公历年中,许柯登这样的一个M1项目团队在交大已经小有名气。

许柯登虽然仅仅是个讲师,可他风趣幽默,实打实的有着著名企业工作经验,这次找人一起做音乐播放器又在钱上很大方,校园里的尖子生便雀跃着进了团队。

易科科技的公司结构比较奇葩,除了行政岗几乎没签什么员工合同,产品团队完全是外包状态。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投资我们易科的今日资本徐新总裁,这次过来是签合同的。”方卓拍了拍手,也没管有的人上来就和自己说什么技术版本,“旁边这位王风益总经理是看热闹的,大家不要管他。”

办公室里笑成一片。

这里的所有人都认识今日资本的徐新,因为她是《赢在华夏》里的评委,而因为老板前去录制节目,大家都好奇看过他在里面的表现。

徐新几乎立时就感受到易科里的轻松气氛。

她又扫了两眼比较凌乱的办公室摆置,三张画着各种符号的白板放在三个方向,办公桌上杂七杂八的摆着大小不一的零件,地上还搁着不同颜色的箱子。

明明是同一个人创办的公司,明明仅是一墙之隔,这却像是两个世界!

“你们接着忙,接着讨论吧,我就随便转转。”

方卓招呼众位青涩却满是活力的团队成员,刚走两步又问道:“哦对,最新的原型机拿给我,我拿回去试试。”

一个穿着背心的男生立即从电脑上拔掉白色原型机,递给老板后抱怨道:“方总,你为什么非要白色的啊?绿色不好吗?蓝色不行吗?”

“我觉着白色显得有科技感,其它颜色等以后放出,别急。”方卓笑着解释了一句,随手把已经不再命名的M1-X塞进口袋。

他回头对打量办公室的徐新和王风益说道:“走,徐总,王哥,虽然很浪费,但我在这里也有一间办公室。”

很快,徐新和王风益都见到一间截然不同的总裁办。

办公桌上简单放着一台电脑,其他区域有一大半都逐一摆着白色的音乐播放器,有的长点,有的宽点。

办公室的茶几上也几乎摆满零件,小屏幕是一行,电路板是一行。

“这边咱就不喝茶了。”方卓笑道,“昨天我和产品经理聊了会我们的播放器,这里比较乱,也没收拾,但方便看不同型号的机器。”

徐新忍不住有些惊讶的点评道:“方总,你们易科看起来真的很有活力!”

“都是年轻人嘛。”方卓若有所思的说道,“这得归功于我找的产品经理,不过我也没想到学生们爆发出很强的能量,以后可以多搞一搞这种模式。”

徐新问道:“你们这个播放器做多久了?”

“春节的时候开始找人,基本是从2月份开始确立想法,然后联系全球厂家找适配零件。”方卓毫不犹豫的答道,“有四个月了,但最终版的机器还没定下来,还有一些小问题得解决,其实倒不是太缺钱。”

“我们现在缺的是技术打磨。”

方卓伸手从桌上拿起一个播放器,介绍道:“像我手里的这一台,它相比上一台是为了解决找歌的问题,改进的地方在于一次长按键可以翻一页屏幕。”

“我们产品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储量大,实际试用中,从大储量里找指定歌曲就会比较费时间。”

“别看听起来是个小问题,可它已经困扰我们团队一个半月的时间了。”

方卓摇着头把机器放下,遗憾道:“实际上,这一款的‘长按’式改进也不符合实际场景的试用,有长按三秒的时间,我已经能自己点到下一页了。”

徐新听的很认真,不同于央视节目上的泛泛而谈,这些细节很动人。

她不懂装懂的问了几个问题,得到听起来更动人的解答。

虽然还是没太懂,反正对面一看就是用心在做就对了。

风投投的就是人啊。

易科的办公室里聊了许久,三个人重新返回隔壁。

合同的审查今天是做不完的,投资人的到来就代表晚饭时间被提前预定了。

不过,就在即将到下班时间的时候,区域总监唐尚德风风火火的敲门进来。

“方哥,虞姐已经到羊城了。”

“杨琬会带剩下的人下周再过去。”

“我们申城这边什么时候开始?”

方卓淡定的挥挥手:“不要急,再观察观察互联网医疗,羊城那边还没回信呢,这些事等明天再说。”

唐尚德眼见老板没带自己吃饭的意思,悻悻的又汇报两句才出门。

王风益好奇问道:“你们要去羊城市场?不是申城这边起了竞争吗?”

“对啊,正是申城这有竞争,所以,我们可以让那边的领导也看看,互联网医疗和挂号网都能和平共处,羊城也是可以的嘛。”方卓信口胡诌,实际上是拜托郑丹锐帮了忙。

王风益也没信这话,撇嘴笑了两声。

“方总,你这边还是要反击的啊?”徐新问了一句。

“嗯,向对手学习。”方卓谦虚的答道。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