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关于“毒丸计划”的思考得到了Cadwalader律所三位律师的认可,但这个操作的关键点落在了董事会席位上面,这不是律所能帮忙的范围。

他们只能围绕方卓有信心操作席位来制定更符合法规的方案,进一步完善后续动作的细节。

作为一个拥有丰富收购并购经验的律师,马丁几乎是瞬间就有了更狠辣的灵感操作。

比如,按照美国1934年证券交易法第16条的规定,公司持股超过10%的股东,即所谓的内部人士,在购入或者卖出股票的六个月内不能进行相反操作。

所以,马丁提出一条很针对性的建议,假如席位到手,“毒丸计划”实施的定向增发不仅仅是面向易科投资,那时,其它持有较多股份的股东都是潜在的竞争对手。

那么,只要易科投资在六个月内从他们手中买到股票,他们就无法参与定向增发的新股买入。

也就是说,如果今天2月27号从大股东段永基手中买到股票,只要在8月27号前触发新浪的“毒丸计划”,那么就能迫使段永基方不能增持股份。

这样将会有利于易科投资的大幅增股,又避免出现一位能够一票否决的大股东。

这条交易法的规定是用来禁止内部人士进行短线操作,但用在恰当的时候便能产生指东打西的效果。

方卓听完马丁律师讲解的细节,颇有些庆幸自己请来了专业人士操刀,不过,国内的部分显然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论是董事会席位还是在持股相对较多的股东身上动手都需要一些额外的影响。

大年初一的晚上,方卓没有回家吃饭,一边招待三位律师,一边探讨更好的操作。

因为计划有所改动,所以三位律师之间也在相互探讨,力求在发动的时候能够达成最好的效果。

次日,大年初二又是一整天的沟通,时不时的还接到纽约律所方面研究的意见。

正如同新浪去纳斯达克上市时创新性的开创了VIE架构,方卓此时为了谋求这块“无主之地”的控制权也在力争能够符合美国各种方案条规的框架。

大年初三,也是三月份的第一天,三位律师们在安排下去逛了申城这座从未来过的城市,方卓则是召开了一个人数不全的易科会议,布置一部分假期后的工作安排。

这一天,眼瞅着过个年都见不到儿子几面,赵淑梅和方同俩人有些好奇的跟着一起到了公司,他们没打扰开会,就是在恒隆23层逛了逛。

上午十点半,方卓匆匆结束会议进入总裁办,瞧见咖啡对饮的两人。

“爸,妈,嘿,让你们和舅舅他们去外滩玩,非要来我这,无聊了吧?”

“不无聊,挺有意思的,小卓啊,你那书架上的书是真看还是装样子的?”赵淑梅指了指办公室里的书架,她刚才看到上面的种类挺多。

方卓接水泡茶,随口答道:“上面的基本都翻过,但没有一本是看完的。”

赵淑梅惊奇道:“为什么没有一本看完?”

“像我从纽约带回来的萨特金《递归宏观经济学》,那是那边的一个教授推荐给我的,他也就只推荐几个章节,我就按他说的来看了。”

“有不少书我是有不解才翻开看看,用来对照的。”

赵淑梅疑惑道:“儿砸,你这个不是在搞音乐播放器吗?还能涉及什么经济学?是国外投资需要吗?”

“有一点相关,主要还是我心里有疑惑。”方卓斟酌着说道,“有些事需要结合着理论来对照看,我现在挺喜欢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哎呀,妈,我多看书还不好啊?”

