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全球互联网泡沫的阴影犹在,华夏脱节式发展的互联网也感受到泡沫的威力,搜狐跌至发行价的7%,网易一度被暂停交易,新浪更是连创始人都被踢出局。

最惨的还是国内中小型互联网公司,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倒闭的消息,大部分都是融不到钱的失血而亡。

这种情况下,先烧钱后融钱再赚不到钱而和风投闹翻的挂号网,就好像漆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或许普罗大众只是偶尔瞧见三两行的报道,看见电视上四五秒的介绍,但商界,尤其是互联网和投资圈,方卓当真极其有名。

有不少人听到“挂号网核心业务崩塌”的消息,心里替那些风投遗憾,这笔要是能给自己该多好。

也有人很是惋惜,方卓年少英才,这次怕是要被打击到低谷,第二轮的融资吞下了固然能够继续维持挂号网,但也肯定得罪一大批人。

还有相当一部分属于看热闹的,越热闹越好——16号参加方卓发布会的很多媒体记者就是这种心理。

准确的说,这次发布会的全称是“挂号网新闻发布会暨易科M1音乐播放器产品发布会”,由于太长,媒体圈里就以最著名的一个点来指代。

发布会时间是下午两点钟,既邀请了综合报纸类记者,也邀请了诸多门户网站的线上媒体,还有一些是自家挑选出来的易科员工。

整个发布会现场看起来颇为热闹,调试机器的调试机器,打听消息的打听消息,还有拓展人脉的彼此介绍。

反正,周杰仑在一点半抵达会场的时候真是惊了。

这么多人!

他今天没戴鸭舌帽,转了一圈发现没人认识自己,紧张的心情倒是放松不少。

代言合同已经签订,由于是大陆发出的第一份邀请,产品又和音乐相关,再加上对方承诺打造专属色系的产品,所以,昨天飞来的经济团队商量了一番,价格定为100万4年。

周杰仑对此很是满意,这可是510万新台币!

只是……

“哎,你说,挂号网今天会不会宣布倒闭啊?”

“方卓这个人有点捉摸不透,我怀疑他把融资的钱都转移了。”

周杰仑逛了逛会场,时不时听不到一些让他心塞的议论,尽管知道不是说自己代言的易科,但挂号网也是那位方总的啊。

挂号网要是倒闭,会不会影响到易科呢?

周杰仑懵懂的思考,没得到结果。

然后,他走进了后台的休息间,正瞧见那位年轻总裁笑眯眯的和旁边人聊天。

“百度今年发展很快啊,别看现在的声音是不看好互联网,但泥沙之中也有珍珠,美国股市都惨成什么样了,可百度第一次融资的钱就是从华尔街拿了120万美元。”

“第二次更是融了1000万美元,瞧瞧,这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趋势发展,吃香啊。”

周杰仑听到方卓这样的评价,眨眨眼,问了一句:“易科呢?”

方卓扭头,瞧见未来的音乐天王,露出一抹狼外婆似的微笑,解释道:“易科属于探索互联网的具体应用场景,是互联网和音乐的结合,虽然也是硬件上的组合,可本质是和互联网上音乐格式的发展密切相关。”

周杰仑懵了,方总的吐字很清晰,可结合在一起就没太懂是什么意思。

“百度不一样啊,百度未来的目标是互联网基础架构型企业。”方卓感慨,又说道,“当然,它现在还只是为其它网页做搜索引擎的技术提供商,愿景很美好。”

周杰仑又没听懂,他控制着表情,点点头,生怕继续聊下去,赶紧换了个话题:“方总,我看了看图册上汝窑的天青色,确实挺好看。”

“嗯,如果顺利的话,今年年底能上这个颜色,但在这之前,你得搞定‘天青色’的歌。”方卓颔首。

“啊?天青色的歌?”周杰仑惊讶。

方卓有点疑惑的说道:“合同里应该都写了呀,每年一首独家以M1机器为渠道发布的歌曲,今年是按农历年算的。”

周杰仑愣住。

方卓往左看了看。

旁边的柳洋洋立即上前答道:“这一条是写进合同里的,昨天傍晚和周董的团队磋商过,明确无误。”

周杰仑:“???”

