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总,我这人平时其实挺有礼貌的。”

“实在最近压力太大,一下子没调整过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挂号网的总裁办公室里,孔豫弯腰捡起塑料桶,连声道歉。

他忽然觉得好尴尬,自己怎么能这样来吓唬方总呢?真是被林嘉给蛊惑了。

“你会真点燃汽油吗?”方卓摆摆手,问了一句。

“呃,不会的,方总,打火机里没有气,打火石也是坏的。”孔豫犹豫了一下,小心的问道,“方总,您刚才不是和我开玩笑吧?”

方卓笑道:“我怎么敢拿这种事开玩笑,你下回要是带了个能用的打火机进来怎么办。”

孔豫觉得更尴尬了,第一次见老板,满头汽油的样子实在减分。

他默默把塑料桶放在地上,深吸一口气,嗅到令人不悦的刺鼻味道,说道:“方总,我刚才说的情况其实是真的,也确实是没办法才被林嘉逼着来吓唬您。”

方卓点点头,好奇道:“我要是报警了,你怎么办?”

“林嘉说他认识人,我们这个又算是合同上有纠纷,容易糊弄。”孔豫顿了顿,“而且,打火机是坏的,顶多算寻衅滋事,不会出大问题。”

方卓微微摇头:“他还挺坏的,我也认识人呀,你又不敢烧,我要是报了警,等人快来的时候把抽屉里的打火机扔到你面前呢?”

孔豫一怔,对上方卓幽幽的眼神就是心里一寒。

他结巴道:“呃,方、方总……”

方卓突然展颜一笑:“骗你的,我不抽烟,哪来的打火机。”

孔豫舒了一口气,刚才真被吓住了。

原以为这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被吓吓就会害怕,就会妥协,没想到人家从头到尾都很镇定,哪像林嘉那种人,碰见事就气急败坏的……

怪不得林嘉斗不过方卓,格局,格局搁这呢!

孔豫心中一片盛赞:“方总,咱这边缺什么样的工作岗位,我可以回3i再挖一挖人过来。”

“说实话,挂号网将会面临业务和岗位的调整,这是政策环境下必须要有的变动,如果可以,我肯定愿意挂号网继续这么下去。”方卓认真的说道,“另外,你是风投的项目经理出身,看得多,做得少,最怕的就是眼高手低。”

孔豫一下子又忐忑起来,难道开始压价了吗?

“你知不知道我隔壁还有一家公司叫易科,是做音乐播放器的,已经拿到IDG和今日资本的2000万天使轮。”方卓接着往下说,“那边缺开拓和整合渠道的人,你如果愿意,易科可以给你同样的薪酬,但肯定会累一些。”

孔豫长松一口气,他知道易科,相较于失去潜力的挂号网,更愿意去前者,而且,现在的挂号网受人瞩目,自己这时候从3i跳进来不太好。

他当即表态道:“方总,我愿意去易科,我愿意从零做起,相信您能带着我们做出一片天!”

方卓颔首,又问道:“你这个人是什么性格?”

孔豫听到这个问题,反思道:“方总,我这个人在生活中有时候会裹足不前,有时候又容易不自量力。”

“嗯,这样啊。”方卓思考了几秒钟,“林嘉这么对你,我认为你可以回去之后借着这个机会给他一巴掌,你觉得呢?”

孔豫决定把握好这个度,既不能太媚上,也不能无视老板的话,认真答道:“方总,我会好好考虑这个建议的。”

“那咱们今天就到这。”方卓没纠结这个事,“你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来易科上班。”

孔豫深吸一口气,再次嗅到刺鼻的汽油味,讪讪的说道:“方总,我帮您把办公室打扫打扫。”

“不用了,有专业的人来干这事,你最好去洗手间把身上洗洗。”方卓平和的说道,又按下内线电话,“小袁,来把办公室清理下。”

孔豫连连点头,弯腰拿起白色塑料桶,又冲老板鞠躬致意才推开办公室的门。

这时,行政助理袁珍疑惑的走来,一眼就瞧见形色狼狈兼具刺鼻气味的中年男人。

她吓得连连后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孔豫脸上堆着笑容,走过袁珍身边的时候连声道歉。

袁珍站在总裁办门口冲着里面喊了声:“方总?”

孔豫听见这一声也停下脚步。

“没事,清理吧。”方卓的声音传出来。

袁珍惊疑的走进总裁办。

孔豫松了口气,继续沿着走廊往外走。

一路上,他感觉到各种疑惑、惊愕的目光。

终于,快要走出挂号网的办公室,孔豫礼貌的询问前台:“您好,洗手间在哪里?”

