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的线上号源七三分,京城的线上号源二八分。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是挂号网和互联网医疗达成的和解约定。

补贴战烧了这么多钱,互联网医疗不可能退出申城市场,不论陈兴还是他的投资方都不会答应血本无归,而对于挂号网来说,不受阻挠的拿到京城业务的准入门槛是一大利好。

如此这般,挂号网和互联网医疗握手言和。

至于南边,医疗在线已经退出羊城,挂号网想握手都找不到人握,只能心安理得的好好巩固业务,考虑下一步的发展范围。

进入京城、拿下羊城、限制申城的竞争对手,可以说,挂号网在线上业务的补贴竞争之中大获全胜,输得最惨的则属鹏城医疗在线。

京城的互联网医疗嘛,它可以宣称小胜,毕竟是把业务发展进另一座大城市,但心里到底会不会为这番补贴战流泪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在申城和羊城两座城市宣布结束补贴之后,挂号网的中中下下都格外开心,十分振奋,线上业务的龙头地位是大家一起巩固出来的,这让人很有荣誉感和归属感。

为了纪念这场补贴战,有位市场部经理还在办公室挂上了纪念照,上面是某个早晨员工们排队领钱以供当天报销的画面——里面有人眉头紧锁,有人表情坚毅,还有人已经领钱领到麻木,最重要的是老板从进门处小跑进来,满面笑容,十分抢眼。

方卓在隔天上班的时候瞧见了这张照片,从中品出两分心酸、三分振奋、五分自豪以及九十分的拍马屁。

不就特么的因为里面的自己最有精气神么?

当然,挂都挂上去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反而,还得被要求发表下感言。

“方总,说两句吧!”

“方总,咱们赢了!”

“方总,什么时候发奖金啊?”

方卓在明确补贴竞争结束的第二天上班被同事们热情拦下,这里大多数人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少数人就是不喜悦也被气氛给烘到这了。

“奖金月底发,这个先和你们说。”

方卓先用一个确凿的消息换来一阵欢呼。

然后,他看看墙上的照片,又看看脸上表情和照片中截然不同的众人,由衷的说道:“谢谢大家,这一仗正是有你们才能打赢。”

办公室里响起哗啦啦的掌声,有的人连手都拍红了。

方卓略一沉吟,继续说道:“我一直说互联网的发展是趋势,我们挂号网就是对这个趋势的践行,现在不论是投资人的选择还是网站本身的蓬勃发展都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是走在时代前沿的,不论是先前和别人激烈竞争的时候还是或许以后可能出现的低谷,我都想让大家相信这一点。”

“挂号网在摸索着前进,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多要做,大家再接再厉。”

“当然,也可以先高兴高兴,先看看我们这一场胜仗的收获。”

方卓在这个时刻所说的话很有感染力,不过,听着的人下意识都忽略了那半句“可能出现的低谷”,都在想“这一场胜仗的收获”。

打赢了,有奖励。

员工们有奖金,公司自然也要有进项。

一直被方卓嘴上宣扬的第二轮融资几乎就是赶着趟的贴上来了。

整整一个夏天,挂号网和业内两家主要的竞争对手杀得难解难分,方卓这期间多次明里暗里的暗示过风投,包括今日资本、IDG、红杉、申新等等……

但基本上都只是模糊不清的态度,只有红杉在形势稍有明朗的时候表示会支持第二轮融资,可估值规模也得看最终的市场结果。

现在,结果出来,挂号网进京的路上一片坦途,羊城更是收在麾下,再没有比这样更好的投资标的了。

方卓早先联系过的所有风投——是所有风投,全部都一个接着一个的把电话打了过来。

“老弟,牛啊,我在单位里努力了一下,申新得支持挂号网的下一步发展。”

“方总,红杉和挂号网是老朋友,天使轮、第一轮都走过来,第二轮可以开始研究研究了。”

“方总,神交已久,诚邀一见。”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穷在街头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虽形容的不完全恰当,但也能稍解方卓心中的荒谬好笑之情。

商业嘛,就是如此,有赢……

也有输。

方卓在电话里完全没有发脾气,也绝无半句阴阳怪气,他既诚恳又认真的一一同意大家入伙请求,同时,他也挑着说了下规划发展。

尤其,已经投过易科的IDG,方卓聊了聊线上挂号模式的盈利验证。

按照投资的一般流程,第二轮也差不多是要看这个了。

不过,挂号网挟着胜利之势,风投们不会对此严格要求,有肯定很好,没有也能看到前途光明。

方卓对此表示欣然。

他把第二轮融资的事宜先交给苏薇接手,这中间一些锱铢必较的环节不好由老板直接出面,有个担任高管的董事在其中传话最好不过。

同时,方卓亲自催了催易科五座城市直营店的装修和M1机器的代工厂。

这方面的消息就不像挂号网那么好了。

M1机器的代工厂选择的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富士康,它在内地有开设工厂,方卓还打听了一下,对方没有接到类似机器的代加订单。

