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晚上,就在记者还在试图拼凑这场会议的时候,投资圈里已经传开了。

据说。

据说啊,这个方卓……

他不是人!

消息传啊传,连央视财经的制片人胡檬都好奇的给朋友熊潇鸽打了电话。

“熊总,你们是怎么回事啊?听到的消息云里雾里,还说你带人去方卓的公司闹呢。”

熊潇鸽躺在沙发上无奈的对着手机说道:“没闹,都是瞎传,我就是去提议开股东大会,撤掉他的总裁职务而已。”

胡檬大惊:“啊?这还叫没闹?”

“我们IDG是挂号网股东,这是正常的商业流程,怎么算闹呢?”熊潇鸽索然无味的说道,“但我很快就走了,后来听徐新说了下过程,他们应该也没闹,就是意见交流的比较激烈。”

“因为挂号不能收费,你们就要罢免人家的董事长?”胡檬说道,“有点霸道呀,就算挂号不收费,挂号网未必不能有其它收费项目啊?为什么这么不留机会呢?”

熊潇鸽坐了起来:“因为我们就是冲着它的核心业务投的钱,其它业务就没这个估值了,要不是方卓太过分,太气人,我也不会这样,他太不是玩意!”

胡檬很少见到熊潇鸽这样失态,既觉新奇又有一股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追问道:“你为什么提前走?”

“投票权不够,他处心积虑的算计好了。”熊潇鸽喝了一口茶,“留在那里也没什么大的意义,很难逼他让步,而且,当时我就觉得他这种处心积虑,帐面上未必有钱。”

“今天下午徐新给我打电话详细说了下我走后的情况,也验证了这一点。”

熊潇鸽刚控制住的情绪因为提到这一点又有点怒气上涌:“但他比我想的更过分,直接把融到的资金变成银行贷款!”

他把听到的操作向胡檬解释了一番,又强调道:“银行方面肯定有违规操作!”

胡檬对这一点反而不以为意,思考道:“听你这一说,他还真是提前做好了准备,是不是猜到你要带人去开股东会了?熊总,你真的会罢免他的职务么?”

熊潇鸽听到这样的问题没有立即回答,他今天自回来后已经复盘了好几次,不只是早晨的冲突,还有挂号网出现在视线后的运营操作。

“方卓这个人确实出乎了我的意料。”

“昨晚知道公告的消息,我立即知道挂号网的融资有问题。”

“当时,徐新问我,我说这必须得果断。”

“所以今天早晨带着一群股东,更多的考虑是对方毕竟是个年轻人。”

“年轻人嘛,逼一逼,吓一吓,事情就好解决了。”

“但方卓反而老辣的很。”

胡檬听到这里插了句嘴,半是调侃的说道:“人家毕竟是我们节目的冠军嘛。”

熊潇鸽叹息道:“国内做企业做公司的,就我接触到的已经都很不错了,可这些人当中对于风投都很懵懂稚嫩,但方卓却有种很成熟的气质。”

“那熊总后面打算怎么办?”胡檬问道。

熊潇鸽平淡的答道:“不怎么办,嗯,其他人我没问,我这边暂时就这样吧。”

胡檬惊奇道:“为什么?你不是说他处心积虑吗?”

“正是因为他处心积虑,很多方面肯定都被堵住了,我相信他连账目肯定都做得很好。”熊潇鸽有点无奈的说道,“逼宫这种事对风投口碑并不好,6月份已经出了一个新浪创始人被逼出公司的事。”

他顿了顿:“今天早晨要是迅雷不及掩耳的把方卓拿下也就罢了,既然拿不下,就要考虑IDG在业界的口碑,挂号网确实名声不错,背后恐怕也牵扯到一些人。”

胡檬默默咀嚼了一下这个“迅雷不及掩耳”,忽然体会到其中的杀机,这绝不是前面所说的对年轻人“逼一逼和吓一吓”,熊总恐怕就是决心要赶走方卓。

毕竟大佬级的人物,这样被摆一道实在气不过。

反过来,这话里话外说着IDG,其它公司还不定怎么着呢。

她回忆着方卓在央视节目里的表现,疑虑的问了一句:“熊总,他真的是处心积虑吗?会不会就是突然接到消息而迫不得已呢?”

