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是一个很真诚的人。

所以,面对记者有些义愤填膺的说法时,他有着一时竟无言以对的感慨。

这种事最为典型最为出名的就是滴滴了。

自成立起就烧钱补贴打开市场,连续数年亏损高达数百亿,等到成功占领市场就开始对用户下手。

羊毛会出现在牛身上么?

不,只会出在羊身上。

这一点认知并不复杂,即便没经历过后世各种补贴战的记者也能知道。

方卓决定喝口水来缓缓情绪。

咕嘟。

记者宋茜曦目光灼灼。

摄影大哥则恨不得把镜头怼到脸上。

方卓连喝三口水,瞧着面前这两人的模样,忍不住就是一笑。

“我明白宋记者的意思,挂号网作为线上挂号领域内的最大企业,理所应当的要承担社会责任,因为它牵扯到的是病患群体。”

“可,现在我不得不说句委屈话,搞补贴不是我的本意,如果可以,我不会选择这种竞争。”

“申城这座城市对于挂号网的重要性不用我来阐述了吧?”

“互联网医疗贴身近打,上来就是一剂猛药,用超出我预料的补贴迅速扯动了用户的注意。”

“我是不得不跟,不然,三个月过后的今天,你压根在申城看不到我们挂号网,我也不会在这间办公室里接受采访,恐怕已经灰溜溜的回临安了。”

“正是因为知道补贴的威力,我不得不打、坚决要打、大打特打。”

“这是企业生死存亡的事,这种情况下你让我去思考行业和市场秩序,是不是强人所难?”

方卓这番话说得极为真诚。

他确实是应战的一方,也正是看到过后世的各种案例才觉得要反客为主,掌握这场竞争的主动权。

不论是补贴力度、医疗座谈还是舆论宣传,都必要要主动出击。

宋茜曦陷入沉默。

“首先,我们这一点上应该能达到共识,宋记者如果可以的话也应该去采访一下互联网医疗的陈兴陈总。”

方卓顿了顿,笑道:“他能想到并且运用补贴这种竞争方式,我还是很佩服他的。”

“即便这样,局势并不为他所掌握,不是么?”宋茜曦问了一句。

“竞争不是他想打就打,不想打就不打,我觉得这三个月是‘不得不打’和‘坚决要打’的公司策略体现。”方卓坚定的恫吓道,“团队进驻京城开始摸底市场情况则是下面的‘大打特打’。”

宋茜曦信了,速记几笔。

“说回你刚才提到的价格补贴与市场发展,最终结果是不是有利还不清楚,但就我们的观察来看,它对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有着巨大的激励作用。”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价格补贴之前,三甲医院的线上挂号接近满载,就是说,我们放出去多少号源,病人们就会用掉多少号源,但三乙医院不是这样,它只有一半甚至更低的使用率。”

“价格补贴之后,三乙医院的使用率迅速提高,使用传统挂号的用户开始尝试使用线上挂号。”

“这种尝试使用本身就有着巨大的宣传作用,会促进我们这个行业的发展。”

“可以这样说,这样的补贴战打下去,不管最后剩下的是哪家企业,它都会得到一个远比之前要好的市场。”

方卓笑道:“至于你所说企业从收费中补贴自己,我觉得只要在法律政策的框架之内都是没问题的。”

宋茜曦微微皱眉。

方卓意味深长的强调道:“挂号网作为一家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一定会在法律政策的框架内行事。”

宋茜曦觉得这是废话,还能违法不成?

她还是有些不满意,但这个问题上已经花费很多时间,她点点头,换了个话题:“挂号网对这场竞争的最终结果很乐观吧?”

