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下文的一个过激举动是身边见过的事,真不是夸张。

……

挂号网的置顶公告引来投资方齐聚恒隆23,因此传出来的公司保卫战又随着门户网站的报道而沸沸扬扬。

出乎意料的是,有数篇报道都隐隐的倾向于挂号网并把新浪的事情放在一起讨论。

6月份的时候,创办新浪且一手把它拉扯赴美上市的王志东被突然袭击,在董事会上一脸懵逼的被宣布解除一切职务,扫地出门。

这在业内引起了强烈的震动,王志东是和搜狐张朝阳、网易丁磊合称“网络三剑客”的互联网教父级人物,连他都这般下场,不禁让很多公司管理层有兔死狐悲之感。

余音绕梁,言犹在耳,仅仅时隔四个月,夏天刚刚打过激烈补贴战的挂号网又重现如此一幕,就不得不让人心生同情乃至愤慨了。

投资圈里的方卓不是人,企业圈里却有高管把成功保卫经营管理权的方卓视为英雄。

一时间,不少接受过投资的公司都在悄悄审视自家的股权架构,还有一些关心时事的大学老师把这一败一成的两个案例放在专业课上和学生们激情讨论。

孰对孰错?

为什么王志东和方卓的结局不同?

如何看待投资方在企业发展中的作用?

在2001年第4季度的这个时间点,风投和企业的关系随着两场引起波澜的争斗必将在今后数年让更多懵懂的公司团队考虑股权设置,也必将会是国内风投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过,就在外界还在试图更清晰的捋清挂号网与风投之间的争斗脉络时,方卓仅仅休息一晚就不得不和风投们继续交手。

好在,他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第二轮融资的数目不小,即便分成八家,那也不是轻飘飘就能过去的事,没法那么轻松的吃掉。

如果说,8号的股东大会是从法理上确认挂号网到底姓“方”还是姓“风”,那么,9号这天则是从整活上来让方卓见识见识风投的本领。

仅在早晨7点钟,方卓抵达公司的时候就瞧见已经等候着的由3i集团派来的五名资深财务。

以及,他们带来的盖章书面查账请求函。

3i集团拥有挂号网2%的股份,享受《公司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权利。

但股东可以查账,却不是随时随地都能查账。

方卓直接拒绝了气势汹汹的五位财务,只援引一句“公司可以拒绝提供查阅,并在股东提出书面请求之日起十五日内书面答复股东并说明理由”,让他们在15天内等待挂号网对3i集团出具的书面拒绝理由。

五个人面面相觑的走了。

主要,他们没想到居然能在这位年轻总裁的办公室里看到一本《公司法》……

一般的老板办公室里都是放什么《老子》《论语》《松下幸之助全传》《管理:任务、责任、实践》之类的书,谁没事坐在办公室里研究法律啊……

法律森严,不容违背。

3i集团打着查账的权利,也就不得不承认董事长有拒绝的权利。

“方总,你办公室里不会还放着《刑法》吧?”

有位财务临走前悻悻的讽刺了一句。

方卓笑而不语,礼貌的送走3i的人。

然而,还没等多久,挂号网迎来了来自经侦的两位客人,这两位没坐稳,税务局的人也到了。

方卓有些哭笑不得,税务局要查账可是没法拒绝的,但自家股东举报的名头还是挺能让人自嘲。

“我们的账目比较简单,可以尽情的查。”

他如此向税务表示。

至于经侦的两位,这不知是哪一家的风投关系请来的,态度比较生硬,但倒是没上来就要带人回去协助调查,可“了解情况”的话语也让公司的员工全都紧张不安起来。

这代表的可是公权。

幸好,方卓拿出办公室里的奖杯之后,对方客气不少。

等到他再给王风益打了个电话,稍过五分钟,两位客人完成一次通话,也就没有什么多余的情况需要了解,离开了恒隆23层。

如此折腾,中午时间刚能吃两口饭,顺便安抚安抚员工的情绪,方卓又听到行政助理袁珍匆匆跑过来的汇报。

“方总,方总,公司的车被人给划了!”