熊潇鸽坚定的说道:“傻子才信这样的说法。”

两人继续聊了一会,等到结束通话,胡檬反手就给另一位当事人方卓打了过去。

这个年轻人给她留下不错的印象,有的时候,她不愿意有才华的年轻人走上歪路。

“什么?熊总说我处心积虑?”方卓接到电话寒暄几句便听到胡檬比较委婉的指责,“有够好笑的呢。”

他叫屈道:“胡姐,你说说,投资人听见企业遇见困难,第一时间就想召开股东大会夺我权,这种是什么样的投资人?”

胡檬问道:“那你为什么提前准备好投票权,为什么准备好法务?”

“嘿,新浪王志东被资本踢出公司的事就在几个月前发生,我能不警惕么?”方卓振振有词的说道,“正是因为风投资本这样的禀性,我才提前做准备啊,不然像王志东那样被踢出公司吗?”

胡檬一听,咦,好像也有道理。

她默默思考其中的问题,毕竟和熊潇鸽认识久了,倾向于他的判断。

方卓又道:“胡姐,熊总是人,不是神,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不客气的说道:“别的不说,就现在,胡姐,你问问他,他对出售腾讯股份的事后不后悔?”

这通电话结束,胡檬当真又给熊潇鸽打了过去,询问这个问题。

“嗯……是有点后悔,我是看涨腾讯的,应该坚持坚持,他们今年做的很不错。”熊潇鸽有点奇怪,“怎么忽然想起问我这个。”

“方卓让我问的,他说你是人不是神,判断未必都准,有了预定立场后就会出问题。”胡檬原原本本的说道,“还说他怎么可能从头到尾就处心积虑的算计,行业政策是上头定的。”

熊潇鸽听见这话,一时之间也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他对于腾讯股份的事其实不是“有点”后悔,最起码是双倍有点后悔。

难道真的是存在巧合?

熊潇鸽陷入对自己是否是傻子的思考论证之中。

然而,另一边的胡檬挂完电话品味一会今晚的聊天,忽然想起一件事,两边好像都没提怎么解决IDG投资易科5%的事情。

她不厌其烦的最后给熊潇鸽打了一遍电话。

“哦,易科,它不是你《赢在华夏》的冠军么?我这是给你面子。”熊潇鸽调侃一句,然后认真说道,“方卓这个人还是有手腕的,易科未必不能成。”

胡檬:“……”

她忽然对方卓口中的资本禀性有了一层感悟。

双方激烈的背后好像还隐隐有一层克制。

……

晚上十点,恒隆23层,总裁办。

方卓抽完最后一支烟,扭头对沙发上安安静静的苏薇笑道:“今晚的电话看来就这样了,你还不回去?”

苏薇摇摇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去?总不会睡在办公室吧?”

自打早晨的会议结束,她陆续见证不少电话的打入,有朋友,有亲人,有合作方,还有今天风投里其他没到场的领导。

不得不说,互联网让消息的传递大大加快,下午的时候就有门户网站出来报道挂号网最新的消息。

比如,企鹅财经版块就用“八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来形容挂号网的局面。

就因为看到这篇报道,已经回去的王风益特意委屈的打来电话,表示他明明是和挂号网一伙,居然还被这样写!

方卓替他斥责这种不实报道,专门联系了马华腾让新闻措辞,改为“七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当然,这中间少不得被询问情况,他也就简单的聊了聊。

王风益对于这种“一致行动人协议”的待遇相当满意。

“睡在办公室也挺好,不然,风投们第一时间找不到我,指不定还以为我是跑路了呢。”方卓笑笑。

“你的心态真是我永远学不来的。”苏薇揉了揉太阳穴,她今天这么跟下来觉得人都迅速憔悴,就见方卓还精力十足的应对各路人马。

嗯,烟是抽得有点凶,可这种时候也顾不上了。

“锻炼锻炼就好。”方卓打了个哈欠,“凌晨坐飞机,一直忙到现在,走吧,我们打个车回去,我是不想开车了。”

苏薇点点头:“员工大会定在13号,这方面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小虞办事,我放心。”方卓摇摇头,“员工大会过后的媒体发布会,这个我倒觉得你是不是需要注意一下安保问题,我怕我们上线易科的产品会触及挂号网投资方的敏感神经。”

苏薇刚要答应就见老板的手机又响了。

方卓看了眼来电,挑挑眉,这次按开了外音。

“陈总,有何贵干呀?”他轻松的询问互联网医疗的总裁陈兴。

“不好过吧。”陈兴的嗓音有些嘶哑。

方卓笑道:“还行,陈总呢?”