“挺好的,现在都挺好的,就是不太着家。”赵淑梅只有这一点怨言。

“吾心安处便是家,要不,妈,爸,你们就在申城吧,咱买个风景好点的房子。”方卓再次提议道。

方同不语,只看妻子的意思。

赵淑梅则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不来,就等有孙子再来。”

方卓想了想,说道:“现在买申城的房子,以后肯定升值。”

赵淑梅眨眨眼,颇为意动。

就在这时,总裁办的座机响了。

方卓两步拿起听筒,简单聊了两句就挂掉电话。

“是不是有正事啊?”方同从沙发上起身。

“就是有个风投过来,没事,没啥大事,爸,你尝尝这茶叶。”方卓沏茶,放在茶几上,“领导喝了这茶都说好,回头都给你拿着,我再买。”

方同抿了一口,觉得确实不错,开口道:“我不要,我平时哪能喝这么好的茶,你留着招待人吧。”

“我好歹也是个公司一把手,拿点公司茶叶能咋地。”方卓笑道,“最近没啥领导来,我爸就是我的大领导。”

方同又喝了口茶,嗯,唇齿留香。

“拿着吧,你儿子孝敬你的,都没说给我买个项链啥的。”赵淑梅在旁边帮腔。

方卓假装委屈:“妈,我的全部家当可都在那卡里呢,还怎么孝敬啊。”

咚咚咚,总裁办的门被敲响了。

方卓估摸着就是打电话说已经到楼下,明显想给自己一个突袭的熊潇鸽,他快步走过去,亲自开门迎接这位IDG华夏的总裁。

熊潇鸽待门一开便气势汹汹的走进来。

然后,他瞧见沙发处站起身的两个人。

“熊总,新年好啊,这是我爸我妈。”方卓笑呵呵的介绍道,“爸妈,这是帮了我很多的IDG华夏区总裁熊总,人特别好。”

方同和赵淑梅笑着打招呼。

熊潇鸽有点仓促的握手,准备了一路的话硬生生憋在心里。

这……当着人家父母面还能吵吵什么?

不过,下次过来可以把自己爸妈也带着,让他们训斥训斥这个不讲商业道德的年轻创业者。

熊潇鸽心里吐槽,嘴上则称赞着方卓的年轻有为。

方同和赵淑梅听得很高兴。

“熊总,咱到会议室吧,爸,妈,你们喝会茶,我和熊总聊几句。”方卓等寒暄过后如此说道。

熊潇鸽应下,随着方卓离开总裁办。

“咦,小潘呢?不是说跟着你一起来?”方卓推开会议室的门,忽然想起忘掉了什么。

“他在下面停车,我先上来了。”熊潇鸽进了会议室就沉下脸。

方卓也不坐下,拍了拍熊潇鸽的肩膀:“老熊,从前的事都过去了,咱往前看,你堂堂总裁连这个胸襟都没有?”

熊潇鸽气乐了:“你特么堂堂总裁还从合作者的公司挖人?”

正说着,潘犇小心翼翼的走进会议室。

熊潇鸽懒得再说什么,也不想在潘犇面前和方卓吵架,他“哼”了一声,敲敲会议桌:“方总,我听说你要抵押股权来融资?”

方卓冲着潘犇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这一侧的位置。

潘犇默默走过来,坐在IDG华夏区总裁熊潇鸽对面一侧的第二个位置。

这有点像买定离手,彼此的身份在这一刻就有了默契的转变。

熊潇鸽心里叹气,潘犇这个高材生是从北大招来的,又在IDG扎实历练,能力相当不错,结果竟他娘的短短两个多月就被拐走,真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迷魂药。

“老熊啊,你也知道股权对于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不是我小肚鸡肠,实在是容易让人如鲠在喉啊。”方卓当面说起理由更加诚恳,“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想想。”

熊潇鸽一字一顿的说道:“IDG华夏和IDG美国之间绝对独立运营,我熊潇鸽用人格担保。”

方卓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他又淡淡的补充道:“但我又觉得单纯凭借个人品德来保证企业的平稳发展是不够专业的事情,老熊,我不是针对你,只是……嗯,想法不同。”

熊潇鸽脸色不好看。

方卓回身指了指上午开会在白板上留下的痕迹:“我觉得咱们不用纠结这个事,大年初一我就在公司,昨天又忙了一天,今天上午还在开会,老熊,我做公司不想留着以后的隐患空间,大家求同存异,保持稳定向前。”

熊潇鸽叹息道:“方总,IDG在美国绝对能帮你不少,尤其是音乐版权这一块的接洽。”

方卓笑笑不说话,这就是在坚持己见了。

IDG美国要做的事有点像自己要对新浪做的事,它那边A轮大开口,几乎就要接近34%的否决性控股,以后但凡公司走向不合它意,动辄来个一票否决,那谁受得了?