只是,由于第一次做音乐播放器这种机器,开工时间比预期要稍晚,说是涉及生产线的调整。

方卓原定的国庆直营店上线,现在不得不往后推迟一到两周。

另外,他还得考虑直营店之外的渠道建立,单纯依靠直营店很难把产品铺设的太广,但有这么一个体系比较方便打造品牌。

9月24号,受老板指使的苏薇给了汇报,第二轮融资金额谈在1.2-1.6亿之间,依旧释放20%的股份,这样的话,创业团队的持股将会削减为46.08%。

不过,具体到底是什么价格就还得方卓亲自出马了。

这天晚上,方卓又接到几个电话,讨论的是大家坐下来尽快敲定融资的事,但他表示自己最近在忙易科,挂号网的融资可以稍微等一等。

然后,方卓转手开始找人把自家融资的消息放给门户网站的财经版块,不光有持股比例,还有融资数目。

另外,他还找企鹅马帮忙“纯路人”的传了传话,鹏城的医疗在线最近在试图和企鹅达成合作。

第二天,风投陆续的坚持联系。

第三天,业界忽然有了最新的动态消息,鹏城的医疗在线考虑进行收费试点,进一步吸引投资来加速发展。

这一天,挂号网接触过的风投变得两极分化,像红杉这种就不再催促,像今日资本那种规模较小的则想赶快敲定。

“方总,你听说没?医疗在线要进行收费模式的验证了。”徐新大半夜给方卓打电话,聊这个消息的重要性。

“嗯,徐总,我刚听说。”方卓很平静。

徐新语气有些焦虑的说道:“医疗在线在补贴战上输了一筹,它现在想赶在你前面尝试收费,进行弯道超车,我认为挂号网也可以考虑尽快尝试这一步了。”

“他们想尝试收费就尝试去嘛,我这边不急,又不是能抢在我前面上市。”方卓轻松的说道,“而且,我觉得大家一定很感兴趣,这个线上挂号业务到底能不能收到费,正好让它来替我们挂号网验证嘛。”

徐新的语气立即不再装焦虑:“方总还真是想得特明白,我被你这么一点拨,本来提起来的心也放下了。”

“其实我也急啊,可这种事急不来,越是市场占有率高,越是要行事慎重。”方卓淡淡的说道,“徐总觉得呢?”

徐新称是,心里却暗骂对方是个老狐狸。

两人又聊了一会才结束通话。

也就仅仅时隔一天,京城的互联网医疗也在网站上宣布将要在京城最好的四家三甲医院尝试收费,每人挂号仅需一元,到院缴纳费用。

不论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在线,这两家模仿挂号网的公司本就落后两个身位,结果夏天一番补贴大战,这个距离没有拉近,反而更远。

现在挂号网要进行第二轮融资,这个距离要进一步拉开了。

互联网医疗和医疗在线全都消耗大量资金,承受着投资方和现金流的压力。

前者是和IDG眉来眼去想要用验证收费模式来拿到更多的第一轮融资,后者是需要现金来支撑下一步的发展,不然失去羊城后很可能慢性死亡。

也因此,两家公司一前一后宣布进行收费医院的试点,抢在了业内龙头的前面,终于不再是对它的模仿。

挂号网对此表示沉默。

9月29号,申城恒隆写字楼的23层,诸多风投汇聚在挂号网参加讨论会,这一次是有挂号网总裁方卓出席。

“各位朋友们想必都看到了,我们在业内的两家主要竞争对手都先于我们一步进行了尝试性收费。”

“尽管用户稍有微词,但线上挂号的费用是远低于他们传统挂号的成本的。”

“这个模式目前看起来比较能够循环。”

方卓不厌其烦的开始再次阐述线上挂号的具体场景应用与入口流量的转化。

等到大谈一通后,他竖起一根手指,说道:“我说一个数,第二轮融资,1.6亿。”

先前苏薇沟通的数目是1.2-1.6亿之间,这个“之间”差着好几千万可有得谈呢,但现在有过同类企业的收费试点后,价格就比较好谈了。

方卓摆摆手,示意先由自己说话:“1.6亿也不过就是2000万美元而已,据我说知,今年发展不错的百度第二轮就拿到了1000万美元,我认为2000万这个数字对我们来说并不算高。”

“另外,如果广阔的市场前景,如果顺畅的流量转化,我不觉得我们应该在第二轮上浪费时间。”

方卓站起身,双手撑着会议桌,上身前倾,用满是诱惑力的口吻说道:“我们的时间应该放在快速扩张市场上,应该放在仔细研究收费试点上,应该放在考虑去香江还是纽约上市上。”

“2000万美元,这是我的决定,如果在座的各位不同意,那我们就再多拉两家机构入场。”

方卓表达出不容置疑的态度。

今天会议室里一共有红杉、IDG、申新、今日资本、联想投资、3i集团、深投创、达晨创投8家投资机构。

有中有外,有国资有民企,有规模庞大有才刚成立。

方卓看着这群人,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讨论讨论。

然后,趁着会议室里的不同机构彼此沟通之时,他把勾画好的地图标志放在白板上。

风投的人看到代表着挂号网的市场覆盖率,只能苦笑着妥协,迅速的达成合作。

只用一天,8家风投就统一合作意向,决定按照不同比例参与挂号网的第二轮融资,以1.6亿的金额吸纳它释放的20%股份。

其中,创业团队出手一定量持有股份,方卓出手的比较少,原本占有就不多的苏薇、虞红、周辛出手大部分,三人一共只保留2.52%的股份。

这天晚上,方卓设宴邀请这群投资方的高管,一杯一杯的敬个遍,表达了好好发展企业的决心。

八家投资机构有着不同的合同细节,这些合同足足用了三天才算审查完毕,随即,方卓又在办公室里一家家的签订合同,又挨个嘱咐让现金赶紧到账好加快企业发展,展望上市IPO。

10月3号,所有的合同全部签订完毕,八家不同风貌的投资机构与挂号网结成合作关系。

这一天,挂号网正式成为一家估值高达8亿的华夏互联网企业,在自身领域内一骑绝尘,有望在计划时间内冲击上市。

是纽约还是去香江?

这已经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像红杉和IDG肯定希望去前者,也在和方卓签订合同时表达了意愿,其他的觉得香江比纽约更有把握路演和提高市值,也表达了意愿。

方卓全部耐心回应,表示将会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但摆在眼前的还是把挂号网的工作做得更扎实。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