“我也不好过。”陈兴仿佛认定对方和自己是一样的处境,然后,他干脆的抛出一句话,“开个价,互联网医疗卖给你了。”

方卓咧咧嘴,示意小苏老师给自己泡杯咖啡,他重新坐下来:“陈总,你就这么意兴阑珊?不再拼一把?”

“有俅意思,线上挂号收不了费,还有俅意思。”陈兴叹气道。

“成功都是熬出来的。”方卓鼓励道,“大家一起熬熬看,未来也许很美好呢。”

陈兴突然拔高声音:“方卓,你特么的跟我说句实话!上面是不是会给挂号公司补贴?!”

“还有这种好事?陈总,我目前还没听说。”方卓实话实说,“你如果有这方面的消息,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

“你要骗我,你生儿子没P眼。”陈兴粗俗的说道。

旁边听着外音的苏薇皱了皱眉,这人还总裁呢。

“陈总,你失态了。”方卓淡淡的说道,“我确实没听说有补贴。”

陈兴激动的问道:“那你为什么还坚持?那你凭什么还坚持?你怎么敢把地皮抵押给银行贷款的?”

不知道陈兴从哪听说的这个事,但地皮抵押给银行形成负债性质的资金,这虽然规避掉投资方的部分压力,却也形成了公司一定程度上的捆绑。

立场不同,着眼点不同。

投资方看的是前者。

陈兴这种公司老板则考虑的是后者,至于资金,还有很多方式来转移,不一定要冒这种风险。

他想了又想,还是判断方卓是要把挂号网做下去,但又不理解为什么非要做下去。

政策明朗的前夕,核心业务既然没有出路,聪明人都该当机立断才是,就像IDG的熊潇鸽,他虽然目的相反,但也是当机立断。

要止损才对!

方卓觉得这真是自己今天碰见的不太好回答的问题。

他思索三秒,觉得陈兴不是交心之人,搪塞道:“陈总,我就一普通人,挂号网是我辛辛苦苦做出的事业,而且,我认为地皮会升值,就这么简单。”

陈兴半信半疑,感觉方卓不是不能壮士断腕的人。

他沉默了一会,评价道:“你这样很愚蠢,不如放手。”

“不怕,我融了风投第二轮的钱,还能撑一撑。”方卓接过递来的咖啡,抿了一口。

陈兴这时候反而不觉得领先一轮的融资是什么好事,苟延残喘,慢性死亡,这种滋味能更好受吗?

他格外明白,一旦上面定下政策,那就彻底无法改变,压根没有周旋的可能。

“方卓,你这人有时候有点感情用事。”陈兴握着手机,眺望沉沉的夜色,感慨道,“我早就看出来这是你的弱点。”

方卓好奇:“哦?愿闻其详。”

“挂号网不论是和我的公司还是和南边那家公司相比,都十分臃肿。”陈兴说道,“臃肿的驻院员工,臃肿的宣传团队。”

他讽刺道:“你养着这么多人,刚开始我以为你只是给上面看,后来我发现你真想把医疗信息调整倾斜给所谓的弱势群体,你以为你是谁?是市长还是高官?”

“公司的成功压根不需要那些。”

“我告诉你,方卓,如果不是这次的政策,我的互联网医疗一定会在效率过胜过你。”

方卓沉默了一会,答道:“我恰恰认为这是我的优点。”

“呵,我会看着你怎么用这优点来苟延残喘的。”陈兴挂断了电话。

方卓放下电话,耸耸肩,眺望了一下申城的夜空,美得很。

……

PS:先更后改。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