前台强忍心中惊惧的指了指:“右边直走就能看到。”

孔豫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肯定不好看,但瞧着前台的表情忽然轻松下来,这特么才是正常人啊!里面那个不像是自己给他威慑,反而是他给自己压力!

他无声吐了一口气,刚迈出一步又鬼使神差的向前台问了句:“方总平时抽烟么?”

前台这两天经受的锻炼比较多,不假思索的答道:“抽啊。”

孔豫抬起的脚便是一顿,扭头确认对方的表情后又飞快往总裁办瞧去,这里看不到办公桌后的男人却仿佛能清晰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神色。

“噢,噢,这样啊。”孔豫茫然应对,往右走出几步瞧见墙上“挂号网”的公司名称,只觉后背黏糊糊的格外不舒服。

也不知是汽油还是冷汗黏住了衣服。

他长吸一口气,决定回去就给林嘉一巴掌,太特么吓人,太特么不是东西了!

……

遵纪守法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也是每家公司必须坚守的底线。

风投们的整活有的尚在接受范围之内,有的则略略超出这个框架。

不过,考虑到对方的心情和行业预期带来的冲击,方卓给予了老父亲般的宽广胸怀,代入到对方的立场上有着深深的理解和包容。

然而,这也是有限度的。

8号开会,9号整活,10号继续整活,这已经有些影响到挂号网的正常工作流程。

等到10号傍晚,一个由多部门牵头旨在促进线上医疗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突然”出炉,也即意味着一切都尘埃落定,因互联网发展而来的线上挂号乃至更长远的线上医疗概念引来行政层面的规范管理。

指导意见不单单是申明“线上挂号属于基础民生问题,应无偿向大众服务”,也进一步明确应由卫生部门建立健全行业监管机制。

也就是说,地方卫生部门有权利管辖地区所属的这一类型企业。

新的时代发展浪潮下,互联网和商务结合叫做电子商务,那么,这个行业的主管部门是信息产业部还是商务部,又或者科技部呢?

同理,线上医疗的管辖又该如何划分?

这一次出自“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的指导意见明确了这一点,但随着互联网发展的波涛汹涌,行政层面的多部门监管将会迎来越来越大的挑战。

10号晚上九点钟,挂号网更新公告,积极响应指导意见,宣布将会继续大力发展为人民服务的新时代互联网医疗。

这一公告得到追踪挂号网和风投争斗过程的多家门户网站转载,而距离7号晚上的申明公告仅仅只过去三天而已。

九点半钟,方卓把编辑许久的长短信发给八家风投与挂号网的对接领导,声声泣血,字字珠玑,真心实意的盼望大家伙能摒弃前嫌,通力合作,寻求企业健康发展的新模式。

他绝口不提这两天经历的小插曲,热切盼望投资方的回心转意。

emmm,回没回心不知道,反正,IDG的熊潇鸽老大哥没回,3i集团的林嘉没回,红杉的郑朗回了个“唉,方总你……”就不见动静。

其他或长或短的都表了态,总体来说就是“别废话,被你套着了,企业别死,你自己想办法”的态度。

方卓很理解,风投嘛,也就投投钱,真能让他们来为企业做诊断治疗不成?

可不就是自己想办法!

本以为就这样了,结果晚上11点钟的时候,3i集团林嘉的回复姗姗来迟,态度极其生硬,表示这事还没完。

方卓最近一段时间从来没有在凌晨1点钟之前睡过,自然第一时间看到了短信。

然后,他彬彬有礼的回复了一条大意为“申城恒隆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的内容。

11号,不知怎么算是个“没完”法,恒隆23层风平浪静,再无前两天的小伎俩,连奥迪车轮都是活力满满的等待新征程。

风投们都不傻,绝不想这时候冒头被抓典型。

人家挂号网响应的是政策号召,自己对着干的小动作还属事小,万一方卓趁机弄个舆论大风波就得不偿失了。

现在,八家风投里没有任何人认为方卓是好相与的人!

他们以及更多触觉敏锐的人都意识到挂号网的小方总在上面有人,不然不会这么快得到行业相关的监管风声。

如此,挂号网和风投们的争端在政策下偃旗息鼓。

……

ps:本来想加更的,但今晚有应酬,走不掉,这章3k,明天补回来。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