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赢在华夏》的冠军而得到千万投资,这对易科来说显得轻松了些。

对于方卓个人而言,基本就是时间成本,花费半个月在京城录了录节目便成功拿下。

今日资本的总裁徐新诚意满满,她从京城带来的合同经过一天流程的审查也没什么问题,只是一些细节上稍作修改就愉快的正式达成合作。

今日资本投资五百万获得易科的5%股份,另外需要投资五百万的IDG看样子是等着方卓自己主动上门,那一家和今日资本在风投圈里的地位可完全不一样。

不过,方卓还是更喜欢和徐新这种人打交道,没架子、接地气、好说话、有自知之明的不干涉公司运营,除了投资金额的上限不会太高,几乎就是完美。

同时,这位总裁还对挂号网的第二轮融资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可以说,因为她,方卓在央视和同事面前说过的“第二轮融资密切接洽”也算是有些谱,不全是信口胡扯了。

“方总,你不要怪我说得直白,我得先看看你们挂号网和互联网医疗的竞争能打成什么样,不然也不敢轻易就往里投啊。”徐新在饭桌上聊起意向是这么坦诚的。

方卓回应的很平淡:“不急,徐总,这种事肯定不能急,我们第二轮融资也不是这个月、下个月的就融钱,实话实说,我接触的另外几家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

“而且,他们还想看看我们验证收费模式的效果再看最终能投多少。”

方卓实话实说的帮着徐新把另一层想法都说了出来。

徐新眼睛一亮,顺势问道:“那挂号网有这方面的计划吗?”

“已经提上日程。”方卓呵呵一笑,“验证模式的盈利能力是件很重要的事,我们反复讨论过,得先做试点才行。”

徐新点点头,方总十分靠谱。

接风宴上,徐新的注意力一半一半,问问易科产品的经营路线,也问问挂号网发展的规划。

甚至,方卓觉得她对后者更感兴趣一些。

时隔两天,等到徐新和王风益一起考察了两家公司要合作投资的项目,她果然又奔着挂号网来了。

“方总,听王总说,你这边要开始跟进补贴,我来瞧瞧,不碍事吧?”

申新对挂号网持股,王风益又因为摆不平关系,所以对这次的补贴竞争关心了些。

方卓对他没什么好隐瞒,通话时会聊聊动向,很显然,王风益转头又和徐新说了,嗯,这俩人交往还挺密切。

“可以啊,物料差不多齐备,我们打算明天正式跟进竞争。”

方卓这样回答,又顿了顿才说道:“再不跟进,我看互联网医疗对病人越来越不好了。”

徐新惊愕,这是什么道理。

今天方卓要去医院实地观摩,因为接到徐新电话才在办公室等她一起去。

等到上了车,他解释道:“从病人患者的角度来说,补贴是好事啊,线上挂号不光省事,还能赚点路费,何乐而不为?但互联网医疗已经补贴小半个月,他们补贴的人数慢慢上来,每日耗费也增多,补贴兑现流程越来越复杂,资金到账也开始打含糊了。”

徐新心中一动:“你这些天是在等对手的补贴金额上来?”

方卓颔首,进一步解释道:“申城这座城市和其他城市都不一样,它接待的病患从地域上来说是很广的。”

“也正因为这样,我们挂号网接入各大医院的时候,线上号源比例控制的比较低,我们在临安的线上比例是6%到7%的样子。”

“申城差不多只有3%,生怕对还没培养出使用习惯的病患造成太多资源挤压。”

“互联网医疗拿到‘准入许可’后没有强行提高线上比例,基本上是要和我们平分3%的号源。”

方卓笑了笑:“当然,因为它的人手不够和我们进行的一些医院领导维系,它目前还没有全线接入申城。”

徐新想了想:“这意味着它打出补贴的名号,但实际上每天花费的不多?”

“嗯,部分医院的3%除以2是1.5%,这1.5%里面还要去除申城本地的病患,再加上它有意在补贴流程上做文章,刚开始估计一天的补贴都不到一万。”方卓沉吟道,“现在我估计每天也不会超过五万。”

徐新皱眉:“那这是个持久战?”