新浪王志东这样的创始人能容忍股权被削弱到百分之六点几,但他那样的在华夏反而是少数,即便有美国市场的考量,也绝对不能做王志东第二。

会议室里有些冷场。

“美国市场是个增量上涨的状态,Ipod一天不支持微软,我们就拥有绝对的优势,市面上暂时也没出现其它竞争者。”

“Ipod即便开始支持,我们的价格也很有竞争力。”

“据我观察,美国消费者其实也差不多,对价格比较敏感,他们并不像我去之前想象的那样都财大气粗,宁死不买华夏货。”

“熊总,方总,事情并不是在往下走,咱们还是在往上嘛。”

潘犇深呼吸之后发表观点,顺便打打圆场。

方卓递给这位新员工一个赞赏的眼神。

熊潇鸽妥协了。

事实上,在方卓这位拥有绝对控制权的创始人面前,他没法面对坚持的表态不妥协。

熊潇鸽无比坚信mp3市场大有可为,不仅仅是硬件,更是亟待上线的软件。

“股权质押我觉得不用急,香江那边我有朋友,先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投资方进来。”熊潇鸽缓缓说道,这是他途中就考虑过的事情。

方卓展颜一笑:“老熊永远是易科的好朋友。”

熊潇鸽觉得也就年轻人能说出这样的话,也就是方卓这个人能这样前后无隙的变脸。

今天的IDG华夏只来了熊潇鸽一个人,易科这边加上潘犇勉强算两个人,但方卓和熊潇鸽都说话管用,两人在确定A轮不能只有IDG美国一家之后就聊起国内外的市场发展。

作为最早在华夏搞风投的人,熊潇鸽绝对有水平有眼光,同时也有魄力,方卓和他很能聊得来。

中午时间,方卓做东请熊潇鸽和潘犇吃饭,带上了父母两人,同时还有初三便赶过来的人事总监苏薇。

席间,工作聊得少。

方卓惊奇的发现熊潇鸽熊总居然是说话十分幽默风趣的人。

这让他不由得检视了一下自己的印象来源,最深刻的还是熊潇鸽带人围攻挂号网,然后则是每次见面抓紧时间的在聊公事,倒是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面。

下午时间,公司有车送方同和赵淑梅去外滩和舅舅、舅妈他们会和游玩,会议室里的商谈则多了一位苏薇苏总监。

这半天会议的气氛就比较缓和,两边交换意见,一致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

傍晚时分,熊潇鸽收到一条来自朋友的短信,眼见聊得也差不多了,他向方卓说了个题外话:“方总,央视那个节目你是去的吧?”

“去啊,向国内的创业者分享想法,我很义不容辞。”方卓毫不犹豫的说道。

熊潇鸽略有些疑惑,但把这种表态归结于第二层的个人名誉和品牌宣传,毕竟央视的传播力是很强的。

下午五点半,IDG华夏区总裁谢绝了晚饭邀请,表示还有其他事要忙。

等到这位离开,苏薇向方卓问道:“股权质押暂时停止是吗?”

“不,看看哪边的银行能给的比较多。”方卓摇头,口风不是和熊潇鸽聊的那样,“这个股权质押的钱一方面还是为易科的市场开拓做准备,另一方面分到易科投资那边。”

苏薇凝神点头。

“哦对,还有,小苏啊,年前你不是要有一批国内互联网公司出来的人吗?你筛选筛选,看看有没有新浪出来的。”方卓说的是因为互联网泡沫而倒闭的其他公司人员。

不光是小公司,包括阿里、新浪这种大公司都裁掉了很多包括技术人员在内的员工。

恒隆23层趁机吸收了不少技术人才,现在易科和挂号网的软件开发都有赖于这方面的丰富而强劲不少,iMusic比预计的稍迟,但3月的中旬差不多就能上线。

届时,易科将迎来一个新的阶段。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