“走吧,没事,这个简单,我肚子里都有半首腹稿呢。”方卓大言不惭的说道,尽管自己五音不全,也不怎么记歌词,可由于对瓷器的涉猎,大名鼎鼎的《青花瓷》确实有专门循环听过。

尤其是那句“天青色等烟雨”里的天青色还专门拿出来指证是“汝窑”而非“青花瓷”,后者是正蓝色,绝不是天青色。

方卓对此印象很深,连带着对这首歌也记得大半。

现在正好能拿来命题作文,恰如其分的宣传M1。

周杰伦沉默的跟在一行人后面,他今天作为产品代言人也要登台亮相,不过,从后台到前台的路上,心思全在琢磨“天青色”,颇有些沉重。

下午1:50分,挂号网及易科的一行人出现在发布会现场,下面的媒体记者们逐渐安静下来。

“差不多了,今天来的朋友挺多。”

方卓坐在了最中间,拿起话筒,乐呵呵的说道:“最近这阵子出了些状况,因为一直在忙,我拒绝了很多媒体朋友的采访,所以今天索性借着易科的项目来聚一聚。”

“咱今天是这么安排的,前半程听听大家对挂号网或者对我有什么问题,后半程,我来给大家介绍介绍北半球最好的音乐播放器。”

发布会流程很简单明了,方卓本以为自己面对众多记者会紧张,可坐在台上之后看着黑压压的人头,倒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反而在思量是不是舞台的位置有些高。

不少记者对眼前一幕不太适应,这整得像是政府部门的发言场景。

但门户网站的媒体人则挺高兴,挺好,不拘束。

疑虑的纸媒还在犹豫,网站的已经把手举了起来。

“第三排那位戴眼镜的朋友。”方卓点了一个,模糊的看到对方桌牌上似乎是“新浪”字样。

“方总,请问挂号网会倒闭吗?你认为它还能撑多久?”这人一点都不客气,开口就带刺,但这其实是时下比较主流的看法。

“企业有钱就能维持,这是表面上来说,内里嘛,有价值就能持续,我觉得挂号网还是有些价值。”方卓认真答道,“按照现有规模和帐面资金来看,挂号网还能支撑四五年。”

有的记者立即忧虑的大声追问:“四五年后怎么办?”

四五年后……怎么办……

那时就是2005、2006年了,互联网已经比现在百花齐放的多……

方卓面对这位记者的忧虑竟一时不能答,他还真没想过这个事,数秒后开口道:“那时候风投机构大概就会忘记对我的怨恨,愿意继续投钱给我了,又能继续支撑个四五年。”

会场里响起一片笑声,大家都没想到这个年轻总裁这么能搞事,一点也不回避和风投的不良关系。

“线上挂号不能收费,挂号网以后有什么发展计划?”纸媒记者的提问中规中矩。

方卓却挺喜欢这问题,答道:“从今天开始,挂号网的变化还是挺大的。”

“我们会尝试拓展挂号网和互联网的进一步结合,比如医药方面的线上销售,还会整合不同区域的数据流通,这是很重要的基础工作。”

“以及,我们会做一些深入而具有长久影响力的宣传。”

“未来一段时间内,大致就这三样吧,能做好的话会进一步提升挂号网的价值。”

方卓其实少说了一样,那就是关于支付的尝试,这个属于悄悄的尝试,不能宣之于众,最好形成一定规模后才慢慢曝光出来。

“哦对,挂号网还启用了全新标识,黑白素描的熊猫图案,希望大家会喜欢。”

伴随着这句话,舞台上的巨大幕布放出清晰的影像,熊猫图案颇为憨态可掬。

“方总,你怎么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发展?你在10月份之前被誉为国内最新锐的青年企业家,但现在却有人说你很失意茫然,你会有心情上的落差吗?”一名女记者提问。

