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总的字真漂亮,刚劲有力。”

从申城飞往羊城的航班上,IDG资本的副总潘犇眼看合同签订没出什么幺蛾子,忍不住赞了一句看到的签名。

“还有进步的空间。”方卓的微微一笑有种华夏式的自承。

虞红坐在最外面的座位,听见这样的对话,闲聊道:“潘总猜猜方总从你们风投那里拿到的那笔改善生活费,第一样花费花在哪了?”

即便IDG和易科的二次合作颇有些天雷勾动地火,然而,潘犇听到这样的话,听到“改善生活费”还是有点不自在,他不好扫兴,思索了一会,说道:“给别人买礼物?”

虞红笑眯眯的说道:“方总给别人买礼物不用花自己的钱。”

她揭晓答案道:“就刚才他签字时用的一支万宝龙钢笔,那是他拿到钱后买下的东西,3000块钱!”

虞大总监继续吐槽道:“方总平日里见着人就让他们有钱买房,真正他自己手里有钱了,就买了一支钢笔!他现在住的地方是租在我买房的小区。”

潘犇对钢笔不懂,但他知道那笔用售出少量股份的“改善生活费”足有一百万,忍不住追问道:“除了钢笔,还买了什么?”

虞红摇摇头,她是因为老板刚买钢笔时的炫耀才知道这笔消费,没问过后续。

“银行卡给我妈了,这笔钱清清白白,我让她随便花,但我估摸着她能花掉的很有限,大概率还是就存在银行。”方卓露出一个笑容,解答了两人探寻的目光。

作为一家知名风投机构的副总,潘犇发表了意见:“我觉得方总建议大家买房是正确的,国内房价必将有个长线的攀升,这是经济发展带动的必然结果,阿姨存在银行反而未必能跑赢通胀。”

方卓称赞道:“你说得对。”

他继续说道:“但我妈手里有这样一笔钱会比我给她买了一套房开心。”

潘犇一愣,由衷的说道:“是这样。”

云层之上的客机忽然有些颠簸,谈话中断,三个人都屏气凝神了一下,不过,客机很快稳定下来,大概刚才是遇到了气流。

“方总,我们同事汇总了一些苹果的信息。”潘犇的注意力回转到公事,这一趟跟着方卓出行就是为了双方紧锣密鼓的交换信息和想法,“微软前两年曾经向苹果投资了1.5亿美元,你觉得音乐播放器的市场反应如果有所起色,微软会不会促进Ipod对系统的支持?”

“1.5亿美元有投票权吗?”方卓问道。

潘犇翻了翻资料,摇头道:“没有。”

“这很正常,乔布斯已经被公司赶走过一次,不会轻易再把投票权交出来,这个交易不用想太深,乔布斯的控制欲很强。”方卓笃定的说道,“他会更改系统的兼容,但不会因为微软,而是因为用户。”

潘犇心里有些好笑,说得好像你对乔布斯很熟的样子。

他问道:“方总,你觉得我们要不要也像苹果那样开发一个音乐管理软件?”

“iTunes是个很好的应用,但我认为我们暂时不宜分散精力,M1相较于Ipod只有两点优势,系统和便宜。”方卓认真思考过这件事,“能把这两点的优势发挥出来才是正理。”

“仓促开发这个软件只会被拿来和iTunes比较,反而一看就是劣势。”

“现在没有这个软件,我们还可以说M1比Ipod便宜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空间的让利,不管消费者信不信,总得有个说辞,难道让他们觉得硬件上比不过吗?”

“如果说,我们的M1卖得不错,有了一定的用户量,那再顺势推出线上软件,这对用户反而成了意外之喜。”

方卓侃侃而谈:“美国市场还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韩国的帝盟和美国唱片业协会打官司是硬件上的官司打赢了,iTunes这种软件上的官司也不会少的,可以先看看它的处理,让它顶在前面。”

潘犇不知道方总说得对不对,他是搞投资的,不是研究市场的,但看着方卓的神色语态就有种让人信服的感觉。

不过……

他忽然转念一想,之前的风投吃亏是不是吃在这上面?