“前后左右四个面全都被划了!”

“车轮也被锁了!”

方卓叹了口气,下回,如果还有下回,一定就挑IDG这种出名的风投机构,瞧瞧人家熊潇鸽,肯定干不出来这种事,太没风度了。

“报警呗,看我干啥,也没啥事,反正公司就那一辆车,又没胆子往里放炸弹。”

袁珍满脸心疼的下去了,她经常开那辆奥迪接送老板,平时还专门留着毛巾把里里外外擦得干干净净,现在仿佛不是划车,而是划了自己的脸。

方卓边吃饭边琢磨这都是哪家的行事风格,股东查账是表明身份的来自3i集团,税务局那边有可能还是3i,也可能是联想投资,至于经侦……

没准是深创投,这家也有行政层面的背景,很方便在申城找关系。

这个划车嘛,真的想不到是谁,达晨创投昨天的那个周梓森看起来蛮有风度的,应该不至于这样。

哦对,红杉的廖勇被自己气得不轻,说不定是他。

方卓这么思考,默默等待自己的好股东们接下来的出招。

只是,经侦离开之后,下午的时光忽然就平息了,员工们依旧惴惴不安,但更多是为公司和自己的前途而担忧,挂号网的公告风波让每一个人都在思考何去何从。

即便是神经迟缓的员工,也有意无意的阅读到各路门户网站和线上媒体对事件的分析。

下午四点钟,总裁办里依旧只有方卓一个人,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方卓“咦”了一声,瞧见是来自临安秘二科的柳洋洋。

“洋姐姐怎么想起来怎么打电话?难道临安又开始盘点今年的先进单位了?”

方卓这样称呼着对方,真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临安那边是没人罩了,好在挂号网的业务没受影响,医院方面一直很平稳。

“方总。”柳洋洋的声音有些低气压,说了一句让方卓吃惊的话,“你们挂号网还缺人吗?”

“洋姐姐,呃,怎么回事?嗯,挂号网,挂号网,你最近肯定没关注我们公司的消息。”方卓沉吟,一下子就联想到失势的裘迪,之前他可是比较习惯用柳洋洋办事的。

柳洋洋平静的说道:“也没什么不好说的,被人当众甩一巴掌,不想在这里混日子讨饭吃了,不知道方总这里有没有适合我的工作。”

方卓更是吃惊,行政斗争的处理是这么粗糙吗?

柳洋洋又说道:“听说了一些挂号网的情况,但我相信方总的能力。”

方卓心念转动,这位既然是知道挂号网的情况,那……哦,明白了,离开铁饭碗恐怕不是今天的想法,先前挂号网形势大好,人家说不出口。

现在挂号网眼看没那么烈火烹油,反而好意思打电话寻找退路。

“洋姐姐要来,我自然是大大的欢迎,挂号网绝对能让你发光发热,不过,近期确实碰见一些事。”方卓沉吟着说道,“要是别人我就不往下说了,可是洋姐姐嘛,我一定得多说两句。”

“挂号网目前因为一些政策上的因素,大概会面临低谷,我不是拒绝你,是觉得你真的要想清楚。”

“你如果真的不想在秘二科了,我在申城这边也认识不错的朋友,可以帮忙安排工作。”

方卓真心实意的说道。

“我看了你们的公告,政策还没下来,但挂号网一定要因为政策进行工作调整吧?”柳洋洋分析着说道,“也一定要更顾及政策方面的因素吧?挂号网华东区域要和那么多医院乃至地方打交道,有这个需求吧?”

她继续说道:“我认为我在这些事上有发挥的空间,方总,您说呢?”

