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出夏入秋,气温由高转低。

挂号网打响烧钱战的三个月是线上预诊这个垂直领域的大事,但于此时蓬勃发展的时代而言,也不过就是圈内人的一些谈资而已。

线上挂号的比例即便在申城、临安这样的城市也不过占整体的6%、7%,它只是给人们提供了另一条可选的挂号途径,还不算主流的挂号方式。

但于方卓个人而言,压力山大。

申、羊两城作战,资金消耗量日益攀升,竞争对手持续跟进。

他几乎是每天都过目一下网站数据的对比和一线同事的反馈,每隔三天就评估一次账目资金可供持续的时间。

如此压力之下,时间步入九月份,一个来自大洋彼岸的突发消息把埋头烧钱的方卓一下子惊醒。

九月十一号了。

世界局势自此发生深刻的变化,但人们现在都还在热议事件的过程。

方卓这两天进出办公室总是能听到“飞机”“中东”之类的词汇,还有人闲聊询问他对伊拉克局势的看法。

他这种时候停下脚步,耐心的告诉对方,现在是阿富汗的问题。

当然,伊拉克未来也不是很妙。

世界在预定轨道上发生变化,方卓却不知道自己对三家公司的竞争预估够不够准确,现在是不是迎来了某种变化的时机。

资金哗啦啦的烧。

这种补贴竞争连平时不怎么过问公司情况的王风益都打来了电话。

他比较委婉的问道:“老弟,你们这种玩法以前没见过啊,是不是有点太惨烈了?你们三家这样下去,有哪家是能好的?”

方卓在电话里气定神闲的回答:“我不知道他们好不好,反正我这边不是最惨的,王哥,你就放心吧,情况快产生变化了。”

“真的吗?不是听说你谈了两家都不太顺利吗?”王风益将信将疑,他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我说的变化是来自对方的。”方卓笑道,“红杉那边没问题啊,再说了,就算红杉有问题,不还有王哥的科创呢嘛。”

王风益听到这种话,打了个哈哈,没给保证。

他也没法保证,眼前的情况让人看不懂,你这是真不把钱当钱啊。

方卓真切感受到这种态度,不禁想起听过很久的一句话——哥们义气不是真正的友谊。

这通结束的电话让他忍不住又是一支烟点燃。

类似的通话不是王风益第一次打过来了,红杉的人同样打过,但后者确实更相信自己对行业的判断,或许,红杉也觉得这种补贴战已经快到尾声。

咚咚咚。

总裁办的门被助理袁珍轻车熟路的推开,她今天不是来汇报公事的。

“方总,阿姨已经到医院了,我陪她做了全身体检才回来的。”

方卓捻灭烟,起身到窗边放进新鲜空气,笑道:“有没有用咱们的网站挂号?”

“用了呀,阿姨看到宣传横幅,还问我怎么领补贴呢。”袁珍答道。

方卓想象着母亲的语气,被逗笑了。

袁珍觉得老板心情不错,继续绘声绘色的说道:“我陪着她体检,她一路都在抱怨说身体压根没毛病,说这就是浪费钱,做到一半就不想做了。”

“我跟她装可怜,说这是你交代我的工作,完不成要扣钱。”

“她气得给你打电话,但是打了两次都没打通。”

“我就说你最近忙得很,她只好勉强着做完体检。”

方卓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抿了一口,微微点头:“过年的时候我陪她做过一次,那时候就没做完,当儿子的管不住,也不能硬绑着去。”

“阿姨现在已经拿到的部分体检结果都没问题,还有一部分得明天才能拿到。”袁珍说着结果,又问道,“她问我,你什么时候不忙。”

方卓沉吟:“晚上有会,明天有个推不掉的采访,是央视财经的,后天还有易科的产品汇报会。”

“明天晚上怎么样?我去接阿姨来公司,不然她来一趟都见过儿子肯定会难过。”袁珍试着安排。

方卓其实明天晚上也安排了事,但想了想还是同意下来:“好。等会我给她打电话说这事,明天你下午去接她,我带她逛逛公司附近。”

袁珍应下来。

过了一会,她见没有别的吩咐,贴心的嘱咐了一句:“那我出去忙了,方总,你少抽烟,注意身体,压力别太大。”

方卓点点头,觉得这位助理有些话多。

片刻之后,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敲响,人事总监苏薇进来了。

她一进门就瞧见抽烟看资料的方卓。

苏薇走近办公桌,伸手把桌上剩下的小半盒烟扔进垃圾桶,指了指他身后的墙壁:“后面‘禁止吸烟’四个大字我是当着你面贴的,你是不是不支持我的工作?”