方卓不知道这位副总心里的想法,继续就着iTunes往下聊数字音乐的发展趋势,不管软件吃不吃官司,这个发展已经被证明过一次,他自然相当看好。

但是,易科的体量太小,能把硬件上的钱赚到就很不错了,美国市场上并非没有其它音乐管理软件,但用户对此的反馈普遍是很烂、不好用。

易科想要开发一款简单、容易上手、得到用户认可的软件并非易事,最方便的方法当然是临摹苹果OSX系统上的iTunes,但这是极大概率吃官司的事。

就算要模仿,那也得赚够赔偿费才能模仿。

或者,看看市面上有没有现成的软件可以收购。

方卓心中转着诸多念头,这一次的海外市场是在计划之外的,因为实在没想到苹果会露出这样的破绽,也因为M1的现货,这才能尝试进攻。

“我昨天还检索到美国市场上的消息,Napster网站和唱片业协会的官司以后者胜出而结束,Napster就是一家旨在免费分享音乐的网站。”

“美国的市场上,数字音乐必然要越来越重视版权,音乐软件和版权授权是个未来的趋势,潘总,如果我是你,我会让IDG多关注这方面的创业公司,它必然会是一个大的市场。”

方卓真诚的说道。

潘犇苦笑一声:“方总,恐怕我是没法说服IDG资本在美方的投资业务。”

“哦?”方卓转了转眼珠,继续真诚的说道,“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我能感觉到潘总是个做实事的人,既然在IDG施展不开拳脚,那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易科呢?”

潘犇:“?”

闭目养神的虞红忍不住睁开了眼,好嘛,挖起来了!

“方总,看来易科确实很缺人才。”潘犇被袭击的有点措手不及。

方卓笑道:“确实,所以啊,这种时候,易科给人才的待遇相当不错。”

潘犇忍不住想起总裁熊潇鸽告诫自己的话,说方卓这人没有商业道德,要注意不要被坑……这,好像是有点没商业道德。

“潘总,我做事绝不会坑自家伙伴和朋友,不信你问问易科公司里的人,都和我处得很好,有人要是和我都处不好,那就得找找他自己的原因了。”方卓自信的说道。

潘犇腹诽,真的绝不会坑自家伙伴吗?熊总又怎么说?

方卓仿佛知道这位IDG副总心里的想法,笑道:“你别看熊总之前和我有些不愉快,可实际上,我们私底下还是彼此欣赏的,不然,也不会有这次的合作。”

嗯……真的假的?

潘犇的心中想法忽然有点被动摇,没准这俩人真的相互欣赏。

“这份邀请有很长的期限,潘总可以看看易科的发展再做决定。”方卓点到为止。

潘犇出于礼貌的道了声谢,但他对IDG资本仍然有着商业道德上的忠诚,没什么跳槽的心思。

方卓喝了口水,和潘副总换了个位置,开始争分夺秒的和虞红聊国内市场的发展。

目前这个阶段对美国市场的展望是赚一笔Ipod没反应过来的硬件快钱,还不知道最终走向如何的情况下,易科仍旧以国内市场为基本盘。

一直到航班飞抵羊城白云国际机场,易科总裁和市场总监的谈话才宣告结束,只是,方卓仍旧有些放心不下虞红,嘱咐她有事多和自己联系,实在需要当机立断的则要做好背锅的准备。

三人抵达机场后就分成两组,方卓带着潘犇前往饭局,虞红则是调整易科在南方市场的部署。

如果不出意外,方卓下回见虞红得是从海外归来,那时候,M1的美国之行就应该能分出个成败。

“方总,我邮箱里收到了更多的消息。”

“咱路上说,今天晚上稍微应酬一下,潘总,你多适应适应。”

潘犇有点没太明白方卓话里的意思。

然而,晚上饭局,他倒是有些见识到方卓的和光同尘。

不管是先前流传于媒体新闻上的挂号网、风投之争,还是最近上手负责易科与IDG的联络接触,潘犇对于方卓的印象是有些笼统的“精英创业者”“互联网弄潮儿”。

甚至,人家用一支昂贵的万宝龙钢笔不是装相,是真能写出一手漂亮的钢笔字。

可晚上的饭局,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酒酣耳热,称兄道弟,这还是那个飞机上对美国数字音乐市场侃侃而谈的方总吗?

