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易科的纽约之行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时,华夏国内忽然有人发现方卓不见了。

首先是达晨创投的周梓森,他给方卓打电话发现关机,询问挂号网的办公室又表示不清楚行程。

然后,周梓森知道王风益和方卓的联系比较紧密就把电话打到了他那里,怀疑姓方的是不是卷款潜逃。

王风益自然知道情况,人家方卓飞去美国是开拓市场呢,卷什么卷……

可他打过去也是关机,再询问易科时得知方卓是飞到纽约,暂时没有联系,再一思索周梓森的话便也有些心惊,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跑了吧?

时间都没过一天,从苏省调研信息化建设归来的郑丹锐郑组长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心里立时就一个咯噔,方总裁呢?那么大一个方总裁呢?

跑路了?!

这是他下意识的第一想法。

郑丹锐的第二个想法是——这位做得出来这种事!

他亲自打电话,验证了无法联系到方卓的事实,心情愈发沉重,这家伙真的卷款跑路去美国?那边可没和国内签引渡协议呢。

郑丹锐联系到王风益,授意后者把情况搞清楚一些,顺便再查查挂号网的账目状况。

王风益得到这种反馈,心里更是打鼓,不光挂号网,自己跟着投了易科呢,方老弟不会真坑这一笔就走吧?

他稍微向挂号网表示了看看账目的意思,立即就被常务副总裁周辛拒绝。

前阵子的风投围攻还让人记忆犹新,这申新虽然有签“一致行动人协议”,可保不准会变节,谁知道是不是趁着老板飞到国外,要来个趁虚而入啊。

挂号网的拒绝让王风益着了急,一方面让易科迅速联络方卓,一方面又给IDG的熊潇鸽打电话询问状况,如果不是情况密切,他是不愿意联系这位同行的。

IDG的熊潇鸽同样不相信方卓的商业道德,直接联系了安排在对方身边的潘犇,结果……沟通很顺畅,方卓就是手机号没开通国外通讯业务,算上越洋航班时间失联了三四天而已。

如此虚惊一场,方卓的行踪确定下来,人家正老老实实的在纽约考虑如何用产品打开市场。

就是方卓的M1被IDG高级副总裁史密斯不看好的这天晚上,他听到潘犇的转述,哭笑不得的用新号码打给了郑丹锐。

“我在纽约呢,郑哥,咱们之间难道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方卓不无抱怨的说道。

郑丹锐心思比较多,对方平时都是“郑组长郑组长”的喊,一飞到外面就变成“郑哥”,这是什么意思?代表着一种新的精神和生活状态?

他心里没有放松警惕,嘴上淡淡的说道:“不是,我是考虑让挂号网在年底出个成果报告,所以问问你。”

郑丹锐又反问道:“怎么?话传来传去的到你那,变成什么样了?”

方卓一窒,确实可能是中间传话有问题,他想了想:“行,没问题,别看挂号网不赚钱,数据还挺多的,有些问题很值得研究,我先让公司写份有含金量的报告。”

郑丹锐“嗯”了一声,状似随意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国?”

方卓原本是想过一阵再回国,可考虑了一下,觉得也有必要亲眼看一看P1的状况,免得这个大事有岔子,回答道:“下周回国。”

郑丹锐松了一口气,有明确时间就好。

他语气自然的甩出一个小荣誉:“好的,你回国给我打个电话,今年能让挂号网评个申城的先进单位。”

“好。”方卓答应的很痛快,这是好事啊。

两边的沟通完毕,只是,一方的心里仍旧有些忐忑,万一是最坏状况,挂号网这样一个覆盖相当市场的医疗预诊网站会让个人政绩出现一个很大污点。

另一方嘛,浑然没太把这个当成事,方卓一门心思的考虑着如何把M1放进沃尔玛。

IDG的全球高级副总裁史密斯是熊潇鸽的好朋友——方卓现在有点怀疑这个说辞的含金量,他沾沾自喜的投资眼光让方卓境况变得有点尴尬。

这美国,这纽约,人生地不熟,拿着电话打了两次史密斯给的联系方式,结果对方接了一次表示拒绝后就直接不接了。

方卓没敢做出上门堵人的热情举动,生怕再搞出什么状况出来,毕竟,这边的枪支管理很宽松,万一造成误会,一个激动之下让自己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就太憋屈了。

