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散场,因为有了市场总监半公开式的宣布销量,同事们都很愉快,参投了易科的IDG、今日资本、申新科创也约了次日再正式聊聊公司发展。

月明星稀,两辆车载着公司股东回到同一个小区,热乎的新情侣回家,苏薇有家里的电话要打,方卓则参观了一下虞红新装的家,顺便聊聊市场渠道。

“看看我这装修风格怎么样?”虞红和苏薇如约再续前缘的当了邻居,周辛买的房子也在隔壁单元,“喝茶还是果汁、咖啡?”

“喝茶吧,解酒。”方卓转悠了一圈,惊奇的发现一个小酒柜,“你酒量一般,居然还弄这个?”

“这叫附庸风雅。”虞红自我拆台,泡了两杯茶。

方卓接过茶杯,调侃道:“看你这么问我,我以为是多好的茶叶,结果整了两个茶包泡着,还有,你这房子砸掉重装,不能立即住吧?得通风散味。”

“我又不住,晚上直接睡薇薇那,等这边散好之后再把她的房子也重装,到时候她住我这。”虞红得意的说道,“方便吧?”

方卓:“……”

确实方便。

“我看你晚上和熊潇鸽嘀嘀咕咕说了很久,像是多年没见的好朋友。”虞红走到阳台边欣赏夜色霓虹,随口说道,“你们这些人有时候真的让人无话可说。”

“投资人和创业者还能有隔夜仇呀?就算他记仇,我也不记仇,大家有一致的利益。”方卓坐在沙发上,抿了一口茶,“今天晚上吃饭也不是太正式,他居然直接从京城飞过来参加,已经给足了面子。”

“都说了什么?”虞红问道。

方卓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向市场总监通报道:“他认为易科在美国的业务应该从长远发展,不光要卖硬件,还要上软件,这样有利于向华尔街说故事,未来有希望登陆纳斯达克。”

虞红转过身:“你是怎么决定的?国内呢?需不需要上软件?”

“我和他讨论国外的音乐软件是因为美国市场注定要解决mp3格式的音乐版权,到了那时,它本身也有盈利的预期,但国内不一样,国内没这个基础。”方卓判断道,“两边市场的成熟程度不同,国内也可以做,但没法直接通过软件盈利,只能是提升硬件的护城河。”

虞红听懂了意思,讶异道:“你们认为国外的软件有很大的盈利空间?”

“相当大,老熊和我在这一点上的判断是一致的,只是,前期肯定也要多投入,要多拉歌曲授权。”方卓起身走向阳台,“我之前一直说索尼的walkman落后于时代浪潮。”

“这种时代浪潮是互联网音乐,是数字音乐。”

“Ipod和M1是这种音乐载体的硬件产品,当越来越多的用户在使用这种产品时,基于硬件的数字音乐也必然相辅相成的发展。”

“这种音乐发展的果实需要通过软件收取。”

虞红消化了一会,笑道:“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方卓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因为我一开始就是想挣两个臭钱。”

虞红愕然。

她思索一秒,一下子明白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长、长远发展妨碍你挣那俩臭钱了是吧?”

方卓振振有词的说道:“对啊,谁能想到Ipod居然不支持微软的系统啊,我当时一看到这个消息就想着抓紧跑去捡钱,可现在老熊说他要在后面顶住,让我挣更多计划之外的钱,我怎么能不犹豫呢?”

他眺望夜空,感叹道:“那是苹果啊。”

虞红不以为然的说道:“苹果怎么了?苹果的硬件不也是从各个厂家买来再组在一起?它的产品表现没比我们强,唯一就是多了个管理音乐的iTunes。”

方卓知道两人对于苹果的认知不在一点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虞大总监的认知才是对的。

虞红见他不出声,继续说道:“钱,IDG的熊潇鸽表态挺你,产品,M1在卖,P1在做方案和调试,人,兄弟们都跟你,我不觉得你应该犹豫。”

方卓“哈哈”笑了两声,忽然说道:“虞大兄弟,你看着我的眼睛。”

虞红落落大方的侧头凝视方卓的眼睛:“看你眼睛干什么?”

“呃。”方卓莫名结巴了一下,“那个,嗯,你今天见到周辛的女朋友了吗?”

