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7日,周二,秋高气爽,阳光不晒眼,微风不熏人,风暴已经远离,航班可以起飞。

方卓确认工作没什么问题后带着合作伙伴的三个人一起飞往了申城。

来时商务舱,回时经济舱。

来时的机票是IDG给买的,回时的机票是安良商会一起买的。

单凭这一点,方卓就觉得应修改下自己心里的认知——是带着债主三个人一起飞往申城,这些人可不能算合作伙伴,忒小家子气。

“方总,M1的市场表现在你预计范围内吗?”李忻悦坐在方卓旁边,一上飞机就关心起这两周的产品情况。

“M1已经有了零的突破,具体销售状况,克罗格那边还没给我数据,估计这周末能有具体的回执。”方卓随口说道,“前期销量肯定不用有太多期望,广告刚刚开始投放,市场得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才能买。”

李忻悦微微点头,是这个理。

“说起来,李总这一趟到申城是拜访什么江湖前辈么?”方卓笑道,“总觉得离你们江湖很遥远,没想到回来的时候会有一位双花红棍坐在我旁边,荣幸荣幸。”

李忻悦在左,方卓居中,右边是安良堂的双花红棍何虎山,还有一位坐在后面一排。

“嗯,有一位早两年想念故土回国的洪门前辈,论起来,我得喊他叔公。”李忻悦淡淡的说道。

方卓“噢”了一声,侧头看向壮实的何虎山,好奇道:“何哥,双花红棍是江湖中什么样的名头?以前我在香江电影里看到过,那里面拍得都是真的吗?”

“执红棍者皆能打,双花就是最能打的。”何虎山不介意这个大陆年轻人的好奇,咧嘴一笑,“以后方总要是碰见道上的兄弟,不妨提提我的名——黑腿何虎山。”

航班无聊,李忻悦也跟着解释道:“四三二草鞋,四一五白纸扇,四二六红棍,这都是会里的称呼,方总以后如果有业务到香江,我们也可以给牵个线。”

432?415?426?

方卓愈发感兴趣,详细的向这安良堂的大小姐和双花红棍询问起江湖轶事。

两位江湖中人态度和蔼的聊了聊,言语中还趁机说了说某些人借钱不还的下场,算是从旅途中就在震慑。

越洋航班十分漫长,但江湖上的打打杀杀听起来确实精彩。

方卓途中聊了很多,待到小睡醒来已经进入国内领空,他意犹未尽的感叹道:“江湖里的故事真多,有的比电影里还精彩,何哥真是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何哥江湖名号是‘黑腿’,想必腿上功夫很厉害,后面那位范哥不知道在江湖上怎么称呼?”

何虎山这一路上觉得方卓是个特识趣的人,答道:“老范人称铜豌豆。”

方卓惊奇道:“铜豌豆?这个名号怎么如此、如此别致?”

“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铜豌豆。”何虎山提起兄弟范雄,免不得的有丝傲然。

方卓觉得这帮会还挺有文化,关汉卿的话还能这样用……

航班抵达申城,准备降落。

临下机前,方卓又提起江湖名头,说道:“你们的名号都很威风啊,我们公司内部也打算整个花名,我好好想想,也给自己起个威风的名。”

何虎山哂笑,觉得这位年轻人确实还缺少一些对自己等人的尊重,名号不是乱起的,也不能随便拿来开玩笑。

客机停稳,商务舱的乘客先下机,经济舱的稍后。

方卓一行四人,不算他和李忻悦,另外两位红棍身穿黑西服,显得格外肃穆和不好惹。

但即便如此,也忽然从有人从后面挤过来打招呼。

“方总,您是易科的方总吧?”

方卓手提一个小公文包,意外看着陌生人:“您是?”

“我是鹏城飞鸿广告的祁海嘉,易科在粤省和鹏城的广告就是虞总交给我们来做的。”祁海嘉热情洋溢的递过来名片。

方卓接过名片,又把自己的递过去,笑道:“这么有缘,祁总好像没来过公司,这都能认出来我?易科M1的宣传麻烦你们了。”

“我在电视上看过方总,过两天一定到恒隆拜访,我家里亲戚还想试试做咱们M1的货呢。”祁海嘉如此说道。

旁边的李忻悦听到这里便是一愣,电视上看过方总?这姓方的还上过电视?很有名吗?

两人寒暄客套了数句,前面排队的人开始陆续下机,只是,不知为何,稍微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议论声。

方卓放好名片,随着队伍往前走。

刚到机舱口,四辆显眼的警车已在安静的等着。

方卓一愣,瞬间就瞧见警车旁的熟悉身影,这个老王……让你带点自己人,怎么搞个这样的阵势,也太卖力了!

旁边的李忻悦明显脚步变慢,有着身份上天然传统的敏感和不安,后面的两位双花红棍也迟疑着猜测状况,觉得应该不是对着自己来的。

方卓领着三人继续往前走,没有丝毫迟疑。

王风益在车旁瞧见醒目的方卓便带着身穿制服的朋友往前迎。

安良堂大小姐、黑狼何虎山、铜豌豆范雄,三人原本就提着的心一下子漏跳一拍,喉头也不约而同的干咽滑动,这……似乎好像大概是冲着自己来了。

“方总,这边这边。”王风益和方卓握了握手,没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多热情,再说了,热情不就不够震慑了嘛。

方卓点点头,回看三位同伴,李忻悦红润的脸上透着白,铜豌豆范雄不安的抿着嘴,黑腿何虎山腿弯好像有点软。

看起来,两位双花红棍竟然还有点比不过李忻悦。

方卓冲着他们呶呶嘴,也不说话,示意跟自己一起走。

李忻悦木然的看着前面的身影,又看了眼威严制服,带着两位蔫了的双花红棍认命的跟上去,这是被算计了还是姓方的在大陆犯了事?

后面排队下机的祁海嘉愕然的看着这一幕,方总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被警察给领走了?

方卓和王风益走到车边才停下,他再回头,黑腿和铜豌豆的额头已经冒汗。

就特么你叫黑腿啊?

就特么你叫铜豌豆啊?

就特么你们安良堂连我回来都要跟着啊?

“我朋友,王风益总经理,正好接机,省了打车费。”方卓懒得找什么别致的理由,也不知道王风益怎么弄得这么一出。

“嘿,上车聊,上车聊,王老弟,这位是吴队长。”王风益嘿然,看向三位海外同胞。

方卓压根不为双方介绍,看了眼车,说道:“前面好像坐不下了,李总和两位老哥坐后面那辆车吧。”

李忻悦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声音不自觉有点颤栗的说道:“好,好。”

方卓和吴队长打了声招呼,坐进副驾驶。

安良堂三位豪杰则在制服同志的陪同下有些悲壮的坐进第二辆车,此时此刻,他们有种被狩猎的感觉,这到底到底是什么情况?

尤其,黑腿何虎山在后排正襟危坐,想着飞机上的一路畅聊,心中一阵悔恨,方兄弟,我都是吹牛笔的,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