“来来来,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大家集思广益,看看怎么搞定沃尔玛。”

方卓自己思索不出来结果便召唤同伴,试图听取更广泛的建议。

“方总,听你说这位史密斯不看好mp3播放器,那沃尔玛的劳森又为什么不愿意呢?”杨琬思考的比较慢,习惯听到更分明的信息再深入思考。

“没有一位全球知名风投高管的居中推荐,我猜在这位劳森眼中,M1只是互联网荒漠地带做出来的莫名其妙的东西,毕竟,我们国家在这里的上市公司市值加起来都比不过苹果。”方卓换到对方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杨琬:“互联网荒漠地带……我们现在的发展挺快的。”

“一时半会的很难改变别人的认知。”方卓沉吟,“而且,我们还是小公司,估摸着在人家眼里就是小作坊。”

有位员工举手发言道:“方总,今天上午的时候我们问到一个情况。”

方卓示意往下说。

“美国的连锁商超没有进场费,似乎不仅仅是沃尔玛,其它的商超也是这样。”年轻的员工翻了翻手中的小本本,“不知道问的数字准不准确,沃尔玛是收商品销售额的1.5%作为佣金,说是流程很透明,那我们能不能直接走正式流程申请成为它的供应商呢?”

杨琬也跟着补充道:“毕竟我们的M1和Ipod没有硬件上的差距。”

方卓默默在心里算了算,319的售价,1.5%的佣金也就是4.785美元,换为华夏币就是40块钱,还不到国内市场分给一线员工的提成数。

旁边的关锦开口把这个数字说了出来,大家都觉得能进这个超级大卖场确实很不错,既有大批量的顾客,也有相当好的利润空间。

“沃尔玛要是真这么收费,那可真是做善事。”方卓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佣金有点过低,摇头道,“你们再调研调研这个情况是否属实,另外,那个正式流程的申请也可以搞,但它的时间很难和咱们的目的匹配。”

“我们现在是要做什么?是要抢在竞争对手反应过来之前把货铺出去,正常流程申请,黄花菜都凉了。”

方卓蹙眉,觉得是不是应该把熊潇鸽喊来纽约,本人来的效果没准能促使史密斯用人脉来推荐M1,但熊潇鸽明知道这一趟的关键性,他为什么不来呢?

房间里的小团队一阵讨论,新的一线信息出现不少,但对于解决沃尔玛的进场问题于事无补。

晚餐一起吃完,方卓让杨琬带着员工们出去逛一逛,也算开拓下眼界,自己则是带着关锦研究起当下的情况。

晚上八点钟,潘犇来访的时候,房间白板上已经写了若干个名字以及不少混乱的线条,令他惊奇的是,上面居然还有自己的名字。

这可人受宠若惊,原来自己在方总心里也算一号人物。

“怎么样?史密斯收了吗?劳森呢?”

潘犇和方卓从IDG出来就兵分两路,先是弄清楚劳森在沃尔玛的职务是采购办公室主管后以IDG员工的身份去拜访了他,随后又在傍晚试图二次劝说史密斯。

这个二次劝说的方式嘛……

“没有,史密斯在我流露这个意思后就送客了,劳森也没给我什么说话的空间。”潘犇有些沮丧的说道。

方卓倒是没有太意外,他点点头,伸手擦掉白板上“潘犇”的名字。

潘犇:?

原来我还是那个能被随手抹去的小角色!

