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号网11号的公告再次让很多关注它的人大跌眼镜。

仅仅一个动作就让人感觉到带着硝烟气息的狠辣味道。

本以为夏季的贴身竞争早就以羊城市场的归属而告一段落,再加上,行业风雨飘摇的看不到前景,大家理应唯唯诺诺的苦思出路。

不成想,挂号网这种时候还联合腾讯给了竞争对手一记狠狠的背刺。

这一记背刺狠到什么程度?

连续几天都在媒体面前信心满满的梁民头一回在记者的笔下描述为“茫然”“失意”,进而,他更亲口承认医疗在线或许会倒闭。

京城的公司虽然已经开始裁员,可它口头上还能撑一撑,万万没想到,老三先要没了。

方卓习惯性的等待梁民给自己打电话,或是斥责,或是询问,毕竟他之前就有脸联系自己。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绝望了,这通电话始终没有打来,反倒是陈兴又打了一次。

“你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去打击医疗在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陈兴纳闷的直接询问。

“唉,陈总,这个就叫内卷啊。”方卓叹息答道,“我也是没有办法。”

陈兴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内卷?”

方卓接着说道:“是啊,鹏城以及医疗在线控制的市场都属于培育过的优良市场,我想着打垮他们的话,总算还能让投资方有些安慰,好歹挂号网在继续做事呢。”

陈兴讥讽道:“让投资方有些安慰?”

“对。”方卓理直气壮的答道,“也许投资方视我为敌寇,可我视他们为伙伴啊。”

“你是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陈兴半个字都不信。

“法理上来说,他们都是我的股东,没啥骗不骗的,陈总,我瞧着你京城那边也做不下去,干脆送给我算了。”方卓笑道。

陈兴当真考虑了一下才开口道:“如果挂号网能接手互联网医疗的债务的话,我可……”

方卓打断对方:“那算了,我等着互联网医疗倒下后再去得了。”

陈兴被噎住了。

就现在这种时候,公司找谁都卖不上价,对方完全可以等自己死掉后再挑挑捡捡的拿下市场,毕竟挂号网补贴战后已经进入京城,甚至连前期工作都不需要做太多。

“方卓。”陈兴直呼对手名字,心里却没有什么愤怒,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真认为这样的政策环境下还有出路?你是不是想找国资接手?”

方卓无奈道:“国资也不愿意啊,人家又不傻,线上挂号没有强力的政策支撑,反正完了也就完了。”

陈兴也是这样的看法,但又觉得对面这家伙或许能忽悠住别人。

“至于出路嘛,我总觉得可以熬一熬,国内互联网的变化十分迅捷,挂号网有第二轮的融资基础,未必不能看到新的一片天。”方卓平静的分享看法。

这没什么不好说的,人无我有,对方不可能复刻挂号网维持下去的条件。

陈兴沉默,一步慢,步步慢。

如果互联网医疗也有充裕的资金支撑,不说新的一片天,最起码能考虑以后卖个好价格。

“方卓,你运气不错。”他感慨道。

“商业竞争,有时候就是这样无情嘛,哦,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方卓看着手机上的来电,随手挂掉,继续说道,“商业竞争有时候也需要亿点运气,看来,接下来的线上挂号市场,挂号网将会很寂寞了。”

“以后如果你的挂号网干不下去,可以来找我。”即便自家公司快要倒闭,陈兴还是说出来这种话。

方卓笑道:“多谢陈总,以前要是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担待。”

通话结束。

心里没有什么波动,反手用手机给刚才的电话打了回去,正是企鹅的小马哥。

“Pony马,什么事?”

“你为什么要在英文名后面加个姓,难道还认识Pony刘、Pony苏?”马华腾觉着挺奇怪。

方卓笑笑,未必是Pony刘,可能会是杰克马啊,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再看到这样的称呼了。

他说道:“你给我电话不会是要闲聊吧?有这时间,那不如聊聊腾讯对挂号网的投资。”

马华腾有点为难的严肃道:“我得保证投资方的利益。”

“那要是我能说动你的投资方呢?反正一个IDG、一个申新,我都能找到理由,至于MIH嘛,说不定傻老外不懂国内政策呢。”方卓说着说着竟然就像模像样。

马华腾“咳”了一声:“听说你这边要开员工大会?是准备宣布什么消息吗?”