方卓苦笑道:“我那烟还挺贵,你这太浪费了。”

苏薇强硬的说道:“从我工资里扣!扣两盒!”

“……”方卓摇摇头,不再说话。

苏薇瞪了老板一眼,走过去把窗户开到最大,皱眉道:“明明之前不吸烟的人,你这做公司再把身体做垮了!”

“心里有点发慌,抽点烟能转移注意力。”方卓露出有点惫懒的笑容,“小虞问我对补贴战的看法呢,我和她说快到关键点了。”

“嗯,陈兴那边不是在接触IDG么。”苏薇知道这事。

“是,但我不知道陈兴会不会再继续打下去。”方卓有点郁闷,“骑虎难下,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苏薇安慰道:“连你现在都是这感觉,他们肯定更是这样。”

“知道是一回事,煎熬又是另一回事。”方卓既是抱怨,也是抒发压力,他最近考虑的事情太多,应付的人也多,感觉自己都快掉头发了。

“公司里的人斗志还是很强的,不管中层还是一线,大家都憋着一团火的想把竞争对手压下去。”苏薇挑着好的事说。

方卓笑道:“又不花他们的钱。”

“对啊,反正花的也是风投的钱。”苏薇拿话翻过来说。

方卓一怔:“两码事。”

不过不管是不是两码事,和小苏老师的聊天还是让他感觉好了很多。

“我看了眼你的安排,明天有记者要来公司采访?”苏薇问到一件事。

“对,不是我邀请的,是央视财经自发的采访,前两天给我打的电话,我估摸着是对补贴战的好奇。”方卓抿抿嘴,“但现在应该看得人不多吧,都关心国际形势呢。”

苏薇想了想,说道:“你毕业证还没拿,学校领导想着你回去拿个证,然后再给做个演讲,你现在可算是知名校友了。”

毕业证?

哦,我毕业了。

方卓恍惚一下,自嘲道:“我连考试都没考,居然顺利毕业了啊。”

“那不挺好。”苏薇笑眯眯的说道。

“不,要是没毕业,弄个肄业后创业,听起来会更传奇,更符合名人事迹。”方卓笑道,“啥时候补贴战结束,啥时候我回一趟庐州。”

苏薇点头。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人事总监还有事忙,办公室里又只剩下方卓一个人。

挂号网上上下下都很忙,或者,算上易科的话,两边都很忙。

前者是为补贴战而忙,后者是已然开始协调起M1机器的面世供货。

M1项目经过数十台原型机的打造,现如今定型的机器已经和最开始的那一台截然不同。

更优美的线条,更稳定的工作,更合理的细节。

方卓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提出的问题基本上都被解决。

比如,按键找歌。

原本的设计方案全被推翻,最终采纳了一个交大学生提交的轮盘设计,成功让小屏幕的翻页完成了目前所能有的最优解。

这中间还发生一件事。

M1机器从很早就决定采用东芝的1.8英寸硬盘,这是如今全球硬盘厂商所能拿到最好最稳定的硬件,两边也签订了供货合同。

然而,七月份的时候,东芝方面表示美国也有一家公司想使用这个硬盘技术,同时,对方还想签独家供应。

方卓差不多猜到这个时间的那家美国公司是谁,完全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就有了交手。

他大为紧张的亲自和东芝沟通,两次联络之后发现对方没有毁约的意思,只是想待价而沽……

迫不得已,合同重新进行修改,提高了合作年限。

方卓趁机打听了一下另一家公司的状况,但东芝也没能提供太多消息,它只是供应硬盘而已。

这件事加快了M1项目的进展。

方卓不知道对方做到什么程度,他只能让自己这边尽可能早的完成,抢在前面发布音乐播放器。

这个发布时间初步定为十月一日,同时,京、申、鹏、羊以及临安五座城市都选定了店铺位置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装修,打算一个时间点进行开业。