“相对乐观,线上挂号是线上医疗的流量入口,我相信时代会快速发展,这个行业的企业有着很光明的前途。”方卓用绝对的语气说着相对的乐观。

采访继续。

央视财经这次打算做一个系列报道,记者想要询问的问题还是比较多的。

下午四点钟,行政助理袁珍开车把方卓母亲赵淑梅带到公司,这场还没有结束的采访便有了小小的插曲。

“妈,你来了,稍等会哈,我这有个采访呢。”方卓见到母亲进了办公室,连忙起身安排。

赵淑梅最近已经被央视节目《赢在华夏》和不少媒体的报道给晃住了眼,现在又亲眼看到记者和摄像,脑子便有些懵:“他们真是记者吗?”

宋茜曦觉得很好玩,指了指脖子上挂着的记者证:“如假包换,央视财经频道的宋茜曦,阿姨好,介不介意我问您两个问题。”

“介意。”赵淑梅言简意赅,直接转身往外走,“你们采访你们聊。”

她离开的太过果断,让摄像的镜头都没来得及跟上。

办公室里重新只剩下三个人。

“呃,我妈的性格比较爽快,她昨天到的申城。”方卓解释道,“最近太忙,没什么时间陪家人,今天晚上我要带她逛逛。”

他接着说道:“宋记者远道而来,今晚就由我们的人事总监苏薇稍表心意,她也是我们公司的董事,很多工作都经她手来做。”

宋茜曦没太犹豫,应了下来,这种饭比较常见,正好她还有不少问题想问。

采访继续了半个小时便宣告结束,宋茜曦今天聊了很多,她觉得也不好太占用人家母子团聚的时间。

方卓一路送着记者出门,苏薇带人接手了招待工作。

等到再回办公室,母亲赵淑梅已经坐在老板椅上。

“妈,有什么指示?”方卓瞧着母亲转着椅子左看右看的模样,笑出了声。

赵淑梅收回摸文件的手,摇着头说道:“气派!”

“是不是比你单位里的总经理还气派?”方卓泡了一壶茶。

“那肯定的,你这不是总裁办嘛。”赵淑梅把文件拿过来,上半身坐直,模拟了一下想象中儿子签字的场面。

“敢情是看名字啊,明天我就让人把我这改成总经理办公室。”方卓把杯子放到母亲面前,说道,“我问了袁珍,昨天和今天的体检都没什么问题,回头你再做个深度的检查。”

赵淑梅强烈不满道:“你是多盼着你妈有病咋地?体检也就罢了,明明没问题,还整什么深度的!你公司挣钱了吗?我可是问了袁珍,别看你这公司弄得热闹,全是在花钱呢!”

方卓抿了一口茶,乐呵呵的说道:“是是是,是花钱呢,你儿子作为一个公平公正的总裁,今天为了自己的亲妈一定要假公济私为她报销一回检查费。”

“我可不担这罪名,等你啥时候公司赚钱了,我啥时候去做什么深度检查。”赵淑梅半是激励儿子的说道。

方卓想了想,放下茶杯,提议道:“妈,隔壁公司也是我的,那边也有个总裁办,我带你去坐坐。”

“嗯?还有个公司?”赵淑梅不知情,惊奇道,“你弄这么多公司干什么?”

“我喜欢不同装修风格的办公室。”方卓见了亲妈,总是乐呵呵的。

赵淑梅知道好大儿在开玩笑,起身道:“走吧,我去见识见识方大总裁的不同风格。”

……

央视财经频道的记者宋茜曦没有在申城耽搁太久,她在采访完挂号网的总裁方卓之后又实地看了看医院的补贴状况就立即返回京城。

宋茜曦在采访过程中没有和方卓提到过一件事,她是先采访了京城的陈兴再去的申城,至于南边的羊城则有另外的同事前往。

“宋大记者,这趟任务怎么样啊?有没有什么精彩的事?”