虞红很奇怪话题怎么变成这个,点头道:“见到了啊,挺漂亮的女孩。”

“我听小苏老师说,周辛已经想着谈婚论嫁呢,你说这是不是太快了?”方卓说道。

“那是有点快。”虞红沉思,高情商的说道,“周辛性格挺……踏实的。”

方卓犹豫着说道:“他那个女朋友吧,我看着有点没那么单纯,嗯,就我的印象。”

虞红重视了一下,她觉得老板看人挺准:“那怎么办?私人感情过问的话,是不是管得太宽?不问的话,万一像你说得那样,周辛吃亏了怎么办?”

方卓也没有处理这方面的经验,踌躇沉吟。

“也不用急,回头我问问团队里的人,他们有时候有些奇奇怪怪的技能。”虞红主动把工作揽了过来。

“那行。”方卓松了一口气,他真觉得自己不太好插手。

虞红回身把自己的茶杯端过来,喝了两口茶,更觉精神,也因为和方卓许久没见而满是工作上的动力,开口便是粤省的渠道搭建等工作内容。

如此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月亮更亮,星星更稀。

“时间晚了啊。”方卓仰头。

“行,明天会上见,哦对,明天傍晚我去提车。”虞红干脆的说道。

方卓看着手表上的时间,问道:“你这段时间又不在申城,急着提车干什么?”

“薇薇同样可以开呀。”虞红认真道,“我现在骑摩托有些不太好,得顾虑公司形象,走吧,我去隔壁了,别在这吸装修材料的毒气了。”

方卓磨蹭了两句,还想再吸一会。

然而,虞红喝完杯中的茶水就觉差不多,有些渠道上的问题还得整理一下留明天会上说,她再次出声赶人,考虑着到隔壁和闺蜜聊聊其它的事。

方卓有点期期艾艾的离开,站在电梯里时还听到苏薇家里开门关门的声音……

真是一个尽职的市场总监……

她这么挺自己,这么为自己打气,苹果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大不了就是回归国内市场,旱涝保收。

方卓回到自己家,带着些许酒意的睡下,闭眼时的最后一个念头是——那可是苹果啊。

……

“没问题,有信心,我对和苹果的竞争很有信心,我们的产品很优秀。”

次日会议,方卓没想到IDG除了熊潇鸽之外还来了美国本部的高层,当被询问起和苹果的竞争态势时,他给出如此的表态。

“未来半年到一年内,我们都拥有着更广泛的用户群体。”

“同时,我们的产品线也比对方更丰富。”

“米勒先生,我手上现在的这一款就是我们打算大力铺设美国市场的中端产品。”

“一旦它有了很好的市场反馈,基于微软系统的音乐管理软件也会面世。”

“我们易科是一家拥有上百人技术团队的公司,是华夏最具软件开发能力的企业。”

方卓手里拿着的是128M还没改款的P1,哦不,按照决定,它现在的名字是J1,但隶属IDG总部且从香江飞来的米勒没什么怀疑,他只是对技术能力这回事稍微质问了一下。

“据我所知,易科的成立时间并不久?”白人用英语问道。

方卓没等这位高管带来的翻译说话,直接答道:“但我名下的另一家公司开发了横跨整个华夏的医疗服务系统,易科有相当一部分人员是从那边过来的,有着丰富的互联网应用开发经验。”

米勒的目光看向了旁边的熊潇鸽,后者硬着头皮点头。

米勒稍作思考,说道:“我们对硬件上的东西不感兴趣,也不只是我们,单纯的硬件在美国是缺乏吸引力的,即便乔布斯的Ipod也是如此,据我们的观察来看,Ipod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

方卓毫不犹豫的答道:“那是因为Ipod的价格相对高昂,它为了自家电脑的系统又过于小众,M1不同,我们对M1和P1的定位是大众消费品。”

“而且,Ipod的渠道并没有大范围的铺开,它在纽约沃尔玛的产品只是小范围的上市,更多还是在自家店铺,我们不一样,仅仅是登陆克罗格两周的时间,M1已经销出去1.7万台。”

“米勒先生,请注意,这是我们的宣传还相对局限的情况下所带来的销量,这种硬件前景我认为还相当广阔。”