如此一天之内的截然不同真的有点惊住了潘犇。

饭局收场很晚,方卓喝了不少,以真实的酒量拒绝了第三方合作公司、中标施工单位的进一步消遣。

到了第二天,潘犇又跟着方卓前往了挂号网购入的地皮,这里已经开始有第一期的简单施工,整个场地还看不出什么东西。

潘犇就在方卓身边,这一回不再听着他对互联网和音乐结合趋势的判断、对苹果公司应对的考量、对M1供应链的严肃要求……

就是听听他聊挂号网的“首批国家级互联网创新产业企业”、上回和郑组长一起见面的饭局、领导到挂号网的视察留字。

人家也就吃这一套,双方聊得很开心。

中午饭局又是酒、烟、关系、项目,双方依旧开心。

晚上时间,饭局三番战,与前两次不同的是多了生面孔,不变的是酒酣耳热,称兄道弟。

几乎就是以酒味结束了第二天对麻涌的视察,第三天上午,方卓酒醒后带着潘犇匆匆登上返申的航班。

“终于可以走了,以后这样的事情还得专门有人来做,不管易科还是挂号网,都缺人,各种各样的人。”方卓在飞机上仿佛还有酒味,神色之间也难掩疲惫。

“方总处事真是游刃有余。”潘犇发出这样的感叹。

“没办法,生活所迫,所以,你们这些风投也看看,挂号网是没再积极寻找出路吗?”方卓些微抱怨,“要不是政策有变,我能受你们风投那鸟气?”

潘犇仿佛真的施加了鸟气一样的给出歉意。

“都不容易,我这已经不错了。”方卓话锋一转,“这边托了些行政上的关系,但本地的隔着一层,挂号网现在又经不住什么风波,大家都体面一点最好。”

潘犇点头,确实,挂号网属于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这边多耽搁了一个晚上,今天原本就推迟的一顿饭又得到晚上了,潘总,咱们差不多后天就能启程去纽约了。”方卓盘点自己的行程。

“没问题,方总今天晚上的饭局是?”潘犇问道。

“约了一位副行长,看看能不能加到项目团队里,猎头已经沟通好几次,对方应该是挺有兴趣。”方卓露齿一笑。

潘犇考虑了一下易科的部门结构,奇怪道:“是要方便开拓银行信贷?”

“不,是考虑一点金融的小创新,有专业人士加起来会比较靠谱,方便推进度。”方卓稍微委婉的说道。

“那晚上我就回去确认一下美国那边的IDG对接,晚上就不陪着方总了。”潘犇如此说道。

方卓笑道:“那你可能会错过历史性的团队组建。”

潘犇已经发觉这位年轻总裁时不时也会讲一些大话,调侃道:“我相信方总身上的历史性时刻还会有很多,少了一个不打紧,我等下一个就是。”

方卓颔首,没有多说这个试图推进的易支付有可能是革新支付体系的一小块基石。

易科的产品战略调整确实一下子打乱了他的不少安排,为了出国后少听见坏消息,方卓只能这样忙前忙后的逐一确定重要事项。

一位工行副行长对于团队不完善的易支付来说真是极其难得的拼图。

“潘总,那就明天见,我在恒隆23等你。”

方卓抵达申城后挥手告别潘犇,在后者的视线下急匆匆的钻进车内,一如这些天里围绕M1出海的数家公司的争分夺秒。

……

PS:先更后改。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