“产品是好产品,只是缺个进入市场的渠道。”方卓伸手又在白板上“渠道”两个字上画了圈,他摩挲着下巴,“倒不用完全悲观,沃尔玛这种超级商超进不去,线上亚马逊的供应商已经在申请。”

“如果我们的线下达不到目标,线上也是一部分成果,但那意味着宣传投入的进一步加大,单纯凭借亚马逊的售卖发酵可不行。”

这一趟因为从华夏区的IDG拿钱了,所以,方卓这话现在也算是知会资金的使用变化。

潘犇默默点头,这些情况都会向熊潇鸽汇报。

房间里一时沉默,关锦盯着白板上的字发呆,潘犇则琢磨IDG内部有没有什么资源,他当年有在美国这边实习,后来加入华夏区,这里认识的人实在不多。

方卓点燃一支烟,一边在房间里转悠,一边思索有没有能搭上渠道的人。

IDG的熊潇鸽先搁置,极其怀疑他和这位史密斯存在某种竞争关系或者IDG内部有微妙状况没法出现。

国内曾经投资过自己的风投,红杉不清楚易科的投资,现在关系仍然有些紧张,其它数家则有保持着更高的怒气。

申城的申新科创嘛,成立没多久,王风益能影响的多在体制内。

周辛背后的科大?许柯登背后的交大?

不知道能不能七绕八绕的找到关系。

方卓把自己认识到的人在心里过了一遍,似乎没有太合适的人选,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延伸出不同的网络,可相较于此时的纽约又都鞭长莫及。

“杨琬上回说本地有唐人街,关锦,你打听打听纽约有没有著名的华侨商会。”

方卓反复思量,捻灭手里的烟,索性一把擦掉白板上的名字和线条,直接归零,认识的人可以都问一遍,但暂时就把自家姿态放低放低再放低,直接从这片陌生市场的熟悉元素入手。

“好,我这就给杨哥打电话。”关锦连忙回应,又问道,“他们能帮忙吗?”

方卓摇头:“不知道,试试看,都是同胞嘛。”

“今晚看看能不能找到联系方式,可以的话,明天我就拜访一下本地帮会,啊不,本地商会。”

关锦点点头。

“你这就给杨琬打电话,收集下信息。”方卓支使道,“然后早点休息,明天事情估计也多。”

等到关锦出门,方卓又对潘犇说道:“你再去沟通一下老熊,就跟他说,他要不能发力,IDG这次投的400万又打水漂了。”

为什么是“又”?

潘犇心里吐槽,不仅应下,还看出来方卓的赶人意图,他知趣的告辞离开。

方卓又自顾自的思考了一会才拿出手机,今天第二次的打给郑丹锐。

“郑哥,帮个忙,你认不认识纽约或者美国这边有影响力的华侨?”方卓一点都没客气,简明扼要的说了下自己面临的情况。

要说华侨,郑丹锐这种人就算他自己不认识,身边总该也有能搭上话的吧?

可是……

“我怎么可能认识。”郑丹锐心里还对方卓有疑虑,如此答道。

“那你朋友呢?有没有认识的?”方卓又问。

郑丹锐暗搓搓的点了一下:“我朋友倒是有想抓的,早晚得抓回来。”

方卓:“……”

打扰了。

“你挂号网年前的荣誉别忘了,下周回来,正好见见领导。”郑丹锐再次旁敲侧击的说道,他现在已经知道三家风投再次投了易科,方卓这家伙手上有钱。

方卓笑道:“知道了,郑哥还怕我不回去不成?”

郑丹锐哈哈一笑啊:“我就没往那方面想。”

“我知道,谁都有这顾虑,郑哥了解我,肯定不会有。”方卓如此说道,“嗯,我下周回国。”

郑丹锐“好”了一声,结束这通彼此都有那么一点点尴尬的通话。

方卓算了下时间,下周回去一趟没什么问题,看看中端产品P1,听听国内市场状况,也是很重要的工作。

他吸了一口气,重新点燃一支烟,默默思考商会华侨资源以及能否有更紧密的联系。

这会一个人,脑子反而慢慢清醒下来,复杂的事情要简单化,要能拉到自己擅长的层面上用丰富的经验来解决问题。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