方卓接受了这种生硬的转折,答道:“也没什么大消息,就是和员工们聊聊行业发展。”

“嗯。”马华腾顿了顿,发出邀请,“方总,我们最近的发展还不错,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这边缺渠道和业务的SVP(高级副总裁)。”

Pony马是觉得挂号网要面临重大的业务调整,所以在这之前发出真诚邀约么?

先有陈兴,后有Pony,看来大家对于挂号网还是比较认可的。

方卓转了转念头,笑道:“我相信未来我们还有更好的合作空间。”

马华腾认为这句话的潜在意思是“我要更多”,直接说道:“方总,渠道和业务上有进展,EVP(执行副总裁)也好说。”

通常来说,非荣誉性质的SVP已经是公司里比较高的职位,往往是BG(事业群)的领导之一,EVP则更是从战略出发的实权高管。

“谢谢马总,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倒是很愿意去企鹅里见见世面。”方卓感觉出是比较真心的邀请。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觉得背刺不够还先前的人情,还是看重挂号网隐隐透露出的行政背景,亦或是认可自己这一阵表现出来的能力。

又或者兼而有之。

反正,确实很真诚。

“方总,有时间,我们可以见面聊聊。”马华腾有些遗憾的说道。

“没问题,等我闲下来,最近确实要忙很多事。”方卓应下,他这两天没有风投的打扰后就在考虑员工大会的发言以及着手易科的体系设计。

挂号网短短一年时间内拿下华东市场,又把触角伸进京城和羊城,全体员工都有功劳,公司方向的执行离不开人,之前被陈兴斥之为臃肿的团队在方卓眼里恰恰是财富。

接下来的挂号网要沉下心来进一步把工作做扎实,人员上再维持下去只是浪费,正好可以接入易科来解放一部分压力。

现如今的时代,这样的一部分人经历过挂号网的历练,相当有战斗力。

咚咚咚。

总裁办的门被敲响。

方卓没从声音频次上听出来这是谁,提高声音:“进来。”

柳洋洋推门走进,喊了一声:“方总。”

“洋姐姐啊,坐,怎么样?还称心么?回头把苏总那间办公室换个牌子。”方卓笑眯眯的询问从临安来到申城两天的柳洋洋。

她现在已经不是公职人员,穿着打扮也靓丽了一些,秘二科的一枝花隐有变为挂号网一枝花的趋势。

“别,方总,你这不是把我架火上烤么?”柳洋洋赶紧拒绝,生怕真的这样做,“我就在工位里就好。”

“她反正过一阵就要去隔壁,这边也是空着。”方卓说道,“观察了两天,怎么样,要不要也一起去易科?”

柳洋洋摇头:“不,易科要做音乐播放器,没有我能施展的空间,挂号网相对还有一些。”

“我倒认为,人嘛,不用给自己设限,多尝试尝试也挺好。”方卓说了一句。

柳洋洋微笑,刚过来总得稳定做出一些成绩再说其它。

她先给方卓茶杯里添水,然后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感叹道:“和我以前相比,公司里的氛围确实宽松很多,我当初也许就不该去市办。”

“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方卓评价道。

柳洋洋抿了两口茶,开口道:“我这两天时不时听到虞总和苏薇聊到隔壁易科的部门设置,发现挺有意思的。”

“说说。”方卓低头修改了几笔文件上的内容。

“唔,易科和挂号网现在还不是很分明,但派系挺清楚的。”

“比如虞红和周总都出身科大,技术部也有不少人是这样的背景。”

“苏总嘛,她先前是你学校里的老师对吧?她说话应该对你学校里出来的比较管用,比如市场部副总监唐尚德,比如人事部副总监胡梅丽。”

方卓来了些兴趣,抬起头注视柳洋洋,不愧是秘二科出来的,对这方面倒是比较敏感。

他笑道:“还有呢?”

柳洋洋略一沉吟:“还有比较直属的从社会渠道进来、有明确成绩后提拔的中层,像杨琬副总监这次在羊城很有功劳。”

“有点意思,这么短时间里你是怎么打听出来这么多事的?”方卓有点纳闷。

“就随便聊聊天,不一定准。”柳洋洋这么说道。

方卓问道:“照这样说,派系这么分明,你看出来什么问题没有?”

柳洋洋立即说道:“反而很奇怪的没什么问题,大家很有凝聚力,我想了一下原因。”

“嗯?”

柳洋洋很认真的说道:“大家都很服气的在方总的领导下一心向前。”

方卓愕然,随即就是一阵大笑,小柳,真有你的。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