“不,它在流程上做文章,我们不会,我们会很爽快的进行补贴,车票、身份证、挂号单只有一致就会立即补贴现金。”方卓摇头,“我们要帮助对手进步,让他们加速补贴流程。”

“……”徐新问道,“这能拖垮它吗?”

“不清楚,同时我还会向院方争取扩大一些线上比例。”方卓笑笑,“上面领导有批示,我们两家属于公平竞争,你知道是怎么个公平法吗?”

徐新摇头。

“一共3%,那就一家1.5%,要是8%,那就一家4%,就是这样的公平。”方卓大笑,“公平吧?”

徐新愣住了,这怎么能公平呢?进行了机械的一刀切?

她忍不住说道:“不合理啊。”

“申城的线上挂号比例本身是偏低的,如果稍微加快脚步,按照我们的数据观察,6%也没什么问题,如果能成功扩大到这个数,互联网医疗每日的补贴大概会迅速提高到一天10万。”方卓淡淡的说道,“这样一个月就是撒下300万,它继续接入医院的话,这个数目还打不住。”

300万多吗?

在申城这样的城市里似乎不算一个大数字。

但两个月就是600万,七个月就过2000万。

挂号网第一轮融资的数目也不过2000万而已。

就这,它还是业内最领先的线上挂号企业。

徐新思索了一会,问道:“资金太多的话,互联网医疗停止补贴就是。”

“月初,互联网医疗在一家三甲医院也许有1个真实用户,上周,这个数字提升到8,这周,它开始抢占我们的用户。”方卓说道,“停止补贴的话,这个数字会回落到4、5。”

“他们原本补贴的期待也许是10,认输停止就相当于前面投入的钱只起到很小的作用,很难甘心的。”

“补贴一打开口子就很难止住,等到忍痛决定,也许已经流血死掉了。”

方卓想了想,又说道:“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被打死,现金吃不住劲的话。”

“那能吃住劲么?”徐新问道。

“第一轮融资两千万,银行信贷一千万,后面还有银行方面的支持,我们烧到年底没问题。”方卓预估了一个数。

“到年底没停下呢?”徐新再问。

方卓淡定的答道:“那就把第二轮的估值降低一些,优先争取现金进来继续烧,我们是首批国家级互联网创新产业企业,怕什么,还没在信贷上狂飙猛进呢。”

徐新沉默了,她不知道这样在一座城市上烧钱值不值,哦不,还有另一座粤省的省会羊城。

车抵达目的地,瑞金医院。

“走吧,徐总,参观参观我们的业务。瑞金医院是著名的三甲医院,是交大医学院的附属医院,每天的日诊疗人数接近1000。”

“也就是说,这座医院每天线上挂号的人数差不多是30人。”

“这种好医院,任何一点方便的方式都会迅速满载。”

“如果线上比例的提高谈妥,每天能有70人次的使用。”

方卓侃侃而谈:“这样的话,抛除本地IP挂号,一半人次的补贴是瑞金一天1750块。”

徐新有些咂舌于方卓的门清,说道:“这是最终每天在瑞金医院烧的钱吧?一个月是5万块?”

“嗯,也可能再高一些。”方卓盘算了一下,“知道有补贴后,很多人会刻意用的。”

徐新也算了算,倒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单个医院的数字其实没超出一月300万的金额预估。

她转而开始就着这个数字评估线上挂号的服务。

瑞金的一天按70人次,一年便是25550人次。

整个申城大大小小的医院呢?

“申城有多少家三甲?”徐新直接向方卓问道。

果然,方卓脱口而出:“35家。”

徐新继续心算,申城三甲医院的一年诊疗总数是89万,算上其它医院,这个数字还能翻一倍,达到200万。

单就申城一地,线上挂号按照目前的趋势就能提供200万人次的服务。

整个华东区域呢?

考虑到各个省份的不同计算机基础,一年总得有个大几百万的人次吧?