方卓忽然被“您”了一把,忍不住笑道:“那我谨代表挂号网随时欢迎柳洋洋女士的加入,这是雪中送炭呢。”

“谢谢方总,我的心可放下了。”柳洋洋的语气明显轻快了一些,“那我这两天就到申城当面感谢方总,了解公司的状况,共同面对接下来的业务调整。”

“好,网站的页面最下面有公司的地址,洋姐姐直接过来就是,这边一直有人,找不到的话直接打我电话也行。”

通话结束。

方卓回味了一下这个事,犹豫着觉得也不用和裘迪打招呼,这位现在罩不住以前的小弟,说起来也只是徒增烦恼,等有机会到临安拜访再随口提提便是。

柳洋洋这个人肯定是有能力的,尤其,她知道怎么和行政打交道,这也正是挂号网所欠缺的,也算合适。

时至傍晚,正当方卓以为今天就这样结束之际,又又又又有人闯入了总裁办,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拎着一个白色塑料桶粗暴的推开门。

“方总,我没拦住。”前台今天跑了好几次,自己都有些适应了。

“嗯,出去吧,把门关上。”方卓不动声色的打量表情激动的中年男人,冲着前台摆摆手,然后才说了句,“这位大哥,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中年男人眼看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他一言不发的拧开塑料桶的盖子就往头上倒,刺鼻的汽油味迅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方卓在这个过程中也一言不发,只是注视着这个男人的动作。

中年男人见状便是一怔,这和自己预计的完全不同!对方不应该立即惊慌吗?

他狠狠心,咬牙道:“退钱,撤资,方卓,你今天不撤资,咱俩就同归于尽!”

“那你也应该说清楚你是哪一家的啊?想撤资的多了。”方卓冷静的说道,他从这人进来就嗅到一丝汽油味,再看看那个白色塑料桶就猜到情况了。

不过,一个拎着桶进来就倒油的人和一个等待前台关了门再倒油的人可是有些不同。

都要同归于尽,还这么有耐心、讲礼貌的一对一么?

“我是3i的项目经理孔豫!”中年男人真的情绪激动起来,“你们挂号网这个项目我是在公司里打了包票的!现在你不给撤资,公司要给我调岗!”

“方总,求求你,撤资吧!我全部身家刚……”

方卓打断道:“3i集团真不是玩意啊,哪有这样的。”

孔豫被打断了一下,气势窒了窒,坚持说完:“方总,我全部身家刚刚买了房,每个月都要还钱!我好不容易从农村到城市里来,求求你!”

“你这个月不撤资,我下个月就还不上银行的钱,我的房子可是全家人凑钱买的!!”

他想着自己刚刚买的房子,又想着副总的呵斥,再想着当初公司会议上拍着胸脯对国家级互联网创新企业的打包票,只觉心都在滴血!

“你在申城买的房?眼光不错啊,哪个区?”方卓看着孔豫头发上不断滴落的汽油,夸赞道。

“我、我……”孔豫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把表情作狰狞一些,还是答道,“静安区买的。”

方卓惊讶道:“很好啊,静安区很好,我前一阵回临安还推荐朋友买静安的房子呢。”

孔豫神色有些古怪,情不自禁举了举手中的白色塑料桶,仿佛想增加一些威慑力。

“孔经理,对吧,你先坐。”方卓平和的说道,“你的问题我知道了,你的诉求我也知道了,这件事其实3i做得很不厚道,但我相信只要政策明确下达,它会理解我们大家碰见的状况。”

孔豫冷笑着开始摸口袋,他要拿打火机来进一步威慑了,这打火机还是林副总掉在自己桌上的。

“既然你能这个时候用全部身家到申城静安区买房,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你的诉求是让公司撤资,但它和你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呢?”方卓陈述道。

他笑道:“你能这样混不吝的用这种方式到办公室来,那不如这样,你跳槽来我们挂号网,薪资待遇不变,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你也不用忍受随意调岗的不正规公司,一举两得。”

孔豫的白色塑料桶都震惊的掉落在地上:“你、我……”

他忽然觉得自己滴血的心被驯服了,方总这人,也不是那么神憎鬼厌嘛。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