原本方卓是打算几座城市直接购买店铺,可补贴战烧钱烧得心慌,即便有IDG和今日资本的投资到账,他也没有选择购入,考虑着万一挂号网出现问题,易科拆借的资金还能挪回去。

两个公司都是要事在忙,方卓这个夏天过得无比充实。

转眼到了第二天,央视财经的记者早早来到公司进行采访。

记者宋茜曦与方卓一起见证了挂号网第一位员工上班的场面。

然后,她问出采访的第一个问题:“方总,你对阿富汗局势怎么看?”

方卓:“……”

宋茜曦开了个玩笑:“方总开始是没看法了,我只是不想让我们的采访那么紧张。”

“你这样问,我才觉得紧张。”方卓摇摇头,“我不紧张,你想想,我这样的人要是紧张还能从你们舞台上拿走代表1000万投资的冠军么?”

宋茜曦觉得此话有理。

她一边示意摄影机继续拍摄员工走进公司的画面,一边问道:“方总,咱们今天放开了聊,我这一趟过来很想知道你们行业进行令人咂舌的补贴价格战的策略意图。”

“一个行业里的竞争无非就是压过竞争对手而已。”方卓平静的说道,“而且,作为被动响应的一方,我们属于不想被压过的那一家。”

宋茜曦问道:“可据我所知,是挂号网进行了补贴升级,扩大行业竞争。”

“这是正常的商业竞争,不可能对手打我一巴掌,我就规规矩矩的还一巴掌。”方卓笑了,“还两巴掌不是错,真想着商业竞争下你一下我一下的回合制才是幼稚。”

宋茜曦见摄影师拍了不少画面,问道:“方总,能去你办公室看看吗?”

“欢迎之至。”

一行三人走进挂号网的总裁办。

宋茜曦进门,打量数眼,瞧见墙上的标语:“我采访过很多企业家,他们大都吸烟,我是第一次在老板的办公室瞧见这样的四个大字。”

“吸烟有害健康嘛。”方卓不知道该给个什么表情,这话把自己都架到这了。

“你认为行业的价格战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宋茜曦重回正题。

方卓平和且坚定的说道:“对手想打到什么时候,我们的价格战就会持续到什么时候,除非对手先放弃,不然我们是不会主动停止这场竞争的。”

“毕竟是对手来到我们的业务范围进行挑战。”

宋茜曦锐利的说道:“可我听说挂号网已经派团队进驻京城了?”

方卓很意外:“宋记者怎么会知道?”

“我们的消息可是很灵通的。”宋茜曦微微一笑。

“也是反击的一种嘛,我们的第二轮融资接近谈妥,上一轮投了千万的红杉一直很看好线上医疗的这个跑道,他们愿意看到我们扩展业务范围。”

“而且,毫不夸张的说,我们挂号网是国内最具经验的团队,相信能给医院、病患带来最好的服务。”

方卓侃侃而谈,十分自信,一点也没有近期压力过大的模样。

为了今天这次采访,他昨天去理了发、刮了脸、洗了澡,就要一个容光焕发。

“你对线上挂号这个行业的市场秩序怎么看?”宋茜曦认真的问道。

方卓陷入沉默。

数秒后才开口道:“线上挂号的业务属于互联网和传统医疗的结合,市场秩序需要所有企业一起努力维系,同样的,市场规模也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才能扩大。”

“价格补贴既是企业间的竞争,也是对用户习惯的培养,让更多人知道有这么一个渠道。”

宋茜曦不满意这种回答,直接问道:“突然的价格补贴会不会扰乱市场的常规发展呢?”

“补贴只会让用户受益,至于常规发展,这个常规是谁来定?”方卓反问。

宋茜曦说道:“补贴不会一直持续,当结束补贴,最终获利的企业难道不会从收费中补偿自己吗?”

“老话说得好,羊毛出在羊身上。”

方卓露出微妙的笑容,“嗯”了一声。

宋茜曦等了半晌,你“嗯”啥呢?倒是说啊!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