“这个问题有点大,国内互联网公司发展,我看行。”方卓竖起大拇指,又摇头道,“也没太大的落差,因为我不觉得自己失意,挂号网从始至终都没有宣布在线上挂号业务上进行收费。”

他义正言辞的说道:“相反,挂号网是最先声明的公司,我们早已认识到线上挂号属于基础民生问题,相关企业想要身故才能下去必须开拓更大的空间。”

记者们没想到这人居然矢口否认,嘴脸还挺无耻,但明面上好像就是这样,挂号网从来没当众说过挂号收费,但这只是他关系的敏锐而非睿智的判断啊。

“你更大的空间从哪里获取呢?难道就是拿着风投的钱去买地吗?”一位微胖男人站起来近乎斥责的说道。

方卓今天发布会前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一定要温和,一定要温和,一定要温和。

从上台到现在,他基本上都是笑脸相迎,可这个问题吧……

他耸耸肩:“风投和我存在企业运营方式上的分歧,事实会证明他们是错的,我在这里想给所有的创业者一句忠告,风投如果真能明白行业内做事的逻辑,那他们就不是风投而是你的竞争者了。”

“互联网是新兴经济,一切发展都是在探索之中。”

方卓忍不住要展开聊聊:“去年还被风投和媒体吐槽烧钱的企鹅已经在盈利了,为什么大家不看好它?明明它有着那么高的市场占有率,有着惊人的用户?”

今天来参加发布会的有很多都是财经版块的主笔,听见这个问题忍不住跟着一起思考。

“时至今日,即便它已经盈利,我知道的消息也是它并不受某些主流资本的青睐。”方卓摊摊手,自问自答,“因为,企鹅的商业模式在国外、在先进市场上找不到标杆企业。”

他呵呵一笑:“主流资本认为互联网的创新都应该出现在硅谷,都应该出现在波士顿的六号公路,可是,不同国情必然会催生出不同的企业。”

“我奉劝所有的风投,所有的股民,企鹅的潜力显然被轻视了。”

方卓说到这里才把话题绕回来:“正如挂号网的价值也被轻视了一样,风投们的目光总是短视的,我用一只手随便在国内的创业公司名单上勾选都能比他们做得好。”

什么叫狂妄自大?

这就是。

众多媒体哗然了,这小方总是破罐子破摔,以后都不打算和风投处了?

“当然了,大家如果想看我的操作,得多多支持M1播放器,那样我才有钱让你们对比。”方卓随手拿起精致的白色M1。

记者们没有吝啬胶卷,咔咔的先拍上小方总手持M1的狂妄发言,不管是不是为了宣传产品的扮丑,大家就爱看这个。

“你怎么看你的竞争对手接二连三的倒闭?”又一个问题被抛上来。

“只有经受住冲击的公司才有资格享受互联网浪潮的福利,这不容易,幸好挂号网还有机会。”方卓不无庆幸的说道。

“你认为挂号网凭什么能撑住浪潮的冲击?”

方卓思索两秒:“大概因为我是挂号网最硬的一环,我没倒下,挂号网自然也就还能撑住。”

有个清瘦的男记者看不下去方卓的自我吹捧,手也没举的直接站起来大声问道:“你难道就不想对投资了你的八家机构说什么吗?”

要温和,要温和,要温和。

方卓心里念叨了三遍,可忽然又觉得这种问题下的温和会让人觉得软弱,他只好露出狰狞的爪牙,认真的说道:“大部分的行业都是内行杀外行,创业者杀VC,VC杀PE,PE杀投资人,投资人里还分明星投资人和草根投资人。”

“这个‘杀’也可以说是利益攫取的过程。”

“我不会为投资机构拿走我的股份而苦恼,希望他们也不要因为被杀而郁闷。”

“出来混的,都不容易。”

……

PS:先更后改。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