徐新觉得相当惊人。

这还没加上计算机与互联网的发展速度。

徐新动念之间在心里为挂号网建立了一个数字模型,瞧着方卓的侃侃而谈,有种智珠在握的感觉。

“瞧,徐总,看看我们和竞争对手的焦灼场面。”方卓停下脚步,指了指前面。

一楼大厅里,挂号网和互联网医疗比邻,左边是更起来高级的取号机,右边是挂了横幅更显气势的电脑和打印机。

——用互联网医疗挂号,补贴路费。

横幅颇为显眼。

互联网医疗的员工看着更气势汹汹。

不过,一体式的取号机略带科技感。

“别进去了,就在这看看,我还没用过线上挂号呢。”徐新提出建议。

“行,其实今天下班的时候就要把物料挂起来了。”方卓停下脚步,“我们就把横幅上的字换成自家网站名,后面再加个‘立即’,立即补贴路费。”

徐新笑道:“很针锋相对的朴实……”

“大家能看懂就行,竞争就是朴实无华嘛,尤其塞钱给别人,还能咋地。”方卓微微一笑,“我们一线的人会进行反馈的,看看互联网医疗什么时候能跟上。”

徐新没说话,观察着两处线上取号的位置,很快就有人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满脸愁容的病患家属简单几句就拿到挂号单,然后继续满面愁容的离开。

整个过程很简短。

接下来的用户里也有不简短的,有的人问长问短的好一会才取了号。

“你们网站上标上有补贴的消息吗?”徐新边观察边询问。

“明天就会,申城区域的医院但凡有互联网医疗的,我们都会直接在网站上提示可以凭借身份证、车票、挂号单报销路费。”方卓答道。

“很期待对手明天的表现。”徐新由衷的说道。

方卓开了个玩笑:“徐总,你这还没投钱呢,明天不会自己一个人偷偷跑来看吧。”

“哈哈哈,怎么可能,我就等着方总的好消息便成。”徐新笑眯眯的说道。

方卓点点头,继续为这位潜在的投资人介绍自家公司业务,可聊的挺多,业务蓬勃发展的趋势尤其得讲明了。

第二天上午。

徐新一个人早早的奔赴瑞金医院,悄悄的坐在视野好的花坛位置观察着第一天补贴竞争的实际情况。

挂号网的横幅是已经换上的。

互联网医疗的员工走进大厅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那位转了两圈才急匆匆的出了门。

徐新猜测他是打电话汇报情况去了。

接近中午的时候,互联网医疗的横幅才进行了更新,下半句已经变成“又快又好又有补贴”。

——用互联网医疗挂号,又快又好又有补贴。

就在这条横幅刚挂上,徐新瞧见挂号网的员工有所准备的拿出包里的另一张横幅,上面写着八个字。

——用挂号网,补贴爽快。

压根不提什么快不快,好不好,就是瞄着钱。

互联网医疗的员工有些郁闷,怏怏不乐的进行着工作,觉得自家被压了一头。

然而,补贴宣传是有迟滞性的,今天明显还是去互联网医疗的人更多。

今日资本的总裁徐新瞧着这幅场景,觉得挺有意思。

接下来几天,她没事就在快下班的时候到医院转一转,很快就发现比例上有了变化,挂号网的那一处明显有了更多的人。

往往是一边取号一边拿钱。

旁边的互联网医疗形成对比,补贴的速度造成排队情况,有的人还埋怨“早知道还是用挂号网”。

竞争的反馈需要时间。

针锋相对的竞争能加快这个反馈的时间。

互联网医疗很快就在挂号网的帮助下摆脱了补贴流程复杂、资金到账慢的缺点,成功为病患及家属提供了更好的服务。

自从知道挂号网开始跟进补贴就密切关注着情况的互联网医疗总裁陈兴松了一口气,觉得场面上还是势均力敌的。

然而,还没等情况怎么稳定,不少合作的医院忽然下达通知,要提高线上号源的比例。

陈兴觉得莫名其妙,亲自打电话过去询问这样做的理由,对方给出的答案是“专家研讨”的结果。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