白人撑了撑眼镜,看着东方人展示出的数字,觉得确实有必要修改一下看法。

他低声和熊潇鸽讨论了一番,点点头,示意方卓继续。

原本应该是一场公司内部的产品、市场研讨会,现在变成了易科向IDG描述前景的游说会。

米勒是级别上比纽约那位史密斯还要高上一级的VP,他本来人在香江,听华夏区总裁熊潇鸽聊了华夏苹果后便直接飞来了申城。

就这两年美国市场主流观点来看,消费品的硬件方向是没什么前途的,即便互联网泡沫犹有阴影,大家只是更慎重的表示看好和投入。

米勒今天来这里更想听一听软件上的故事而非硬件上的盈利,即便后者的看法有些许改观。

会议室里坐了不少人,打酱油的申新王风益,关切情况的今日资本徐新,IDG华夏区总裁熊潇鸽,易科的产品总监、供应链副总、市场总监、人事总监,以及IDG美国从香江转道而来的三人。

方卓关于产品系列更具体的成本、盈利、渠道阐述没有得到更多回应,趁着喝水的功夫观察到熊潇鸽的表情有些急迫,米勒为首的三个白人则有些失望。

他考虑数秒,开始转换思路。

“除了产品上的表现,软件建设当然必不可少。”

“只是,我们认为它的发力要在产品铺设之后,要充分观察市场反应与用户反馈。”

方卓这两句是用中文说的,接着他怕翻译翻不好自己的话,直接用英文描述道:“未来的一年内,我们会依靠硬件产品的铺设、技术团队的开发能力来做一个音乐软件上的深度共建,旨在打造生态内容闭环,给公司和客户带来共同的价值。”

“未来我们还要增加不同的场景价值,延伸服务链路,同时纵深满足用户需求,也向上联合音乐人对行业进行深度渗透,建立对用户的持久影响力。”

米勒的眼神慢慢亮了起来,嗯,是这个味道。

方卓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们的底层逻辑是打通互联网和硬件的屏障,创建行业新生态,顶层逻辑是聚焦用户感知,充分展示差异化。”

“亮点是载体,优势是链路,方法论是用组合拳达到平台化标准。”

“音乐软件不仅仅是管理音乐,未来更是一个数字化的平台。”

仅仅是几句话,但为了描述清楚,方卓引申了不少解释。

别说会议室里几位不懂英语的的人,就是熊潇鸽都听懵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先前怎么没听方卓说过?

然而,米勒已经满是欣赏,甚至第一个鼓起掌来。

“方,很好,你是一位很优秀的CEO。”他如此说道,“我认为你对软件生态的建设有着很清晰的思路,用你们的话来说,那叫……”

“高屋建瓴。”米勒的发音虽不标准,也足够旁人听明白。

熊潇鸽忽然有点怀疑自己的专业能力。

米勒继续说道:“我认为IDG和易科是有合作基础的。”

他口中的IDG不是指华夏区,而是美国总部。

“谢谢米勒先生,我也认为易科在美国的发展需要IDG的帮助,这种帮助也一定会带来丰厚的回报。”方卓如此说道。

米勒认同点头。

双方有了奇妙的共识之后,接下来的谈话就比较轻松了。

就像上次去纽约前,方卓一方对IDG的史密斯带着巨大期望,这家全球有名的投资机构是有着足以承载这种期望的庞大关系的。

投资的事不能一场而定,合作意向和资源帮助则可以愉快的聊一聊,尤其软件方面的版权授权,米勒说这里很有斡旋的空间。

整整上午半天,双方完成了友好的业务探讨,米勒在投资这一块仍需要看到更多的市场表现才能决定,但这已经是出乎熊潇鸽意料的利好了。

“方总,你的高屋建瓴很高啊。”熊潇鸽沿用米勒的话评价今天听到的内容。

“熊总,这就是互联网思维,很显然,米勒先生的思维和我产生了共鸣,他认为易科有着很好的故事。”方卓一本正经的说道。

熊潇鸽摇头:“软件开发怎么办?”

“像苹果学习,或许,我们还可以求助一下微软,你觉得我今天这种互联网发言拿到微软面前会得到欣赏吗?”方卓询问。

熊潇鸽对于自己不太懂的东西有种华夏式的谨慎,只是说道:“听起来很高级,似懂非懂。”

方卓笑道:“那看来微软一定会欣赏了,但我们还是得先做增量。”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