白天上班,同事端茶路过宋茜曦的工位时笑着问了句闲话。

“挺寻常的,感觉新兴的行业都存在一个监管不到位的通病。”宋茜曦一边整理资料,一边答道,“两家公司的老板都采访了一天,申城的那个方卓更真诚,感觉也比较有水平。”

她又回忆了采访经过,继续说道:“京城的陈兴呢,我感觉他可能已经有些急躁了,三个月的补贴竞争带来太大的压力。”

“我采访陈兴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抽烟,方卓就斯斯文文的能聊补贴,也能聊未来。”

同事笑道:“人家毕竟是创始人,南北两家都是学他,有水平才正常,别忘了上个月结束的《赢在华夏》,明显水平比其他选手高一截,轻轻松松的拿走千万。”

宋茜曦停下笔,思索一会后说道:“他说他即将拿到红杉的第二轮融资,下一步的价格补贴要到京城打,你觉得这话有可信度吗?”

“你不是说他真诚吗?”同事奇道。

宋茜曦摇摇头:“不能太把商人的真诚当回事。”

“那就在报道里‘援引’好了,我们中立口吻,消息交给别人判断。”同事给了建议。

宋茜曦琢磨了一下,点点头。

台里打算做一个有关互联网的系列报道,线上预诊的补贴价格战无疑是近期最吸引眼球的事,正好可以用它来开端。

宋茜曦认真整理采访资料,首先上交一份文字性的内容给总编审核,这是供纸媒使用的,至于摄像内容,那还得和同事一起慢慢的剪出来。

……

九月中旬,就在互联网医疗即将和IDG资本敲定第一轮融资的时候,陈兴看到了财经媒体关于行业补贴价格战的报道,内容太多,愣是分了三版。

陈兴直接翻到采访挂号网的那一版,看到了方卓对于补贴和行业的描述。

“玛德,我特么就是、就是试一试补贴!”

“是你特么的把补贴搞这么大!”

“还说得那么委屈!你不改进,不升级,这能玩这么大吗!”

陈兴气得直拍桌,但心里想着对方要在京城搞补贴战的言语,不禁又生出一丝丝惧意。

烧不得了……真的烧不得了……

这烧起来真是不把钱当钱啊!

如果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如果知道方卓那家伙反应这么激烈,他绝对不会开启补贴战,而是会另寻方法。

然而,这后悔也来不及了,钱就硬生生的跟着拼出去了。

互联网医疗将近四个月的时间一共花掉一千多万!

申城的那家伙更狠,他连羊城一起搞,最少也得花掉两千万!

陈兴看着报纸,想着IDG的提议,决定顺水推舟答应对方牵线休战的提议,再这么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纯粹是特么的给病人钱花……

陈兴把报纸揉成一团,下定决定的把号码拨给IDG。

……

就在申城的竞争迎来变化之际,羊城的医疗在线默默退出了业务竞争,拱手让出粤省省会这座城池。

梁民得到消息,挂号网准备进军自家的大本营鹏城。

这可太让人糟心了!

羊城本来就勉勉强强,现在被对方觑见虚弱,愣是要过来骑脸!

那能怎么办?

只能收缩战线,加强防御。

梁民已经悄悄的完成第一轮融资,但听消息说,对方是要进行第二轮了啊,那指定不差钱。

而且,因为这场补贴战,自家第一轮融资的资金不够理想,这样硬碰硬下去真的会死在战场上。

梁民现在觉得之前方卓降低补贴力度的举动完全不是手下留情了,他是想让自己慢性失血而死!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医疗在线先断了!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现在还没到最终时刻,粤省其它城市的业务进展良好,珠三角的团队也都已经进驻,以后还有正面对决的时候。

……

9月19号。

坐镇申城的方卓收到了两个利好的消息,陈兴求和,梁民败退。

他终于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挂号网不用再流血苦撑下去了!

那两家没有坚持最初的战略,面对补贴竞争这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方式选择主动结束。

方卓对从羊城返回的虞红感慨道:“以后我要写一本回忆录,上面的一个章节一定要写上一句话——补贴战真特么的不是玩意。”

虞红笑而不语,下一刻又因为老板的话而收起笑意。

“既然他们都承受不住压力,那么,做好准备吧。”

“凛冬将至。”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